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47节

cy2000227 收藏 1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山寨就这样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中过了几日,忽有弟兄来报,山脚下来了一路人马,已快到了龙抬头,听到这个消息,众人来了精神,焦秉坤问道:“看清是什么人吗”?

那个匪众说道:“有十几个日军护卫,其他是伪军,正押着十几辆马车,估计不是军火就是军需品”,

刘树青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原指望是只肥羊,那知却是惹不起的日本人”,

焦秉坤也从激动变为沮丧,在乱石坡和日本人干了一家伙,到现在还元气未复,如果现在还去打劫,岂不是找死?可转念一想,抢了是找死,不抢也是等死,与其等死,难道就不能再搏一把,想到此,他瞪着有点发红的眼睛问一干匪众:“大家是想等死,还是打算再搏一把”?

底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乱石坡一仗早把大多数人吓破了胆,现在还去摸老虎屁股,这简直。。。。。。,

焦秉坤见过了半晌无人答话,心里不禁有点着急,打吧,怕干不过,不打,又不甘心,与公,大家再不开荤,怕是要散了伙,与私,日本人和自己不共戴天,但大家不开口,就凭自己单枪匹马那是不可能的,焦秉坤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一旁的护兵丁一担早瞧在眼里,丁一担人高马大,力气过人,曾有一次大伙打赌,谁能把寨门口的两块大石搬动,就是山寨勇力第一,这本是没事找的乐子,一干匪众遂争先恐后轮流上前,但个个面红耳赤也不能挪动分毫,丁一担见状,找来一根粗树杆,一头挂一个,硬是挑了起来,从那以后,大伙就管他叫丁一担,本名倒渐渐忘了,焦秉坤见他如此本事,欢喜非常,留在身边当了贴身护卫,

此时他见无人应答,而焦老大恼怒异常,遂大声说道:“他娘的,管他是什么人,抢了再说,难道大家就愿这么枯坐等死”?

丁一担的话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共鸣,渐渐地三三两两的附和起来,到最后你一言,我一语,倒把个冷清的场面搞得非常火暴,

焦秉坤大手一挥,说道:“弟兄们,废话少说,既然有心再干一场,那就不能浪费时间,我先把话说清楚,谁不愿下山,尽可留下,我焦某人绝无二话,如果下了山,却不出死力,那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焦秉坤最后说道:“现在已到了山寨生死存亡的关头,大伙要拿出点勇气来,不能坠了众弟兄的威名,你们好好想想,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不是日本人逼的,话不多说,只要得手,大秤分金,大块吃肉,少不了各位的好处”,

焦秉坤的话挑起了一干匪众的血气,一起轰然叫好,刘树青暗自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心道:“焦老大不看形势,只管这般鲁莽行事,看来往后的日子不会长久了”,

刘树青出身书香门第,习得几年文字,在这大字不识几个的一干匪众中算得上凤毛麟角,由于家道落败,自己又游手好闲,双亲过世后简直是两眼一抹黑,过得辛苦异常,时逢焦老大带人打劫当地的大户,刘树青一不做二不休跟着入了伙,指望能过上舒坦的日子,可谁曾想,风云变幻,风光没多时就落得进退维谷,这可跟他当初的愿望有太大的差别,刘树青眼见大伙叫喊着要下山送死,心里暗暗着急,老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幍光养晦一段日子,还怕没有机会翻身,何苦这般着急,

念及此,刘树青开口说道:“老大,是不是在考虑一下”?

焦秉坤把眼一瞪,他实在没想到刘树青此时还在犹豫,气可鼓不可泄,如果一耽误,只怕众弟兄也开始徘徊,焦秉坤急忙截住话说道:“老二留在山上看守山寨也很好”,

丁一担却大声说道:“二当家怎能在这关头不带领大家,而留在寨里快活,岂不令人寒心”?

刘树青被丁一担噎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焦秉坤一摆手说道:“二当家不是这个意思,休得多言”,

刘树青此刻心中撩得火起,呼地站起来沉声说道:“走,下山”,

沿着山道前进的人马,正是横田贯太郎率领的工程车队,车上装满了各种开矿用的设备仪器,最后几辆却是装的军火,这是奉谷木大佐之命顺便带过来的,由于这一段路从没有遭到武装袭扰,所以松岗自认安全,只派了一个小队的日军护卫,带队的却是多日不见的山口太一,其他全是伪军和抓来赶车的民夫,

得知越过前面的山道就能走上大路,横田贯太郎取下眼镜擦了擦,进入山地以后,他一直留心四周的土层,发现这里土质丰富,蕴藏着大量矿藏,心里不由得暗喜,横田家经营颇多,如果能取得这里的开采权,那将是一笔大大的财富,

