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 龙吼红河:代乃战地惊雷

剑客888 收藏 117 23348
导读:[乌龙山原创] 龙吼红河:代乃战地惊雷

[乌龙山原创] 龙吼红河:代乃惊雷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越军第二战区之纵深防御体系被我摧毁后,越共中央当局慌了手脚,下令要345师“死守柑塘地区”。345师师长麻永兰仓惶调整部署,将其在红河以东之118团第二营西调,121团在谷萨、典那、容荷、真尉地区构筑工事组织防御,企图阻止我军进攻发展。同时,越军统帅部严令六大主力之一的“王牌”316A师驰援柑糖,妄图侧击我军,攻占谷柳、老街,以解柑塘之围。其148团由申渊出发,先头部队第六营己于2月21日八时东进至代乃地区,控制要点,组织防御,掩护共主力展开。 13军首长根据军委首长和昆明军区前指作战指示精神作出部署如下:39师担任阻援任务,攻占代乃地区,控制要点,组织防御, 阻击越军316A师东援,保障军主力侧翼安全;以37师在左翼、38师在右翼,实施钳形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以149师、32师之95团为军预备队。 39师受领任务后,即令116团负责攻歼351、462高地和代乃高地之敌,尔后,由117团接替116团防御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阻击越军316A师东援柑塘,我39师令117团接替116团的防御任务 ,22日下午,117团令一营配属四连为第一梯队,迅速向代乃地区开进,接替116团二营的防御阵地。 22日17时,二连奉命配属重机枪一个排、无坐力炮一个排、喷火兵一个组。命二连为营的尖刀连,迅速向代乃地区开进,23时进至402高地,一营王营长令二连继续前进至代乃东南无名高地,接替116团六连的防御。二连受领战斗任务后,立即向代乃东南无名高地前进,23日4时30分抵达代乃东南无名高地,由116团六连介绍了阵地战斗情况。代乃东南无名高地,是代乃山脊自西向东延伸四个山头的最东端的一个;谷沙公路沿南侧山腰折向东北。高地顶端较平坦,东南侧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山坡上长满了高约两米的山芦苇、茅草。高地东南突出部坡度较缓,便于攀登;西南侧紧靠公路有四至五米高的陡坡,向上攀登较困难。22日黄昏,越军乘我攻占该高地立足未稳之际,连续两次分别以两个班至一个排的兵力向我反击,均被我粉碎后退至南侧和西南侧公路,距我前沿阵地最近处约二百米,与我军对i峙。20时,越军从沙巴方向驶来二十余辆满载兵员的汽车,驶至西南公路拐弯处停车闭灯,估计是越军316A师的增援兵力。不久将会有新的进攻行动。 二连根据受领的战斗任务和六连介绍的地形敌情,林贤睦连长决心以两个排占领阵地,一个排为连的预备队,严密封锁公路,坚决守住接收的阵地。

117团特务连工兵班跟随一营指挥所先谴分队,来到代乃附近的402高地。这座高地四面群峰林立,漫山遍野荒草杂木丛生。在烟雾瘴气的崇山峻岭之间,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公路经过二连控制的前沿无名高地,一直向南延伸。工兵班的战士们攀上山顶,放下背囊,在班长李水波的带领下,大伙冒着越军的零零星星的冷枪冷炮,挥锹舞镐,披荆斩棘,构筑起营指挥所和交通壕。在营指挥员到达之前,所有的工事构筑完毕。李水波望了望十分疲劳的战士们说道:“现在抓紧时间休息一下,说不定马上就有任务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不累!”没多大 功夫,战士们就靠在背囊上呼呼地睡着了。现在休息是最重要的。自从还击作战打响后,他们这个班不断转换战斗任务,先是配属二营,现在又加强一营单独执行战斗任务。他们吃的是自带的压缩干粮,一连几天也没吃上一顿热汤热饭;住得更不讲究,随便找个地方一团,就呼呼的睡一觉,阴天借着雨水洗脸,行军过河就算洗脚。连续作战七天七 夜,不是行军,就是排雷挖工事。有时还要在越军猛烈的炮火卞,通宵达旦地作业,很少有睡眠和休息。现在,大伙丢下铁锹和十字镐,一倒头就七倒八歪地进入香甜的梦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黑夜降临,夜幕中的山岗上有了寒意。工兵班长李水波一点睡意也没有,他站在堑壕的沟沿上,远远地眺望着前方不远的无名高地。刚从兄弟部队接手的无名高地上,战火熊熊,不时传来激烈的枪声。李班长是湖北石首人,个子不高,长得眉清目秀。他今年二十二岁,入伍刚满两个年头,是团工兵专业技术骨干,去年被选送到军区教导大队学习,是一个准干部苗子。因边境局势紧张,他们提前结束了学业回到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他站立在夜色里渴望着尽快和二连的战友们并肩战斗,能亲手打死几个越军为国建功立业。他正在飞思冥想,忽然听见一营长赵学成在喊他,他想来任务了!边三步变做两步跑了过去。“营长,什么任务?”赵营长说:“你们班马上派一个战斗小组,到无名高地去!”

