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登陆战

测绘老兵 收藏 32 1074
导读:序:谈虎色变 登陆战是最古老的作战行动类型之一,其历史几乎与整个人类战争历史一样久 远。 人类是一种陆地动物,但又具有两栖活动的潜质。人类以占地球表面1/4 的陆 地为生存的依托,将大地誉为自己的母亲。但同时与占地球表面3/4 的海洋也有血 脉相通的联系,通过制造和使用浮水器械,人类又使自己成为“海洋动物”。在飞 机诞生以前,一部数百万年的人类生存发展史,就是在陆地和海洋上同时写就的。 人类的战争活动也是在陆地和海洋这两大战场上展开的。几千年来,人类在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序:谈虎色变


登陆战是最古老的作战行动类型之一,其历史几乎与整个人类战争历史一样久

远。


人类是一种陆地动物,但又具有两栖活动的潜质。人类以占地球表面1/4 的陆

地为生存的依托,将大地誉为自己的母亲。但同时与占地球表面3/4 的海洋也有血

脉相通的联系,通过制造和使用浮水器械,人类又使自己成为“海洋动物”。在飞

机诞生以前,一部数百万年的人类生存发展史,就是在陆地和海洋上同时写就的。


人类的战争活动也是在陆地和海洋这两大战场上展开的。几千年来,人类在陆

地上征伐角逐,争夺对陆地的控制权;在海洋上打斗厮杀,争夺对海洋的控制权。

战尘漫卷的陆战、风潮激荡的海战相映生辉,构成迄今为止的人类战争历史的主干。


然而,这并不是人类战争历史的全部,人类不仅是陆地动物,也不仅是“海洋

动物”,同时还是一种“两栖动物”。由于地球的表层是由陆地和海洋相互包容、

相互渗透,共同构成的,人类在进行陆地征战,或海洋征战的时候,经常要遇到跨

越海洋屏障,从海上运动到另一个大陆板块或岛屿的问题,经常要从海上对陆地发

起攻击,这样就产生了一种介乎海战与陆战之间的作战行动类型——登陆战。


登陆战是一种由海向陆的进攻行动,是海上军事行动向陆上军事行动的过渡,

它的终级目的,是把军事力量从海上输送到陆地,把对海洋的控制转化为对陆地的

控制,把对海域此岸的控制转化为对彼岸的控制。


纵观几百万年的人类战争历史,那些濒海而居的民族在跨海远证、扩大国家疆

域的行动中都进行过规模不等的登陆作战。


在古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战争中,古希腊人通过登陆,打败特洛伊,夺回海伦

;腓尼基人靠在北非登陆,才得以建立后来成为西地中海霸主的迦太基;罗马人靠

在迦太基登陆并击败迦太基人,成为地中海的新主人,又通过在不列颠登陆,成为

不列颠的主人。北欧海盗通过登陆,席卷西欧和北非。


1066 年诺曼公爵威廉一世在英格兰登陆,打败了英格兰国王,入主英格兰。


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登陆更成为西欧国家开拓殖民地、发展贸易、积累财

富的手段。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国人、荷兰人和法国人竞相通过登陆,击败了

亚洲、非洲、美州、大洋洲的土著,建立了庞大的殖民帝国,开始了资本的原始积

累。又以登陆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攻陷北京。俄国沙皇彼得大帝通过穿过波罗的海

在瑞典登陆,最终迫使瑞典求和,取得波罗的海出海口。


在拿破仑战争中,英国军队在西班牙登陆,弄得法国军队陷入西班牙泥潭,并

最后在滑铁卢决战中击败法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英法两国在克里米亚半岛登陆,

攻克塞瓦斯托波尔,逼使俄国放弃了对土耳其的要求。在远东,日本军队在中日甲

午战争中通过登陆,占领了旅顺和威海卫,全歼了中国北洋舰队,取战争的胜利;

在日俄战争中,日军又通过登陆,占领了中国的旅顺口,为取得战争胜利奠定了基

础。美国在美西战争中也通过登陆夺取了菲律宾、古巴、波多黎备等西班牙殖民地。


可以说,登陆战不仅是海洋国家影响大陆政治、军事形势的必需手段,而且对

改变世界的面貌和许多国家的历史进程,决定大陆战争结局也有决定性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登陆行动对于重视海洋发展的民族而言,从来就具有一种强大的

诱惑力。


19 世纪中叶工业革命的兴起,极大地开发了物资世界的物理能量和化学能量,

从而导致战争机器的效力成倍、成十倍的提高,无论是陆战场上还是海战场上,军

队的突击能力、杀伤能力和远程运动能力都空前地增强。登陆战也顺理成章地被推

进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与陆战和海战一样,登陆战也受到了工业革命的深刻影响,从根本上和长远上

