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一章 巩县兵工厂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我们的故事从1937年9月开始。这时战争的烈火正迅猛地在中国大地燃烧。

在河南巩县兵工厂的铁道专用线站台上,李振远刚从运送专用物资的列车上下来,就看见兵工厂的李待琛厂长带人迎了上来。

“啊呀,李总工,你亲自来了,这可太好了!现在军运这么紧张,我一直担心你们派不出专家来帮忙呢。”“这批设备如此重要,别人来我不放心呀。国家花了那么多钱,这些东西好不容易飘洋过海到了我们手中,别因为装卸方式不当造成损坏。要知道以后怕是连零配件也进不来了,列强对中日战争搞什么中立,对交战双方禁运,现在我国政府战前订购的许多装备都来不了了。李博士呀,你的这一批货看来真不简单哩,列车上前后有8门高射炮呢。”

李厂长看到车上的高炮和炮手,高兴得眼睛都快找不着了,急忙对身后的兵工厂守备队长何武庭一招手:“快,叫高炮部队,连人带炮都下车,赶紧在厂北面构筑阵地布防。”“厂长,那些炮兵不知道是哪一部分的,能听咱们指挥吗?”“什么不知道哪一部分的?快去向那个炮兵上尉传本中将的命令,我已将他的人马编入本厂守备队,任命他为高炮分队中校分队长,你问清他的名字,回头把委任状发给他,让他即刻下车布防。所有新来的高炮部队弟兄们每人发十块大洋。”“那……他们要不服从命令怎么办?”“笨蛋!你不会抓俘虏吗?记住不准把这帮弟兄伤了!”

李振远看着何队长急火火带人去收编新来的部队,笑道:“你李博士扛上中将的肩章,也真就学得和丘八们一样不讲理了?还是到日本留学时跟鬼子学坏了?”“去你的,哥哥,咱们从小一块读书,一起长大,你还不了解兄弟?我也是没办法,我占地七百亩的诺大一座兵工厂,只有防空学校的一个高射机枪连四挺高射机枪的防空部队,即使是依托地形和工事也难以防空,更何况我要随时做好拆迁准备,离了厂房、山洞,防空的任务就更重了。厂里这些德国西门子公司、丹麦文德公司和美国布莱德公司的设备都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一年生产的步枪、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山炮、手榴弹、枪榴弹差不多可以装备十万步兵,我们现在二十四小时开工,各种产品的产量都超出设计能力一倍多。要赶在转移前尽可能多生产些。老兄,你可得给我准备好机车车辆,千万别在前线消耗完了,我们自己又不会造。估计用不多久,我这兵工厂就得搬家,这可是一大摊子家业呀,可不能毁在咱们手上,那样的话,咱们可就成了民族的罪人了。战争很可能长期化,这点家当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老兄该明白吧。多好的一座兵工厂啊,只是可惜还不能造坦克、装甲车。唉,当初东北军怎么就不知道把沈阳兵工厂内迁呢?肥肉放在狼嘴边,那还会有个好?”


说起这巩县兵工厂,有些读者可能感到陌生。该厂是北洋政府在内陆兴建的一个大型军工企业。1912年开始筹建,第一任厂长是海军上将萨镇冰,陆军中将蒋廷梓任总务处处长。提起萨镇冰可能许多人听说过,他早年当过清廷北洋水师管带,邓世昌的同僚,民国初年,升任海军上将,国民政府时期曾任海军部长,抗战后曾提出包括建造12艘航空母舰的庞大的建设中国蓝水海军计划。以后该厂历任厂长至少也是中将军衔。该厂虽然没有太原、汉阳、杭州、福州等兵工厂规模大,但它的设备先进,管理得法,产品精良在国内享有盛誉。抗战前生产的步、机枪出口土耳其等多个国家。到1930年代,该厂几乎能够生产所有步兵武器,其中79步枪具有当时世界先进水平。1935年,蒋介石视察该厂时,对79步枪提出“加长刺刀,缩短枪托”的改进意见,该厂将改造后的79步枪命名为“中正式”,成为全国著名的兵器产品。“中正式”多数指标都优于日军当时装备的“三八大盖”。

这位李厂长早年曾留学日本,在东京帝国大学专攻兵器制造,后来留学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先在沈阳兵工厂任职,这是我国当时唯一能生产坦克、装甲车的兵工厂。后来又转到上海兵工厂任职,之后又担任过黄埔军校兵器研究处代理处长、高级教官。不到40岁就扛上了中将肩章,坐上了巩县兵工厂厂长的位子。

那位何武庭队长,手下的部队充其量也就一个加强营,沾兵工厂的光,扛的也是上校肩章。不过他的守备队无论从装备、训练、人员素质方面在当时国内少有比肩者:轻重机枪、步兵炮、仿德式冲锋枪、掷弹筒是应有尽有,编制内还有一个高射机枪连,弹药的充足程度是别的部队没法比的,而且通讯和机动能力方面也比其他部队高出一截。警备队配备的摩托车比中央军一个师都多。

