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神秘老丐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吉福马凝视着她,忽然柔声道:“珊瑚,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但我却不是一个好男人,你不值得为我做出任何牺牲。” 东方珊瑚垂下头,眼泪突然如泉涌般滚落下来,她道:“因为我是东方印德的侄女,因为你是第五长醉的朋友,所以你不想和我在一起?” 吉福马凝视着她,眼中透出一种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表情,良久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吉福马凝视着她,忽然柔声道:“珊瑚,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但我却不是一个好男人,你不值得为我做出任何牺牲。”

东方珊瑚垂下头,眼泪突然如泉涌般滚落下来,她道:“因为我是东方印德的侄女,因为你是第五长醉的朋友,所以你不想和我在一起?”

吉福马凝视着她,眼中透出一种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表情,良久他才道:“这是次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什么?”

“没必要告诉你。”

“我一定要知道呢?”

吉福马叹了口气,道:“你又何必呢?因为你是长醉的妹妹,所以我不想伤害你。”

“你已经伤害了。”

“那我也只能说声对不起了。”他竟似冰冷无情地抛出这句话。

东方珊瑚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很贱,贱得要命,贱得要死,真想找块砖头拍死自己算了。

她使劲咬着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因为你是长醉的妹妹,所以我不想伤害你。

第五长醉?东方珊瑚在心里暗骂:这个死男人,谁知道他是不是自己的哥哥?

她看着吉福马,冷声道:“第五长醉不是我哥哥。”

吉福马又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不会承认他是你哥哥。”

“他本来就不是,他看我王叔没有子嗣,便冒充我哥哥,想要继承王位。”

吉福马突然朗声大笑,道:“理由很有说服力。”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东方珊瑚凝视着他,紧闭双唇,沉默了很久,她道:“我明白了。”

她本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只因为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总难免显得有点白痴。

但是,她毕竟长了个聪明的脑袋,听吉福马刚才的话,她已想通了王叔为什么突然会对自己慈爱有加,竟同意她嫁给吉福马。原来他并不是真的疼爱自己,只不过是在利用自己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东方珊瑚已完全冷静下来。

只听吉福马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东方珊瑚美丽的眼中,早已没了先前的柔情,转而换上一幅狠毒的神色,她冷冷地道:“我明白我该怎么样做了。”

吉福马看着她,口气缓和下来,轻声道:“珊瑚,我并不是白痴,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我并不是个好男人,我给不了你幸福。”

东方珊瑚听着他轻柔的话语,原本冷硬了的心忽又变得柔软,她抬起双眸,凝视着他,良久才轻声道:“我没有太多要求。”

吉福马轻轻叹了口气,他想到绿罗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他苦笑道:“珊瑚,请原谅我。”当着对自己如此痴情的女人的面,他实在说不出他真正想要说的话和那种他自己也不愿承认的感情。


城北。

一派萧索。

苏老子坐在墙头上,晃悠着一条腿,不时地举起酒坛喝上一口。他似乎在哼着小曲,曲调虽听不清,但他却哼得有滋有味,自得其乐。

忽听一人笑道:“酒非好酒,曲非好曲,心情却是好心情。”

苏老子没有半点惊讶,似乎他坐在这里就是在等着这声音的出现。

他扭过头,冲着来人一笑,道:“第五少侠果然来了。”

第五长醉朗声大笑,道:“收到一个铜子的路费,恐怕这世上并不多。”他抬起手,两根手指夹着一枚铜子。

苏老子撇着嘴道:“老子若看不上谁,他连半个铜子也收不到。”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笑道:“但不知苏先生请在下来有何指教?”

“你知道我姓苏?”

“而且还知道你叫苏老子。”

苏老子哈哈大笑道:“看来那日打你一顿,竟让你记住了。”

“在下还记得苏先生说要带我见一个人,这次是否能见到?”

苏老子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笑道:“能记住别人说过的话,总是很能讨人喜欢。”

第五长醉笑了笑。

苏老子侧开身,道:“里面请吧。”

第五长醉没有丝毫犹豫,阔步走进院子。

隐玉紧紧地跟着他。

院子相当宽阔,几株西府海棠正枝叶繁茂。

苏老子将他们引到正房。

屋里虽很简陋,却收拾得相当干净整齐,墙上还挂着一幅画。

第五长醉只看了一眼,便断定这房子原来的主人是个自命清高的读书人,但却缺乏高远的志向。

这时,旁边屋里传来一阵轻轻地咳嗽声,接着传来杯盖清脆的碰撞声,随后那人漱了漱口,再吐进痰盂里。

苏老子已经走进那间屋子。

第五长醉和隐玉对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苏老子扶着一位老人缓缓走了出来。

老人一走出门口,便将目光盯在隐玉的脸上。

隐玉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眼神,这种眼神里包含的东西太多太复杂,隐玉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以至于在他的目光注视下,竟全身不自在。

老人的目光缓缓移向第五长醉,眼中忽然闪出很奇怪的表情。

第五长醉也在注视着他,眼中也同样露出很奇怪的表情。

只见这位老人身着乞丐服色,但眉宇之间却透出一股高贵的气质,令人不敢小觑。他面颊苍白清瘦,花白的胡须,梳理得整齐干净。

他手拄着拐杖,缓缓走到桌边坐下。

苏老子早已没了先前目空一切的神情,转而是满脸的谦虚,满眼的崇敬。

他垂手站在老人身后。

老人忽然笑了笑,声音略带沙哑:“二位请坐吧。”他说得很缓慢,口气很温和,但每一个字却都像有种魔力,使听到的人不自觉地按照他的指令去做。

第五长醉和隐玉走到桌边坐下。

老人看了眼苏老子,道:“你也坐吧。”

“是。”苏老子恭恭敬敬地坐在一边。

沉默了一会儿,老人开口道:“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一个老叫花子请你们到这里?”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请前辈指教。”

老人轻笑道:“近来二位在江湖中似乎越来越有名。”

第五长醉道:“这是晚辈不愿的事。”

老人抬起眼睛,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向远方,良久才道:“越是不愿的事,往往越是会发生。”他的眼神渐渐变得迷濛,似乎在回忆遥远的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