工兵班的战士们是很劳累,但战斗环境中的士兵最敏感,没等招呼,大家都批挂整齐地站在那等任务了。李水波回来时,他们已经身背冲锋枪,肩扛爆破筒,还有的手提地雷、电线和起爆器,腰插小锹、斧头和十字镐,齐刷刷地站在班长面前,一块向班长要任务。李水波审视着全班每个同志,然后点名道:“张道生、王继兵、刘德庆跟我来,其余的同志原地待命。”这时,几天前刚从舟桥部队补充到工兵班的老战土葛在勇, 一把抓住李水波的手说,:“班长你留下,让我去!" 李水波信任而关切地对他说:“老葛,班里新兵多你留下,好带领他们完成其他任务!”说完,他轻轻准开葛在勇的手,和新战士张道生、王继兵、刘德庆一起,向闪这火光的无名高地跑去。凌晨四点多钟,天空漆黑一片,浓雾很大。水气蒙蒙的无名高地上一片沉静,这是大战前一般特有的可怕沉寂。二连的战士们趴在堑壕和掩体里,目不转晴地盯着山下的灰色公路。 林贤睦连长指着阵地前沿的一片开阔地带,悄悄对李水波说:” 越军在拂晓以前很有可能向我阵地反扑,现在你就带看工兵小组,到阵地前邢片开阔地带设匮定向地雷。” 李水波接受任务后,立即和张遗生、王继兵、刘德庆跳出堑壕,悄情地摸下山坡,潜伏在被炮火烧焦的灌木丛中,他们机警地观察着四周的地形。透过田团寒雾,依稀可见无名高地西南侧,离公路弯曲部大约三十米的地方,有一遣断壁陡崖,形成了一个我军炮火打不到的射击死角。李水渡晴暗思忖着:如 果在开阔地带设置雷场,不仅不能最大限度杀伤进攻的越军,而且很有可能给后面堑壕里昀战友造成危险。于是,他当机改变原先的布雷方案,继续向前运动,把地雷设置到距敌入最近的山崖下面。他命令张道生和王继兵留在山腰构筑点火站,自己带着刘德庆爬过一道道黼壑和石坎,迅速接近石崖。他俩拽着荆棘草很,轻手轻脚地溜了下去。就在越军的鼻子底下熟练地设置好定向地雷,接好电线。这时,晨曦微露,天边有点发白了,估计是早晨五点多钟。李水波低声对刘德庆说; “小刘,越军可能拂晓就要反扑了,咱们赶快把电线拉上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一边说,一边拉着电线敷设。刚要走时,从公路上传来一阵很大的响声。他扭头一看:是越军!只见越军象一群凶神恶刹向无名高地扑了上来。刹那间,高地上下枪声大作,万炮轰鸣。子弹尖叫着从头顶掠过,炮弹不断在他们周围爆炸着,山呼海啸般的轰响,震得两耳嗡嗡作响。阵地上硝烟弥漫,什么也看不清了。越军就在眼前,正用密集的火力,疯狂地向他们二人扫射 ,要撤退已经不可能了。李水波大声向刘德庆喊道;“ 小刘,准备战斗!”他伏在一块岩石后面,举起冲锋枪,把铁与火,和浑身的国仇家恨无情地向越军狂扫、怒射!越军溃退了,在掩体中压子弹的小刘问班长:“咱撤不撤到二连阵地上去?” 是啊,点火机和导线都被毁坏,定向雷已不能发挥作用了,林连长交给自己的任务如何完成?这里是二连一排的阵地,如能多坚持一会儿,不仅能保障二连阵地的右翼安全,还能为他们赢得加修工事的宝贵时间。李水波想到这里,果断地对小刘说:“我在这里坚持一会,你速回山腰和他俩原地坚守阵地!"

