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作品相关 第一章 平台立擂(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8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下) 可那毕竟是一张二十几岁年轻人的脸,红扑扑的、亮晶晶的,轮廓分明,流淌着明洁、亮艳的光泽。一件家织布的、双肩打着白色补丁对襟蓝褂,裹不住他浑身疙疙瘩瘩的腱子肉。虽然是中等身材,可往那儿台阶下一站,就像钢打铁铸的金刚罗汉! “罗云汉!”李黑鬼猛地一下摘掉了墨镜,双眼一瞪,惊异地绷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下)


可那毕竟是一张二十几岁年轻人的脸,红扑扑的、亮晶晶的,轮廓分明,流淌着明洁、亮艳的光泽。一件家织布的、双肩打着白色补丁对襟蓝褂,裹不住他浑身疙疙瘩瘩的腱子肉。虽然是中等身材,可往那儿台阶下一站,就像钢打铁铸的金刚罗汉!

“罗云汉!”李黑鬼猛地一下摘掉了墨镜,双眼一瞪,惊异地绷起了满脸的横肉。

“啊?是罗胡子?”尤二腿一软,差点没坐在地上。

“啊?是梁丹手下的罗胡子!”便衣们惊呼道。

“罗云汉!”

“罗云汉来啦!”

“是西山的罗云汉哪!罗胡子来啦!”人群里高声的传呼着、聚拢过来。

男女大学生相互对视,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抓石本、劈唐彪、独闯黑龙潭,罗兄弟的大名,我李黑鬼是如雷贯耳啊!”李黑鬼久闯江湖,大大小小的见过点风浪。当下合扇抱拳,拱了拱手,膀子一晃,就站在了平台的中央。眼睛扫了下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和慢慢走上台阶的罗云汉,心想,我李黑鬼技压黑白两道、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只要我今天打倒了梁丹手下的骑兵连连长罗云汉,什么西山九营十八台的民团、胡子、游击队、义勇军,都他妈得听我的!哼,一个杀猪出身的土匪崽子,你罗胡子有啥了不起的?眼下到我这一亩三分地啦,是龙,它得卧着;是虎,它得趴着!这里是同昌火车站,不是你罗胡子任意横行的西山沟!哼!一旦打不倒,对不起,一顿乱枪送你妈的上西天。片仓悬赏的一万块现大洋,那就是我的了。

“罗兄弟,听说你的鬼头刀耍的不赖,今儿个我就当着老少爷们儿的面儿,在这平台上立个擂,你就露两手儿让我开开眼界?”李黑鬼抖开扇子,轻轻一摇,望着站在对面的罗云汉,瞄了一眼他微微鼓起的腰间。李黑鬼知道,罗云汉的前腰别着盒子炮,后腰插着鬼头刀。可那有什么用?哼!罗胡子,今天你就是浑身别枪、遍体插刀,你也是在劫难逃、插翅难飞啊!裂嘴冷冷一笑,神气活现地一抖手腕,啪地合上扇子,摘下了帽子、盒子枪,递给了身旁的一个大烟鬼似的便衣。

罗云汉拿着草帽,双手一环胸:“哼!开眼界?我还是给你开眼光吧?(辽西祭祀死人土语)看你长个黑驴鸡八似的,杀你李黑鬼,还不配用我的鬼头刀!”罗云汉站在台阶上,眯缝着环眼,微微用眼角扫视了下广场,嘴角又是不屑的一撇。

人们从这撇着的嘴角上看出,他不过是个二十岁几岁的年轻小伙儿。真想不到,这个一头乱发、两只环眼、不断撇嘴的年轻小伙儿,竟然是威震八方的罗云汉!罗胡子!

“其实,他长得挺英俊、挺帅气的”台阶下的红裙女人,望着平台上一脸凛然豪气的罗云汉,对身边撑着青绸阳伞、高级职员模样的丈夫说:“浓眉大眼、鼻直口阔,天庭饱满、面如满月。如果没有一脸杀气,面庞一定很清俊。可以说是风尘三侠中李靖和虬髯客的合成体。”女子夸赞着说:“侠肝义胆、豪气干云!看看!这才是男人,这才是充满英气、充满阳刚之气的男人!”

“英气什么?”职员丈夫鄙夷地说:“乱发如戟,环眼如寇,满嘴龃龉不堪的下流话!地地道道的土匪、胡子!”

“你懂什么?”女人夺过阳伞,“男人贵在在气质和风度!”弯弯的眉毛高高一挑,“项羽、岳飞怒发冲冠,方显英雄本色;张翼德仗矛横桥,环眼一喝,才吓退曹贼百万兵。唯大英雄能好色,是真名士自风流,那个爷们儿不说几句下流话!谁像你?软塌塌、粘糊糊的像个娘们儿!”

“是是是!夫人说得对!”职员丈夫慌忙扭头恭维道:“下流话好!下流话自风流,从这往后,我回家除了能好色,就都是下流话了!”

“馊样儿!”女人撇嘴一笑,把阳伞移向丈夫,打了个十足的眼风。

罗云汉旁若无人的神态,不由得使李黑鬼又向四周仔细地望了一遍。

“罗胡子!你别鸡八臭美!今天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你也别想飞出这同昌火车站!”大烟鬼挥舞着李黑鬼的凉帽,跳着脚叫喊着。

“八嘎!”南面平台上的人群一阵骚动,晃晃荡荡地走出了两个日本浪人。

领头的浪人,像头肥猪,头上高高地挽了个长髻。袒胸露乳,肚子高高地隆起,白色的和服紧紧地包裹着像要爆炸了似的笨重躯体。

后面的浪人,满头长发散落下来,只露出蜡黄蜡黄的一条脸和一只凶狠的眼睛。一柄带鞘的武士长刃,横别在一身黑衣的腰间。

肥猪浪人走到罗云汉面前,双手一合,艰难地鞠了个躬。一抬头:“罗胡子的,名号大大的!较量较量地有!”说罢,双手一张,像熊瞎子似的左右摇晃起来。

“我说罗兄弟,上吧!”李黑鬼幸灾乐祸地向罗云汉嘿嘿一笑,低声说道:“这头肥猪是北海道的相扑冠军,到东三省还没遇到对手呢!那个长毛武士,是名古屋清水家族的忍者,一刀毙命、见血封喉。嘿嘿!这回都让你兄弟赶上了,我说,把招子放亮点,可别给你们西山胡子丢脸啊?” 说罢诡谲地一笑,闪身让到一边。

罗云汉早就听说过,这李黑鬼是北票伪满警察教官,带着人命血债,逃到同昌城,进了片仓的便衣队。由于用他的“惊蛰雨水连环腿”,踢死了东山抗日义勇军的首领佟天光,被提升为便衣队长。于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李黑鬼也曾设过几次陷阱,想抓捕梁丹和罗云汉。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抓着梁丹、罗云汉,还搭上了了几个侦缉队的便衣不说,有几次还差点着了罗云汉的道儿,被追得满山乱窜,险些把小命儿扔在西山。

罗云汉心想,今天我虽说是有接头任务,但我一个人来去自由,杀了你李黑鬼,我他妈就走人。反正,梁大哥早就交待过,杀他李黑鬼是早晚的事儿。今天,我就顺手做了他。至于这两个送上门儿来的日本浪人,算个屁呀?大爷我根本没放在眼里。听交通站的老武头说,驻守车站的鬼子都到城里过什么秋分节去了。眼下车站上就这么几头烂蒜,还他妈不够我炒一盘儿的。来吧!离日头落还早着呢!今天大爷我要血染平台,闹翻这同昌火车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