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巴渝 收藏 1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四十四


江海洋和李小越来到咖啡厅的一个角落坐下,他叫了两杯不放糖的咖啡,他觉得那样味道要纯正些。而李小越却默默的往自己杯里放了两块方糖,翘着右手兰花指很斯文的搅拌着。

“李小越,你说你是西湖边上的人?我二十年前曾在那里劳动过,简而言之,我在那里军农过,也就是穿军装的农民。”

“哦?!真的!”李小越睁大一双美丽的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

“是真的,一点不假。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感到你与众不同,很像我二十年前认识的一个人。我斗胆的问你一句,吴越是你什么人?”

“我妈妈!”李小越眼里闪出惊愕的火花,随即扑倒在桌面上小声哭了起来。不知是感到羞愧还是高兴,或者二者皆有之。从她抽泣起伏的双肩看,他的话一定触及了她的难言之隐,伤心之事。

“李——小越,请——不要——哭。我并非是你所想象的人,我可以坦诚的告诉你,我不是一个沾花惹草,寻花问柳的人。你大可不必如此伤感,浮想连翩,坏了这么好的气氛。”江海洋没想到她会这样,有一点语无伦次,他是最怕女人掉眼泪的。

“你不会去告诉我妈吧?告诉她如今我已沦为风尘女子?”她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盯着他问。

“不会,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你等我讲完我认识你母亲的事情后,你能给我讲讲你和你母亲的情况,好吗?也许我能帮你。”江海洋很诚恳的看着她说。

看见李小越拿起餐巾纸擦拭眼泪,同时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江海洋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点燃一支香烟,心情沉痛的向她讲起二十年前那段记忆犹新的往事。当他讲完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后,江海洋很是感慨的说道:“往事越千年,弹子一挥间。没想到他们的女儿都长大成人了,更没想到我和你是在这样一种场合下认识的。上天对你们一家真是不公啊!”

一阵沉默后,在江海洋的几次催促下,李小越才悠悠的讲述了这个故事的后半部。

原来,吴越分配时被学校罚配到长江下游的一个小县城,去当一名小学教师,是全系分配得最差的一个,这自然谁都知道是带有一种惩罚性质。可她居然拒绝了这个相比之下条件好一点的地方,坚决要求去青龙山下的西湖小学教书。因为学校后面就是李志国的墓地,她要为他守墓,陪伴他一生。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月经已经停了,她要把志国的遗腹子生下来,不管是男是女,那是他们爱的结晶。

吴越只身一人来到青龙山下的西湖边上,在那所教舍简陋的小学校里教书育人,她决定终身不嫁,了此余生。一个美丽漂亮的城市女大学生,远离故土亲人,为了那不能忘却的爱,为了让屈辱永葬心中,在这贫穷落后的土地上苦苦挣扎生活了二十年。生活过的虽然清苦桔据,但却风平浪静,与世无争。唯一的慰籍就是那一批又一批天真活泼,衣衫烂镂的农家子女,还有那正在一天一天长大成人的心爱女儿,那是她与志国生命的延续。为了这延续,她可以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顾,什么都可以放弃。她含辛茹苦的把女儿养大成人,待她含苞欲放时,自己则在一天上午晕倒在教室的讲台上,被人送到县医院。经医生诊断为重症机无力,这种病目前还是一种没有得到攻克的疑难杂症,只能靠药物来控制稳定病情。住院三个月,欠下一大笔债无力尝还。

“……那时我正好高中毕业不久,在拿到大学的通知书后,我没有兴奋,而是绝望。我没有钱去读书,即使读高中也是靠刘叔叔的资助才完成学业的,我不想再让他为我担心付出。于是含泪把大学录取通知书藏起来,把母亲托付给同学的母亲照顾,只身一人来江都闯荡,开始当售货员,但入不敷出,猴年马月也还不清母亲拖欠的债务。为了钱,我只好出卖自己的人格尊严,周旋在你们这些狗屎不如的达官贵人之间。”

“骂的好!”江海洋笑了起来,“不过对别人可不能这样,否则拿不到小费哟。”

“我也是因人而异,看你好欺负才这样脱口而出,张扬一下个性。要是遇到那些一来就动手动脚的饿中色鬼,往往会被我骂的狗血喷头!宁可不……”

“宁可不为五斗米折腰?”江海洋帮她回答,心里赞叹道,这小女子果然还有她父母的文人遗风!于是故意打趣说,“小女子还很烈性嘛,那你不是没有职业道德了吗?”

“我有啊,我只陪客人唱歌跳舞,喝酒聊天,对不起,别的我不会。”

“你的伙伴里不是也有和客人搂搂抱抱的吗?甚至于为了金钱出卖色相的也大有人在。”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不是吗?”

“你能保证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吗?”江海洋的问话越来越尖锐。

李小越想了想,模棱两可的说:“难说,也许能也许不能。”接着又有些不安的说道,“不过你给我出的这道人生与社会难题,我暂时无法用某种公式来解答证明。我甚至根本没有静下来仔细考虑过,我觉得那不是我应该承担的义务,而应该是社会政客和法学家、社会学家的事情。”

在和李小越的对话中,使江海洋把过去和现在联系在一起。二十年前,李小越父母那可歌可泣的美好爱情,却被人视为洪水猛兽,如今在二十年后的夜总会里,从金钱万能里裂变出来的扭曲观念却变得堂而皇之。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的观念可以因时代的变迁,在金钱杠杆的作功下一瞬间就变得让你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李小越还小,真的能抵挡的住金钱的诱惑?真的能那么“原则”吗?真的能做到“出污泥而不染”?她的清纯已经表现出粉墨姿气,如不及时把她救出苦海,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在这萦歌艳舞的染缸里,由一匹洁白无暇的白布,变成一块黑布。命运本身对她就不公平,长此下去会影响她的一生,也许会再现她父母的悲剧,只不过她所产生的悲剧,是与他父母的时代背景不同而已,和人们的观念不同罢了。他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充当她的“救世主”,救她出“水深火热”之中。

于是他改变了话题,征询的问道:“你还愿意继续读书吗?”

“当然愿意,梦寐以求。”

“现在有一个机会,不知你是否愿意争取?”

“洗耳恭听,请将军赐教。”

江海洋向她说出自己的打算,看到小越点头后就说:“你明天就可以来我公司,那个坐在我身边的朱头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

“猪头?卤了过后不就可以拿来当下酒菜啦。”李小越说着用双手掩住樱桃小嘴笑了起来。

“真是青春关不住童心,童言无忌!”江海洋说道,同时把手里的烟蒂在烟缸里摁灭,又对她说:“好了,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过一段时间我还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将军先生,你会带我去见什么人?”

“当然是去见元帅大人啰,到时你就知道了。”说完叫来服务生,吩咐她把帐记在九号包房上,同时摸出五百元钱给小越说:“明天抽空去买点衣,当了白领丽人了,就不要打扮得像现在一样花枝招展的,让人看了显得轻浮。知道吗?”他很想说东北话“知道不”,猛然间想起说话对象是一个即将成为自己麾下的白领小姐,又没当过兵,也就没说东北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