说,这种影响是积极的,由于火力和海上机动能力的提高,登陆行动的冲击力大大

增强。然而,这种影响在最初一段时间内,消极面却大大超过了积极面,它使抗登

陆力度提高的幅度大大超过了登陆冲击力提高的幅度。


这种消极影响之大,几乎置登陆战于死地。这一局面的出现是人们始料不及的。


登陆是一种兼陆战、海战的特点而有之,但又不同于陆战、海战的特殊的作战

行动类型。从参战力量看,登陆同时有两个性质、使命、作战方式完全不同的军种

——陆军(或陆战队)和海军参加(飞机出现后还有第三个军种——空军参加)。

从任务上看,它必须完成两项任务:上陆;发展进攻,直至占领预定区域。具体到

各个军种,也都承担两项使命。海军:保持制海权,与敌舰队作战;将陆军送上海

岸并提供火力和后勤补给支援。陆军:抢滩上陆;从滩头向纵深实施攻击,突破敌

陆上防线。从实施步骤看,它包括4 个紧密相联、缺一不可的阶段,航渡(登陆部

队乘船到达目标附近海域);换乘(部队从大船换乘小船行至岸边);抢滩上陆

(部队上岸并开辟滩头阵地,保障后续人员和物资继续上岸);发展进攻(部队向

纵深攻击),与陆战和海战相比,登陆战具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多动性。敌国驻

守的大陆和大岛上适宜于登陆的地段和地点通常是很多的,而敌方又不可能沿海岸

线处处设防,登陆方可方便地选择敌防守薄弱处实施登陆,这样很容易获得成功。


但是,登陆战也具有许多单纯的陆战和海战都不存在的难题,一是组织协同复

杂。在短短的时间内,各个军种、各种任务、各个行动步骤穿插混杂在一起,极易

发生混乱。二是受气象条件影响大。变化无常的气候、潮汐给其以强有力的制约。

三是上滩艰难。这个问题是火器产生后出现的,陆军部队上滩之初通常不能携带重

火器,得不到强有力的火力支援。而且其上岸时进攻路线单一、暴露,易遭敌火力

杀伤。四是滩头难以控制。部队上岸最初的行动场所通常非常狭小,大批人员、物

资涌入,极易陷入混乱。五是物资补给困难,部队所需的作战保障物资都需由船运

至滩头,再取出分配给部队使用。


在对抗环境中,登陆方常常得不到充裕的时间从容地实施这一工作。


在工业化以前的时代里,由于装备技术水平普遍不高,作战相对简单,登陆的

优越性大大强于它的艰难性,其“先天不足”没有充分暴露出来,在那时,陆上机

动速度大大低于海上机动速度,故而登陆方可以充分利用多动性选择无设防地带攻

击对手。当时的后勤补给需求也不大,夺取一两个小港口就足以解决补给物资上岸

问题。所以那个时期的登陆基本上是步兵和骑兵乘船在无防守地段上陆,接着进行

陆战,在上岸这个阶段很少遇到强有力的抵抗。美国海军陆战队专门用一个术语来

界定这种登陆行动——“两栖登陆”,以区别于有抵抗的“两栖攻击”。


在那个时代,登陆遇到的最大敌人是天气和航渡过程中来自敌舰的打击。公元

前5 世纪波斯军队横渡博斯普鲁斯海峡、13 世纪元朝军队东征日本都毁于未能预

计的风暴。但是自14、15 世纪以后,由于气象学和海洋学的发展,人们对海洋潮

汐、风暴的其他规律有了比较科学的认识,使这一自然障碍大大消除。因此在此以

后,登陆战的成功机率大大提高。


但是,工业革命的兴起使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工业革命的成果一开始就更垂

青于抗登陆一方。速射火炮、机枪的大量装备,大大增强了抗登陆的火力、汽车、

火车以及电话、电报的出现又提高了他们的情况判断、决策和部队机动速度(陆上

机动速度首次超过了海上机动速度)。攻方虽然仍然可以选择防守薄弱处上陆,但

守方一旦判明敌方登陆后,即可迅速向登陆地点集结军队,在登陆部队集结好之前

将其击败,或把它们困在海滩,动弹不得。


而且,随着飞机的应用和侦察技术的提高,守方很容易判明攻方的可能的登陆

地点,抢先占领海滩周围的高地,在登陆部队离开运兵船划向海滩或踉踉跄跄刚上

岸时,用机枪、步枪和火炮把海滩变成屠宰场。


而对于攻方来说,工业革命在赋予其新的力量的同时,又给他们背上了一个巨

大的包袱。其一,火力对抗处于明显劣势。早期工业战争的一个明显特征是火力战

地位上升。而登陆方受运载工具限制,不可能及时向岸上输送大批野战火炮,即使

