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八章 真假白蛇(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老黄叔,你把李歪脖子碉堡和王家大院的情况介绍一下。”丁雄坐在炕上,打开了地图,众人围拢了过来。

“碉堡有三层,二层和三层里有十几个伪军、四个鬼子把守,两挺歪把子机枪,六个钟头一换岗。今天顶班的郑班长是新来的,没多大罪恶,就是好耍点小钱。王家大院共有三进院子、八十间房子,东西各有月亮门前后连通着。四角炮楼子上,平时都有两人看守。前后院住着二三十炮手,东厢房是厨房、饭堂,西厢房是库房,中间一排房住着王老虎的家眷。前门里外各有四个炮手站岗,后门紧闭,两边是马厩、粮仓和柴房。”

老黄头五十多岁,黝黑的脸上布满皱纹,头发花白,可双目有神,话说得清楚利索,“大满和二满已经打听清楚了,高粱车停在后院,人被关在柴房里。老大夫梁二先生已被叫到王家大院,说是给白蛇子治红伤。院里的大娟子传出信来,说白蛇子要找李歪脖子报仇。”

“老黄叔,干得漂亮!”丁雄很满意老黄头的情报工作,想不到就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军车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

说话间,院里走进一个穿着小白褂的小伙子。

“这就是二满!”老黄头说:“劫车的信儿接晚了,知道后给你们送信儿也不赶趟了。赵铁匠和大满都去王家大院瞭哨去了。”看着走进屋里满头是汗的小伙子:“二满,别着忙,慢慢说,有啥情况?”

秦凤凰忙递过手巾,二满擦着汗说:“李歪脖子带着十几个黑皮和鬼子,在王家大院前门和炮手们吵骂起来,说是要进院搜缴粮车,炮手们不让进。看样子,一会儿就兴许动起手来。赵叔和我哥在北壕里等着呢,让我回来,问你咋办?”

老黄头看了看丁雄,丁雄说:“先别动,原地监视!有情况随时报告!”

“听好了没有?去吧!”老黄头一挥手,二满点头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丁雄坐在炕上沉吟了一下,看着老黄头问:“王家大院后门外有没有隐蔽物?好接触不?”

“好接触!出后门就是柳树林子和一道大壕!向西北不远就是大道,直通北树林子!”

“好!”丁雄收起地图,“我看这样,何叶儿在这看守王宪他们,随时准备传送消息。洪海和秦凤凰、老武叔去袭击西营碉堡,动静弄得大点。完事后迅速撤出阵地,带着何叶儿到北门大壕里和我们会合。我和老黄叔、大满他们到北门大壕里潜伏,伺机夺车救人。但有个先决条件,”丁雄下了地,“任务完不成不怕,就是人必需得安全地给我回来!”

“是!”

洪海嘿嘿一笑:“丁营长!瞧好吧!这会给他整个东门失火、西城冒烟,让它妈的满营子鸡犬不宁!”


秋老虎的日头晒得地皮冒烟,碉堡前的鬼子缩进门洞里,歇着凉快。两个伪军夹着抢,在道口木栅栏前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走来走去。

忽然,北面集市的人群里急匆匆地走过来三个人。领头的是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后面跟着一高一矮两个身穿黑衣的汉子。

“看!这不是白蛇子吗?”

“准时他妈来找李排长报一枪之仇的!”

两个伪军扇着大盖帽嘀咕了两句,一个伪军戴上大盖帽、凑上前来,“哎!白、白二嫂!”看到白蛇子裸露着的半边臂膀上缠着药布,问道:“有事儿吗?”两只鼠眼紧紧地盯着凝脂一样的玉臂。

“有事儿能和你说吗?站好你的岗!”白蛇子柳眉一竖。

“李排长不在里面!”另一个伪军机警地说道,忽地眼光一亮,看到白蛇子掏出了大洋。

“拿去打酒喝!”白蛇子甩手扔出几块大洋。

“多谢、多谢白二嫂!”两个伪军急忙猫腰在地上捡起大洋来。

白蛇子带着两个黑衣炮手走进了碉堡。

门洞里的两个鬼子还没等问话,已被两个炮手掐着脖子在腰上捅上了一刀,一声不吭地被放倒在楼梯下。白蛇子和炮手迅速地登上了二层楼板。

碉堡的二层楼上,一群伪军围在桌子中间,正在吆五喝六地掷着骰子。白蛇子端着手枪娇声喝道:“都给我消停点!站着别动!”

