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第07章 咱穷

“……这是你王部长给你的信函。”陈梦从文件夹拿出一封密封信。


王部长?不会是王修良吧?两年不见,转正了?李欢接过密信。


拆开一瞧落款,果然是以前脾气火暴的王修良,字不多,大意是无条件服从军情三处联络员陈梦的命令,身份代号依然沿用009。


李欢看完,撇了撇嘴,看来眼前的大美女就是今后的上司,任务危险,既然跟军方合作,军方怎么着也得找个经验丰富的老家伙来啊,现在却跟一娘们儿搭档,还得听命于她,李欢心里微微有点不理解。


“009,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陈梦似乎瞧得出李欢眼神中的不满。


“没,没问题。”李欢抬了抬眼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领导,信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一切你说了算。”


“不是以后,是从现在起你就得听从我的命令。”陈梦瞧出了李欢的不服,语气冰冷的提醒着。


“是是,从现在起。”女人就是这样,喜欢抓细节,李欢也懒得计较。


“那好,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命令。”


“命令?”李欢愣了愣,太快了点吧?


“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穿上衣服。”陈梦说完,脸蛋微微红了红,这家伙围着浴巾坐在那里,一不小心就能瞧到大腿根,有点碍眼。


不会吧?这算什么命令?李欢苦着脸,带着浓烈臭味的衣服近在眼前,身上已经清爽的他实在没有勇气再穿上。


“怎么?执行命令很困难是吗?”陈梦绷着脸,很有些军人作风。


李欢瞧了一眼陈梦,看样子不穿是不行了,当下慢吞吞的伸手拿起衣服,一抖,一股浓烈的味道弥漫,难闻的臭,陈梦皱了皱可爱的鼻子,她有点受不了那气息。


李欢磨蹭着,一个劲的抖着衣服就是不穿,貌似示威,这玩意儿还真不是人穿的,李欢此刻有点怀疑这臭衣服是张正中从死人身上扒拉下来的。


“算了算了,别再抖了。”臭味让陈梦一阵恶心,她微一犹豫的说道:“……你……你站起来。”


这命令得听,李欢毫不犹豫的将臭衣服一扔,屁股离开沙发,站了个笔直,手上同时一抓,赶紧提住差点从腰间滑下的浴巾,动作有点狼狈,在美女面前掉份,李欢的表情有点尴尬。


陈梦站起身来,美眸从上至下打量了李欢一眼,瞧得李欢心里一阵发毛,不知道她叫自己站起来做什么?


“你就在这屋里老实待着等我,没有我的命令哪也不能去。”陈梦说完,不再理会李欢,朝门口走去。


废话,自己这幅德行还能去哪?李欢瞧着张梦窈窕的背影,很不是滋味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美女出门做什么李欢懒得关心,经历过上刑场的死亡刺激,李欢微觉疲惫,还是床上躺着舒服,李欢走进里间卧室,大刺刺的躺靠在舒软的床上,眼一闭,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间,卧房外有一丝轻微的开门响动,李欢敏锐的听力听得很清晰,从那微不可闻的的脚步声中,他能很准确的判断出是陈梦回来了,这是他几年特工生涯中积累的经验,只需要听一次,就能从声音中判断来人,没有危险可言,李欢躺在床上也懒得动弹。


门开了,夹杂着轻微的脚步声,一丝似兰似麝的香气飘进李欢的鼻端,是体香,李欢闭着眼睛,他很享受这种醉人心扉的女人香。


“懒鬼……才多久啊,睡得跟猪似的。”陈梦很不满的嘀咕着,声音很小,但李欢却听得很清楚。


“喂,009,起床了。”


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肩膀感觉到被一只柔软的手推了推,李欢微微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陈梦美丽的脸蛋近在眼前,她身上的体香在鼻息间萦绕,香,李欢鼻子不听话的耸了耸,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迷人气息。


这种不加掩饰的贪婪引致陈梦的不满,色狼,陈梦美眸一瞪,手里拎着的手袋拿起一抖,里面的物品劈头盖脸的落到李欢的头上,遮挡了容颜,也遮挡了那一丝好闻的女人香。


这丫头脾气臭,李欢将散落在枕头边的物品扒拉了一下,是衣裤,皮带,手表,还有两盒男式内裤,美女出门原来是为自己买的行头,李欢顺手拿起一只盒子,里面装的是电动剃须刀,大美女很细心。


李欢心情大好,穿了两年多的死囚服,现在有新衣服穿,大美女先前不大礼貌的举动没必要再去计较。


“去把衣服换了,胡子剃了。”美女面无表情的瞧着有点乐滋滋的李欢。


对于陈梦的命令式语气,李欢不以为意,屁颠屁颠的一头钻进卫生间,时间不长,待李欢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陈梦愣了愣,这就是先前进去的家伙?


