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版“皖南事变”:上千红军被骗下山缴械 zt

2野劲旅 收藏 29 175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漳浦县公安局内,有一座赫赫有名的孔庙,前不久刚跻身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


70年前,全民抗战伊始,这里发生的“漳浦事变”震惊全国:在敌人重兵围困威胁下,深山打游击多年的红军红三团1000多官兵,一枪未发竟全被缴械。事过8年,***赴重庆谈判时,仍以“漳浦事变”为例,提醒全军引以为戒。


红三团全军为何受困孔庙?“漳浦事变”为何被称为预演的“皖南事变”?《***选集》为何要选录这起事件?……


【讲述:下山进漳浦 千余人全被缴械】


漳浦事变60年后,作为事变亲历者的卢胜(原福州军区副政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因病于1997年逝世。


当年红三团1000余人全被缴械,时任红三团副团长的卢胜,趁夜带20多名红军骨干,冲出孔庙重围,重建了红三团。


卢将军的遗孀、年逾八旬的姜斑华女士及其子女,日前向记者追述了将军本人及漳浦事变:


漳浦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一手制造的,但也有我们一些主观上的原因。


1937年初,中共闽粤边特委代理书记何鸣,从报纸上获悉蒋介石已接受我党提出的“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主张。


1937年6月23日,特委开会讨论部队整编事宜。与会人员争论特别激烈的是部队整编地点要不要离开根据地。何鸣认为下山去才能扩大影响,主张将部队开入漳浦县城。特委派何鸣与157师谈判,于6月26日正式签订《政治协定》,将红三团1000余人改编为保安独立大队,大队长兼政委何鸣,副大队长卢胜。


但在独立大队进驻漳浦的同一天,国民党第四路军总司令余汉谋、国民党第五路军总司令李振球,奉蒋介石密令,到漳州策动157师师长黄涛采取非常措施,解除独立大队1000余人的武装。


“当时从不同渠道都可以判断出国民党方面不怀善意,可何鸣不以为然。老卢健在时每谈到这里都会扼腕叹息。”姜斑华说。


【一支小曲九带出300人 “新红三团”】


卢胜在回忆录里提到,“被缴械后,何鸣被带走,大家都回孔庙被国民党看管起来,有人气得甩掉军帽,脱下身上的黄军装,摔得满地都是,157师派政工人员到孔庙劝说,被骂做‘汉奸、走狗’轰了出去。”


随后,卢胜就在骨干中互相传话:“这次教训让人痛心,但我们绝不能灰心,要设法斗到底!”这时,第三连连长悄悄塞给卢胜一支小曲九枪,说是上午放在干粮袋里挂在墙上,被斗笠盖着,没被搜缴。卢胜一阵惊喜说:“好!要重新拿起枪,与敌人斗!”


当夜,卢胜带着那支唯一的小曲九手枪,领着三十多名骨干翻墙突围出来,从县城泅水渡河到溪南村,又摸黑登上清泉岩。大家提议由卢胜当团长兼政委,重新组建红三团。

清泉岩下的下楼村,有户逃亡地主蔡溪海听说红军被缴枪了,兴奋得马上回村催讨历年减收的田租。卢胜即派陈容带一个班,带上当时唯一的小曲九枪赶往下楼,正遇蔡的儿子带着一伙人,他们便举着大砍刀狠扑过来,陈容拔枪当场将其击毙。


慢慢地红三团又壮大起来,至1938年1月,红三团已发展到300多人枪。


【***三次急电 要回了884支枪】


事发后,***急电中共南委书记张云逸,要他立即找余汉谋提出严重抗议,并将所缴的何鸣部的人枪全数退还。余汉谋在强大舆论压力下,不得不表示同意合作。1937年8月底,***电告博古,要他和叶剑英与国民党谈判时,注意交涉何鸣部的人枪退还问题。9月下旬,***再次给叶剑英去电,询问何应钦是否已批准交还。


