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二节 无间地狱

北宋杨六郎 收藏 6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多灾多难的徐州再一次迎来了新的占领军,但这一次,占领军恐惧的发现徐州已经变成了无间地狱,无情的吞噬了3000多名日军的生命,警察局长杨森为了洗刷自己投降的耻辱,和日军遒首鸟泉同归于尽。新的一章“无间地狱。”,敬请期待下一章“凤凰涅磐,战火重生”! [URL=http://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漆黑的夜色中,阴暗的小巷旁,一名年轻的日军士兵在来回走动,巡视四周情况,经过了白天的战斗后,他觉得自己非常的疲惫,非常渴望得到休息,但是因为自己是新兵,老兵们把放哨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就必须执行军人的职责,强打着精神警戒着部队的栖息地。

日军士兵觉得肠子一阵蠕动,把饥饿感不停的传递到大脑处,他只有不断地吞咽着口水,安慰自己说自己的行囊里还有几块牛肉,下岗后一定要马上的吃掉它们,填饱肚子再说,今天听说跟随联队长的人都沾光吃了一顿大餐,明天如果有机会一起就好了,不过去不了也不要紧,反正城里一个人影都没有,休息的时候去城里好好的搜索一下,发点外快,要是运气好,还能够找到个中国女人乐呵乐呵就更美了。

他的思绪被突然打断了,是出自外部原因,一双有力的大手从他背后的黑暗中悄无声息的伸了出来,死死卡住了他的脖子,他拼命喊叫着,但声音都被堵在了咽喉处,日军士兵无法呼吸,这把他吓得屎尿全都流了出来,随着氧气的缺乏,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挣扎得力气越来越小,最后,这个远道而来的年轻士兵无声无息的死去了,躺在了他自己的屎尿上面,随后这具尸体被拖进了黑暗之中。

从黑暗中闪出几个黑影,他们把几坛老酒摆放到了日军休息的房屋旁边,其中一个人打了个手势,大家慢慢消失在了黑夜之中,除了巷子旁的阴沟内那具死在死不瞑目的日军士兵尸体,这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死神的手已经伸到了这里,时刻准备领取自己的奖品。

杨森轻蔑的看着瘫倒在自己脚下的鸟泉,回头告诉毛羽:“你和弟兄们汇合去吧,带领他们离开徐州,和王将军一起打鬼子去,日后杀回徐州,记得在我的坟前多烧点纸钱好了,好了,你走吧,我和鸟泉还有点知心话要说。”毛羽看了看老局长犹豫的说道:“局座,您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弟兄们离不看您。”杨森淡然说道:“我已经老了,不打算再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既然要亲手毁灭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你跟随我十多年了,是了解我的脾气秉性的。时间不早了,你赶快走吧,记住,带领弟兄们活下去,等日后见到了徐州的父老乡亲们,告诉他们,我杨森不是汉奸,我没有给杨家的列祖列宗丢脸,没有给咱们中国人丢脸。”杨森扭过了头,对着毛羽轻轻挥了挥手,泪水悄然滴落到了地板上,毛羽强忍着悲痛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局座,我走了,我想给您说,我很荣幸能够和您共事。”他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鸟泉的房间。

“鸟泉,你还喜欢喝我们的‘桃园春’吗?”杨森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来一坛子“桃园春”,瘫坐在地上的鸟泉用死鱼眼眨也不眨的望着杨森,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杨森看到他的这幅蠢象嘿嘿笑了:“来吧,鸟泉,既然你这么喜欢喝酒,临死前我就让你再喝上一杯,满足你的愿望,然后我和你一起上路,有我陪你一起,你应该知足了。鸟泉,你看看我们中国人多么仁至义尽,为了迎接你们,特意搜集了8000多坛陈年老酒,送给你们,中国是礼仪之邦,就算要你们死,都要用美酒给你们陪葬,你也应该死的瞑目了,鸟泉,来吧,上路的时间到了。”他倾倒坛口,一股晶莹透明,香气扑鼻的酒液不停的从鸟泉头上淌下,形成一道美酒瀑布,此时鸟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恐惧,杀猪般的嚎叫起来,顿时,楼下房间内熟睡得日本兵被惊醒了,他们急忙跳下床,抓起步枪,冲出房门,四处查看发生了情况,在徐州大旅店的四层楼层内到处乱窜,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触目所及之处,都是破碎的酒坛,脚底上流淌的都是喷香扑鼻的琼浆玉液,可是这时候这些美酒已经不再是刚才喝的那样醉人了,而是变成了死神的催命符,楼道内已经开始蹿出炙热的火龙,那火龙无情的沿着酒液在楼内肆意舞动,点燃一切可以点燃的物品,大团浓烟熏烤着手足无措的日本士兵,得意的吞噬着他们的生命。

