华夏春秋 第四十八篇 裁军之战 第二章 俄国行动

yuertou 收藏 23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拉合尔,大清真寺。 当大清真寺的尖顶出现在前方的时候,鲁毅才感觉到自己身在异乡他国。在21世纪,巴基斯坦一直努力的仿效中国,希望能够从中国模式中寻求到国家发展的帮助。当然,巴基斯坦的成果也是非常惊人的,在第四次印巴战争(即第一次南亚战争)之后,巴基斯坦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几十年时间内,巴基斯坦已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拉合尔,大清真寺。

当大清真寺的尖顶出现在前方的时候,鲁毅才感觉到自己身在异乡他国。在21世纪,巴基斯坦一直努力的仿效中国,希望能够从中国模式中寻求到国家发展的帮助。当然,巴基斯坦的成果也是非常惊人的,在第四次印巴战争(即第一次南亚战争)之后,巴基斯坦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几十年时间内,巴基斯坦已经成为了南亚地区第一大国(这与印度解体是分不开的),***世界中的头号经济与军事强国。而这主要的原因就是巴基斯坦成功的吸取了中国经验,在没有外界威胁的情况下,获得了一个良好的国内发展环境。而在经济发展的背后,巴基斯坦的很多方面都在仿照中国,如果不留意的话,很多人都会将巴基斯坦的一些小城镇当做中国新疆的一些维族城镇了。

当然,巴基斯坦的改变并不止这么一点点。早在三十多年前,中文就成为了巴基斯坦所有学校教授最多的一门外语,而到现在,几乎所有的巴基斯坦人都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另外,大量的中国商品充斥着巴基斯坦的市场,从日常生活需要的衣服,电器,汽车,到国家基础设施的铁路,火车,飞机等等方面,基本上都印中“中国制造”这四个字。

从第二次南亚战争之后,巴基斯坦已经认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在南亚地区的根本利益与中国的利益是不想符合的,因此,这种全面依靠中国的国家发展模式也是相当威胁的。别的不说,如果中国切断了对巴基斯坦的粮食出口的话(包括同盟国组织成员国),那么巴基斯坦将有至少1/3的人吃不饱饭!因此,巴基斯坦必须要谋求一种相对独立的发展方式,这样才能够摆脱中国的控制,独立的发展下去,并且获取到更多的国家利益。

也就是从已经连任了三界总统的拉瓦尔开始,巴基斯坦开始逐渐的摆脱中国的影响。在拉瓦尔当政的这17年时间中,他已经为巴基斯坦的独立发展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比如,现在巴基斯坦的粮食自给率达到了80%左右,并且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战时粮食储备机制,能够保证在战争时期为所有国民提供2年的粮食战时标准口粮供应。另外,巴基斯坦的工业也开始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其汽车产业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工业,在钢铁,复合材料,燃料以及化工这四个最重要的工业原料领域内,巴基斯坦的自给率达到了75%左右。而在军事方面,巴基斯坦通过与不同的国家合作,自行研制的武器装备大量配备部队,解决了国家安全的最大麻烦。贸易方面,巴基斯坦更是广开财路,虽然中国仍然是巴基斯坦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在这17年的时间之中,与中国的贸易额在巴基斯坦总贸易额中的分量已经降低到了21%,而巴基斯坦与南美自由贸易区(包括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巴拉圭,玻利维亚,秘鲁,智利,哥伦比亚以及委内瑞拉)的贸易额达到了45%,其中巴基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巴西与其贸易额占到了19%。而巴基斯坦也开始在非洲地区寻找伙伴,特别加强了与南非,刚果,摩洛哥等非洲“中立”国家的关系。

从巴基斯坦的这些行动中可以明显的看出一点,即巴基斯坦在谋求独立的发展道路,以求摆脱中国的控制。而这也是巴基斯坦现在敢于在销毁核武器的问题上与三个超级大国叫劲的本钱。正如鲁毅所担心的一样,一个有着广泛国际关系的巴基斯坦是难以对付的,对现在的国际局势来讲,对付巴基斯坦,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中美欧三个超级大国对巴基斯坦下手的话,那么必然打破现在已经平静下来的国际局势,而因此所造成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关于巴基斯坦这些年的变化,鲁毅早就有所了解了,而在来巴基斯坦的路上,他也看了关于巴基斯坦方面最新的情报,对巴基斯坦的现在的局势有了掌握。很快,车队就开进了大清真寺。戒备非常严格,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部署在清真寺的周围,而天上还有战斗机在巡逻,看来,巴基斯坦也相当重视这位中国将军的到访。别的不说,要是鲁毅在巴基斯坦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这就是巴基斯坦主动将战争的借口交到了中国的手上,想要避免战争都不可能了!

