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一卷 愤怒的冷剑 第二十一章 电脑高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冷剑回头看看程浩,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又出乎他意料,程浩的目光保持冷澈,看黄菲的眼神还是那么炽热,但对冷剑却没有嫉妒之情。

黄菲在冷剑耳边吐气如兰,贴着他的耳朵轻轻问:“冷大哥,你没事吧?”黄菲亲热的举动当然又引来尖叫声。

冷剑尴尬的推开黄菲,幽暗嘈杂的环境让他的警觉降低很多,如果是有危险,他现在死定了,他暗中发誓,以后即使在歌厅,也要保持绝对的清醒和警觉。

冷剑知道自己手的力量,刚才肯定弄痛了黄菲,顾不得其他人的目光,问:“很疼吗?”

黄菲摇摇头,冷剑不好意思抓他的柔荑看,便问黄菲拉他干什么。

当黄菲娇俏地向他扮个鬼脸,说叫他和她合唱歌曲时,冷剑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现代的情歌他可不会唱。

黄菲娇嗲地问现场观众放不放过冷剑,人们当然轰然说不放过。

冷剑无奈,只好对黄菲说,情歌合唱他真的不会唱,只会唱军歌。要情歌对唱,叫黄菲找程浩。

黄菲无奈,只能退而求次之。冷剑唱的是在他离开军营时,战友为他送行唱的《梦驼铃》。

在柔和的灯光下,冷剑站立如铁杆,面容冷酷,棱角分明,犹如刀刻。剑眉入鬓,虎目含威,彪悍的身躯如猎豹,柔和的灯光也不能掩盖他身上隐约散射出萧杀之气。举手投足,刚劲有力,虎虎生威,迸发出慑人的气魄,充满军人的风范。

现场的少女那曾见过如此伟岸的男子汉,如此气势逼人的大丈夫?冷剑还没开唱,娇呼声就四起,不逊色追星场面。

黄菲脸上更是露出比鲜花还要灿烂的笑容。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冷剑的声音混厚,苍劲,有力,中气十足,将歌曲中军人的气概演绎的淋漓尽致。冷剑不是不会唱歌,而是不会唱流行曲罢了。

少女粉丝又是娇呼连连,大呼过瘾。有一个年约16、7岁的少女冲上来,掂起脚跟,在冷剑钢铁般的脸上“波”的亲了一口,留下一个红红的唇印。

冷剑呆了,懵了,一脸茫然,呆站在那儿如木偶。众人见冷剑的傻样子,笑的更狂。


最疯狂的时刻是蹦迪了,音乐响起,疯狂的刺耳的不知道应该叫音乐还是噪声的东西立刻冲进了冷剑的耳内,让他不由得紧皱眉头。

以前也听说过D厅里是如何的疯狂和混乱,不过那只是听说,如今真真切切地见到了,才觉得这句话真是一点都不掺假。歇斯底里的重金属音乐、昏暗的闪烁不停的灯光,还有那在宽大的叫做舞池的场子里不住扭动肢体的疯狂的人群。男男女女、女女男男,都随着那音乐疯狂地扭动着、摇晃着,似乎在借此宣泄年轻过剩的精力一般。

黄菲叫冷剑跳舞时,冷剑坚决地摇头,怎知程浩也不去跳。

黄菲面对着冷剑和程浩跳着,她半眯着双眼蕴涵着一种难以琢磨的笑意注视着他们,比她正常看人时的那种媚惑更加诱人,她的舞跳的也比刚才更加的大胆、疯狂,只见她双手举过头顶,突显出傲人的双峰和那盈盈一握的细腰,伴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扭动着。

如果说舞蹈是一种肢体语言的话,那么她现在跳的这种舞就传达了一种诱惑的信息。这种动作以前冷剑偶然有一次在香港的卫视中文台播出的MTV中见美国性感歌后麦当娜跳过,当时他就感觉里面蕴藏着性挑逗的信息,怎么黄菲也这么跳呢?可能是自己太落伍了,大概现在迪斯科就流行这么跳吧!

