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七)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一辆疾行的黑色轿车悄然无声地停在一家普通餐馆门口外的路旁。车上坐着三个人:开车的是韦富贵,副驾驶座上的是周贵宁,车后座上坐着陈佳林。这时,路边黑暗处闪出一个人来到轿车跟前。周贵宁把身旁的车窗玻璃降下来,跟那人说着什么。

“他们一共九个人,都喝得差不多了,”周贵宁扭过头,向坐在车后座上的陈佳林报告道:“其它桌上的客人快走完了,就剩下他们这一桌人了。”

“现在几点?”黑暗中,陈佳林嘴边闪着烟头的亮光。

“九点一刻。我们要动手吗?”周贵宁问道。

“好,你去吧,”陈佳林轻轻地把手一挥,淡然地说道:“别手软!”

“放心,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周贵宁从车上跳下来,右手倒握着一根一尺多长的铁棍,走到餐馆门前的光亮处,脚步略为停顿了一下。这时,立马从街道两边的黑暗处突然冒出二、三十名强壮汉子。这些人一个个手执着家伙,迅速地聚集到周贵宁的身后。

“走,进去。”周贵宁把头一歪,挥动着铁棍,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

餐馆里一阵骚乱,里面断断续续的喊叫声传扬到了街面上。坐在轿车里的陈佳林和韦富贵似乎听到了几声刺耳难听的惨叫。不一会儿,只见几个人用手抱着头各自从餐馆门口狼狈地逃窜出来,四处散去……

“呵,”韦富贵坐在驾驶座上,不无风趣地说道:“这回可够热闹了。”

“这与我们没啥关系嘛,”陈佳林歪嘴一笑,冲韦富贵说道:“开车,回去打‘斯诺克’。”

黑色的轿车调转车头开走了,一瞬间就在这条街上的尽头消失了……

第二天上午,在日兴百货商场的经理办公室里,黄仁德正在那儿忙乎着手上的事情,抬头看见杜云彪猛然地闯了进来。他头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的右胳膊被挂在脖子上的长绷带垂吊在胸前。

“啊,”黄仁德不由地站了起来,惊讶地问道:“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他妈的,全是你这家伙害的。” 杜云彪怒气冲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口大骂道:“为了帮你和刘老板出头,搞得老子现在被人追杀,我能不过来找你要跑路钱吗?”

“怎么回事呀?”黄仁德赶紧把办公室的房门关上,给杜云彪沏了一杯茶水,说道:“来,有话慢慢说。”

杜云彪一副恶俗粗野的样子,骂骂咧咧地讲述了昨晚上自己和兄弟们在饭馆里遭遇他人袭击的事情。

“你他妈的,说是让我收拾几个街边小烂仔,可你知不知道,到你游戏机室去折腾的那伙人都是‘老麻子’的手下。我说你缺德不缺德呀?这下你可把我害惨了!现在好了,‘老麻子’放出口风,要把我和弟兄们都斩尽杀绝,我他妈的能不来找你吗?”

“谁是‘老麻子’呀?”黄仁德听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地说道:“我可是真不知道呀。”

“这你都不知道?”杜云彪被黄仁德气得半死,指着他的鼻子,吼叫道:“他妈的,亏你这家伙还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

黄仁德忍气吞声地听着杜云彪的漫骂,半晌才从他嘴里才弄清楚“老麻子”原来就是陈佳林的绰号。小时候,陈佳林的绰号叫“小麻子”,这些年来,由于他在社会上混得风生水起的,在道上的名声那是越来越大,早已被人尊称为“老麻子”了。当杜云彪说到陈佳林的名字时,黄仁德当然知道他是谁了。

“这才做了三、五天的生意,我哪儿有什么钱给你呀?”黄仁德并不清楚陈佳林在社会上的本事和手段,心里倒还掂记着自己的事情,不甘心地问道:“如果你和弟兄们都散了,那我的场子找谁帮看呀?”

“他妈的,谁还管你那游戏机室,”杜云彪气之下把桌子拍得嗡嗡作响,并大声叫嚷道:“你没钱不是?去跟刘老板说,我和几个兄弟都要跑路,让他拿出五万块钱。”

“黑哥,来,先抽支烟,”黄仁德点头哈腰,用打火机给杜云彪嘴边叼着的那根烟点燃,说道:“消消火,有话好商量嘛。难道就非要跑路不成,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你有什么法子?”杜云彪直着脖子,硬梆梆地反问道。

“我知道陈佳林这个人,虽然他不认识我。不过,我跟他的师傅和师兄倒是多年前就认识了,也算是打过交道的朋友吧。前几个月,我还跟他的师兄见过一面呢。不如这样,我去找他的师兄说说情,大不了我替你上门赔罪好了。”

“就你?得,你要够面子,你去找好了。我他妈的不敢想那好事,你让刘老板准备好钱,先给我送来。” 杜云彪的嘴里喷出一口浓烟,顺嘴问道:“他师兄是谁?”

“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叫毕自强。”黄仁德在办公室里踱着方步,来回走动着,说道:“这人长得挺面善的,若是诚心诚意地去求他,我想他帮说说话的。”

杜云彪从黄仁德的嘴里听到毕自强的名字时,差点没被一口浓烟呛死。

“你说他师兄是谁——毕自强?”杜云彪的身体似弹簧般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下子变得精神起来,说道:“他妈的早说呀,阿强如果真是‘老麻子’的师兄,我还跑什么路呀!”

“哦,这怎么回事?”

“阿强跟我在里面待了四年,你是他出来后才进去的,” 杜云彪双眼放着亮光,很自信地说道:“阿强既是‘老麻子’的师兄,这就好办了。他在里面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我罩着他。这出来混世界的人讲的就是‘义气’,他不会不给我这份薄面的。”

“那太好了,我有他的手机号,这就给他打?”

“嗯。你跟他说,有个叫‘黑哥’的想和他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