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七章 王宪与电码本儿(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小胖子发觉北面身后有人袭来,立刻沉肩吞腰,猛地向后剪出一个扑步。丁雄腾起身形,侧身一脚点西墙、横越过小胖子头顶,甫一落地,拧身一脚狠狠向小胖子面门踢去。 小胖子收腿抱胸侧身,急速闪过,一看丁雄快捷无比的身手,就知道碰上了高手,墩身一拿桩,立起个门户。 丁雄一摆手,两个小伙子闪在了一旁。两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小胖子发觉北面身后有人袭来,立刻沉肩吞腰,猛地向后剪出一个扑步。丁雄腾起身形,侧身一脚点西墙、横越过小胖子头顶,甫一落地,拧身一脚狠狠向小胖子面门踢去。

小胖子收腿抱胸侧身,急速闪过,一看丁雄快捷无比的身手,就知道碰上了高手,墩身一拿桩,立起个门户。

丁雄一摆手,两个小伙子闪在了一旁。两人知道来了救星,他俩看到北面拐角的墙后又飞出一条大汉,把骑在瘦高个身上的小个子一脚踢倒在墙下,拎起来活活掐死,隔墙扔进了一家的猪圈,猪圈里立即传来几头猪扑愣愣的跑动声和惊叫声。大汉回手扶起了摇摇晃晃的瘦高个。

丁胸看到洪海得手,决定快速解决战斗。旋身疾转,避开小胖子迎面盘飞过来的的勾拳飞脚,漫天腿影中,身形暴起,不待小胖子弄清怎么回事儿,拐子脚已把小胖子的脖子凌空夹住,落地一压,小胖子哇地一口血喷了出来。洪海走过来,抓住腰带一把拎起,也扔进了隔墙的猪圈里。

“你们是……”洪海回身望着掺扶着瘦高个子的两个小伙子。

“我们是收豆子的。”忽然,瘦高个瞪着一双鹰似的眼睛说道。

洪海扭头望了一下丁雄,丁雄知道这一定是什么接头暗语,可不知如何回应。正犹豫间,老武头从墙角拐了了出来。打量了一下三个人,看着瘦高个问:“收的是黄豆还是绿豆?”

“要黑豆,是当年的。”

“赊账行吗?”

“不能过腊月。”

“要奉币还是满洲票?”

“只要袁大头!”

“是自己人!”老武头扭头看着丁雄。

忽然,北面胡同里传来通通奔跑的脚步声。

“跟我们走!”丁雄一挥手。忽地发现胡同南面有个人影儿一晃,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想过去看看,可北面胡同的脚步声近了。一扭头喊了声:“快走!”

洪海带着众人来到了土地庙后面老黄头的家。

老黄头家三间半房,在南北胡同的西面,靠着道边。院子不大,挺整洁。西厢房北面有个碾砣,东墙下栽着几池黄瓜、豆角。老黄头和老伴住在西屋,儿子黄升住在东屋。黄升在金鸡岭弹药库给鬼子做饭,一个月回家一次。

老黄头的老伴拿个针线笸箩在院门外望着风,老黄头挥着草帽引着众人进了西屋。

西屋一间半,还挺敞亮。南面是一铺炕,北面靠墙的两口黑皮柜擦得锃亮,挨柜的一条很宽的存凳,看来有了年头,木纹清晰可见,四边已没了棱角。西面靠墙是一口装粮食的皮缸,边上摆着几个杌凳。

“大家快坐啊!”老黄头招呼着,秦凤凰和何叶儿松了口气,疲惫地坐在了皮缸下的杌凳上,理顺起凌乱的头发来。丁雄和老武头坐在了黑皮柜前的存凳上,洪海招呼着瘦高个和两个小伙子坐在了炕上。

“你们是金鸡岭游击队的吧?是罗明让你们来接应的?”瘦高个无力地坐在炕头上,脱下血迹斑斑的蓝布衫,胳膊和肩上受了伤,左肩腋下露出一个鼓鼓的黑布粘膏。一个小伙解下背着的褡裢,放在炕上,翻出了药布和药棉。

“不是,是青云岭的!”

洪海站在地上话未说完,瘦高个惊讶地叫道:“什么?你们也是青云岭的?”

两个小伙子迅速地抽出了手枪,可未等转身,“不许动!”丁雄抢身上前,双枪已顶在了他俩的腰间。瘦高个正要拔枪,洪海上前一把夺过,顺手撕下他腋下夹着的黑布粘膏。

“给我!你们这些土匪、强盗!”瘦高个张着双手向洪海扑来,不想身子落空,扑通!从炕上翻倒在了地上。

事发突兀,老武头没想到事情况会变成这样,连忙上前掺扶起瘦高个:“我说,这是咋回事儿?”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联络暗语?”瘦高个一把推开老武头。

“我是老家的人!”

“老家的人?老家的人怎么和青云岭的土匪混在一起?”

“他们是义勇军,不是土匪!”

“不是土匪?哼!比土匪还狠毒!明明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还在青云岭前后堵截、穷追不舍地追杀我们!”瘦高个气淋淋地瞪着一双鹰眼,扶着炕沿站了起来:“我们好不容易甩掉了追踪我们的日本特务,让那个叫马强的这么一搅合,又被他们发现了,一直跟踪我们到喇嘛营子!”