虽然在动身前就被告之,此次发现的石墨矿属军方直接控制,任何人不得参与,但横田贯太郎相信自己有能力说服当地的驻军指挥官,最起码暗中还是可以捞到一些便宜,想到此,对死去横田的哀伤便淡了几分,财富的获得是要冒很大的风险,作为博士的横田贯太郎早就体会其中含义,不管大日本帝国发动这场战争目地是什么,只要横田家能从中获得利益,这才是最重要的,

车队前进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横田贯太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时,山口走过来说道:“前面路窄,只能鱼贯通过,请不必担心”,

横田贯太郎点点头,正要下马休息一下,身旁山坡上突然响起一阵枪响,弹如飞蝗,打得措手不及的队伍一片混乱,人喊马嘶中,日军迅速地在车辆周围做好防御,临行前大佐交待得很清楚,这批器材事关重大,不可有半点马虎,山口见稳住阵脚,便下令伪军打前锋,进行反冲击,

伪军们虽心不甘情不愿,但日本人的枪口黑洞洞的对着他们,也只有往山坡上开始对攻,看着虚张声势的伪军进一步退两步,焦秉坤不屑的一撇嘴,命令大伙边打边往下压,匪众们呐喊着开始行动,伪军们则张皇失措,纷纷后退,

仗打得太顺手了,只见在一片呐喊和枪声中,伪军们屁滚尿流的往后狂奔,焦秉坤只觉压在心中的闷气一扫而光,他手里的枪左点右射好不威风,众弟兄也是扬眉吐气奋勇向前,刚打响时,刘树青还揪着心,可看到现在这般大好局势也不管不顾了,他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面,心里盘算着只要打一个漂亮仗,也好平息其他人的猜忌,重树二当家的往日雄风,

车辆四周的日军处在一片静默中,仿佛眼前在进行一场与他们无关的战斗,他们只是一群观众,横田贯太郎不懂军事,但并不妨碍对皇军战斗力的信心,此刻他见山口静静地站在车身后观察着前面的局势,脸上露出一种难以捉摸的笑容,横田贯太郎似乎领悟到什么,他摘下眼镜,对着镜片哈了口气,慢条斯里的擦拭起来,

在刘树青的身体力行下,土匪们个个争先,仿佛眼前的一切唾手可得,在接近山坡树林的边缘时,竟把刘树青甩在了后面,刘树青停下脚步,喘息几下,嘴里骂道:“他娘的,有好处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说完也不示弱,鼓起一口气窜出林外,

山口看着匪众们跟在伪军身后,气势如虹的扑了出来,嘴里怪叫一声:“射击”,随着一声令下,匍匐在车顶上的日军士兵纷纷掀开盖布,赫然露出一挺挺歪把机枪,原来,早在枪声一响起时,山口就下令将随行运送装备中的十几挺机枪搬了出来,同时命令保持静默,听侯号令,

现在听到命令,日军的机枪“突突”地响了起来,猛烈的枪弹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火力网,来不及跑回车后的伪军连同身后的土匪们被打得千疮百孔,死伤无数,前面的人倒下去,后面的人继续玩命的冲上来,但他们无一不在火网前丧命,刘树青跑得正欢,一阵机枪的扫射,在脚边激起连珠般的灰柱,他感到右脚一软,身体猛地失控向前栽倒,咕噜噜地滚下山坡,刘树青只觉得天旋地转中,脑袋重重地撞在一块石头上,一阵刺骨的疼痛传来,他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焦秉坤在后还不知道前面发生的事,忽见弟兄们纷纷后撤,大感疑惑,正准备揪住其中一个人问问清楚,那个匪众却扑通一声先跪倒在身前,痛哭道:“老大,弟兄们全完了”,

焦秉坤情知有异,急问何故?匪众哽咽着把情况简述了一遍,

焦秉坤听完,脑袋象猛地挨了一家伙,身体摇摇欲坠,丁一担见势一把扶住,说道:“老大,快撤吧”,

“不”焦秉坤挣扎着摆脱丁一担的搀扶,哆哆嗦嗦的爬上一块高地,向下望去,只见树林外的坡地上如同一个屠宰场,硝烟弥漫,尸横遍野,平滑的石面上到处都是猩红一片,焦秉坤怒骂一声:“我操你娘”,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哀痛,瘫坐在地,失声嚎哭起来,

山坡上已听不到枪声,喊声,静悄悄的仿佛上一刻发生的战斗只是一场幻觉,横田贯太郎终于擦好了眼镜,从车身后慢慢的向山口走了过去,边走边举起双臂用力的鼓起掌,嘴里非常斯文的赞道:“山口君果然出手不凡”,山口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嗬嗬怪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