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节 徐州玉碎

北宋杨六郎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为了阻止日军对西撤难民和国军的追击,杨森和徐州警察们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忍辱负重假投降日军,趁夜色开始了“玉碎”计划的实施,同一时间,杨森和副局长毛羽潜入鸟泉的寝室,提人头深夜拜访鸟泉,送上人肉大餐,新一章“徐州玉碎”,敬请期待下一章“无间地狱” [URL=http://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黑夜寂静无声,像徐州这样规模的偌大一座城市难得如此平静,城市内的气氛显得十分的诡异,神秘,令人忐忑不安。

因为有警员的指引,鸟泉联队的3000多士兵已经分散住进了几十间旅馆,此刻,日军除了负责警卫的卫兵和站岗的哨兵,吃饱喝足后全部进入了梦乡,尤其是鸟泉大佐,今晚收获颇丰,睡得特别踏实,特别香甜,从他的房间内传出的鼾声震耳欲聋。

但在这诡异的夜色中,还有另外一些人没有睡着,隐蔽在城内各处的保安大队队员开始了行动,他们借助夜色的掩护,顺着熟悉的通道悄悄来到了关押警察的建筑物附近,利用匕首砍刀等冷兵器,十分迅速解决了日军守卫,放出了被关押的警察们。

杨森站在局长室的落地窗前,注视着窗外宁静的徐州夜景,他没有打开屋内的落地灯,只是宁静的观看着徐州这座美丽的城市,突然,一滴泪水悄然从他眼眶流下,划过了他的脸颊,悄无声息的滴落在了地板上,杨森没有伸手擦拭,他继续凝视着窗外这座黑暗中的城市,这里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这里留下了他太多太多的记忆和痕迹,他的童年时期,他的少年时期,他的青年时期,他的第一次行走,第一次与女孩子的亲吻,他第一次和妻子的拥抱,他的第一次婚礼,他的第一个孩子出世,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块石头,一根木头都了如指掌。充满了感情。

其实,对于土生土长的徐州人来说,徐州城就是他们的大家庭。它铭记了生活在这里的无数普通人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它铭记了这里的历史,养育了无数的人民,给与了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各种希望,但是今晚,就在它的人民手中,他们要毁灭这座城市,因为这座城市记载的是中国人的历史,养育了中国人民,它注定了永远也不可能落入日本人的手中,它永远都是中国人的徐州,而不是日本人的;如果不能够保护它,中国人宁可让它留在自己的记忆中,也要向日本人证明一点:“中国人永远不做亡国奴,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中国永远不会屈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杨森眼角的泪水此刻似江河流淌,尽情的洒落在地板上,他眼前这座他为之服务,生活,巡查保护了几十年的城市,不久之后就要亲手毁灭在他的手中,他又怎能不为之心碎,为之流泪。

再看一眼吧,再看看这座美丽的城市吧,杨森心底一个声音在大声地喊着,如果有可能,杨森就算是豁上性命也要保护这座城市,但凶残的侵略者已经踏进了自己的家门,为了保护徐州的人民,为了给撤退的队伍一点时间,只能这样做了。

“玉碎。”“玉碎”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许多声音都在传递着一个暗号,这名字是那么的悲壮,预示了事情的结局。

“北门就绪。”

“南门就绪。”

“东门就绪。”

“西门就绪。”

“市政府就绪。”

“回龙窝准备完毕。”

“彭城路准备完毕。”

“弹药库准备完毕。”

。。。。。。

一名名警员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向徐州警察局汇集,他们向杨森报告,各地执行特殊任务的警察和保安大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们在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杨森看着面前几十名笔直站立的警员,没有说话,他不愿意,也不想由自己下达这个命令,但是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这是他的职责,他的使命,是他必须做的,别人无法代替的。

杨森感到自己一阵眩晕,他扶住了身边的一名警员,张了张嘴,没有吐出一个字,他再一次环视了周围的警员,警员们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命令,这些人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只要他一声令下,无论多么艰难的罪犯都会被绳之以法,他们曾经一起为了徐州的安宁战斗过,如今,却要由他亲自下达命令,他们就会动手毁灭这座美丽的城市,毁灭这座养育了他们的城市,此时此刻,杨森想到了王辉,想到了这个青年将军在无比艰难的情况下,带领部队赶回徐州,拯救了失散在城内的无数市民,想到自己先前对王将军发下的誓言,想到了鸟泉那张无比丑陋的猪脸,想到了在徐州以西奋力跋涉以便早日逃脱屠杀的徐州人民,一股力量从他的脚底涌入了他的身体,杨森站直了身躯,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警服,警帽,对环顾他的警员说道:“我命令,执行瓦碎行动。”副局长毛羽对其他人点了点头说道:“大家随机应变,看局座信号一起行动。”十几个警员点了点头,转身退出了局长室,消失在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毛羽转向杨森:“局座,我们也该行动了。”杨森闭上眼睛,静静的站立了几十秒后,略带忧伤的对毛羽说道:“对于我这个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来说,由我亲手毁灭这座城市是不是有点残酷,残忍了?”毛羽黯然道:“局座,那不如由我来代劳吧,反正,毁灭徐州的恶名我还扛得起。”杨森睁开了眼睛神情凝重的说道:“不行,还是由我来做这件事情吧,以后战争结束后,你们一定要建设一座更美丽,更雄伟的徐州。好,现在我们走吧,鸟泉,你做梦也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吧。”

