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四章 寂寞舞者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林苇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幽怨地叹了一口气,白晰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惋惜的神情,看得出来,林苇为了龙天和白云两人的恋情,的确是尽心尽力的,在白云与钱艳薇的选择上,林苇很坚定地站在了白云一边,她很理解白云的所思所想、所忧所虑,所以在月老亭中,她一直劝说龙天选择白云,龙天非常感动但也非常矛盾,虽然他曾经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林苇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幽怨地叹了一口气,白晰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惋惜的神情,看得出来,林苇为了龙天和白云两人的恋情,的确是尽心尽力的,在白云与钱艳薇的选择上,林苇很坚定地站在了白云一边,她很理解白云的所思所想、所忧所虑,所以在月老亭中,她一直劝说龙天选择白云,龙天非常感动但也非常矛盾,虽然他曾经无比疯狂地爱着白云,但是从心里他还是舍不得钱艳薇,更何况他与钱艳薇之间还有一个未来相恋的约定。


“龙天,我知道你非常矛盾,算了,这是你的私事,我不想干涉你选择的权利,白云和钱艳薇都是好女人,无论哪一个跟着你,都会幸福的,可惜我是鬼,否则的话,我真的愿意做你的第三个选择,你怕吗?”,林苇一看龙天为难的神情,便就此打住了话题,她知道再说下去的话,龙天会更难过更头痛,不过林苇也因为自己是鬼而遗憾,从心里她真的希望参与对龙天的争夺,她也非常相信自己的实力,可惜,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是鬼,注定与龙天不能有结果。


“唉,不说这个了吧,感情的事还是先放到一边吧,对了,你为什么会给自己的ID起名为‘黑暗中的舞者’呢?”,龙天苦笑了一声,这个晚上那苦笑了很多次,一次次地在嘲笑着自己,原本以为自己对感情比较麻木,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这么多情。


“我身在黑暗之中,永远不能与光明相伴,因为我是鬼,所以我只能生活在无尽的夜空,我的周围是无边的黑暗,我在黑暗中独自跳舞,只希望找到一个能欣赏我的知音,他可以是鬼,也可以是人,只要他能走进我封闭的心灵,用爱来抚慰我受伤的灵魂,这就够了”,林苇黯然神伤,她边说边挥动起衣袖,在月光的辉映下,在龙天的眼前,翩然起舞,她的姿态优雅,身段轻盈,她随着情定山的山风舞动着曼妙的身躯,看得龙天眼花缭乱,看得龙天也不禁黯然神伤。


一曲独舞终了,林苇款款地走到了龙天的面前,忽然间伸出了纤纤玉手,这只手很细很小巧,在月光下非常白晰,林苇想邀请龙天共舞,龙天沉吟了一下,欣然伸出手去,不过当碰到林苇的时候,却抓了个空,他突然醒悟过来,这只手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握不住的,因为她是鬼,龙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竟然产生了一丝的遗憾,此时他真的有一种想与林苇携手同舞的冲动,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个ID------黑暗中的舞者。


“算了,刚刚我也是一时失态,孤独太久了,所以就找到了你,你说,我们这个样子象不象是网友见面啊?”,林苇的心中涌起莫名的伤感,虽然龙天也伸出了手,不过这是只友谊之手,而不是爱情,所以她有些失落,眼神中充满了情伤。


月老亭中的“倩女幽魂”此刻已进入尾声,林苇今晚很开心,但也很失落,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表白,都不能让龙天有所改变,在龙天的心里,“人鬼殊途”四个字根深蒂固,想从龙天的嘴里说出一句“我爱你”,至少在今晚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与现实中的钱艳薇一样,都选择了等待。


“林苇,问你个问题,鬼为什么要杀人呢?”,龙天已经不愿意再与林苇谈这些感情方面的问题了,现实中的感情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再加上今晚听到了林苇的真情表白,让他有些心烦意乱,所以他直截了当地提到了案子的问题,这才是他今晚最想知道的答案。