中原多事之秋,各路诸侯对这么大一座兵工厂谁不眼热?连豫西的土匪都想打巩县兵工厂的主意。当年白狼手下的一员干将带了近万人的队伍来巩县兵工厂“借弹药”,被兵工厂警备队狠狠给他们上了一堂近代战争的演示课。先是炮火拦阻射击,然后是马克沁重机枪的交叉火力网,79步枪的精确点射。当那群乌合之众断了“借弹药”的打算,只想跑得离这里越远越好时,守备队却不肯放弃这难得的实战练兵机会,同时也是为了给其他觊觎兵工厂的家伙们一个印象深刻的警告,总之,区区一个营的守备队丝毫没有将来犯之敌击退就罢休的意思,炮火追击的同时,几十辆三轮摩托车突然从阵地上冲出,每辆车上都有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喷吐着火舌,另外两位车手则是每人一枝被称为“花机关”的仿德式冲锋枪 。一个连的骑兵从两翼杀出,先是骑抢连响,后是马刀闪闪。炮兵停止射击后,战场完全被守备队的冲锋枪和马刀控制。此一战,近万人土匪队伍仅逃回数百人,从此他们提起巩县兵工厂就胆寒。以后土匪的队伍敢骚扰洛阳、宝丰,却不敢骚扰巩县。


李振远向厂方的工务处长宋健彦和厂里其他几个技术人员详细介绍了这些特种物资的卸车方案。紧张有序的卸车作业开始了。


厂长室,陈浩向李待琛立正、敬礼:“报告长官,74军上尉副营长陈浩向长官报到!”“哦?按我的命令布防完了吗?”“长官,请让我们回去!”“回去?回哪去?”“回上海!在那里我们的弟兄正在拼死杀敌,我们要回去和鬼子拼命!”“你们怎么是步兵师的?”“报告长官,我在军校是炮科的,一个月前还是中尉炮兵排长,这些高射炮是南洋华侨买的,通过上海商会指名捐给我们的。”“那为什么?”“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放弃过阵地!团长、营长们亲自带弟兄们反冲锋,用刺刀、手榴弹和鬼子拼杀。可是鬼子的飞机、坦克太凶了,好多长官和兄弟们都为国捐躯了。我们新组建的高射炮营都是从炮兵营、机枪营抽调的弟兄,不到一个月,都补充了好几拨人了,高射炮也就剩下这8门了。”“你们打下过鬼子的飞机没有?”“没有,鬼子的飞机一打就跑,不和我们纠缠,弟兄们的操炮技术不熟练,炮弹也不多。不过,我用高射炮平射,把鬼子一线冲锋的坦克报销了十几辆,步兵兄弟们高兴极了。”“呵呵,炮兵科班出身的小伙子,脑袋瓜挺灵活,高射炮打不着飞机,打坦克?哈哈哈哈……,听我说,陈浩,淞沪战场这么紧张,上峰把你们的高射炮抽出来护送这批物资,你应该想到这些物资的重要性。”

这时,副官进来:“长官,电报。”

李待琛接过电报,看完后对副官说:“你去把汴洛路局的李总工请过来,哦,把宋处长也叫来。”

当时汴洛铁路已东延海州,西通宝鸡,陇海铁路已大致成形,但巩县兵工厂的人们由于建厂修专用线的时候是和汴洛路局打得交道,厂内所有铁路设施、器材均有汴洛路局字样,所以习惯上仍将陇海路当局称为汴洛路局。

李待琛又对仍然站得笔挺的陈浩说:“小伙子,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把手里的电报扬了扬,“军政部命令,你运来的物资暂不开箱使用,随时准备启运大后方。在你来之前,我这里运到的未开箱安装的设备还有好几列呢,都在我们厂的防空洞里放着。不过,就你这一次有高射炮护送,可见你这一批最重要,所以再启运时,还得你护送。在此期间,你就担任本厂守备队高炮分队中校分队长,委任状马上发,我会向上峰备案。”

好嘛,这陈浩,一个多月连升三级,从中尉变成了中校。可是他好像并不怎么领情,身子站得笔直,道:“长官,卑职身为军人,不能只想升官发财,国家危难,沙场捐躯是军人的本分,请让我们回前线吧。”

李待琛听了年轻人抗命的话也不生气,微微一笑:“听口音好像河南人?”“是的,长官,河南开封人。”“回来保卫家乡有什么不好?”“蒋委员长说,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守土抗战人人有责,弟兄们在上海流血牺牲,我这时跑回后方老家,算是怎么回事?”

这时,李振远走了进来,问:“李博士,找我有何贵干?”

李待琛拿起电报递过去:“看看。”

李振远看完电报,诧异道:“这么快?”