舞池中的黄菲不再是忧郁美丽的小天鹅,而是魅力四射的妖艳舞姬。冷剑觉得黄菲有两张脸孔,忧郁和狂野的脸孔,她是忧郁和狂野两种矛盾物质的揉合体。

这些混乱的气氛令冷剑莫名其妙地紧张,他想,也许自己真的应该孤独地存在着,永远一个人沉默地呆着,或生存、或爆发、或走向那宿命的终点。因为,每当到一个地方,每当自己与其他人呆在一起的时候,似乎都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而使原本应该开心、轻松的氛围荡然无存,变得沉闷而又凝重。

他不想扫黄菲的兴,就独自一人走出浩菲酒吧,远离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

冷剑沿着大街慢慢向公园方向走去,忽然感觉身后有个人跟着他,是没有任何威胁性的人跟着他。

停步,回头,愕然。

他看到是一双明亮而带冷漠的眼睛,程浩特有的眼睛。

程浩和冷剑并肩缓行,长久无语。

冷剑忽然发觉程浩和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沉默,冷漠,镇定。如果程浩当兵,肯定和他是同一类人。

“我看出黄菲很喜欢你。”程浩首先打破宁静,略带嘶哑的声音却没有酸味,真是特别的男孩。

“我不适合她。”冷剑简短地回答。

“我能看出来,她也不适合你。”

冷剑惊愕地望望这个和他年龄不相称的睿智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智商的确高,目光很毒,怪不得能成为黑客榜首。程浩和弟弟冷睿有相似之处,就是智商都很高,只不过,冷睿的长处是推理,而不是电脑,冷睿很阳光,不冷漠。

“你很爱她。”冷剑道。

“是,我很爱她,可以为她奉献我的一切。但她只是感激我,不爱我。我相信不久之后,她就会离开我,展开翅膀去远方觅食。”

程浩见冷剑疑惑的目光,接着说下去,“我没有支持她攀登目标的资金,没有托起她翅膀远飞的能力。你也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她虽然很喜欢你,但绝不会因爱上你而嫁给你。”

这些深奥的问题冷剑当然说不出,更加想不到,对于感情他是弱者。

“她喜欢你,可能因为你救了她,可能因为你特殊的气质,也可能因为你曾经拒绝过她。你如果拒绝过她,她就更加喜欢你。”

“为什么?”冷剑听得头点疼了,他从不想这些对他来说很无聊的东西。

“她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女孩,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她越想得到。她是一个表面柔弱、内心刚烈的女孩,可惜的是,她的野心太大了点。”

“什么野心?”

“金钱,荣誉,地位。”程浩长吁一口气,“我送这个小酒吧给她,已经是我最大的能耐。她认为够火候时,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我的。”

冷剑不想问程浩为什么这么傻,为一个女人付出这么多,他不想刺激这个年轻人的心。

那知程浩像看穿冷剑的内心一样,笑着说:“你是不是认为我不值得?”

冷剑没有回答,程浩说:“我只管爱她,我为她付出,看她开心我就开心。她爱不爱我是她的事,我管不着。今晚听到她说我是她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男人,我就认为我的付出已经得到丰硕的收获。”

冷剑对程浩的怪论,头终于感到又大又疼。这些事他根本不去想,也不想听。

程浩也好像看透冷剑的内心世界,淡然一笑,说:“你是个冷血、镇定、残酷、机智的男人,谁成为你的敌人,谁就一生也不能睡个安稳觉。但你又是个有爱心的男人,你疾恶如仇,锄强扶弱,从你经常帮助弱小就知道,你有古代大侠的风范。你可以为正义、可以为朋友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辞。”

冷剑对程浩刮目相看,想不到只和这个年轻短短接触,就对冷剑人性看得这么透彻,甚至比冷剑对自己的了解也不及他,他完全相信程浩对黄菲的评价。

“我们做个朋友,怎样?”程浩向冷剑伸出手。

冷剑紧紧我住程浩的手说:“你是我离开军营后第一个朋友。”然后感叹,“你不当兵,真是国家的损失。”

“只要冷大哥能回军营,我就当兵。”

“此话当真?”说完这话,冷剑的脸暗淡下来。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程浩看见冷剑暗淡的脸,又笑着说:“冷大哥,你放心,你天生就是做军人的料,以后你有机会做将军的,耐心点。前途光明,道路曲折嘛。黄菲不选择你,将来她会后悔莫及的。”

冷剑还是感激程浩安慰的话,程浩留下手机号码给冷剑,并说这个手机号码永远为冷剑留着。

两个冷漠的人居然谈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回到“浩菲”酒吧时已经12点多了。

酒吧里的一切,让他们吃了一大惊。几部警车在亮着警灯,十多个警察在出出进进。

程浩和冷剑亮名身份,走进酒吧,里面一片狼藉,所有设备,台凳,玻璃,酒和杯,全部被砸得粉碎,黄菲正在呜呜地哭。

看见他们进来,黄菲如飞燕一样扑进冷剑的怀抱,紧紧的抱着冷剑在嚎哭。冷剑尴尬的望向程浩,程浩耸耸肩,摊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苦笑。

“黑恶势力,终究有一天我要铲除你们。”冷剑暗暗发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