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子 第二章 一个班子两条线?

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关久长接近城郊德胜村的时候,老远就见信访办主任杨柳等在路口。杨柳截住了关久长的车,汇报事态。


国际商城这200亩土地已经征用两年了,高高兴兴的德胜村农民们没见到施工队伍,也没见到征地款,望着荒芜了两年的土地,望着高高的蒿草,便对国际商城工程失去了信心,认为,眼下李翊明书记调走了,国际商城就彻底黄摊儿了,不但征地款见不到,进国际商城就业的指望也没戏了。近日,他们听说松江乡老百姓拦车上访有了结果,新来的县委书记给了承诺,不满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农民们开着拖拉机,碾过铁丝网,搞起秋翻地来了,他们就是要整出大动静来,惊动新来的县委书记,讨一个说法,争一个承诺。分管财贸的副县长邱东亚最早得知此事,他调动了公安局,意思是吓唬一下,再做一做工作,对付走就得了。没想到,农民根本没把公安局放在眼里,竟喊出“让‘蓝狗子’走远点,别碍事”的糙话!几个年轻的警察按捺不住火气,扣了农民的拖拉机。气愤的农民便大打出手,砸了奠基石,打破了一名年轻警察的脑袋,撕碎了陶良德局长的警服。


关久长一听就火了:“这个陶良德,就是混,他怎么敢扣农民的车!这不是激化矛盾吗!”


关久长沿着拖拉机碾开的口子急步走进国际商城开发区,望着对峙争吵的警察和农民,吼道:“都给我住手、住嘴!”


现场一时没有静下来,农民仍然抓着警察的衣领不放手,几名年轻的警察正扭着一个农民的胳膊。


关久长急眼了:“公安局的全体干警听我的命令,后撤50米!”


财贸副县长邱东亚也吼道:“听见没有,谁不后撤就地处分!”


这时,陶良德才勉强地喊道:“都给我后撤!”


警察一撤,农民也收了手,安静了下来,都望着关久长。


在五十几米以外,安顿好干警以后,邱东亚和公安局长陶良德小步跑到关久长面前。


关久长劈头就问陶良德:“你以什么理由扣老百姓的拖拉机?”


陶良德有点发蒙,望了望邱东亚,见邱东亚叹着气,就磕磕绊绊地回答:“聚众闹事,破坏重点工程施工工地,触犯了治安条例。”


关久长用近乎于吼的口气说:“什么屁话,不给征地款,又不还土地,让老百姓喝西北风啊?你脑袋进水了!”


邱东亚赶忙说:“这都怨我,我不叫他们来就好了。关县长,现在当务之急是怎样把老百姓的情绪安抚下来。”


关久长用犀利的目光盯着邱东亚,“你是协助李翊明书记抓这个项目的领导,最了解情况,你说说,这个国际商城还能不能建下去?能建就向老百姓表个态,给老百姓一个指望;不行了就赶紧打报告,上常委会,研究下马,把地还给老百姓。”


邱东亚为难地说:“这个,这个上马、下马由县委来定,我不好说啥。我要说的是,李翊明副市长依然关注着国际商城项目,正积极和AIDERUI公司联系、磋商。”


关久长指着邱东亚说:“那好,你分管财贸,一亩地20万,200亩4000万,你拿钱付给老百姓。”说到这儿,他甩开邱东亚和陶良德,向人群走去,走了几步,又扭头下命令道:“陶局长,把车还给老百姓,人撤回去。”


陶良德紧跟着关久长说:“他们殴打了我们的干警……”


关久长看了一眼公安干警,看见了包扎的头和撕破的警服。干警们都望着他。


邱东亚也跟着关久长,瞪了陶良德一眼:“叫你撤你就撤,嗦啥?”这工夫儿,农民们已经围住了关久长,喊叫着,要向县长讨个说法,有的嚷着要见新来的县委书记。


关久长摆着手叫大伙儿安静下来,“大伙儿静静,把嗓子吵干了多难受啊,我又没带水来。”现场安静了一点儿。“德胜村的支书周大龙和村主任王文良在不在?”


