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史前文明文明之抗战 回到过去 回到过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9/



第二章 回到1927

“苦难的华夏大地我们来了”,当我们从时间机器走出来的时候,我长出了一口气叹道:其余的人也都面色凝重,面对一个陌生的社会环境,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在这里和后世有很大的不同,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这次随我来的有卓雅、晓雨、赵雪、小小、周珍妮、王虎以及一个团的陆战一师的陆战队员,还有相应的装备,外加一部分卫生、科技人员,当然也少不了大发和棍子。

陌生的环境,熟识的历史。

想起历史,我一顿,唉!不知道历史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王虎派一个排的兵力侦查以下方圆五公里方面的情况,”这次我选择了shan东作为基地,因为这里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彪悍的民风,还有就是这里的土匪比较多,这些可都是宝贵的兵原啊!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去侦查的战士回来了,报告:“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临yi蒙yin叫桃虚的村子附近,在meng山脚下,山上还有一股土匪但具体人数不详,北面有一个湖泊叫云蒙湖,“好地方啊,有山有水的”我们的落脚点有了。“王虎命令部队警戒,同时修建一个简易的营房先,“卓雅你指挥人员把机器安装调试一下看有没有损坏的地方”等了一会儿卓雅报告:“机器并没有损坏,但我们带的能量块只够支撑5年的时间,不知道以后的时间怎么办?”,“以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最起码现在先安顿下来吧,对了先加强警戒”,平白无故出现了那么多人,难保不会被人看到,等明天我们把山上的那一股土匪剿了再上山,就算再此扎根了。

“卓雅,召集大家先商量一下我们今后的发展思路,解决一下目前的情况,”很快大家都聚集到一片空地上,席地而坐,一时间大家都无话可说,看来作为这次事情的发起人,我得说话了要不然他们都不会说的,“咳”我咳嗽了一下,看到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我,我缓缓的说道:“我们目前的状况是一没有基地、二没有群众基础、三对目前的国内国际的大环境是什么样现在还没有搞清楚,那伙回来的日本人也不知道藏在那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好的想法,大家都说一说,卓雅你看呢”“现在好像是国共两党正式决裂的时候,国m党好像正在大肆的捕杀gong产党,在这个时候很多gong产党人被杀害,我们来了,我觉得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先救那些革命老前辈为好,能救多少算救多少,我们救下他们以后再发展起来就方便多了”,“对,毕竟他们能在白手起家的情况下创立的新中国,当然也能帮我们建立一个现代化的基地”,“卓雅说的对,我们当务之急是和老百姓建立良好的联系,从而取得广泛的群众基础,这样我们发展才会可以持续。”“好吧那老二你就安排把”,“叭勾”莫名其妙的响起了一声枪声,“是谁的抢走火了”王虎大声的说道“王老兄,我们的人带的武器好像声音不会那么大吧”,大发说道,“对呀我忘了,咱们的激光枪好像只会发光”,“报告!”“进来”“东南方向传来枪声可能有战斗”“那还不去看看什么情况!”“是!”,通信兵转身去传达命令了“等等,我去看看”,大发站了起来“也好你去吧”我答应道,我还想把会议开下去,然而心里却没理由的被一声枪响搅得烦躁起来,“算了先不开了,等等看是什么事情”就这样会议就被一声枪响给莫名其妙的打断了

