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作品相关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上)

辽西老戟 收藏 42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同昌火车站是锦阜铁路旁坐西朝东的一个小站,票房候车室是老式的尖顶建筑,周围栽满了松柏和梧桐树。车站广场东面,是一排排高大的白杨树,掩映着几户低矮的农舍。向北是通往城里的大道,南面都是杨柳屯一望无际的高粱地。

捡票口平台的台阶下和东面的空场上挤满了人群。

平台,成了令人瞩目的地方。

一丝风也没有,落日把余辉涂在人们的身上,人人的脸上一片金黄,而几百双眼睛却像要喷出火来。

“我操他妈的!这俩洋鬼子早就因该有人收拾他们了!”

“东关师范的两个体育老师,活蹦乱跳的两个大小伙子,没招他、没惹他,就让这个肥猪鬼子把脑浆子都给摔出来了!活活他妈给摔死了!”

“那个拿刀的长毛,也不是个好东西!已经杀了三个会武术的和尚了!”

“四月十八庙会上,他们就糟踏了好几个妇女!”

“那他妈也没有李黑鬼惨道,抢男霸女、逼良为娼、杀人不眨眼哪!踹寡妇门、刨绝户坟、抢月子奶、欺负老实人,坏事都让他干绝啦!我操他死妈的!”

“恶人还得恶人治!这回让他们碰上了罗胡子,一个他妈也别想跑!一个他妈也别想活!”

人群里咬牙切齿的咒骂声,没有忌讳地越来越高,他们已经明显地感觉到,几个坏蛋的克星来了,几个魔鬼的寿路到了。因为罗云汉的名字早已像张飞、李逵一样,传遍了同昌方圆几百里。人们早就巴望着西山的罗胡子,咋不早早地、快快地劈死这千人恨、万人骂的人间魔王李黑鬼呢?

罗云汉真真切切听到了人们的咒骂声,环胸的手放下了,微微地扇起草帽来。有道是:天作恶,犹可躲,自作孽,不可活!真他妈是冤家路窄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这回碰上你罗爷爷啦!王八蛋操的!今天你们是活到头啦!来吧!家贼、外鬼我今天一起收拾!

面临强敌,罗云汉却是出奇得冷静。淡淡地望了望肥猪和长毛浪人,微微撇了下嘴:“你俩一起上吧!”话音未落,手腕突然一抖,草帽便带着一股飒飒罡风,打着旋儿飞了出去。肥猪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刷!老母猪似的肚子上顿时划开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罗云汉旋风般地身形一转,鬼魂似的出现在肥猪的背后,斜飞一脚,正踢在他的腰眼上 。肥猪扑通一下滚倒在地上,血淋林的肠子像倒垃圾一样,一股脑地倾泻出来,殷红的鲜血像泉水似的喷涌而出。

“啊!”人群发出一阵惊呼。

女学生哇地一下吐了起来。

“出人命啦!”人群一阵骚动,几个胆小的人夹着包、慌忙地溜走了。

大烟鬼哆哆嗦嗦地把枪指向了罗云汉,旁边的李黑鬼微微摇了下头,用眼神止住了他。

呛!长毛浪人拔出利刃,利刃立时划出了一道刺眼的寒光。长毛一把甩掉了刀鞘,双手舞刀,呀地一声怪叫,旋身拧腰,刀光一闪,抖出了漫天的雪花。长毛不见了,只见一团飞速滚动着的光气,恶狠狠地向罗云汉头上罩落下来。

李黑鬼心想,罗胡子,这回算你倒血霉了!长毛浪人这一刀闪出,是清水家族名贯九州的“闪光刃”,见光不见刀,光闪头落,一刀毙命,百试不爽。小子!纳命来吧!

没想到,罗云汉疾如狡兔般地一缩身形,便匪夷所思地躲过了惊涛怒浪似的刀锋,轻如山猿似的扑步弹腿,朝长毛裆下狠命一脚。长毛武士刀走空,力道已老,正惊异间,冷不防裆下遭了致命一脚,便哎哟一声,捂着下体、痛苦不堪地俯下身来。罗云汉闪身一把夺过长刀,用膝盖一顶长毛后背,长毛便扑地趴在了地上。罗云汉抬头抖腕,轻松地甩了个刀花,嗨的一声,一刀深深地刺进了长毛的肛门。

“好!”

“好啊!”

“罗爷!再使点劲儿,把刀尖儿从长毛嗓子的眼儿里捅出来!”

“哎!我说,你看见了吗?肥猪那肠子流出来有五十斤,能他妈满满装上俩水筲!”

“嘻嘻!熘肥肠儿的话,能够城里鬼子吃一个礼拜的!”

“杂种操的!小日本儿也有今天!”

人群欢笑着,发出一片呼喊声。

“看见没?两个鬼子打一个,可结果都没跑出我的意料之外!”红裙女人得意地说。

“我看那几个便衣队的小子,今儿个也要赶赴丰都城了!”职员丈夫两眼不错珠地注视着平台。

突然,人们眼前一花,李黑鬼凌空跳起,连踢数脚,把正要拔刀而又没拔出来的罗云汉,踢翻在地。

“好!好啊!”

“踢死他!踢死他!”吓呆了的便衣们来了精神。

“大哥!抓住他!那可是一万块现大洋啊!”

尤二和大烟鬼缓过神来,狂呼乱喊起来。

“起来!小逼崽子!嘴巴子刚长出几根毛儿来,就敢到黑爷这儿露大花屁眼子来?”李黑鬼得意地向倒在地上的罗云汉一招手,双手叉腰,发出一连串夜枭似的怪笑:“咋样?罗胡子!黑爷这叫‘惊蛰雨水连环腿’!你一个杀猪的胡子见过吗?你唬那俩鬼子行,你唬你黑爷行吗?”

李黑鬼心想,我这“惊蛰雨水连环腿”,曾经打遍北、阜、义三县无敌手。一旦踢中,重者肝胆俱裂、吐血身亡;轻者身心俱损、骨断筋折。你一个山沟劫道的罗胡子,痛快给我趴在地上吐血玩儿吧!

说罢,李黑鬼抬眼望了下台下的人群,直起身来,洋洋得意地扭动着狗熊似的身子,向前踱起步来,指着平台上断了气的肥猪和长毛说:

“老少爷们儿都看见了,他罗胡子打擂不仗义!专能使诈。没等打擂开始就把这肥猪开了膛,打不过这长毛,就踢人家命根子。这整的是啥事儿啊?这不扯王八犊子吗?大家都看到了,我可是光明正大打倒了罗胡子,我这是用……”

“大哥!小心哪!”

没等大烟鬼说完,罗云汉已拔出长刀,身形暴起,形同鬼魅似的掠到李黑鬼背后,刀光一闪,一刀削掉了李黑鬼的右臂。李黑鬼呀地一声,还没转过身来,左臂也随之被削掉。没等躯体倒下,刀光又是一闪,李黑鬼的脑袋就被砍落在地上。扑通!躯体倒下了。罗云汉一把扯起李黑鬼的大腿,一刀一条,砍掉了李黑鬼的两条大腿。

李黑鬼说对了,罗云汉面临强敌的对策就是巧使诈术。突然袭击,猝然发难,就是他惯用的诈术之一。罗云汉自己心里明白,我哪会什么相扑啊?光那肥猪三百多斤的坨子压也能把我压死。我跟你摔什么跤、相什么扑啊?先下手为强,我打你个出其不意、冷不防吧!一招儿“电火飞轮”,抽冷子就用草帽撕开了肥猪的肚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