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0/



王医生是一个有着二十年行医经验的人,在他手里就是死了的人,起码也是几百人了,还从来没被自己的病人吓到过。所以,他对小谢医生的话,露出了嘲笑。

“好吧,我带你去看。”小谢说完,又后悔了:“能不能你自己去看,我在楼下等你。”

王医生笑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走!”就来拉小谢。

小谢被逼不过,就与王医生约法三章:一,自己走后头;二,自己只站在门外;三,自己可以先跑。

王医生已笑坏了:“出门遇到牛医生,依(医)你!”当先走上楼去。

小谢被逼不过,萎萎缩缩地跟了上来,一路把眼睛贼一样的四处瞄。越接近楼上,他的步子越慢,上下牙齿磕得越来越厉害。

到最后,竟然在那里“咯咯咯咯”,一身抖起多高,走不动了。

那王医生本是不怕的,也被他这个样子传染了。虽然仍不相信一个病人有什么可怕,但也不愿一个人上去,抵死拖着小谢,爬了上来。

到了门口,小谢就不愿在走了。

王医生只得推开了虚掩着的门,但见屋中灯火通明,那病人躺在检查床上,静悄悄的。与他平常见的病人有什么两样。

深吸一口气,他一步步走到检查床前。

只见病人果然如小谢说的裹得严严实实。然而他揭开大衣后,却见,那病人仍旧被纱布裹着,根本没有被剪开的痕迹。不由皱皱眉:这小子神经熙熙的,怎么说假话呢?

偏偏这王医生是个直性子,有话就要说:“喂,小谢,你不是说你剪开了吗?为什么,这个病人还裹得这么严严实实。”

那谢医生在门口,小腿肚子一直在抖。但仍忍不住偷眼往里在看,见王医生揭开大衣,一颗心已跳到了喉咙里。这王医生再一说仍旧裹得严严实实,他心里说:那话儿来了。声音就呜呜地说不出来。

王医生也不与他计较,也是一层层地剪开,直剪开了五层白纱布。霎时间,就觉眼前一绿。

一声猫叫“喵”地一声响起。

小谢也是一声惊叫,翻身“的咚哐当”,一路从木楼梯上滚了下去。

王医生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绿纱布,心也颤抖起来。看来,那小谢说的一切都象真的一样。但是,他的剪刀却不由自主地剪开了最后一层。

“啊!”一声惊恐的叫,比小谢还要大。

立起来的病人,两眼放着绿光,张开双手,拿着一叠流血的钞票,嘴里道:“你要不要带血的钞票!”,向他扑来。

王医生就有偷牛的胆量,也抗不住了。

狂叫一声:“妈呀!!!”发了疯一样跑下楼来,直往值班室冲进去,关上门,把办公桌来把门抵上,跳到铺里,嘴里呵呵乱叫:“呵,来了,呵,来了。。。。”混身抖得一个床崩得老高。

一阵脚步声直向值班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