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铁血传奇 时空群豪列传. 第二十四章.无奈招安

wnet99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在这中间似乎有个问题,招安是要讲究本钱的,没有本钱的强盗,朝廷不可能尿你那一壶。

你有了本钱,才可以假摸假样的要挟一下朝廷以求招安。

但是问题背后似乎还有问题,并非可以简单置换政治。

在招安的背后,透露出的是能力之争还是地位、权利之争呢?如果把招安简单理解成为名利之争,似乎有失浅薄。

那么,更深刻的矛盾和问题是什么呢?

恐怕不仅仅是投降两字能够涵盖的了的。

如果不想清楚这些问题,被招安的人群最终也不过是被杀,被贬的下场了,因为当年的章邯,韩信,还没有想清楚这些问题,就匆忙投靠了项羽,刘邦,最终命丧黄泉。这是飞蛾扑火,还是舍生取义?

我想没人能说得清楚。古时候,人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落草为寇占山为王,所谓逼上梁山是也。

当然其中也少不了好吃懒做之徒及好勇斗狠之夫。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言不合便仗剑伤人,倒也另有一番味道,那时上山入伙也算是一项职业,是当时不少青年人的一个志向。然而对招安的人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能打为什么不打,剿灭了不就一了百了吗。上得山来,几经争争斗斗,坎坎坷坷,就有那出众者坐了大王,其余人等也各有个封号,自坐了第一把交椅,江湖上大小也算有了点威名。

倘若山头不大,见天过的日子也就是个吃喝号令,饮酒狎妓,间或路过个把良家妇女,便一涌而上,认真调戏一番,不过是个占了一方地痞的蛇类。

打虎功力不够,打狼倒是一招呼一大帮。

其中就有那一类人等,本也算是个英雄胎子,因种种原因有才不遇,未能入朝为官,不觉就把个山头做得甚大,引得朝廷有所注意,原本这落草一事并非情愿,少时学得一身功夫本想是取个功名,千差百错终是未遂,那八股文章岂是人人都能做得了的?


不得已上了山,算是有了个施展的地方,终觉不是正路,于是便一心想着招安。要说这江湖中的事情不比朝廷,你倒是言语无忌、快意恩仇了,可终日打打杀杀,无个规矩,少不了就有挨刀的时候,况且又无俸禄可拿,就算是有些个虚名,一来是名人瘾过过也就腻了,还常常招来许多是非,使个小性都有人评头论足,走哪儿都得端着,万分的不自在,这日子一久,便会觉得劳累,那做人难,还得生老病死、柴油盐,这江湖草寇和朝廷官员,在这个圈子里那是绝对高下立判。

所以一但坐大,便日也想招安夜也盼招安,就等着朝廷早点派人来。接受招安的班底子。这个班底子由战败投降的朝廷官吏、贵族及地主豪绅组成。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本身就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

他们有的人历来受恩宠,祖辈封王封候,自己也享受着同样荣誉,官位也不低,身受朝廷重用。受宠若惊,有几个先行一步的,借着点新鲜劲和江湖中多年拼下的威名,也算是小小的热闹了几天,但那朝廷毕竟是朝廷,多年的根基岂是随便就能撼动的?能在深宅大院里挤出点犄角旮旯的地方放放你个小太监或是另类猴子就算对你不薄了,你还想坐了正主的位子不成?

只是这几位心里便有些不快,想那山头虽小,住得总算是正屋,出得厅堂也是惹人关注,后拥前呼。

就此罢了总是心下不甘,这一来一往不觉就有些个戾气,出手的时候乱了章法,净往那下三路招呼。

江湖和朝廷本是两个世界,各有各的游戏规则,各有各的乐趣,能纵横往来自然甚好,倘若不能,我看大王的生活比那小吏来得惬意。

野班子招安后,大多不能保持原有的社会关系,为了新形势的需要,他们有意无意会疏远故旧,重新建立自己的网络。有的成功了,成为一个崭新的团体,有的却始终在新旧的边缘徘徊,成为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

野班子不被承认时具有很强的冲击性,野性往往和生命力同在。招安以后则变成工具,这是必然的,因为之所以被招安,就是因为有利用的价值。既然招安,必然被充分利用,如果新主子不怀好意,野班子就成了后娘养的。

招安并不是简单的换一面旗帜,换一身衣服,既然进了别人的门庭,就要守别人的规矩。久而久之,要么自己的个性渐渐失去,为主流社会所同化。

要么双方的个性不容,内讧争斗,两败俱伤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需要有安定的国际环境。布衣出身的刘邦,在登上皇位后,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此,刘邦在对内强调发展生产的同时,对外则实行友好睦邻的政策,致力于加强民族团结。


二.


自周勃战败后,刘邦尝到黎剑的苦头,虽然他想继续攻打黎剑,无奈北方的战事也让他担心,自从在秦始皇统治时期打败匈奴以后,北方平静了十几年。到秦灭亡之后,中原发生了楚汉相争,匈奴就趁机一步一步向南打过来。

汉高祖的时候,匈奴的冒顿单于冒顿是人名,单于是匈奴王)带领了四十万人马包围了韩王信,韩王信抵挡不了,向冒顿求和。

汉高祖得到这个消息,派使者责备韩王信。韩王信害怕汉高祖办他的罪,向匈奴投降了。冒顿占领了马邑,又继续向南进攻,围住晋阳。

汉高祖亲自赶到晋阳,和匈奴对敌。公元前200年冬天,天空下着大雪,气候特别冷,中原的兵士没碰到过这样冷的天气,冻坏了不少人,有的人竟冻得掉下了手指。

但是,汉朝的军队和匈奴兵一接触,匈奴兵就败走。一连打赢了几阵。后来,听说冒顿单于逃到代谷, 汉高祖进了晋阳,派出兵士去侦察,回来的人都说冒顿的部下全是一些老弱残兵,连他们的马都是挺瘦的。如果趁势打过去,准能打胜仗。汉高祖还怕这些兵士的侦察不可靠,又派刘敬到匈奴营地去刺探。