拉合尔的大清真寺是巴基斯坦最出名的一个清真寺,这座已经有了数百年历史的清真寺却并没有获得多少平静的机会!历史上精力过的战乱不计其数,而就在最近的一百年时间中,这里也多次遭到了战火的侵袭。21世纪初,恐怖份子在这里引爆的一枚炸弹夺去了至少500人的生命与健康。而在第四次印巴战争中,也因为这里位于战争的中心,多次易手,而导致大清真寺倍受战争的摧残。在拉瓦尔上台之后,大清真寺作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隔离了出来,每年只有一次对外开放,而平时一般作为总统的临时官邸使用。虽然战争的痕迹已经从这里清除掉了,但是大清真寺的沧桑并没有被洗去,现在,一件将决定巴基斯坦命运的事情将在这里做出决定了!

拉瓦尔早就到达,作为主人,他自然要提前一点到来。虽然鲁毅并不是中国国家元首,但是在任何一个巴基斯坦人的心中,这个曾经将战火燃烧到巴基斯坦头上的人却没有人不重视。在拉瓦尔看来,鲁毅的到来比李禹民更重要,因为这是这位老将军十多年来第一次出国访问,而其所代表的意义就自然分外的重要了。

“将军,我们就长话短说,你这次来访,不仅仅只是希望再次游说我们,让我们在全面销毁核武器这份不平等条约上签字吧!”拉瓦尔说的是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中国呆了好几年,而且从大学到博士的学历都是在中国完成的,虽然已经十多年没有说中文了,但是仍然一点都不生疏。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位本应该亲华的巴基斯坦总统为什么要想方设法的让巴基斯坦摆脱中国的影响。

“总统阁下,这次我来访并不是位这件事情!”鲁毅也是人老成精,知道直接提出问题的话,将不会被对方接受,所以采取了迂回的办法。“全面销毁核武器条约本身就是一个公平平等的条约,该条约的性质已经已经决定了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一个国家在上面签字。但是,本着为全人类和平着想,我想,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国家都应该理解这份条约的重要性,应该加入进来!”

“将军,如果你就为这事而来的话,那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拉瓦尔显然有点不高兴,“这份条约是强加到我们头上的,虽然打着为全人类和平着想的幌子,但是其本质是不平等的,所以,你也不用再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了!”

“总统阁下,难道你认为我这次专程赶来就仅仅是为这么一点事情吗?”鲁毅并没有动怒,多年的涵养让他显得一点都不焦急的样子,反而笑了起来。“我这里有一点东西,我相信总统阁下很想看一看,别的不说,仅仅是俄罗斯的问题,相信当你们了解到真实的情况之后,就应该知道现在的处境有多尴尬了!”

拉瓦尔皱了下眉头,这只是变了一个方法说这个问题。现在全世界都已经流传开来了,俄罗斯极有可能在全面销毁核武器的条约上签字,而将巴基斯坦抛在一边。当然,拉瓦尔并没有完全相信这些传言,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相关的证据能够对其进行证明。但是,当他看到了鲁毅交给他的那份材料的内容时,就再也不这么想了。拉瓦尔很清楚,巴基斯坦的情报系统是无法跟中国的情报系统相提并论的。中国每年花在情报上的经费比巴基斯坦的国防经费还要多,所以,中国能够获得的情报,巴基斯坦就不一定能够得到。当然,他并没有完全相信那上面所说的事情,在他看来,这很有可能是中国迫使巴基斯坦就范的一种手段!

“这些情报你们现在不相信也可以理解,这都可以得到证实,当然,以巴基斯坦的情报收集能力,相信你们花点时间,也会得到相关方面的类似证据!”

