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八章 真假白蛇(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轰隆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一股浓烟冲上天空,西营的伪军碉堡轰毁坍塌了。浓烟过后,楼板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烤人的热浪向四处幅散着。集上的人们惊恐地四散逃去,郑班长带着几个伪军急急跑进了西营喇嘛庙。

望着火焰冲天的碉堡废墟,白蛇子和两个黑衣炮手会心一笑,钻进了土地庙胡同。

这位白蛇子就是乔装打扮的秦凤凰,高个炮手是洪海,矮个炮手就是老武头。

“太君!王老虎的白蛇子带着炮手攻进碉堡,打死了皇军和我的弟兄,把碉堡给炸啦!”郑班长望着跑出大殿的吉田泽报告说。

“巴嘎!”吉田泽抽出战刀,肉炮眼一瞪,掀起两颗门牙:“王老虎的、白蛇子的!良心的大大坏啦!统统的死了死了地有!”一挥战刀,一阵风似的领着鬼子、伪军冲出了喇嘛庙。

王家大院的大门前,四个黑衣炮手全部被鬼子挑死在台阶上,伪军们用枪托咚咚地咂着大门。门斗上“虎踞龙盘”的匾额也被打翻在地,砸得稀巴烂。李歪脖子站在台阶下高声叫骂着:“王老虎!你这个缩头乌龟!你给我出来!你他妈抢走了皇军的粮车、打死了皇军和我的弟兄!你犯下的是反满抗日、满门抄斩的死罪!就是你那龟儿子县长也救不了你!这回我让你牛逼!还他妈虎踞龙盘哪?杂种操的!一只虎、两条蛇,都得他妈的抽筋扒皮喂狼狗!”

“李歪脖子!你他妈咋呼啥呀?”西角炮台的垛口上,黑蛇子平端着双枪,露出头来:“你蒙蔽皇军、围攻民宅、打伤我姐、现在又挑死我四名弟兄!这笔账怎么算?”

“还算个鸡八毛哇?”李歪脖子跳着脚骂道:“黑蛇子!你下来!操你妈的!我他妈扒光你!挂在钩儿上吊王八!”

忽然,一声唿哨,院墙上露出了几十个黑衣炮手,个个端着盒子枪,砰砰砰向大门外的鬼子、伪军开起枪来。子弹打在鬼子、伪军的脚下,嗤嗤地暴起一片片的烟尘。十几个鬼子、伪军猝不及防,惊慌失措地躲闪着,可门前空荡荡的一点隐蔽物没有,只有窜到墙根底下躲藏起来。

“哈哈哈!”黑蛇子身后露出了一张马脸:“李排长!大晌午头子不在王八壳子里头趴着睡觉,到这儿狗咬嘈嘈地吵吵啥呀?刚敲两下锣边,你就跳起舞来了,看你这兔子胆儿吧?”

“王老虎!你他妈不要命啦?” 李歪脖子手端盒子枪,不藏不躲,直挺挺地站在门前的空场上。

“歪脖子!亮起你的招子好好看看!我王老虎可不是你李歪脖子两句话就能吓倒的!大爷我是大河里的木头鱼子——闯江山老梆子啦!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好吧!今天咱是打葫芦论葫芦、打瓢论瓢,别屎掺尿、尿掺屎的!你听着!我截车伤人不假,可你也打死了我这些弟兄!是非自有公断,有帐不怕重算。可跟你说不明白,咱俩没话,你让吉田泽来!”

突然,西营碉堡轰隆隆一声巨响坍塌了。

鬼子、伪军一阵慌乱,李歪脖子向右歪的脖子,猛地向左一歪。

“嘿嘿!李排长!快回去吧!”王老虎得意地一笑:“青云岭的胡子下来了!再呆一会儿,喇嘛庙再被端喽,你这个小排叉子就得喂狼狗啦!”

“哼!王老虎!你别鸡八臭美!”李歪脖子心里一阵阵发紧,碉堡被炸,自己脑袋难保,可事已至此,只有把责任都往王老虎身上一推,再作打算。“我告诉你!碉堡被炸,是你们黑白双蛇勾结青云岭的胡子干的!这是关上飞在北树林子亲口说的!黑蛇子就能作证!”