走出卫生间的李欢一身上下焕然一新,休闲时尚的衣裤穿在身上得体合身,面颊上乱七八糟的胡须没了,浓淡适宜的剑眉下那双眼睛黑亮灵动,挺直的鼻梁下,嘴唇厚薄适中,唇角微微上翘,一幅似笑非笑的样模样,不是很帅,但绝对顺眼。


李欢瞧着有些发愣的陈梦,心里微微有些奇怪,先前照镜子,镜子里面的自己很正常啊?蛮帅,她怎么象瞧怪物一样瞧着自己?


“怎么?衣裤不大合适?”李欢上下瞧了一眼,嘀咕着:“……挺合适的啊?”


“唔……还成。”陈梦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收回发愣的目光,她没料到这家伙打扮一番出来竟然这么出众,人模狗样的,陈梦心里很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


这时,一阵不大雅的声音响起,发自李欢的腹中,饿了,这不雅的声音令李欢老脸一红,有些尴尬。


这家伙也知道不好意思?陈梦心里微觉好笑,看了下窗外,时间过得真快,窗外此刻有了丝暮色,这会儿正是晚餐时间;


“等我一下。”陈梦扔下一句话,提着大旅行箱包进了卧室。


关上的卧室门内,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门开了,李欢眼睛不由一亮,换下军装的陈梦着一袭淡黄色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得分外窈窕,乌黑飘逸的披肩长发很随意的束在脑后,再配上那张绝美的脸蛋,整个一性感美女。


“看什么看?还不走?”陈梦白了一眼有点色样的李欢,带着一阵淡雅香风擦身而过。


瞧着陈梦华丽窈窕的身影,李欢微微摇了摇头,心里品评着这临时的美貌上司,这丫头就长了一张迷死人的脸蛋,性子却不怎么好。


楼下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7系车,这是军情三处配给陈欢的坐驾,李欢坐进宝马,抚摩着车内豪华内置,心里有点不平衡,军情三处的人也太奢侈了点吧?同为情报部门,待遇怎么就那么不一样?以前自己的坐驾档次可是差了老大一截。


宝马车一路向南,在一家环境幽雅的酒店旁停下,陈梦倒没有亏待李欢,酒店内此刻已经有不少用餐的客人,看客人的穿着打扮,再看酒店内的豪华装饰,这家酒店很上档次。


“你来点菜吧。”陈梦示意服务小姐将菜单递给李欢。


“那…….多不好意思。”李欢嘴里客气,手却一点都不客气的接过菜单,菜单上的花花绿绿早已勾起了李欢腹中的谗虫。


手指顺着菜单一阵下滑,10几个菜已经点好,还钻挑有贵的、有特色的点,军情三处看样子特有钱,怎么着也得打土豪分田地,不吃白不吃。


“你喝什么?”点完菜,李欢很绅士的征求着陈梦的意见。


“花生奶。”


“喝什么花生奶啊?来点酒怎么样?嘻,怎么说我也是刚从里面出来,庆祝庆祝?”李欢吞了口唾沫,眼睛却盯着菜单上的极品茅台,1500,够贵的,口感应该差不了哪去。


“有什么好庆祝的?还有,吃饭就吃饭,喝什么酒啊?”陈梦冷着脸,这家伙不但是色鬼,还是个酒鬼。


“那你不喝我就喝了……”李欢不再理会陈梦,对着身旁的女服务员说道:“来一瓶花生奶,然后……给我上这个。”说完,指了指菜单上的茅台。


“不行,你不能喝酒。”陈梦插口对服务员说道:“来两瓶花生奶好了。”


女服务员瞧了眼李欢,她舍不得这到手的大单就这么飞了,1500的酒,提成可是不低。


“喂,你不喝不代表我不喝,你什么意思啊?”李欢不满的瞧着陈梦。


“什么意思?我是你的上司,让你别喝酒就别喝,这是纪律。”陈梦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看这丫头的想样是铁了心不让自己的喝酒,用纪律的来压自己,扫兴,李欢悻悻的瞧了陈梦一眼。


菜很快上齐,鸡、鸭、鱼外带海鲜,面对满满一桌大餐,陈梦狠狠瞪了眼李欢,意思很明白,吃不完绝对让这家伙兜着走。


瞥见陈梦不满的眼神,李欢只当没看见,臭丫头不让自己喝酒,没得说,化悲愤为食量,那是一点都不客气,风卷残云般横扫着餐桌上的美食。


这家伙的确是监牢里面放出来的,吃相难看不说,动作还不慢,陈梦眼睁睁的瞧着满桌的美食见少,再不动筷子,只怕连残羹都捞不着……


用完餐,李欢很潇洒的招了招手:“买单。”


“这位先生,一共消费2800元。”服务小姐很有礼貌的递上单子。


“单子给她。”李欢摸了摸有点滚圆的肚皮,很惬意的躺靠在椅子上,笑吟吟的瞧着陈梦,眼神里就俩字,咱穷。


买单陈梦倒没有吝啬,从皮夹里掏出卡递给了服务小姐,只是瞧李欢那幅自得意满的表情实在讨厌,忍不住狠狠的扔了一个白眼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