刘敬回来说:“我们看到的匈奴人马的确都是些老弱残兵,但我认为冒顿一定是把精兵埋伏起来,陛下千万不能上这个当。”

汉高祖大怒,说:“你胆敢胡说八道,想阻拦我进军。”

说着,就把刘敬关押起来。汉高祖率领一队人马刚到平城,突然四下里涌出无数匈奴兵来,个个人强马壮,原来的老弱残兵全不见了。

汉高祖拚命杀出一条血路,退到平城东面。冒顿单于派出四十万精兵,把汉高祖围困在白登山。周围的汉军没法救援,汉高祖的一部分人马在白登,整整被围了七天,没法脱身。

高祖身边的谋士陈平打发了一个使者带着黄金、珠宝去见冒顿的阏氏,请她在单于面前说些好话。

阏氏一见这么多的礼物,心里挺高兴。当天晚上,阏氏对冒顿说:“我们占领了汉朝地方,没法长期住下来,再说,汉朝皇帝也有人会来救他。

咱们不如早点撤兵回去吧!”

冒顿听了阏氏的话,第二天一清早,就下令将包围网撤开一角,放汉兵出去。第二天清早,天正下着浓雾,汉高祖悄悄地撤离了白登。

陈平还不放心,叫弓箭手朝着左右两旁拉满了弓,保护汉高祖下山。汉高祖提心吊胆走出了匈奴的包围圈,快马加鞭,一口气逃到广武。

他定了定神,首先把刘敬放出来,说:“我没听你的话,弄得在白登被匈奴围了起来,差点儿不能和你见面了。”汉高祖逃出了虎口,自己知道没有力量再去征服匈奴,只好回到长安。

以后,匈奴一直侵犯北方,叫汉高祖大伤脑筋。他问刘敬该怎么办?

刘敬说:“最好采用‘和亲’的办法,大家讲和,结为亲戚,彼此可以和和平平地过日子。”

汉高祖同意刘敬的意见,派刘敬到匈奴去说亲,冒顿同意了。

汉高祖挑了一个宫女所生的女儿,称作大公主,送到匈奴去,冒顿就把她立为阏氏。打那时候起,汉朝开始采取“和亲”的政策,跟匈奴的关系暂时缓和了下来。


刘邦他 担心匈奴会乘虚而入,抄了他的老窝,萧何又向刘邦出锼主意,把宣抚改为招安,并开出他们认为优厚的条件,刘邦这次改派张良出任招安使,萧何再也不敢去了,如果他去了,没准给剃了头发,眉毛,胡子,给弄个光葫芦回来,他可不敢去,于是暗地里向刘邦推荐了张良,还说是美差,把张良坑的不惨。

张良字子房,西汉杰出的军事谋略家,与萧何、韩信同被称为汉初三杰,被封留侯,谥文成侯。

是河南禹州人张良先人是韩国人,其祖父张开地是韩昭侯、韩宣惠王、韩襄哀王时期的相国,其父张平是韩厘王、韩悼惠王时期的相国。

当秦灭韩之后,他遣散三百家僮,弟亡不葬,分散所有家产来收买刺客,为韩报仇。张良曾经在淮阳(今河南淮阳)学习礼制,到东方会见了当时的一位贤者仓海君。

寻找到了一位大力士,给他特意制造了一个重一百二十斤的大铁锤。秦始皇二十九年(前218年),始皇巡游东方,张良和这个大力士暗中埋伏,在博浪沙(古地名、在今河南原阳县东南)袭击秦始皇,可惜误中了随行车辆。

秦始皇大为震怒,命令全国各地大举搜捕,捉拿刺客。为此,张良改名换姓,逃亡到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躲藏起来。

张良隐藏于下邳(今江苏省睢宁北)时,曾经到下邳的桥上随意散步,遇到一个穿粗布短衣的老者,走到张良面前,故意让鞋子掉到桥下,对张良说:“孺子,下取履!”(《史记.留侯世家》)张良感到惊讶,想揍他一顿,因为见他年老,勉强忍住气,把鞋子拾起来。老者又说:“履我!”

张良更是气愤,但想到既已给他拾来了鞋子,便跪下给他穿鞋,老者以足受之,含笑而去。分开后张良特别惊讶,随着老者的去向注视他。

老者离开约莫一里路光景,又返回,说道:“孺子可教矣。

后五日平明,与我会此。”

(《史记.留侯世家》)张良很感惊异,跪下怔怔地答应了个“是”。

五天后天刚亮,张良就去了。

老者已经先在那里,生气地说:“与老人期,后,何也?”

便离开,并说:“后五日早会。”(《史记.留侯世家》)又过了五天,鸡刚刚叫,张良就去了,老者又先在那里,又生气地说:““后,何也?”离开时嘱他:“后五日复早来。”

(《史记.留侯世家》)过了五天,张良不到半夜就去了。过了一会老者也来了,高兴地说:“应当这样。”

随即拿出一编书,说道:“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

(《史记.留侯世家》)于是一言不发而去。

从此张良再也没见到这位老人。天亮后看那编书,是《太公兵法》,张良因为觉得它不寻常,便经常读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