“你又想起了那天晚上我们的QQ对话了吧,没错,你手上查的那么多悬案,都是鬼做的案,但是龙天我告诉你,鬼是不会杀人的,鬼不杀人,但人会因鬼而死,你明白吗?”,林苇曾经在龙天接手“龙胄山庄命案”的时候,在QQ聊天时提醒过龙天,不过当时龙天根本不相信。


“不明白,你曾经告诉我那件案子是鬼做的,而你今晚又说鬼不会杀人,那么我手头上的十五起命案的十六个死者,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他们是自杀的?”,龙天不明白林苇的话,什么叫鬼不杀人,人为鬼而死,这里面太让人费解了。


“真的,阴间并没有杀人的恶鬼,那些人说到底都该死,他们做了亏心事,所以被鬼缠上了,我早说了,你不要去碰这些案子,就是怕你惹上麻烦,这个麻烦小部分来自于鬼,最大的原因其实还在人的身上,我一次又一次地阻止你查这些案子,其实真的是为了你好”,林苇的话立即就让龙天想到了发生在自己周围的那一连串怪事,那次的“三建公司命案”卷宗无故丢失,最后在白云的文件柜里被找到,这件事就是林苇干的,目的很明显,阻止龙天深究下去,谁知龙天太执着了,他非要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林苇没办法,几番吓唬阻止难以奏效之后,就只有想办法帮助龙天,让他自己知难而退,龙天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林苇算是领教了。


在9月10日下午当白云和龙天在住处缠绵之后,白云打开了龙天的电脑,在上面看到了林苇的留言,林苇给他提供了一条“99年龙胄山庄”的似是而非的线索,龙天抓住了这条线索一路穷追猛打,很多疑点都浮上了水面,而且作案凶手越来越集中在“鬼”的身上,后来的钱万胜医院被袭事件,更进一步证实了龙天的推断,所以龙天一直就怀疑这一系列的命案是“恶鬼”做下的,今晚他除了问这个问题之外,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林苇能告诉他,那只杀人的“恶鬼”到底是谁,如何才能降服这只“恶鬼”,使象“龙胄山庄”这样的惨剧不再重复上演。


“你还是没有告诉我,那十六名受害者为什么会死,如果不是恶鬼杀人,那他们为什么会命丧黄泉呢?”龙天看着林苇的眼睛,迫切地希望得到答案。


“龙天,你不要再逼我了,我答应过它,不再参与这件事情了,你也别再查了,好吗?”,林苇脸色阴沉了下来,似乎有莫大的苦衷,一种有口难言的感觉。


“想不到鬼也有无奈的时候啊,算了,我不勉强你了,我想我会查清楚的”,龙天看见林苇真的非常为难,虽然他很想知道答案,但是强人所难的事他一般不会干的,更何况面前站着的是一只随风飘零的可怜的“女鬼”,他不想“强鬼所难”,其实就是他想强迫,也没有办法。


“龙天,对不起,我必须要履行我的承诺,保证今后不参与这件事情,你原谅我好吗?我只能告诉你,因为那些人干了伤天害理的亏心事,而且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原谅的,所以他们都死了,他们是罪有应得,我真的很想帮你,可是我真的不能告诉你一切,还有,原来我一直怕你查这些案子被鬼缠上,而受到不必要的伤害,现在看起来,我的担心是余的,你可以放心地去查,我保证它不会伤害你”,林苇的眼神很为难,但也很柔和,提到那个“它”的时候,她又多了一份失落感。


“它?还是不勉强你了,我相信我会查清楚的,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呢?你去哪儿?”,龙天的心里还是非常疑惑,但林苇又不肯一吐为快,所以他不愿意再浪费时间了。


“我是鬼,我无处可去,又处处可去,你回去吧,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太累了,好好休息,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答案的”,林苇说完飘然转身走出了月老亭,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龙天,眼中流露出无比的依恋。


“龙天,记住,在人间,爱你的人不止白云和钱艳薇,在阴间,爱你的鬼不止一个林苇,我走了,南无阿弥陀佛”,随着情定山的阵阵秋风吹过,林苇随风飘动了起来,长裙飘扬,很有种“嫦娥奔月”的意味,很快就消逝在龙天的视野里。