跟在李振远身后的宋健彦接过电报:“做好搬迁准备?”脸上现出焦急忧虑之色。

这座巩县兵工厂自“九一八”以来积极建设防空设施,这时已建成的防空洞,全长数十里,设施齐全,有地下实弹靶场、弹药库、烈性化工材料库等。主要厂房、厕所、办公室附近皆有洞口,如遇空袭,可供1万人5分钟进入洞内。洞内通讯、办公、照明、厕所等实施完备,交叉路口路标齐全。主巷道均在数公里外另设洞口。

厂内的生产车间,均为钢筋水泥骨架,由于建造得异常坚固,被当地群众称为“大铁房”。后来在工厂向后方搬迁完毕后的1938年3月3日,盘踞黄河北岸之敌派间谍潜入只有一个班留守的700亩厂区,在场内水塔上空升起气球指挥炮兵用重炮向此目标射击,自早7时起至下午4时停止炮击。厂内员工宿舍等辅助建筑严重毁坏,而“大铁房”损伤甚微。至今该厂原址仍留存有“大铁房”十多间和较为完好的地下防空设施。

所以在当时生产期间仅以一个高射机枪连的部队防空,厂里对日寇的空袭并不是特别担心,但是一旦所有设备及物资拆卸、装箱从地下、厂房搬出来装车,在这个浩大的作业过程中,工厂将处于十分脆弱,易受袭击的状态。工务处宋处长是留学比利时的兵器工程专家,此时感到了问题的严重,问:“北方战事竟如此不利?”

李待琛走到地图前,拿起一根教鞭:“我先纠正一下陈中校的说法,我们这里不是后方,而已经是前线了。诸位请看,黄河北岸,平汉路以东,或者说太行山以东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七七”开战前敌军已在平津以及东北到天津一线有驻军。而我军在平津和河北没有中央主力部队,平津只有原西北军的29军为主力部队。沿平汉路向南沿途我军数量不多,而且质量与淞沪前线没法比,淞沪前线的百万国军可都是我国的精华部队。所以为今之计,黄河以北河北及豫北平原上的我正规军主力只有迅速撤过黄河,加强河防力量,炸毁黄河大桥,凭河据守。黄河不能通航大吨位舰艇,鬼子的海军优势无从发挥,这样就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稳定战局,争取时间。据此推测,不久敌人将占据黄河北岸,那时本厂不仅将遭到空袭,而且还将遭到敌军隔河炮击。虽然本厂地势不利敌炮火准确射击,我厂势必无法正常生产,那时撤退搬迁也会更加困难。因此,我们必须做好立即向大后方撤退的准备。这些家当可是我们国家坚持抗战的重要本钱啊。”

何武庭道:“长官,您说什么?难道黄河北岸的千里国土就这么一下子拱手弃给敌人吗?这…这…失地千里,望风而逃,北岸的老百姓还不骂死国军,军人们脸面无存啊!”

李待琛面目冷峻地看了他一眼:“千里平原,只有步兵和少量炮兵,兵力无优势,地形无凭藉,一旦敌军从东北、内蒙、朝鲜调集的援兵到达,那么敌军在空军支援下,以优势的机械化部队对我军完成分割包围,其结局会和当年我们以大炮、机枪、摩托车追杀犯厂的土匪没多大差别。”

“长官英明,我们在上海的国军,都是些最能打的部队。可是鬼子空地配合、步炮协同、装甲部队冲击,火力真是太猛了。我们一个团上去,不到两天人数就不到两个连了,有的部队整师整团地殉国,仗打得实在太惨了!”

“我们是国家的正规军队,不是土匪,打仗要勇敢,还要动脑筋,不能只凭一腔的血气之勇。你总不能赤手空拳,以血肉之躯和敌人的坦克搏斗吧?一旦战争长期化,我国沿海港口被敌封锁或占领,那么这座兵工厂的生产设备对我国坚持战争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更何况还有此次到货的那些更重要的物资设备。”

李振远道:“待琛兄,请让你的部下做个关于搬迁的铁路运输需求报告,我们铁路方面将全力配合。要在平汉线北段撤退的时候尽可能多地把机车车辆等设备撤过河来。我们撤得快,虽然能保存力量,可是敌军也会进得很快,你这里说话间就会有敌机空袭!另外,还应该注意防备敌特和汉奸的破坏。”

“放心吧,振远兄弟,我们应付得了。陈队长,我命令你立刻做好防空战斗准备。炮手的训练方面,我给你派个副队长徐亮协助你,他原来是这里防空学校的校长,可是专业的高炮教官呀。”

“是,长官!”

8门德国造高炮,4挺高射机枪,一个高炮营的装备加上有强烈战斗意愿的军官和士兵,充足的弹药和一个专业的高炮教官。有了这些,李待琛对空袭的焦虑减轻了不少。

“报告长官,柳站长求见。”副官进来报告。”

“哦?快请!”

副官说的柳站长叫柳万祺,是军统情报站中校站长兼电台台长,二十七、八岁,一脸沉静,走路不慌不忙,进门后向李待琛敬礼:“报告李长官。”“柳站长有事?”“长官,我们破获了一个敌人的潜伏电台,在它今天发报的时候被我们查获,敌间谍一死一俘,情况显示,此敌特是专门针对贵厂而来,卑职奉上司命令特来向长官报告。”“哦,柳站长请坐,把情况详细谈一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