对于鲁毅这直接得不能再直接的话,拉瓦尔并没有注意到,因为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虽然鲁毅提供的这些情报大都有点让人不敢相信,但是任何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些情报并不是编造出来的。而且,稍微有一点情报学知识的人都很清楚,也没有人能够编造出时间地点乃至发生的详细事情都编造得如此详细的情报。如果是伪造的话,就很容易穿帮,大概也没有人会编造这样的情报吧!所有的线索都表示,中国这次不存在要欺骗巴基斯坦的嫌疑,那么,这些情报如果是真实的话,就意味着巴基斯坦已经被人出卖了。当然,结果是明显的,巴基斯坦将独自面对三个超级大国的强大压力,而得不到一点援助。而仅仅以巴基斯坦那点微弱的力量,连万分之一的希望都没有!

“总统阁下,其实你的担忧我们也很理解,而中巴一直是保持着传统友谊的国家,我们两国的友好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因此,本着两国和平发展,共创美好未来的目的,我们才将这些情报送了过来!”鲁毅知道拉瓦尔的态度已经出现了转变,所以也就不再把巴基斯坦总统逼得那么急了。“另外,为了保证贵方有足够的时间来证明这些情报的正确性,我们也将为你们留下充足的时间进行调查,以证明这些情报的正确性。当然,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我们已经决定将最后签署条约的时间延迟到7月15日,相信这段时间内,贵方的情报机构应该能够查出一点眉目了。当然,这个时间再也不能延迟了,这是我们尽到的最大努力,也是最后的努力!”

鲁毅的这番话说得非常到位,也非常的客气,即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也给巴基斯坦总统留足了面子。看起来,这好象是中国刻意在照顾巴基斯坦一样,是为了巴基斯坦的利益在努力。当然,这只是个姿态的问题,具体是什么意图,那是不用说的了。而现在距离7月15日还有20多天的时间,这也足够巴基斯坦的情报系统调查鲁毅提供的这些情报的正确性了!

这个时间上的安排是非常巧妙的,这点是鲁毅在费了很多心思之后才想到的。欧美联合起来通过对巴的行动来削弱中国的目的已经非常明显。而这其中的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就是要将俄罗斯排除在外。如果要对俄使用武力的话,那么引来的麻烦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至少欧洲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损失!而要将俄罗斯排除在外,又要保证能够对巴开战,这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时间,必须要把握好时间上的安排,才能够让事情成功。而原先计划的是在6月底对巴动武,现在鲁毅将时间延迟到了7月中,就正好打了一个时间差。这必然会迫使美欧改变在俄的策略,动作不会小。而且这件事情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如果美欧被耍了这么一招的话,那么巴基斯坦就更容易证实他们拿到的情报是否正确了!

这正是鲁毅最需要的东西,只要美欧的马脚一露出来,那么什么事情就好办了。而这也是唯一能够阻止战争爆发的努力了,如果这个努力都失败了的话,那么战争就将无法避免。虽然还有备用计划,但是在鲁毅看来,如果能够避免战争的话,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好吧,这事情我们会考虑的,当然,我也要感谢中方为我们提供的帮助,我们会在7月15日之前给出最后的答复!”

这次会晤花的时间不足一个小时,但是中巴之间却达成了一项重要的默契。中国将给予巴基斯坦最后一次机会,让巴基斯坦在战争与和平间做一个选择。当然,这也是最后的机会,是避免战争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机会都错过了的话,那么,就是上帝也无法阻止战争爆发了!

巴基斯坦方面的行动也非常迅速,就在鲁毅结束了一天的秘密访问,回到中国的时候,第一批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已经伪装成游客前往了俄罗斯。这是巴基斯坦证实中国提供情报正确性的行动。

在第一批前往俄罗斯的特工中间,有名叫尤苏夫的巴基斯坦军情局的特工。这只是他的花名,如同每一个在情报机构工作的谍报人员一样,他们的真实姓名只有不多的几个人知道。而且,与同行比起来,他显得比较特殊,他并没有成家,虽然已经30出头了,但是看上去只有25岁左右,大概这是他不愿意过早结婚的一个原因吧!

