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不到我,是男人没有福气(组图)

山坡的记忆 收藏 46 154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她是今年《快乐男声》最红的评委,在西安与郑钧一吵成名。她更是“快男”之外,人们的八卦话题,成为今年娱乐圈最热的话题人物。


■她是从摩梭族走出来的传奇女子。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有什么不满也立刻说出来。虽在压力很大的娱乐圈混,但她一定不会得忧郁症。


■当“快男”评委,她总是盛装出席,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她戴的水钻耳环有三斤多重!


■她希望能多参加商业演出,商演的标准是:钱多、不骗人。


杨二车娜姆的传奇经历


杨二车娜姆,云南摩梭族人,1983年13岁时她独自走出了大山,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央民族歌舞团。1990年移居美国,拍摄个人纪录片《日出日落》。1990年与美国摄影师结婚,离婚后在美独立生活10年。她曾在意大利当模特、游历欧洲。后与瑞典外交官石丹梧相恋。1996年出版个人传记《走出女儿国》,另著有《女人品——闻香识女人》、《女人游——凤眼看世界》、《当中国红遇到挪威蓝——我的外交官夫人见闻》、《你也可以》、《暗香》等书,被翻译成多国文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管今年的《快乐男声》谁当冠军,反正今年的比赛是捧红了一个女人,那就是评委杨二车娜姆。这个摩梭族女人不一般,另类的“戴花”装扮、对男选手颇有争议的评论,都足以让她成为今年最热的话题人物。虽然非议超过了认同,但不可否认,有她的“快男”比赛充满了欢乐。当你接近这个女人后,才发现这个被一些人“妖魔化”的人,活得比任何人快乐,比任何人本真。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想笑就笑,有什么不满也立刻说出来。相信在压力很大的娱乐圈,不管谁“忧郁”了,杨二一定不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海选


“选男生,我是最有眼光的”


对杨二车娜姆的专访,记者足足约了两个星期。前几次均被告知没有时间,但在昨日下午记者第N次打电话时,杨二终于答应接受采访,不过对于之前和郑钧在“快男”西安唱区的争吵,她至今耿耿于怀:“我告诉你啊!我本来是不想接受西安媒体采访的,因为我在西安唱区海选当评委和郑钧吵架时,你们那里的媒体都偏向他,所以我不高兴。不过想想看,‘快男’全国三强中,陈楚生和苏醒都是西安唱区的。而且没有我,他俩早在海选就被选掉了,你们就应该采访我,为我说几句公道话。”


说到和郑钧“吵架”,杨二还有话讲:“我当时哪里和他吵架了?是他没有风度地先走了。我什么都没有讲。他选的人都和他是一个类型的,又不是为他选乐队,太不专业了。我是从比赛出发。选男生,我是最有眼光的。没有我,苏醒早就被郑钧给‘叮’掉了。”


对于“快男”选手,杨二说她没有偏爱,“我对选手的点评完全是看现场的表现。谁当天表现好我就夸谁。”对于被外界评价为“色”,杨二直说“胡说八道”,“我对这些小男孩子有什么色的!我是喜欢帅哥,但还不至于恋上这么低龄的。我觉得他们比赛很不容易,就多给他们一些鼓励而已。亲吻、拥抱是我在美国常用的方式,我觉得很平常啊!那些弱智的评论我才懒得理。”


说评委


“节目组不让我说话”


“快男”四进三比赛中,陈楚生晋级全国三强后,兴奋的杨二站在评委席上,拍着双手一连串地喊:“楚生啊楚生啊楚生啊楚生……”让观众大笑。说到这里,杨二对“快男”节目组发了些牢骚:“他们总是不让我讲话,每次都说我讲话时间太长。那天看到陈楚生晋级我非常高兴,但节目组的人又一直给我打手势不让我说话,我的脑子全乱了,一站起来只会大叫陈楚生的名字了。我平时讲英文习惯了。说中文时脑子首先反应的是英文,然后翻译成中文才可以。本来反应就比较慢,别人一干扰,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几乎每场比赛,杨二车娜姆都有惊人的表现。要么亲吻选手,要么戴桃红色的鹅毛帽登台,要么放歌几句……是故意在抢镜头吗?她说:“我们这个民族就是喜欢张扬自己的个性,我每次盛装出席就是对比赛的尊重。就像我戴花一样,是我的习惯,看我的服装而定。别的评委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反正他们比我要虚伪许多。看到张杰离开,我比谁都难过,哭了40分钟,眼泪都流干了。”


说服饰


“水钻耳环三斤多重”


上周五,为了向大家证明自己的耳朵不像传说的那样是假的,杨二特地戴了一副大耳环。一谈到耳环,杨二立刻表现出小女孩的心态,“我那副耳环漂亮不?”当得到肯定的答案时,她哈哈大笑,“那当然了,那是我的朋友特意为我设计的,上面全是水钻呢。三斤多重,把我耳朵快坠掉了。我为了比赛牺牲够大的吧!我平常都舍不得戴,比赛一完,立刻就放到保险箱了”。


杨二参加“快男”,每场比赛几乎都是盛装出席,头上的大花、大红大绿的鲜艳服装,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说到服饰搭配,杨二很自信,“别的我不敢说,在服装搭配上我绝对是专家。国内人都觉得大红大绿配在一块就是俗气,但这种想法太老套了。中式服装让我表现到了极致,很多外国朋友都因为我才喜欢上了中国服装。有些人说我‘太美国 ’,但我觉得我是把中国人的东西传播出去。我的很多衣服都是自己设计的。像那件宝石蓝缎面衣服就是工艺品,四万多块,一般人是穿不上的”。


说报酬


“我的身价涨因为值那么多钱”


“快男”比赛开始以后,杨二的身价一路飙升,之前她写的书也趁机一再出版。杨二对此十分开心,“身价涨也是自然的了,我就值那么多钱。没看到我为电视台多赚了多少收视率。现在有美国的选秀节目都想找我呢!”。


有人在网络上抨击杨二在泸沽湖边修的博物馆是个豆腐渣工程。对于网友的指责,杨二十分激动:“那里没水没电没路,能建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这座“行宫”已经建了四年,至今未竣工,她坦言是因为资金困难。所以她呼吁:“为了挽救我的豆腐渣工程,我希望能多些参加商业演出的机会,赚多点钱。能给我的民族多做些事情。”至于商演的标准,杨二有相当明确的标准,那就是:钱多、不骗人。


说感情


“迄今为止只喜欢男人”


杨二曾经说只会嫁外国男人,她对记者如此解释:“是因为中国男人没有人敢娶我。觉得我很强。一个女人,又会写书、又会赚钱,什么都会了,完全遮挡了他们男人的光辉,还要娶我这个老婆干吗?他们都太小气了,觉得女人就是依附他们生活。这个是我最不喜欢的。”


这两天有一位中国网友向杨二车娜姆求婚,电话中的杨二哈哈大笑,“我才不相信呢,会有中国男人要娶我?他们不是都喜欢那种小鸟依人、说话假假的女人吗?怎么会喜欢我?不过,我要说,娶不到我是他们没有福气。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能赚钱、家务又做得好”。说到这里,杨二对之前的一则新闻表示十分不屑:“还有人拍了张我和外国女友的照片,就说我是同性恋。我现在郑重地说,我到今天为止,仍然还喜欢男人。而且,我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在等待人追求。”


对于选择男人,杨二说自己的标准是:“一定要长得帅,还有宽容,能容忍我比他强,还要尊重我的民族。”杨二十分得意地对记者说:“我就是要在‘快男’当评委,把想说的话继续说下去,这也是在为中国妇女争取地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