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刘家辉受900车主委托要求听证交强险

对话动机

去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受900多名车主的联名委托,近日,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家辉将中国保监会告上市一中院,称其违反程序审批交强险行政许可,质问对方“交强险为何不听证”。

昨日,一中院称起诉书已经收下,目前正在审查是否立案。

对话人物

刘家辉

女,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今年4月26日,就交强险的出台,她曾代表156位机动车车主向保监会提交“听证申请书”,保监会在20个工作日内,做了一个书面答复称,“现阶段不需要进行听证”。

昨天下午,刘家辉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谈起受车主委托起诉保监会的事情,她多次强调,这是大家集体的力量。

召集车主全通过网络

新京报:最先质疑交强险未经听证的人,是你还是其他车主?

刘家辉(以下简称“刘”):是我自己想到的。因为去年11月25日,我开车的时候被撞了,对方被判全责。但修完车我去拿车时,定损的人告诉我,按交强险规定,我还要赔对方400块钱,只是这些钱由保险公司代出了。

这件事让我很气愤。回来查了以后,发现相关规定以行政许可的形式,写在保险行业协会制定的保险条款里。

既然它是行政许可,就应该符合行政许可法的要求。可是我发现它不符合———制订时没有告知相对人———你得问问我们是否同意,或者我们要讨价还价。

后来了解到,这个过程中开过一个意见征求会。不过那不是法定形式,是可开可不开的。但听证会依法是必须开的。

新京报:你是如何获得900车主支持的?

刘:我首先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了大家对交强险意见很大,网上还有很多言论。那时候我自己还没有那么深入,就想,这么大个事儿,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是不是发动一下车主。今年3月底的时候就和网站合作,做宣传和推广,发布征集公告和授权委托书,希望车主授权我向保监会提出听证申请。

新京报:网络征集的目的何在呢?

刘:我的出发点有两个:一是征集力量,二是征集意见。

新京报:网络征集支持的效果如何?

刘:很多车主打电话给我,我一天接的电话不计其数。大家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我一个人想不到那么多。

新京报:除了网络,你的委托人还有其他来源吗?

刘:没有了,全都来自网上。他们可以在网上下载“授权委托书”,填上自己的姓名、性别、机动车车号和联系电话。大部分人发邮件给我,另有几十个人是发传真的。

新京报:目前已有900车主联名委托你起诉保监会,对这个数字你怎么看?

刘:这个不好评价。其实中国人一般来讲,真是比较老实本分的,不到一定程度不会爆发。但现在从网上的言论看,跟进的人非常多,我觉得,900人后面,肯定还有更多的人。

大家反映交强险存在四问题

新京报:现在收集的大家对交强险的意见主要在哪里?

刘:主要是4个问题:一是财产无责赔付,大家对这个反映强烈,被撞了还要赔钱,我们绝对不允许它继续存在;二是保费高、保障水平低,不管怎么算账,这都是不合理的;三是,费率决策过程不透明;四是道路救助基金从交强险中按比例提取不合理。因为交通制度参与者是整个社会人,道路救助基金体现的是社会责任,却由机动车主这一类人承担,不合适。大家的建议是从交通罚款里出,体现“权责一致性”。

新京报:你的诉讼请求是要求听证,对解决这4个问题的意义何在呢?

刘:这4个问题都是实体问题。而我的诉讼是要解决路径问题。就比如我们要到河对面去才能解决那些问题,听证就是条路径。

新京报:现在法院立案没有?你个人有什么压力吗?

刘:还没有立案。但我没有任何压力,我能保持理智,也很有信心,这件事,没有信心做不动。

新京报:如果立案,你认为胜诉的希望大吗?

刘:我认为希望挺大的。但有了听证的机会,实体问题的解决要靠下一步的努力。

要想办法不让听证走过场

新京报:如果真的进入听证程序,你觉得大家提出的实体问题都能解决吗?

刘:起码,财产无责赔付是不可能再继续的。它违背了民事法律的基本原则。因为责任保险要以当事人所依附的民事责任为依据的。

新京报:有人认为听证很容易流于形式,反而可能给不合理的制度一个合法的外衣。

刘:你说得很正确。我是这样想的,既然要做这个事情,我就要想尽办法不让它走过场。毕竟,除了听证,行政部门能不能实际采用你的看法,没有其他既定法律程序规定它。

新京报:代表很多人的利益,告政府部门,你怎么看待这起诉讼?

刘:其实我这个人,是个很低调的人,以前就是每天做做自己的事儿。这回是因为自己偶然遇到的事情,才发现这个制度这么荒唐。虽然说从职业角度上说,这也是我们的职责,不过我想把它定位于公益诉讼。法律是有教育功能的,这就是更大的意义吧。

-对话车主

“这是普通百姓的呼声”

作为联名起诉人之一,白女士称经常开车的人最有发言权

白女士,作为私企工作人员,她是联名诉讼的900名车主之一。昨日,她称自己是通过网络与信件结合的方式,委托刘家辉律师起诉保监会。

新京报:你怎么会想到要告保监会?

白女士:诉讼保监会的想法我是有依据的,前一段时间我的车停在停车场被人逆向撞了,结果我还必须要全程陪肇事的人办理索赔手续,这样既浪费我的时间又浪费我的精力,太荒唐。

新京报:什么时候知道有人要联名诉讼保监会的?

白女士:遭遇那次车祸后,我一直利用各种渠道了解关于交强险方面的情况,今年年初,我在网上搜到刘家辉律师关于交强险提出的质疑,我就联系刘律师,要求加入到这个团队当中。

新京报:加入这次联名诉讼后,你为此又做了怎样的工作?

白女士:为了了解大家对交强险的看法,在一段时间内我放弃了开车转而打车,目的就是要和出租车司机了解情况,他们整天在路上跑最有发言权。

新京报:你认为你的努力会换来怎样的结果?

白女士:我想我们的想法正确的话,国家会支持我们的,我们是在维护我们应有的合法权利,我们的努力会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的,这是广大普通百姓的呼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