越军的第二攻击开始了,他们照旧先进行猛烈的炮火准备,无名高地被淹没在浓烟密雾之中。7时05分,两个加强连的越军如狼似虎地展开冲锋,还真有点“王牌”师的味道.他们小群多路,嚎叫着涌了上来。李水波所在位置,首当其冲。从右侧进攻的越军,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低姿匍匐向他逼近。突然,李水波觉得大腿上被什么烫了一下,他用手摸去,裤子上浸透了粘糊糊的热血。他顾不上包扎,这时也不允许他有任何拖延思索。面对步步逼近的越军,他猛枢扳机,冲锋枪在胸前怒吼暴跳,把冲上来的越军不断击倒。子弹打完了,他随手几颗手榴弹投了过去,越军被炸得胆颤心惊。还没等越军缓过神来,紧接着坚守在高地上的二连和六连的各种火器一齐向越军开火,猛烈的火力象一阵旋风,把越军卷了下去。阵地上再次沉寂下来,这是两个战斗之间的短暂沉寂。果然,越军稍作喘息,,又向高地摸来。趁越军还未接近,李水波抓紧时间包扎妤伤口,然后仔细检点武器弹药 .他惊讶地发现,身边没有子弹了,就剩下一根爆破筒。要撤回点火站,时间已不允许了。再说,坚持在那里的战友处境也很艰难,在他们弹药打光前,需要有人掩护他们安全撤回高地。李水波打定主意,取出爆破筒,安上雷管和拉火管,轻轻压在身下。然后,他摸出袖珍日记本翻看了几页,又放回衣袋。越军的影子越来越近了,李水波这时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山腰上的三名战士。他几次回过头去了望设在半山腰上的点火站,都没看见动静。他的心情变得有些焦虑不安:难道他们都牺牲了吗? 要赶快命令他们撤下高地。就在这时,王继兵和张道生从掩体里探出半截身子。在战斗中,刘德庆已经牺牲,他俩也都负了伤。他俩向李水波招手,李水波深情地看着自己班的战士,同时指指靠近的越军,他用手势责令他们快退下去,但两人没有领会。李水波想到:"要想法把越军引得离点火站更远些!"他艰难地挪动双腿,爬出掩体,运动到一个凹部。他紧握爆破筒,怒视着逼近的越军。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越军的眉眼越来越清晰。王继兵和张道生透过弥漫的硝烟看到:山下李班长已处于被包围的危险境地,他俩心急如焚,再乜沉不住气了!俩人一个紧握最后一枚手榴弹,一个拎着只剩下一梭子弹的冲锋枪,就想冲下山来救助自己的班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冲在最前面的十来个越军,戍扇形围住了李水波。一个眉骨突出、眼睛深陁、军官模样灼家伙,得意忘形地用生硬的中国话喊着:"不要开枪,要抓活的!"其余的越军也附声狂呼乱叫:“抓活的!抓活的!”越军见李水液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知道他负伤,也没有子弹了,已失去了抵抗能力,便放心大胆地向李水波靠近。李水波镇定自若,他轻蔑地冷笑着斜视围上来的越军.等他们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就在越军离李水波只有两三米远时,几个家伙为了抢功,一起快速向他扑来。他们正要抓住李水波时,身负重伤的李水波一回手,毅然将压在身体下的爆破筒拉燃了火,呼地从地面腾身跃起,就象一尊威风凛凛的铁罗汉,军神般的傲然而立。他手中的爆破筒“哧哧”地冒着青白色的烟雾,山不动了,溪水停止了流淌,天上的白云也停止了浮动。在李水波身旁围成一圈的越军,被这突然出现的情景惊呆了!他们脚下生根,忘记了逃生,目瞪口呆地看着浑身是血,双眼如电的中国士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着班长胸前那根冒着青白烟舞的爆破筒,正打算赶来营救班长的王继兵和张道生两人,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悲壮一幕,他们明白了班长的真实意图。他俩忘记了一切危险冲着山下大声呼喊:“班长---”但是,没等喊声落地,只见一道耀眼的蓝白色的爆光,伴随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化作代乃高地上的一声惊雷----

又一个王成式的战斗英雄李水波,与六名包围他的越军同归于尽! 他的鲜血,染红了无名高地,染红了117团那面火红的战旗!



本文内容于 2007-7-13 8:01:09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