杨森拉开了房门,通红的火光映红了他的脸庞,一股股热气冲入了屋中,鸟泉如大梦初醒,跳起来试图擦干身上的酒渍,杨森听着楼内日军的惨叫声,仿佛在聆听最美妙的音乐,闻着烧烤肉体的臭味,仿佛那是稀世佳肴的醉人香气,他看见鸟泉脸在他手中火折燃起的一瞬间因为恐惧而变形,他把火折丢向了鸟泉,一瞬间,大火随即在两个人的身上燃起,仿佛2个火烛一般,鸟泉到处乱跑,杨森忍受着火焰烧炙的痛苦,如同出膛的子弹,把鸟泉和自己一起装出了栏杆,在下落的几秒钟内,杨森眼前如同电影回放一样,闪过了自己的一生,而后他的脑袋和地面亲密接触,他的面容是看起来那么的祥和,杨森去了,去寻找他的爱妻去了,他死而无憾了。楼内的几十名鬼子还如同苍蝇般上窜下跳,整个楼都被大火笼罩起来,熊熊烈火随风而动,舞动自己迷人的身姿。

此刻,以徐州大旅店的火光为信号,各地的警察引燃了堆放在房间里的高度白酒,大火迅速向四处蔓延,整个徐州城很快就陷入了火的海洋之中,炙热的高温火焰夹杂着浓浓的烟雾闪烁着死亡的光芒,肆无忌惮的任意吞噬着建筑物和人类的生命,整个徐州就是一个燃烧的火盆。

众多独立的小火源很快就连结起来,形成一个大的火源,在此期间,可以毁灭一切的火焰风暴形成了,这种火焰风暴以前在伦敦和华沙都出现过,但是因为欧洲建筑物是水泥结构,杀伤力和毁灭力还不算很厉害,但是在徐州,这里有无数的木质结构建筑物,它们在被同时点燃后,开始迅速燃烧,在燃烧区域上空的空气温度迅速提高,而后受热空气上升,周围的新鲜空气涌过来填补空缺,由此产生的对流空气推动火舌以风暴的的强度向四周扩散。

恐怖的死神火焰快速席卷着四周尚未起火的建筑物,着火的楼房如同炉腔般向外喷吐火焰,空无一人的房屋内,沙发,衣橱,木门等等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都在燃烧,都在火焰中化为黑灰,窗户上的玻璃也开始融化,甚至木门上的铜锁也为高温所征服,融化变形,街道上,涂有沥青的部分受到两侧建筑物喷出的火舌熏烤,开始融化流淌,而火焰随着流动的沥青在街道上流动,仿佛地狱的火河。

城市上空回荡着日本士兵的惨叫声,他们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栖身的建筑物都已经被大火包围,实际上是整个城市都已经被大火包围,他们光着身子在尚未起火的街道上狂奔,盲目的跑了几条街后,才发现,面前是一堵更大更猛地火墙,而此刻四周的建筑物都已经起火,这些日本兵无处可去,只能蜷缩在一起,恐惧的看着火焰死神看见猎物欣喜地面孔贴近他们。

许多日本兵都在火焰风暴形成几分钟内痛快的死掉了,因为火焰燃烧造成的窒息,他们很幸运,不像其他的同伴,要遭受火刑,一些日本兵的尸体横躺在街道上,毛发都被烧焦,身体蜷缩成一团,皮肤呈红褐色,另一些日本兵的尸体为缩成小孩的身体一般。在一处因为建筑物倒塌而堵塞的街道上,几十名日本士兵抓扯在一起,如同葡萄酒的瓶塞一般拥挤在一起,一起被大火烧死,烤死,而无法脱身。

