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二章:芳香之旅 六(中)

杨景标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URL] 在寒冷的冬天,能用热毛巾擦把脸,那才叫舒服,而这也是主人热情的一种表达,我们确实感受到了。满屋子飘着浓浓的鱼香,还没上桌子,我和夏雪就流口水了,桌上至少摆了五六种鱼制品,可能也怕我们吃不习惯,还配了五六盘东北常见的家常菜。屁股刚粘上椅子,老叶就举起了杯:“来,我们先敬客人一杯酒!”大家就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在寒冷的冬天,能用热毛巾擦把脸,那才叫舒服,而这也是主人热情的一种表达,我们确实感受到了。满屋子飘着浓浓的鱼香,还没上桌子,我和夏雪就流口水了,桌上至少摆了五六种鱼制品,可能也怕我们吃不习惯,还配了五六盘东北常见的家常菜。屁股刚粘上椅子,老叶就举起了杯:“来,我们先敬客人一杯酒!”大家就都举起了杯。老爷又笑着看我们:“我知道你们俩肚子里空着呢,但这第一杯酒你们必须得喝,这可是我们赫哲族的规矩!”夏雪看了看我,面露难色,我知道我在她眼里是个男人,我只好说:“行,那她的酒我就替喝了!”老叶摇头:“那不行,这第一杯酒不能替,必须自己喝!”我看了看夏雪,没办法,入乡随俗吧。只见老叶与众人拿起筷子,向酒杯里蘸去,然后向天点一下,又向地点一下,脸上均很虔诚,然后一饮而尽,我和夏雪也谨慎地模仿了一下,一饮而尽。我就觉得一股火从肚子里,顺着前心只往脑门子上冲,夏雪被呛得咳嗽起来,还抹了眼泪,众人就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什么酒啊?这么烈啊!”我用手抚着前胸问。一个领导停止了笑声:“这啊,老毛子造真正的‘我得噶’,你在北京要能喝到,那都不纯!”“行了,开始照顾你们,咱白酒先不喝了,先吃会儿菜吧!”老叶接了过来,他这话倒挺善解人意。接着老叶开始向我们介绍那几种鱼菜,什么“菜鱼毛”、“焖鱼肚”、“苏拉克”……老叶重点向我们推荐了“苏拉克”,说这种做法只有冬季才行,首先鱼要冻实称,然后剥皮,连同脆骨切成薄片,然后蘸醋、盐水和韭菜花吃,喜辣的还可以加点辣椒油。“来来来,都夹一片尝尝!”老叶的盛情难却,我和夏雪都夹了一片,蘸了作料放进了嘴里。“怎么样,好吃吧?”老叶期待地看着我,我忙咀嚼着说:“恩,好吃好吃!”夏雪也忙跟着点头说好吃。其实我本来就不吃生鱼片,多贵的都不吃,为此同事们曾取笑我没有口福,倒不是味道不好,我只是感觉一块生肉在嘴里动来动去,有些恐怖。不过夏雪好象想很喜欢吃,不象是装出来的,果然,她又主动伸筷夹了一片。

“这是什么鱼呀?”夏雪吃得似乎来了兴致。“鳇鱼!”那个老翁忽然道。我看着他:“这条鱼不小吧?”因为我从切片的残断面看出来,鱼应该不小。“一百来斤吧!”老叶却又接了话。“这么大啊!”我和夏雪几乎同时惊讶地叹道。“这还不算大,最大有四五百斤呢!”一个领导忽然笑着说。我和夏雪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我们的印象中,似乎只有鲨鱼和鲸鱼是大块头,其他的鱼便都是宠物一族了。“早些年里,乌苏里江里几百斤以上的鳇鱼、鲟鱼、大马哈鱼、狗鱼有的是,现在却不多见了!”老叶说这话时有些感慨。“有,咋没有?都在人家老毛子那边呢!”老翁这时又说。我和夏雪就困惑地看着老翁,老叶知道我们不明白,帮着解释,说中俄边境是以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分界,说人家老毛子打很早就注重生态保护,打鱼都用大眼儿的网,小的鱼苗都漏出去,即使捞上来也会放生,而我们这边有一段时间却过度捕捞,本地外地的都蜂拥而至,大网小网一起上,不少鱼便吓得跑到中心线以东——老毛子那边去了,说现在经过政府的努力,生态环境已大大改善,可那些鱼还是不敢游回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