大发领着一个排的战士向着枪响的方向搜索前进,大约走了两公里了的路程,突然看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迎着自己的方向跑来,在他身后不远处有几个火把在后面紧追不舍,由于天已经开始上黑影儿,看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捂着胳膊,好像是胳膊受了伤,看不清脸面“站住,干什么的?”刚说完只听“叭”的一声枪响迎面奔来的那个人一下跌倒在大发的脚下,当然不是大发他们开的枪,大发他们拿的可是激光枪啊,开枪是没有声音的“你们这些反革命,只知道聚敛钱财,欺压百姓,对待各国列强却奴颜婢膝,卖国求荣,只要我一天不死就要和你们斗争到底,既然被你们抓到,我就抱定了必死之心,休想从我嘴里问出一词半句来”,当大发抓住他的胳膊扶起他来的时候,没想到好人没好报,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顿臭骂,一时间大发的脑袋当机了,幸亏时间不长,来着后面还有追兵那。“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抓你的,我们是听到这里有枪声过来看看的”“哦……!那你们……”话没说完就晕倒了,显然是失血过多,又加上一路奔跑,体力耗尽过大休克了,“来人先把他送到营地去医治,”由于没带医务兵,大发命令两个战士把那个受伤者送回去,“从他那几句话来看,受伤者还是个革命者,可不能让他挂了,说不定有了他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大发想到“可能后面的人来了大家都精神点”,等到那些火把到了跟前大发他们才从道路两旁跳出来,那些“火把”显然没有料到此处还有伏兵,看到大发他们一愣,大发借着他们的火光看清了,那些火把是些穿着国民d的服装,一个个气喘吁吁,军装也不整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刚才那个人是不是被你们救走了,”一个排长模样的人,一面说一面向后看,当看到了两个战士抬着一个人正向后走时立即向后喊道,“弟兄们那个gong党头目就在那里,已经受伤了,抓到了个个赏银元10个”,“站住,当我们不存在呀”,“少废话,那是我们要抓的gong党头目,上峰命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要耽误我们办事,否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那个排长模样的人骄横的说道,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一群穷的连衣服都穿不起的土匪而已,(他把迷彩服当成破烂衣服了)想说几句狠话就打发了,“你们反了不成,兄弟们我看他们就是gong党一伙的,抓不到那个头目,抓到他们估计赏钱也不少,上啊”那个排长模样的人看到对方根本就没动,不由的恼羞成怒的喊道,大发摇了摇头向身后一挥手,毫无悬念一分钟后一个排左右的人员都做了俘虏,“你叫什么名字”大发指着那个排长模样的人问道,“我叫陈阿扁,老子是堂堂的国军排长,识相的把老子放了,要不然上峰派大部队来就你们几个还不够塞牙缝的”,“操!怎么大便无处不在呀,”大发心里骂道“你的话还挺多的,先给你点厉害尝尝”“啪”“哎幺,你们还敢打人”,“啪!啪”“老子打的就是你”,这时看到大发他们根本不怕他不由的心虚起来,只是手捂着腮帮子,用心有不甘的目光看着大发他们,“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的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要是有点隐瞒哼哼!!你看那块石头”,“嗤”的一声磨盘大小的石头被大发的激光枪穿了一个洞“示范的很清楚了,说,你们要抓的是什么人”,“是山东共党的头目,叫邓恩m”,“今年4月份,我们就接到了上风的命令,要我们抓共党,其实我们也不明白,原先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又抓又杀得”,“邓恩m、4.12反革命政变?”大发心里猛然想到“嗯!你还算老实,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是想回去还是跟我们”,毕竟都是中国人,能不杀人就不杀人,大家说对不对?“我们还是跟你们吧”,看到大发“示范”的那一下那个陈阿扁心里想:“这都些什么人啊,他们拿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那么厉害?还是答应了吧,不然让他给我来上哪么一下,就玩了,我可没那石头硬”,“那好你们跟我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临时营地内的卫生室,邓恩m已经醒来了,大发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向我讲了个一遍,看到邓恩m已经醒了,我急忙上前说道:“感觉怎么样”,“你们是?”邓恩m一边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们,一边说道,“我们也是刚到这里,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哦,是你们救了我吧!谢谢你们了”,“你不用客气,现在你还没有康复,等你身体好点了,我们在谈,你先休息吧,再见”,“那好,你去忙吧,再见”。

我出了帐篷,对棍子说,“叫王虎来”,“报告”,“进来,王虎你带上两个营的战士,现把m山上的土匪剿了,我们得先进山”,“是”“先别忙,记住不许有一个的伤亡,包括土匪”,“我说这也太难了吧!周司令”“笑话两个营的战士拿着,足以进行星球大战级别的武器去对付一群土匪还要有伤亡,我丢不起那人”,“别发火啊,我就是说着玩的,我去还不行吗”说着就去集合队伍,然后开始向meng山而去。

暂时无事,就去帐篷里睡了一会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被一声报告惊醒,原来去剿匪的部队回来了,是王虎找我汇报情况来了,“报告首长剿匪部队无一伤亡,圆满完成任务,包括土匪300人全都带回来了,另外我们还解救了几个人质,三女两男”,“好的你们去休息吧,审俘虏的事由周珍妮负责好了”,过了一会周珍妮回来了,审问结果没什么价值,不过是祸害了几家良家妇女,绑了几次票,斯了几次票,敲诈了多少银两,但是都被县城的民团给敲诈去了,自己也没剩下多少,“怪不得山东的匪患那么严重那,原来如此啊,对了那些钱那?”,“小雪正在清点”,“才这么点,这土匪真窝囊”,一面走一面说到“小雪你嘀咕什么那?”,我冲着帐篷说道“老公啊,你知道这群土匪总共聚敛了多少钱财啊”,“别卖关子了,快说!”,“一共就5千个大洋,10根金条”,“晕就这么点东西啊,这土匪当的也太窝囊了吧,对了哪几个被绑架的哪几个你们问了吗?”,“问了,都是附近的大户人家,另外也问过,他们家也没有做什么恶事,我看就放了吧!”,“好的,你就安排吧,另外问问那些土匪,有没有愿意跟我们干的,向他们保证不为难他们,都是些被逼的没活路了才去做土匪的,同时和他们说明,只要跟我们干我们保证他们有好的归属”,(大家不要生气啊,没办法缺人那)“好的”,周珍妮和小雪走了,我又安排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不觉一夜的时间就过去了。

我走出了帐篷伸伸懒腰,深呼了一口气,空气真好,没有工业污染啊,不错不错,“小雪我让你安排他们上山去收拾山寨,的事情怎么样了”,“已经差不多了,要到中午就可以上山了,另外我还安排他们还建新的房屋那,毕竟有5000多人要住啊”,“嗯,好的”那好我们就中午就上山。

我是第一次写小说,文笔太差还请多多指教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