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夜色降临了,昏暗的灯光掩饰着城市疲惫的面容,白天喧闹的医院,此时就像一座孤岛,飘荡在城市的大海里,整个医院安静的像条死猫似的。住院处所有病房的门都关上了,虚弱的病人无声无息的躺倒床上准备睡觉,只有值班护士推着装药车,偶尔走进急诊病人的房间。九点一过,普通病房里的灯全都被强制性熄灭了,只有特龙所在的监护室的灯光还亮着,而另一间无人的监护室的灯光也关了。


“当,当,当……”医生值班室的钟声敲响了23下。在空静的住院大楼里,夜晚的钟声叫人听来有些像灵堂里的哀乐,回声很大。一个护士走进来对正在写医嘱的王月皎说:“王主任,监护室病人的滴流打完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王月皎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表:“没有了,你去休息吧,一会我去看病人。小娟记住,半个小时查房一次。”


“知道了。”护士离开后,王月皎又潜心写明天给特龙治疗的医嘱,恍然间,她似乎听到监护室传来轻微的声响,再侧耳仔细一听,声音没有了。


护士给特龙量完血压,撤掉滴流,刚刚走出监护室,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像鬼影一样溜进了监护室。他熟练地拿开病人的面罩,在确认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特龙后,掏出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向病人的额头连开两枪,然后扭头就走,可还没走出两步,他的脚步突然停下了:不对呀,死者的额头怎么没有血呀?!就在他疑惑之际,一双铁钳般的手已经从背后伸过来,迅猛地抓住了他的头,还死死捏住了他的腮,使他根本叫不出来声来,然后就见两只手左右一挫,他的脖子被扭断了,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歪倒在地。


王月皎继续把医嘱写完,然后戴上听诊器,走向监护室。


一进监护室,王月皎就感到情况不对,监护室的门口怎么多了一辆送病人进手术室的平板车?氧气面罩也没有戴在特龙的脸上。开始,她还以为是护士的疏忽,可不对呀,护士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王月皎走近一看,惊呆了:特龙的前额有一个明显的枪洞,他被人暗杀了!吓坏了的王月皎急忙转身,想跑出监护室,却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她踉踉跄跄的低头一瞧,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躺在地上,他的脖子被人拧断了,眼睛却诡异的睁着!“啊!”,王月皎恐慌极了,她刚要叫喊,嘴被一只男人的手捂住了!一阵窒息和缺氧的感觉涌上脑际,她感到自己要昏死过去了。


“别怕,我是蓝盾。你千万不能喊!”说着,蓝盾把捂住王月皎嘴的手松开了。


王月皎大口的喘着气,脸色惨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王月皎的手指着地上躺着的男人。


“是楼梯口那个瘦警察。他来暗杀特龙先生。您现在千万不能喊,他们在外面有一辆接应的车,里面还有三个人。楼下的两个警察已经被他们绑起来了,一旦他们发现我们,再冲上来就不好办了!”蓝盾焦急的叮嘱王月皎。


“楼梯口那个胖警察呢?他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