王宪是中共满洲省委工学联办公室主任,东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学运、工运的演讲能手,精通马列理论,工作热情高,雷厉风行。但年轻气盛、态度有些激进。这次省委派他到辽西来,有两个任务:一是了解并协助杨欣押运军火, 二是到鞑子营寻找一位化石教授。不想,一到北戴河竖琴中学就和几个军统特工打了起来。李校长被叛徒出卖,临牺牲前躺在驼背老校工的怀里,把一个电码本儿交给了王宪,说这是辽西地下党的名单及联络密码,一定要把它交给省委机要处的焦昆。王宪说,没问题!我一定办到!王宪从李校长口中得知杨欣的军车队已经过了山海关,但他一听到军车队的成员里有丁雄、罗云汉、赵梅,并且杨快手也在山海关出现时,便十分气恼起来。王宪感到杨欣的阶级立场有问题,与国民党军官、土匪胡子、小偷窃贼和不明身份的人在一起押运军车,军车的方向歪了。这个杨欣不能用了,要赶紧采取措施。他不顾李校长弥留中的再三嘱托,决定追上军车队,撤换杨欣,必要时准备采取极端手段。

没想到,处处不顺,一找到青云岭游击队,刚一说出身份,便被一个叫马强的,带着人追得晕头转向。结果被一路追踪的军统特务和鬼子特工发现了,在喇嘛营子和鬼子还打了起来。可倒好,是被这几个人救出来了,进屋一说话,得!也是一帮胡子!

王宪鹰眼一瞪正在观看黑布粘膏的洪海:“不准看!快把东西还给我!”

“还你?”洪海看到黑布粘膏上紧贴一个小本儿,翻开一看,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洋字码。

扭头看着怔怔地站在门口的老黄头:“拿绳子来!把他们都给我捆上!”

“好!”老黄头答应一声,扭头走出屋外。

丁雄一听老武头和瘦高个的对话,已经猜到了鹰眼人的身份:省城派来的王宪!心想,马强一定是按着齐明远的吩咐,在青云岭道口堵截了这三个人。当双方都说明了真实身份后,就更加引起了马强追杀王宪的决心。这样,三人就被一路追踪的日本特务发现。说不定,这两个日本特务就是早川神风别动队里的特工杀手。

想到这里,丁雄对两个小伙儿阴阴说道:“这两位小兄弟先委屈一下,等杨欣来了再说。”话声未落,嗖地用枪柄在两人的后脖颈上一砸,两人便软软地像两条面袋子似的倒了下去。一扭脸,手枪顶在了瘦高个的脑门上,冷笑一声:“王宪!如果我没认错的话,阁下就是省城派来的王主任吧?来抓杨欣的吧?对不起,冤家路窄,让你碰在了我的枪口上。现在,我就让你死个明白,鄙人是国军少校丁雄!”说罢,抡起枪柄狠狠地向瘦高个头上砸下。

“慢着!丁营长!”老吴头慌忙用双手抓住了丁雄的胳膊,“丁营长!听我说!你要打死了他,杨欣那儿你也没法交代!”

丁雄不由得慢慢放下了手枪。

“王主任,”老武头扶着瘦高个说:“不管啥理由,你们要抓杨欣,我们谁都不会答应,他是抗日打鬼子的英雄,是这次护送军火到辽西的押运官!是地地道道的共产党!”

“共产党咋还和国民党军官、土匪胡子混在一起?”王宪揉着后腰,瞪着丁雄,鄙夷地说道。

老武头见秦凤凰、何叶儿拿过洪海手里的小本儿看着,不及答话,就连忙过去要过了小本儿。

“电码本儿!”丁雄要过来翻了翻,还给了老武头。不屑地对王宪说道:“一定是机密文件吧?哼,放在你身上,还机密得了吗?”

“给我!”王宪要抢,丁雄用胳膊轻轻一轮,王宪便栽倒在地上,“捆起来!”洪海、老黄头、秦凤凰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三人捆了起来。

“对不住了,王主任!”老武头看着王宪,小心翼翼地把小本儿收起来,揣入怀中,“这小本儿不能给你,连杨欣这样的人你们都要抓,说不定这上面记的肯定都是好人!王主任,你肯定是整错了。不过,你放心,这小本儿我就是掉了脑袋,也不能让它落到敌人手中!没法子,你们先歇会儿吧,我们马上就有行动。”

秦凤凰真有点糊涂了。这三个人肯定是共产党,而且这个叫王宪的还一定是个大官。不然,日本特务为啥要抓他们。可他们为啥要抓杨欣?他们不都是党组织的人吗?不是一家人吗?她知道,国共两党现在似同水火,丁雄和王宪是冤家对头,可以理解,可这个王主任怎么还抓起杨欣来了?往下来这三个人怎么办?怎么处理??真让人一头雾水,实在是整不明白了!

老黄头和洪海把王宪三人关进了西厢房。

“哎!齐巧呢?”丁雄才发现不见了齐巧。

“齐巧上他表哥家藏车去了!没事儿,一会儿她能过来。”洪海两只大眼一转悠,进到屋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