鼾声大作的鸟泉的确正在做梦,他梦见一个房间内,榻榻米上,一个花容月貌的和服少女正在深情地看着他,继而宽衣解带,露出少女年轻富有朝气,雪白肉感的娇躯,鸟泉顿时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急剧上升,身体的某个部位发生了变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麻利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怪叫一声朝着赤裸少女扑了过去,少女甜甜的笑着,在房间内躲闪着鸟泉,鸟泉赤裸着狗熊一般的肥硕身躯,围绕着榻榻米,追赶着少女,终于当他气喘吁吁的一把抓住少女胳膊,把少女美妙身躯压在自己身下的时候,眼前美貌少女突然间变成了一具白色的骷髅,骷髅头上那对黑漆漆空洞的双眼直直的盯着鸟泉,鸟泉被吓得一下子醒了过来,浑身大汗淋漓。

鸟泉望着黑洞洞的空气直喘粗气,他突然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漆黑一片的房中似乎有人正在盯着自己,想到自己噩梦中梦到的骷髅,他急忙伸手去摸悬挂在床头的手枪,但他伸出手去摸到的不是记忆中的手枪,而是个是个圆球状物体,上面还毛茸茸的,再仔细一摸,鸟泉的屎尿都吓出来了,那支原本悬挂在自己床头的手枪,如今已经变成了一颗人头,人头上血迹未干,还十分的沾手。

火光一闪,房间中央的八仙桌摆放的一支蜡烛被人点燃,虽然光线还有些昏暗,但鸟泉一眼就认出来了,不请自来者正是睡前在宴席上对自己毕恭毕敬,奴才像十足的杨森和毛羽,再看那颗人头,正是自己的副官古也,古也鼓出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鸟泉,鲜血还在从脖颈滴落到床单上,把床单染了好大一片血红色污渍。

“杨桑。”鸟泉哆哆嗦嗦的说道:“你的这是什么意思?”鸟泉还心存幻想,故意拖延时间,杨森阴沉着的脸嘿嘿一乐,用日语说道:“鸟泉太君,我怕你晚上睡醒了饿着,特意找人给你做了点夜宵来,这不我怕别人来送耽误事,你不是说喜欢吃徐州的美食,我亲自给你送了过来,怎么样,鸟泉太君,你也睡醒了,是不是感觉有点饿了?”杨森把手中的袋子猛然丢到鸟泉身上,袋子破裂,流出了一滩血乎乎的东西,“吃吧,快吃吧,这些东西不就是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禽兽最喜欢吃的吗?怎么不合乎您的口味吗,不喜欢?那要不要从您的副官身上给您取点新鲜的美味?”鸟泉看到身上散落的肠子,心肝等物,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也许换作日本贵族,到了这个时候会优雅的寻死,但是鸟泉此刻精神已经完全崩溃,而且他也不是什么贵族,只要能够活命,怎么都行。

“杨桑,你的饶我一命,怎么的都行,我立刻集合队伍,撤出徐州,不,撤出中国。”鸟泉跪在杨森和毛羽面前,磕头如捣蒜,生硬的用汉语求饶。

杨森诡异的笑道:“其实我和你鸟泉太君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就是国恨家仇而已。”鸟泉不敢回答,只是跪在那里不停的哆嗦。杨森继续说道:“你说你要我饶你一命,其实倒也不难,只是要你能够做到一件事情,我一定饶你一命。”鸟泉听着杨森得口气好像有一线生机立刻没命的回答:“杨桑,你的放心,你说出来,不管什么事情,我一定办到。”

杨森冷冰冰的眼神扫了他一眼,立刻扭头去看别的方向,鸟泉丑陋的脸孔让他恶心,他慢悠悠的说道:“要我绕你其实不难,很简单,只要你能够让所有被你们杀死的中国老百姓活过来就行,怎么样,做不做得到?”

鸟泉听到这里,顿时大脑一片空白身子软做一摊稀泥,瘫倒在杨森脚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