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一卷 愤怒的冷剑 第二十三章 星光娱乐场

flxlrh303 收藏 39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冷剑失业了,他无聊地荡在A市的大街上,不知道要干什么。看到公共气车经过,他猛然醒悟该去看看曾老爹一家人了。 想到曾老爹这好人,冷剑的心温暖了。 那些朴实的搬运工人,看见冷剑穿着崭新的西装来,马上拉着冷剑的手,叫冷剑快点到城东派出所救曾老爹。 冷剑忙问发生什么回事,工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把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冷剑失业了,他无聊地荡在A市的大街上,不知道要干什么。看到公共气车经过,他猛然醒悟该去看看曾老爹一家人了。

想到曾老爹这好人,冷剑的心温暖了。

那些朴实的搬运工人,看见冷剑穿着崭新的西装来,马上拉着冷剑的手,叫冷剑快点到城东派出所救曾老爹。

冷剑忙问发生什么回事,工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把经过告诉冷剑。原来此事和冷剑有关。救张菲那天晚上,冷剑狂殴4名歹徒,下手很重,四名歹徒全部重伤住院,并且落下终身残废的下场。

派出所以曾老爹知情不报和曾经包庇冷剑为名,对曾老爹一家人实行治安拘留,城东的城监大队以影响市容为由,把曾老爹的所有家当没收充公。

冷剑不能亲自去派出所和城监大队,在这个都市,他只有程浩一个朋友,于是他打电话给程浩,叫程浩去派出所赎人,去城监大队赎物。

冷剑在派出所门口等了大半天,程浩才走出来,摊手摇头说警方不放人,说曾老爹是恶性案件的参与者,属于刑事拘留,已经移交刑警支队,看押在看守所,放人的希望很渺茫。

到城监大队的遭遇也大同小异。

程浩问冷剑事情的前因后果,程浩听完冷剑简短的说明之后,一席话提醒了冷剑,他说:“这件简单的案件要到支队处理,肯定有黑幕,警方和黄龙派肯定有猫腻,你找背景大的人来处理吧,我这无权无势的小市民绝对没有办法。”

冷剑痛心,无奈,愤怒,内疚,曾老爹一家的遭遇是因为他而起,他不能袖手旁观。但他无权无势,只是这个黑暗都市的一个毫不起眼的一滴小水珠。

冷剑又一次觉得自己是不祥之人,谁和他有接触,谁就倒霉。冷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程浩,叫程浩以后离他远点,程浩只是摇摇头,说冷大哥怎么迷信了,这都是社会造成的。

这个都市怎么啦,教训了歹徒,目击者却变成参与者,即使参与了,也是救人,难道错了,要进行刑事拘留?难道真如程浩所说的一样,社会太……?这和冷剑从小受到的教育和在军队受到的教育相悖,冷剑不想相信,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在这个黑色的都市,冷剑不能不选择相信迷信。

冷剑无助地,彷徨地游荡在这个非常不公平的都市的街道上。冷剑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有用,恨自己除了战斗杀人就什么也不会。

已经傍晚了,冷剑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冷剑在斑马线横穿街道时,一辆宝马车飞快地擦过冷剑的身旁,宝马的主人马上停车怒骂冷剑,虽然冷剑在斑马线横穿马路没有错,错的是车主,但谁叫开宝马的人牛呢?

冷剑看到宝马车,头脑灵光一闪,想到救曾老爹的唯一办法,对那个怒骂他的“宝马”也没有在意,没有生气。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他每次都生气,只能把自己活活憋死。

王伟豪被捕,他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许昆身上。

难得许昆还记得冷剑的名字,在听完冷剑简短的陈述后,沉吟一下,说:“这件应该好办,只是我很忙,你来星光娱乐场三楼等等我,晚上我给你消息。”

星光娱乐场坐落在城东派出所不远处,一栋9层的大楼气势宏伟,集悠闲娱乐一体。

一二层为歌厅K房,三四层为饮食业,五六层为桑拿沐足,七八层为旅业,第九层为星光娱乐场办公室和员工的宿舍。

冷剑刚走上三楼,就有一个穿着旗袍的美艳少女迎上来。她的旗袍衩口开到大腿跟部,修长雪白滚圆的大腿一览无余,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走动一颤一颤的。