伪军们一愣,一个矮个炮手已从窗口夺过机枪,转身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高个炮手端着手枪,登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

“白二嫂,有话慢慢说,你这是干啥呀?”姓郑的伪军班长一看这架势不妙,,立起身来,大着胆子问道。

“郑班长!你给听好!我白蛇子枪下从来不死冤鬼!我跟你们兄弟一无仇、二无恨,前无梁子、后无过节,今天我是奔李歪脖子来的!跟你们无关!”

白蛇子头缠白巾,腰扎皮带,手里摆弄着一支德国镜面匣子枪,话说得利索干脆,就是带着点好像伤风感冒似的的鼻音:“现在,这一枪之仇我得报!他不在这儿不怕,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把这炮楼子给他妈崩儿它!兄弟们要不怕粉身碎骨上西天,就在这儿继续呆着;要惦着老爹、老妈、老婆孩儿,就赶快下楼走人!这两天赶上伤风,我他妈说话不得劲儿,也不知道你们听明白没有?”

突突突!楼顶上传来枪声和扑打声。

一个黑胖子伪军刚要拿起靠在墙上的步枪,突突突!站在白蛇子身旁的矮个炮手一扣扳机,机枪响了,黑胖子哆嗦着身子摔倒在地上。其余的伪军们慌忙捂着脑袋,扑倒在地上。

扑愣愣!一个鬼子的尸体从三楼的楼梯口滚落了下来。

“快走!”三楼上传来高个炮手炸雷似的吼声,几个伪军哆哆嗦嗦地举着双手走下了楼梯。

原来,高个炮手登上三层楼,看到五六个伪军躺在地铺上睡着觉,便迅速到窗口抱起机枪,冲到碉堡顶上。

碉堡顶上站岗的一个鬼子和一个伪军,猛然间看到黑衣炮手端着机枪上来,便同时把枪指向炮手。可炮手的机枪先响了,两人身子一挺倒了下去。

三层楼的伪军被枪声惊醒,刚要起身摸枪,高个炮手跳进三楼,机枪一端:吼道:“谁动就打死谁!”不想,身后一个鬼子忽地抱住了他的后腰。炮手一撤右腿,扭身一个“肘锤儿”,正中鬼子太阳穴。鬼子闷哼一声,被重重地摔倒在楼板上。炮手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谁动?谁动就是这个下场!”

伪军们眼看着炮手脚下的鬼子,嘴巴张的大大的,两只眼珠带着血丝冒了出来,顿时魂飞魄外。望着凶神恶煞的高个炮手,纷纷举起了双手。

高个炮手一脚把堵在楼口的鬼子踢下楼梯,向伪军们喝道:“都下去!”


“别开枪!白二嫂!我们听明白了,冤有头、债有主,谁的事儿谁担着!我们走!我们走不行吗?”郑班长高高举起双手跪在地上喊着。

“白二嫂别开枪啊!这事儿跟我们没关!”

“都是李歪脖子扯鸡八王八犊子!操他妈的!”

“我们走、我们都走!”二楼的伪军们咒骂着、纷纷跟着央求起来。

“好吧!都起来吧!”白蛇子说道:“给我听好了!一会儿这炮楼子就要上西天了,到外头告诉集上的人都躲远点!”

“是是是!马上告诉!躲得远远的!”郑班长站起来,带头扑通、扑通走下楼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