作为巴基斯坦军情局的高级谍报人员,尤苏夫只接受任务命令,而具体的行动由他自己负责安排。当然,这只是局部的自由,很多事情还是要由上级决定。在前往俄罗斯的线路上,尤苏夫选择了一条很独特的线路。作为一名资深特工,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这次行动有点特殊,也许会非常麻烦。而安全对谍报人员来说是最为重要的,特别是对他们这种没有外交赦免权,秘密潜入的谍报人员来说,安全永远在第一位,即使进入线路比较复杂,也带来了一定的麻烦,但是为安全着想,这点麻烦还是非常值得的!

尤苏夫是从卡拉奇国际机场出发的,先到了德黑兰,然后专机到了安卡拉,接着去了基辅,最后才飞莫斯科。这样一来,他的护照上就将盖上好几个海关的印章了,而且从乌克兰到俄罗斯的游客与商人都很多,所以通过这个办法进入俄罗斯自然要方便与安全许多了!

到达莫斯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飞机上的人不多,多半都是到俄罗斯公干的商务人员,当然,海关的检查也不是很严格,通关的时候,尤苏夫只被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放行了。到了市区之后,尤苏夫找了一家很普通的旅店住了下来,一晚上的房费才100卢布,这对当时已经是物价飞涨的俄罗斯来说已经是相当的便宜了。虽然旅店的条件比较糟糕,出了一个独立的浴室让尤苏夫稍微满意一点的话,别的条件简直都是糟糕透顶了。当然,这晚上,尤苏夫也不会怎么在意,现在他的工作才算正式开始。

第二天一早,尤苏夫就在门房结了帐,离开了这家散发着霉气的旅店,走出门的时候,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因为这不是个好兆头。

事情的发展果然让尤苏夫感觉到了,当他与当地的卧底特工联系的时候,才发现别的几队人都没有按时到达,或者说是根本就不可能到达了!这不是一次简单任务,而是非常危险的一次任务。这也并没有吓倒尤苏夫,危险在哪都存在,而且越大的危险背后就是越多的机会,谁知道下一次的机会是不是会让他抓住呢?

当天下午,尤苏夫在摆脱了两队俄罗斯反谍报人员的监视之后,决定改变整个行动计划了,显然,俄罗斯方面已经掌握了他们这些特征明显的谍报人员的行踪,也许是情报机构内部出了问题,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从一进入俄罗斯境内就被监视。而这时候,尤苏夫也知道自己的小心确实帮了大忙,但是后面的路更难走!

晚上,尤苏夫离开了危机四伏的莫斯科,准备前往圣彼得堡,因为根据多方情报判断,这次的谍报行动的重点应该是在圣彼得堡,而不是在莫斯科!

事情也确实是这样,俄罗斯安插在巴基斯坦内部的谍报人员早就发现异常情况,并且立即将这一情况反应了回去,所以,那些按照正常路线进入俄罗斯的巴基斯坦谍报人员都倒霉了,只有尤苏夫逃了过来。当然,俄罗斯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进入俄罗斯的第二天,一批中国的特工也来到了莫斯科!

鲁毅回国之后,安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即让国安部与军情局马上派遣最精锐的特工去莫斯科。他不用想都知道,巴基斯坦肯定会马上展开情报搜集行动,所以,派遣特工去俄罗斯,策应巴基斯坦的行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鲁毅的动作仍然慢了一步,当第一批中国特工到达莫斯科的时候,他们收到的第一份消息就是大批不明国际的特工已经被控制了起来,而且俄罗斯的反情报机构也在加紧追查别的间谍,现在莫斯科的情况异常紧张。

这批进入俄罗斯的中国特工立即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在莫斯科进行谍报行动明显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风险非常大,搞不好就要在阴沟里翻船。但是任何很明确,必须要想办法帮助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所以,他们也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甚至连寻找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都变得异常的困难!

在这批中国特工中,有一个24岁的年轻人。李泗福是国安部的一名年轻的特工,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在国安部的名声却不小,他的祖父就是国安部以前最出名的特工之一。而他在18岁从中国人民警察大学毕业之后,就选择了特工这个行业。经过了两年的职业培训之后,就到了国安部工作,而且,从一开始,他就参与了外勤行动,虽然只有24岁,但是已经有了4年的外勤经验,而且成绩很不错,让很多老资格的特工都对他刮目相看。而这次,他是单独行动的,如同以往的每一次行动一样,他不喜欢与别人一起行动,在他的认识中,只有单独行动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安全保证!