送上去也难以很快就在滩头上使用。他们唯一可依赖的是海军的舰炮支援。但海军

的舰炮技术性能不适于支援登陆部队,更不适于与岸炮进行炮战,因为海军舰炮是

为军舰设计的,弹道低伸、平直,无法射击躲在隐蔽物后、弹道弯曲的岸炮;海军

舰炮由于海浪的影响,射击精度大大低于岸炮;海军炮使用的多是对付军舰的延时

引信穿甲弹,这种炮弹爆炸威力远远低于爆破弹,而且军舰的载弹量也有限。此外

海军舰炮与登陆部队的协同当时也不可能。海军炮手不了解陆军的要求,陆军也不

懂海军炮的射击程序。海军舰只无法靠近海滩,因而也无法观察陆上战斗情况,适

时提供炮火支援。用精度较低的海军炮支援登陆部队,不仅打不着敌人,反而会打

了自己人。这样就使得登陆方在作战火力对抗中处于劣势,突破难度加大。


其二,指挥、协同、后勤补给、滩头控制的更加困难,登陆战参战人员、装备

数量增多,构成复杂,工作千头万绪,传统的运作方式难以有效地完成。


总之,工业革命对于登陆者来说是极其不幸的。它将登陆战原所具有的主动性

优势近乎残害殆尽,却使得它的先天不足空前凸现出来。虽然在19世纪西方列强对

东方的一系列登陆入侵活动仍然取得了成功,但这都是针对落后民族或国家实施的,

实质上是非工业化时代登陆战的延伸。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当工业化登陆力量与

工业化抗登陆力量发生第一次大碰撞时,原来存在于理念层次的登陆战悲剧终于外

化为血淋淋的现实。这就是著名的加利波利之役。


1915 年春,英国、法国为了打通通往俄国黑海海岸的航线,并逼土耳其退出

战争,在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的鼓动下,决定在达达尼尔海峡出口处的加利波利半

岛登陆。联军对这个半岛的情况一无所知,匆匆组织起远征军,原以为能旗开得胜,

却被由德国将军桑德尔斯指挥的土军压在海滩上动弹不得,部队秩序混乱,寸步难

行。联军当时没有“战斗装载”的概念,物资装载混乱,最急需的药品、口粮被装

在舱底取不出来,大炮的炮身、炮架被运到几个地方。50 万联军在狭窄的海滩上

死、伤26 万余人,最后在1916 年1 月,带着战败的耻辱,在凯斯海军少将卓越

的领导下,悄悄溜走。


这次登陆灾难给海上霸主英国人留下了很长时间都难以愈合的伤口,所有当初

鼓吹发动这次战役的人都被罢官,丘吉尔丢了海军大臣的乌纱帽后,一气之下跑到

法国前线当了步兵营营长。


英国海军和陆军则对登陆在机枪、铁网、速射火炮和军队机动能力空前提高时

代是否可行,大加怀疑。他们痛苦地发现,登陆战面临着数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敌

军反应速度;指挥控制;滩头行动;后勤补给。许多海军专家和学者都认定,白昼

在有防御地带登陆无疑于是自杀。把败兵从加利波利撤走的凯斯海军少将是加利波

利战役最沉痛的反思者,他认为加利波利战役就不应该发动,在白昼大规模登陆是

不可能的。他坚信,从今以后,只有夜间的突然登陆可以行得通。直到1943 年末,

盟军准备大举在诺曼底登陆前,他还咬定:“大白天在敌人有防御的海滩强行登陆,

是最愚蠢的行为。这是从加利波利战役中得到的最宝贵的经验教训。”持这种观点

的并不仅仅是凯斯海军少将一人,英国陆海空三军普遍怀疑大规模两栖登陆是否明

智。就连利德尔- 哈特这样的未来战争先知也认为大规模的两栖登陆已经不可能。


加利波利战役的惨败也响了美国海军。美国海军的理论家、学者纷纷著书立说,

以证明大规模两栖登陆的不可能性。美国海军理论家派伊海军上校在1926 年发表

文章说:“由于现代武器、现代舰艇、空中侦察及无线电通讯效率的提高,由于军

队规模的扩大及其装备的复杂性和数量的增加,大规模两栖登陆正变得越来越困难,

成功的机会越来越少。岸上军队依靠铁路和机动车辆,机动性大大提高;快捷的通

信、火炮威力的增加,已使两栖登陆在长时期获得制海权之前,几乎成了不可能的

事情。”派伊海军上校够悲观的,但没有把话说死,而是留下一个耐人寻味的活话。


登陆战真的会被工业革命扼杀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