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HIRTEEN 内变 [2] 同乡

百合浪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你不开心?”喝了一杯酒,杰弗逊问。 “没。”杨锐把两个空杯再接满,把其中一杯放在杰弗逊面前。 “得了吧,从一开始你就在这里蔫着,像个阳痿的老二。” “干!你他妈的今天是想找打吗?”杨锐觉得那傻鸟的话有些难听,心里有点火。 “如果你打我一顿,心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你不开心?”喝了一杯酒,杰弗逊问。

“没。”杨锐把两个空杯再接满,把其中一杯放在杰弗逊面前。

“得了吧,从一开始你就在这里蔫着,像个阳痿的老二。”

“干!你他妈的今天是想找打吗?”杨锐觉得那傻鸟的话有些难听,心里有点火。

“如果你打我一顿,心情能好的话,我倒愿意。”杰弗逊一句话把杨锐说哑巴了。

“听着,”杰弗逊点上根烟。“现在兄弟们已经开始融洽,这是你最想看到的,我不明白你还在为什么不开心?”

杨锐喝了口酒,看看还在欢闹的士兵们。杰弗逊说得没错,在他们这些士官的努力下,在经过了几场残酷的战斗之后,不同国籍的士兵们在一起虽算不上不分你我,但也都是一起过过命的;过了命就是兄弟,这是军队里的规律;只要再给些时间,只要他们都能活着,那以后,这些曾经敌视的士兵们就会成为生死兄弟。那不是,前段时间看见美国人还恨得牙根痒痒的哈扎德,现在正跟泰戈尔和纳帕伊一起跟霍克等几个美国人坐在一张桌上喝酒聊天,和他打过架的鲁兹也在;尽管两个人还有点不习惯,感到别扭,但看得出,他们心里的那种仇恨已经淡漠了。战争真的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既能制造人心中的仇恨,也能化解另一份仇恨。

“你看到他们了?”杰弗逊顺着杨锐的目光看过去,然后回过头。

“那并不是我不开心的原因。”杨锐觉出了,有些事就算烂在心里,也会让自己发霉变臭的。

“那是什么?”

“拜托,别像审犯人似的问我话。我是想家了。”

“想你的那个……女朋友?”

“有什么问题么?”杨锐听出了质疑的口气。

“得了,我们连自己的生死都管不了了,还有心去管一个隐形人?”

“那莎拉呢?”

“那不一样,伙计。我和莎拉都是军人,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挂掉,所以只要我们还活着,只要暂时远离该死的战场,只要我们能在一起,那我们就尽情享受,享受生活,享受快乐。不为别的,就为了我们在没仗打的时候能尽快摆脱那杀与被杀的阴影,而在打仗的时候还能有个盼头,有个希望驱使我们尽可能地活下去。”

杨锐看着杰弗逊,在他的印象里,这总冒傻气的家伙好象从没有说过这种还带点人生哲理的话。不过,杨锐并不打算服软。“这么说,你并不喜欢莎拉,你只是把她当成一个依靠,一个暂时的快乐来源,对吗?”

“我可没这么说。”杰弗逊觉得自己被人误解了,赶忙否认。“我喜欢她,如果没有战争,我会跟她结婚,回到澳大利亚,在阿德雷德开个属于我们的小旅馆,生几个孩子,清清静静地过完我们的下半生。这与我和她一起找乐子并不矛盾。现在我们是军人,上了战场我们跟死神玩捉迷藏,下了战场我们就得及时行乐,难道这有错么?”

“没错,”杨锐咽了口酒说。“我跟你也一样。”

“可你不快乐!至少现在,你不快乐!我和莎拉可以时常见面,至少也可以通个电话;而你呢?你甚至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留在你心里的根本不是她,只是那段虚无缥缈的回忆。它不能给你快乐。”

“那又怎么样?为了她,为了我的母亲,我穿上这身军装。如果要我把她忘了,就等于撤去我一半的心理支撑,到那时你觉得我还有勇气去面对这场战争么?”

杰弗逊张着嘴,想说不知该说什么,想笑又笑不出来,最后只好哼了几声。显然,杨锐说的东西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你喜欢莎拉,而我喜欢安儿。虽然我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在此之前,我必须得保证我能活到那一天。”杨锐说完,一口气喝光杯里的酒,然后点上根烟。

“说真的,”杰弗逊没再反驳什么,看到杨锐那坚定的眼神,他觉得再劝也没什么意义了。“你和小云还真是天生的一对,总是为别人着想,为别人活,却忘了自己的快乐。”

“你别告诉我,今天跟我这放了这么多屁就是为了让我放弃安儿去选择她?”

“我没那么鸡婆!那是你们俩的事,跟我没关系。只是觉得你活得太累,想给你找个解脱的方法。现在看来,”杰弗逊耸了耸肩。“我失败了。不过说回来,你和小云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我觉得你和她都是军人,就像我和莎拉一样,所以你们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也会彼此理解,这多和谐!”

“也许,可能,大概,差不多……”杨锐说了一大堆虚词。“要是我无事一身轻,我想我会考虑;但现在,毕竟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尽管她失踪了,可我忘不了她。”

“呼——”杰弗逊长出口气。“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死脑筋的中国人了。你和小云,弄懂你们比只身端掉一个敌指都难。”

“弄不懂就别费脑子了,”杨锐笑了。“不过提醒你,今天这些话就咱俩知道了。你那些话,尤其什么‘及时行乐’如果让小云知道了,她会以为你在教唆我泡她,而且是出于某种龌龊的目的去泡她;以她的脾气,她绝对能割掉你的小弟弟拿去喂狗。”

“操!”杰弗逊显然信了,下意识地捂着下体。“中国女人都是疯子!”

“哈哈……”杨锐笑着转身接满两杯酒。“还是谢谢你。”他举起杯子。

“我也没帮什么忙。”

“有些事凭几个人的能力很难解决,但你陪我说了这么多,至少让我心里能舒服点。”

杰弗逊一笑,两人碰杯。

“给我来杯酒,妈的,渴死我了。”还没等两个人喝完,小个子随着声音出现在吧台旁边。

“你死哪去了?喝到半路就看不到你了。”杨锐递上一杯酒,一旁杰弗逊问道。

“两杯。”小个子对杨锐补充道。“我去接新人了,接替雷诺的通讯兵。小孩,你不在孤独了。”

杨锐和杰弗逊好奇地看着小个子,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过来。”小个子也不想卖关子,朝后一招呼,只见一个有些黑瘦的亚裔上等兵走了过来。

“徐可上等兵,来自中国广东。”小个子拍着那新兵的后背,把他推到众人面前。看得出,那上等兵还有些腼腆。“见见你的前辈。”小个子笑着说。

“我,我叫徐,徐可,广东东,东莞人。”他很紧张,带着粤味的英语被说得结结巴巴。

杨锐笑了,好象自己刚来的时候也没这么拘谨过啊。他从沙发里站起来,伸出右手,“杨锐,辽宁沈阳人。”

“你可以叫他‘小孩’,哈哈……”杰弗逊突然怪叫道。

徐可想笑,却憋住了。他颤巍巍地跟杨锐握了握手。

“他是杰弗逊,澳大利亚人,三班班长,你可以叫他‘杂碎’。”杨锐指只杰弗逊介绍说。话里话外却是反击的意味。

“我操!再听到你们这些狗屁狙击手叫我‘杂碎’,我就阉了你们!”杰弗逊佯装生气,拍着吧台喊。

“哈哈……”几个人都被他搞笑的“生气”表情逗乐了。徐可也把刚才那种拘谨忘得一干二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