轿车在莫斯科通往圣彼得堡的大道上高速行驶着。虽然这是一条高等级的公路,但是现在俄罗斯的经济环境非常恶劣,也直接影响到了公路的状况。车速只能够保持在100公里上,再快的话,就已经超速了,而收入低微的俄罗斯警察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种超速车辆的,在他们看来,这是赚外水的最好机会。

轿车从一辆没有亮灯的警车旁边开了过去,速度刚好保持在每小时100公里的最大限速上。李泗福甚至看到了车上那两名俄罗斯警察惋惜的叹息样子。现在的俄罗斯就如同刚被霜打了的庄稼地一样,所有人都在为生存而奋斗,如果国内的人知道1块钱的人民币在俄罗斯可以买到很多好东西的话,那么肯定有很多人愿意到这里来淘金了。当然,李泗福并不在乎这点钱,从他接受的第一次谍报工作的课程时他就知道,作为一个情报工作人员,金钱只是工具,而不是追求的目标,他应该追求的是更高的目标,一个可以超越自我的目标!

李泗福清楚的记得,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开始给他管束特工方面的知识,而那些惊险的故事也一次次的吸引着那颗年轻而且好奇的心。这大概是李泗福决定成为间谍的开始吧!当然,这几年的工作也让他知道,特工的故事就如同每一个电影故事一样,看起来非常的精彩而且华丽,每个间谍总是光芒四射的,但是实际上,这却是一个充满了危险,而且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生死考验的工作。而四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对自己选择的职业有一个深入的了解了,并且从根本上改变了他的性格。

在前来俄罗斯之前,李泗福一直在欧洲地区搜集情报,他工作的主要范围就是在欧美地区活动,搜集一切有用的情报。而他的这个身份在国安部内是比较特殊的,是新出现的一种,用通俗的称法就是“自由特工”。如同“自由职业”一样,他可以自由的选择需要做的事情,并且用最后的结果来换取活动经费。与别的那些雇佣间谍不一样,他有自己的祖国,也有自己的努力方向,更有自己的追求目标。所以,他是为国家服务的,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能力在为国家服务,并且换取到工作的本钱而已。

这次的行动并没有要他参加,只是当他从接头者那得到消息之后,就认识到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任务,而且需要很多人力投入。当然,这是一个机会,更是一个挑战,李泗福本身就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四年中,他一直在挑战着自己的极限,因此,他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昨天,他就购买了飞往莫斯科的机票,然后是彼得诺维奇轿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普通的伏尔加2070年款的电磁动力轿车,准备直接去圣彼得堡。

路上没有什么坏事情发生,出了在一个休息站停留了一个小时,吃了一顿晚饭,并且让自己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外,李泗福在清晨6点半到达了圣彼得脖,并且很快找到了一家档次适中的旅馆,先让自己休息了一个上午,开了一夜的车,他也很累了。

下午两点,李泗福被服务员叫醒了,接了帐之后,他找到了一家中餐馆,这是一名卧底特工的接头点。点了一份扬州炒饭之后,李泗福很快就与这里的卧底特工联系上了。

“这样吧,我晚上再来!”两人简单的交换了一下情报之后,李泗福对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当然,具体的情报是不可能在餐厅中说的,他们约好了另外的接头时间。

半小时之后,李泗福走下了出租车,现在他已经到达了这座城市的边缘地区,这里是一个黑市,当然,卖的都是非法品,其中就少不了枪械!虽然特工一般都不会选择用武力解决问题,但是有一支防身的武器总比空手行动要安全许多吧!

“老板,这个怎么卖?”李泗福拿着一把美国生产的电磁自动手枪,枪是好枪,但是已经被改造过了,拿着比较顺手,而且李泗福也知道这枪的使用办法,上面的电子检测仪器已经被取掉了,不会影响枪的使用效果,而这也是李泗福看上这把枪的主要原因。

“老兄,你还真识货,这把枪是好枪,保证能让你解决掉所有的麻烦!”老板一看就知道是个奸商,当然,他不会放过宰客的机会。“已经有好几个人来问了,一口价5万卢布,少一分都不卖!”