看到林苇在飘动,龙天快步跑出了月老亭,直到确信林苇已经走了之后,他才定了定神,揉了一下有些迷糊的双眼,又扫视了月老亭的周围,然后慢慢地走下了情定山。


从情定山下来,龙天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在警车里痛苦地思索着,林苇临行前的话让他很是难以理解,首先,她那句“爱你的鬼不止一个林苇”,这除了疑惑之外,他感到浑身不寒而栗,她说的爱自己的人不止白云和钱艳薇,这容易理解,因为除了白云和钱艳薇之外,真的有不少女孩喜欢龙天的,局里就有几位,经常借故靠近龙天,甚至还有向他抛来媚眼的,不过龙天没有理睬,因为他对她们没有感觉,而白云和钱艳薇则不一样,不但长得漂亮,更重要的是,龙天觉得和她们在一起会很开心,要不然,他也不必为那道二选一的选择题而痛苦不已了。


“爱你的鬼不止一个林苇”,这话听来有点恐怖,本来遇上鬼就已经很让人胆寒了,再加上被女鬼爱上了,而且还不只一个,这让龙天想起来就有点胆战心惊,难道除了林苇,还真的有其他的女鬼爱上了自己吗?“可怕”,龙天情不自禁地说了两个字。


还有林苇最后念的“南无阿弥陀佛”,这是佛教弟子的偈语啊,怎么鬼也有信佛的吗?提到佛,龙天忽然想起了钱万胜的那件贴身的肚兜,上面就有佛教的万字图案,当时在医院的那只“恶鬼”似乎很怕这件“护身符”,林苇说的“南无阿弥陀佛”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也要去弄一套开过光的“护身符”呢?


“不对,肯定不是”,龙天摇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在月老亭中,林苇说过她保证那只“恶鬼”不会伤害自己,而且听起来林苇似乎和它很熟悉,她答应过那只“鬼”替它保守秘密,从这点上来看,既然那只“鬼”不会伤害自己,那林苇肯定也就不会让自己去弄什么“护身符”了。


龙天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从十点五十分到月老亭,算算自己已经与林苇聊了三个多小时,这太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了,从前在网络上与那个“黑暗中的舞者”聊天的时候,从十点十分到十点三十分,每次的聊天时间都不超过二十分钟,而这次的“网友见面”竟然不知不觉聊了三个小时,话题从爱情到鬼魂再到命案,时间的确过得很快,此时龙天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再见到林苇,她虽然是只鬼,但她的确很漂亮,属于那种让人一见就难忘的,更重要的是龙天觉得林苇真的是一只善良的“好鬼”,虽然自己不可能会接受她的爱,但是有这样一位阴间的“红颜知己”,这是人生的一大奇事,更是一大幸事。


暂时解不开林苇留下的谜团,龙天伸了个懒腰,他感到肚子都快饿扁了,算一算,他已经两顿饭没有吃过了,这个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个地方吃点宵夜,否则很容易得胃病的。


开着警车龙天在江州的街道上瞎转,这个时候开门营业的饭店实在是太少了,足足找了近半个小时,龙天终于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一家规模不大的面馆,这个时候是凌晨时分,店里的顾客只有两三个人,老板也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招呼着龙天入座,龙天饿坏了,他对着老板摆了摆手,伸出了三个手指,意思是随便来三碗面,把面馆老板的眼珠子都吓得差点掉出来了,其实这个时候的龙天已经饿得头昏眼花,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下肚后,龙天终于缓过神来了,他不紧不慢地吃着面条,然后看看面馆的环境,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墙壁上挂着的相框上,镜框里镶嵌着一张十七寸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江州著名的佛教胜地灵济寺,照片上是一大群僧人和居士的合影,龙天在人群里找到了胖胖的面馆老板,龙天笑了笑,看来这个老板是信佛的。


“妈的”,龙天突然间骂了一句,他腾地站了起来,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一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