以漳浦事变为鉴,9月底,***对南方各地游击队发出五点指示,游击队只能集中五分之三;反对国民党派遣任何人;建立一个军(即后来的新四军)独立领导游击队等。


1937年10月,在福州三角井,国民党福建省长陈仪家中,经张云逸与国民党福建地方当局谈判,交还了被缴武器884件。1938年1月,新的红三团改编为新四军二支队四团二营。


后来,***针对不少人在统一战线中谁领导谁的模糊认识,以何鸣为典型,提醒全党同志注意“何鸣危险”。此后,该事件还收录进《***选集》。


【“缴枪杀人,毁不掉我们的心”】


红军老接头户、92岁的陈武忠追述漳浦事变:“国民党军不讲信义,缴我们的枪、杀我们的人,却不能毁掉我们的心。”今年92岁的陈武忠,是红军老接头户,谈到漳浦事变,他仍会被气得全身发抖、青筋暴露。


陈老汉说,红军下山点编后,国民党来了,家里住过红军的和给红军饭吃的家庭,房子统统烧掉,整个村庄都被强制迁走,他因为想念老家,就偷偷回来了。没有房子就用杉树皮、稻草搭个棚子,没想到后来还派上用场。


“当晚,看到卢团长又带领一些红军骨干回来,我们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抱在一起,谁也说不出话来。”漳浦事变发生后,他新修好的房子———背靠梁山主峰,是个非常隐蔽的地方,腾出来借给新组建的红三团做指挥部,后来他还在梁山深处找到一个石洞,带群众在石洞里搭了床铺,做接待伤病员的隐蔽点。


陈老汉还向记者追忆了卢胜将军十几年前在省城接待他的一段佳话:


1995年冬,陈老汉弟弟陈文忠来省肿瘤医院看病,陈老汉当时是坐一辆外省货车来榕的。他试着给卢胜将军挂了个电话,已86岁高龄的卢将军,立即吩咐秘书马士忠到车站接人。


接回家后,马士忠建议将陈老汉送到老区驻榕办招待所,卢将军急忙说:“不,我的客人要住在家里!”中午,卢胜特地交待炊事员加菜,摆家宴款待陈老汉,见陈老汉衣单,就拿出自己的毛衣给他穿。临别时,卢夫人姜斑华还向陈老汉馈送钱和衣物,并买好返程车票叫马士忠送陈老汉上路。

【三次麻痹终酿“漳浦事变”】


1937年7月初,红三团1000余人离开根据地向漳浦出发,中共南委特派员姚铎从香港赶来,向何鸣传达不许部队离开根据地的指示,何鸣拒不接受指示,也不将指示转告卢胜等其他负责人。


7月14日,红三团进驻漳浦县城关孔庙。中共漳浦县委朱曼平通报何鸣,157师要缴红三团的枪,何鸣认为他是“庸人自扰”,毫不理睬,并继续封锁消息。


7月15日,漳浦县委鼓德清又侦悉了敌人一个机枪连,被临时部署在漳浦石榴坂,随时准备袭击我们部队的情报,并及时报告了何鸣,并提醒何采取有效措施对付敌人。何鸣没有引起警惕,却轻信157师的谎言,而不相信自己的同志,仍一直封锁消息。


7月16日,157师以集中点验发饷为名并进行“整训”,要求红三团全军集中到孔庙运动场。在何鸣带领下,红三团未作任何戒备即全部进入操场集合。


部队被集合后,157师471旅参谋主任陈英杰借口说,“现在国共合作抗日,你们刚下山,不懂战术,要先训练一下,训练时用不着枪,你们要先把枪放下。”红三团指战员一听,感到情况有变,立即子弹上膛,打开扳机准备决一死战。


这时,157师942团团长陈凌,指着四周早已布置好的火力点,要求何鸣对战士的生命负责。危急关头,卢胜示意何鸣指挥武装反击,但遭到何鸣拒绝,何鸣在向157师提出抗议后,要求部队服从命令,把枪放下,等待党中央来交涉处理。何鸣自己带头把短枪扔在地上,指战员也只好悲愤地跟着扔下了手中的武器。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