两个人从人群后面挤上来,周大龙抠耳朵,王文良搓着手,一脸对不住县长的模样。


关久长知道,没有村干部的默许,老百姓不大敢这么干。


周大龙和王文良这两个人不简单,可以说是老百姓当中的精明人,在这两年里,他们一直围着李翊明转,争得了优惠政策,吃了不少小灶。他们利用城郊的地理优势,卖了不少耕地,得知国际商城征用二百亩耕地,他们像发现挖到了金矿,两个人都削尖了脑袋,上下奔波,拼命运作,忙成了全县的一景,成了当时全县最忙的两个人。李翊明很赏识这两个人,因此这两个人得到了更大的实惠:周大龙进了县人大当了代表,而且进了常委;王文良也进县政协当了委员。在李翊明的支持下,德胜村成立了长平农工商贸易公司,周大龙当上了董事长,成为松江第一个坐上轿车的村干部。关久长了解这两个人,很可能是他俩见李翊明调走了,觉得这块地没法儿向老百姓交代,就装聋作哑,默认了事态的发展。


关久长指着两个人说:“别跟对不住我似的,你俩应该站出来代表老百姓说话,站在后面干什么?”


支书周大龙赶紧说自己出门了,刚回来;村主任王文良也说下地干活了,不知道。


关久长说:“得了,你们就应该和老百姓站在一起。帮我维持秩序吧。”和村干部说完,就笑呵呵地面向老百姓说道:“大伙儿想要地,我是农民的县长,我理解,没地就跟轱辘杆子(光棍汉)差不多,有劲儿没处使嘛!”见老百姓笑了,气氛缓和了,他接着说,“地我帮大伙儿要,要不来地就要钱,咋样?由我一县之长来替你们办事儿总比你们好使吧?”


老百姓又笑。


有人说:“啥时能要下来?别耽误秋翻地啊。”


又有人说:“俺听别人说,李书记的工程谁都不敢叫停,就这么耗着可不行,这不是瞎扯吗?瞎了俺的地!”


关久长耐心地说:“眼下县委新老班子正在交接,交接完了就研究开发区的事儿,咋样?”


就在这工夫儿,忽然从人群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不管新班子还是老班子,都要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说话的人是梁文中。梁文中走上前来。


见到梁文中,关久长眼睛一亮,心里像长了根似的,踏实了一些。他向老百姓介绍说:“这是新调来的县委书记梁文中,大伙儿听梁书记的。”


农民都愣住了。虽然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见新来的县委书记,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县委书记这么快就见到了,不由得吃了一惊。


梁文中说:“请父老乡亲们放心,我们县委县政府一定要解决国际商城开发区的问题,能上就接着上,不能上就坚决让它下来,还地于民。怎么?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县长站在你们面前,你们还信不过吗?”


村支书周大龙和村主任王文良不失时机地吆喝着:“老少爷们儿,好了,都回吧,书记、县长都答应解决了,回家等着吧。”两个人像轰鸡似的在老百姓面前又吆喝又比划。人群开始转身,又不时地回头望。


已经走出很远了,在人堆儿里又传出声音:“书记、县长啊,可不能再耽误了,地荒着俺们心疼啊!”


望着远去的老百姓,关久长心里不是滋味儿。他看了一眼梁文中,梁文中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群离去的方向。那个方向已经看不到人了,映入眼帘的是德胜村庄,和晚风中缭绕的袅袅炊烟。此时,从那个方向时不时传来农家妇女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吆喝声。


关久长感觉到,梁文中的心一定比他还沉重。他说:“梁书记,这个国际商城很复杂、很棘手啊……”


梁文中摆摆手,像是很累,用很低的声音说:“回头再谈吧,我们先看看开发区,看完了就去宾馆,宴请阿东先生。”他见公安干警们都没走,就去看伤员,安慰他们说:“老百姓是最厚道的,他们认理,以后执行公务的时候多动动脑子,你尊敬他们,他们就以礼待你。”之后摆摆手,对陶良德说:“辛苦了,回去休息吧。”又和邱东亚说:“晚上一起参加宴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