星光娱乐公司看来很牛,迎宾小姐也这么漂亮。

迎宾小姐迎上来,娇滴滴地说:“你就是冷先生吧,许经理吩咐要好好招待你,要你在这儿等他。”看来许昆将冷剑的外形特点向迎宾小姐说了。

迎宾小姐把冷剑引到一间包厢,又问冷剑吃饭没有。冷剑摇头,迎宾小姐问冷剑吃什么菜,冷剑对吃穿很随便,就说随便吧。迎宾小姐听了微微笑笑,幽雅地转身走出去。

不久,四道精美的菜,(冷剑也不知道什么菜)端上来,迎宾小姐还拿一瓶XO洋酒上来。

冷剑和黄伟豪,许昆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绝没有深交,就冲许昆接待自己这一点,无论许昆能否帮忙,冷剑都会很感激他们。

冷剑狼吞虎咽地吃饭,二口就将小小的饭碗里盛的饭倒在嘴里,麻烦了服务小姐添了五碗饭。他不管菜的味道好坏,就是往嘴里塞。风卷残云,不一会儿,六碗饭,四道菜就没有了,冷剑也饱了。

这个很有特殊气质的年轻人,好像刚从监狱出来似的。迎宾小姐大概从来没有见过吃相这么难看的男人,也吃这么多的男人,眼睛瞪得大大,张着樱桃小嘴合不拢。

冷剑尴尬地对迎宾小姐笑笑,迎宾小姐反应过来,马上恢复职业的笑容,甜甜地说:“冷先生,喝酒吧。”

冷剑喝一斤多的二锅头肯定没事,但他从不喜欢喝酒,喝了酒会影响他的反应。

“许经理可能晚点才能回来,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听歌吧。”迎宾小姐也不管冷剑是否同意,就把酒开了,打开大屏幕电视,放起MTV。

冷剑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之人,他明白,在他面对不熟识的人,不熟识的环境,不论多热闹的场面,只要有他在,肯定会闹冷场,弄个不欢而散。

迎宾小姐是个风月高手,但面对如冰山般冷冰冰的冷剑,施展她混身解数,也徒呼耐何,无法可施,又不敢随便离开,只能陪冷剑默默喝酒。

不知不觉,一瓶XO大半下了迎宾小姐的肚子,凄怨缠绵的和乱七八糟的流行歌听得冷剑的耳朵也起茧了。

冷剑看到迎宾小姐红彤彤的俏脸和郁闷的表情,他也不想让美女陪他受罪,就叫她离开。迎宾小姐没有许总的吩咐怎敢随便离开,只能坚决地摇头。

冷剑也看出迎宾小姐不敢随便离开,看来这里的制度很严格。于是对她说:“我去迪厅,许总回来,请叫我。”

迎宾小姐脸上露出如释重负之感。

推开厚厚的玻璃门,走进一楼的D厅,那疯狂的刺耳的不知道应该叫音乐还是噪声的东西立刻冲进了冷剑的耳内,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歇斯底里的重金属音乐、昏暗的闪烁不停的灯光,还有那在宽大的叫做舞池的场子里不住扭动肢体的疯狂的人群。男男女女、女女男男,都随着那音乐疯狂地扭动着、摇晃着,似乎在借此宣泄年轻过剩的精力一般。

冷剑很不明白,在这种场合玩有什么乐趣?活受罪罢了。

冷剑摇摇头,刚想离开,突然玻璃噼哩啪啦破碎的声音,呼喝怒骂声,透过重重的音乐,钻入冷剑的耳朵。

D厅是最多事发生的,不是喝酒多了发泄,就是争风吃醋而打架。冷剑又摇摇头,准备离开。

这时候D厅的大灯亮了,音乐停了。冷剑一看,共20多人在闹事,十一二人人手拿棒球棍,另十多人手拿铁棍,看来是两帮人,是有备而来闹事的,不是喝多闹事。

只听一个长发和一个光头的在嚷嚷:“我们青海帮,黄龙派是看得起你星光,才来这里消费,你们是什么服务态度,叫经理许昆出来,向我们磕头赔礼道歉,否则砸了星光。”

其余的人马上大喊“砸了星光!”长头发的是拿球棒的头儿,而光头就是拿铁棍那帮人的头儿。

清醒人都明白黑社会在斗殴,轰的一声散了。还有一些大概是喝多了,或是磕了药丸,还在一边摇头,一边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