高温气流肆意的沿着小巷街道快速流动,把沿途的房屋一一点燃,顺便带走残余的氧气,致使那些没有被大火烧到的日军士兵也无法避免死亡的来临,有的日本兵仓促躲藏到地下室内,试图躲避大火的袭击,但是,在地下室上面的建筑物被点燃后,整个地下室也就变成了一具活棺材,躲在里面只是等死,仅此而已,由于燃烧产生的化学反应制造了大量的有毒气体,这些有毒气体不断的涌进没有密封的地下室,使得躲藏在里面的日本兵无法呼吸,而当他们试图打开地下室的门时才发现,外面的大火早就把铜锁烤化了,与铁门融合在了一起,再也打不开了,在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后,这个地下室内恢复了平静。虽然日本兵已经发现了地下室并不是一个良好的躲避场所,但迫于街道上冲天的大火威胁,他们还是暂时躲进了房间内的地下室,大火很快就蔓延到了房屋内,地下室也变得炙热烤人,简直就是一个烤炉,涌入的热浪,废气和浓烟很快就夺取了他们的性命,跑到街道上显然也不是一个好主意,不过晚死总比早死强,日本兵还在努力延续着自己的生存时间,可惜死神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用分钟来计算了。

还有许多日本兵为了躲避烈火烧烤,不顾一切的爬上了建筑物的房顶,但是当火焰蔓延到屋顶的时候,他们为了躲避火焰,只能够从房顶跳了下去,多数日本兵就这样摔死了,没有摔死的也不可能活下来,因为下面的街道也都已经起火了,变成了一条火海地狱。

侥幸逃生的日本兵一本事后回忆道:“徐州城内出现了难以忘记的火焰风暴,虽然它是那么恐怖,但却是那么的美丽,或许死神需要用它的美丽来掩饰它的恐怖吧。到处都有负伤的士兵传来的呼救声,但我自身都难保,哪里还能够救他们,无论我向那个方向看去,都是一样的火焰地狱,我曾经亲眼见到几个日本兵浑身一点伤痕也没有,但是在街道上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后就倒下去不动了。我充满了恐惧,不停的高速自己,我要活下去,活下去,活着见到我的洋子,就在这种生存希望的支持下,我和几个同伴爬上了高高的城墙,向着外面跳了下去,等我醒来,其他的同伴们都摔死了,而我因为落在了其中一个同伴的身上,侥幸活了下来。”不过,日本兵一本虽然在徐州活了下来,但在一年后与八路军的战斗中阵亡,永远也见不到他想念的洋子了。

毛羽带领警察们在城内四处放火,而后迅速沿着早已计划好的路线撤出了徐州,因为徐州建筑物大部分是木制结构,加上分散在各处的6000多坛烈酒的推波助澜,城内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少量日军爬上徐州城墙,跳了下去,几乎全部粉身碎骨,有2个日本兵侥幸逃脱了性命,头也不回的逃离了这座无间地狱。

冈田在城内毫无目的的狂奔乱跑,很快,几十名赤身裸体的日军士兵被他吸引跟随他一起跑了起来,冈田专门找火势小的巷子乱窜,身旁建筑物不断发生爆炸,探出死亡的火舌把他身边的日军士兵卷走刮飞。出路就在前方,一条巷子的尽头就是徐州南大门,虽然火舌也已经在这里的两扇古老大门上肆意蔓延,但是没有关拢的大门还是给冈田留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当冈田奋力冲出南大门,准备喘息休息一下的时候,才发现地狱的大门并没有关闭,在他的眼前已经倒毙了近百具日本士兵的尸体,几十名中国警察荷枪实弹,对他怒目而视,手中的步枪上带血的刺刀反射着月亮的光芒,冈田恍然大悟,这扇没有关闭的大门其实是一个陷阱,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死神张开了他恐怖的巨嘴,带走了他充满罪恶的灵魂。

徐州城把自己的身体做成了一副巨大棺材,埋葬了3000多名嗜血如命的侵略者,它用火焰作为自己的声音,向所有日本兵发出了自己的怒吼,展示了自己的尊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