“你放屁!”黑蛇子骂道:“我做什么证?”

双方正在吵闹着,吉田泽、郑班长带着鬼子、伪军从西面胡同里跑了过来。

“吉田太君来啦!”炮台上露出王老虎堆满笑容的马脸:“今天这事儿是场误会,天大的误会!太君,你听我说……”

“巴嘎!”吉田泽战刀一挥:“误会的没有!死了死了的有!”

突突突!身后的两个鬼子平端着机枪,向炮台和墙头扫去。

“王老虎!白蛇子炸了碉堡!你们要反哪?”李歪脖子听了郑班长的介绍,顿时来了精神,冲着伪军一挥手:“打!往死里给我打!”


杨快手和赵梅被关在后院柴房里。

原来,黑白双蛇把三辆马车押进后院后,关上飞就嚷着要卸车、松绳子找出大洋。王老虎站在后院,向受伤的白蛇子问明情况后,顿时马脸一翻,勃然大怒:“谁让你们打死鬼子和黑皮啦?你们他妈不是给我惹麻烦吗?”恶狠狠地看着关上飞骂道:“还要大洋呢?要个鸡八毛哇?大车先别卸!”

“老虎哥!你这是……”关上飞不解地问。

王老虎怒道:“闭上你的狗嘴!”背着手在地上转了两圈,指着杨快手和赵梅说:“把这两人关进拆房!捆牢实点。还有,把梁二请来治伤!炮手都上前院!快!”

众人一阵忙乱,蜂拥着挤出两面的月亮门,奔向了前院,院子里孤零零地只剩下了关上飞。关上飞围着三辆大车转了两圈,眼睛瞄了一下北墙东西墙角上的两个炮台。

后院的东西炮台上各留下了一个炮手把守,关上飞没费多大事,就摸上去先后把两个炮手给捅死了。

杨快手被绑在柱子上,赵梅手和脚都被捆着,坐在地上。赵梅费力地扭动着,想解开绳子,可绳子捆得太紧挣脱不开。

“不行!你解不开!”杨快手说:“你滚着过来,先把我的绳子解开!”赵梅滚到了柱子前,站起来,背着身子给杨快手解着手上的绳子。边解绳子边说:“看来,他们狗咬狗得有一场恶战,后院没人了,咱们得趁机把车弄出去。”

忽然,柴房的门一阵哗啦啦响。杨快手忙说:“你快倒下!”

砰地一声,被打开了。关上飞提着手枪走了进来,看着倒在地上的赵梅说:“快说!大洋藏在哪辆车上?”

“知道也不告诉你!”

“我他妈崩了你!”关上飞把手枪顶在赵梅的头上。

“我知道!你把我放了,我就告诉你!”杨快手嬉笑着说。

“哼!你这个小偷儿!我他妈放了你,你他妈把我都得偷去!”

前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嘿嘿!我说关上飞!你听听!前院这枪声!”杨快手说:“枪声要一停,咱们谁也跑不了。你给王老虎惹的祸,他能善绕了你?李歪脖子也得拿你开刀!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两全其美的道儿,你不就是要大洋吗?给你!只要你把我们俩放了,大洋归你,马车归我们!谁也不吃亏!”

“哼哼!你想的倒美!”关上飞眼珠一转,“我放她、也不放你!”关上飞把手枪插在腰间,上前动手解着赵梅脚上的绳子,“赵梅!你给我听好,我放了你,你把大洋告诉我。我翻出大洋后,你回来帮他解绳子,军火就归你们!”

“赵梅!你去吧!到车前再告诉他!”杨快手说:“你放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关上飞能把大洋拿走,我就能把大洋偷回来!”

“呸!吹鸡八牛逼!”关上飞拉起绑着双手的赵梅,“杨快手!加小心我剁掉你的爪子!”

“关上飞!不是对你嘴吹牛逼,我要不把大洋偷回来,我他妈就不是杨快手!”

“吹吧!你就在这儿好好吹牛逼吧!”关上飞推着赵梅走出柴房。

“你把我手上的绳子也解开!”赵梅站在紧靠北门的一辆马车前说。

“行啦!你就将就会儿吧!找着大洋再给你松绳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