“5万?”李泗福装着惊讶了一下,其实这大概就500人民币,确实是够便宜的了。“枪是不错,但是这也太贵了一点吧,这样吧,带这个一共5万!”李泗福指了指旁边刀架上的一把欧洲海军陆战队通用的匕首。当然,他并不是非常需要这把匕首,只是要做出一个样子来,让对方不会把自己当做危险人物,谁知道俄罗斯的反情报机构在这里有没有安插人员呢?

张得如同一头熊的老板上下打量了李泗福一番,最终才笑着点了点头:“好的,成交,枪与匕首归你了!”

李泗福将5万卢布放到了柜台上,拿上货物就离开了。转了两条街区之后,李泗福才叫住了一辆出租车,他已经确认没有人跟踪。

晚上,李泗福比约定的时间早了15分钟到达接头地点,找了一个另好的隐蔽地点藏好之后,他就如同一樽雕塑一样静静的呆了下来,等待着接头人的到来。

夜很静,虽然已经是夏天了,但是蚊虫并不多,这个废车场也很少有人来,虽然远处不时射来灯光,李泗福却并不很担心,这里应该是很安全的,而且车场有4个出口,保证他能够安全的逃避危险。而守车场的只有2个人,不可能将所有地方都照顾到吧!

到了约定的时间,接头者还没有来,李泗福有点急了,直觉告诉他,情况有点不对劲,这不是正常的情况!当然,这也算是正常的事情,很多时候,延误一点时间都算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危险很多时候就是在这种不经意之间到来的,而现在这个环境下尤其显得诡异,李泗福也暗暗提高了警惕。

当李泗福感觉到有人向他这边走来的时候,接头者已经出现了在了距离他不到20米的地方,这是在夜晚不依靠夜视仪所能够达到的最远视距。但是,李泗福仍然没有出来,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来的人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

谍报工作就如同是猎人与猎物之间的游戏一样,只是这种游戏是以生命为代价进行的。根据一份统计资料,谍报人员中的80%都是在失败的行动中牺牲的,而且绝大部分是被秘密处决,根本就没有留下一点音讯,当然,这类人都被归入了失踪者的行列。而在这样的游戏中,角色之间的转变是非常迅速的,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将由猎人变为猎物。李泗福绝对不希望自己成为猎物,因此在任何一次行动中,他都显得异常的小心谨慎。

他耐心的等着,几乎能够感受到隐藏在暗处的第三者正在寻找着他。汗水已经顺着他的脖子流到了衣服里面,虽然拉多加湖上吹来夜风非常凉爽,但是李泗福却仍然感到非常的烦躁。危险就隐藏在附近,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他而已。

接头的人等了半个小时,快要到最后的时间了,李泗福仍然没有丝毫的行动,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

“出来吧,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来,或者已经走了!”

“妈的,又让这只狡猾的兔子给溜掉了!”

李泗福听出了后面那个声音,这让他再也熟悉不过了。左肩上的那道伤口似乎又开始发痒了。他清楚的记得,就在三年前,当他在柏林执行一次秘密任务的时候,就插点再到那个声音的主人手里!那是他干特工之后遇到的最大的,也是唯一的麻烦,虽然对方也因为给他留下了一道伤口而付出了一只左眼的代价,但是两人之间的战斗就永远没有停息过。看来,这次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两个人影子渐渐走远了。那个背影对李泗福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有两次,他都差点让对方付出最后的代价,但是他都放弃了。这次也一样,虽然他手里有着可以至对方于死地的武器,但是却没有急着使用,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来得把这事向国内反应一下,我们在俄罗斯的情报系统内部出现了叛徒!李泗福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离开了废车场。在他叫住一辆出租车的时候,他已经将前后事情考虑了一遍。问题已经出现了,这边的情报系统中肯定出了叛徒!

夜还是那么黑,虽然北方的夏天显得很凉爽,但是李泗福却一直没有感觉到一点凉意。作为一名谍报人员,他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而这次,他却犯了难,他已经陷入了一场本不属于他的战争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