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劲旅--12军 老兵回忆 “一生无愧于党和人民” (12军原参谋长陆俊义)

2野劲旅 收藏 0 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在春风送暖、菜花飘香的季节里,朝气蓬勃的东疆大地,迎来了曾经在江海平原上战斗过的40多位苏中四分区新四军老战士,参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弘扬反‘清乡’斗争精神”座谈会。我们为编辑出版《东疆之子》第二辑,采访了前来参加会议的济南军区司令部原副参谋长陆俊义同志。


不忍日寇肆虐 毅然参加革命


1938年3月,还在读初中的陆俊义,目睹日寇侵入启东后,到处烧杀抢夺,肆意横行,胸中抗日的怒火油然而起,于是放弃学业,毅然参加了由沈轶公在南清河创办的“青年军团”,接受了3个月的军政训练。结业后,有愿意参加部队的10个多人,指定由陆俊义带领,被介绍到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独立大队(原为瞿犊部队)三连,陆俊义任班长,当时王澄为一连连长,姚力为三连连长,秦镜为三排排长。不久这支部队又组建成抗日义勇军。该军积极抗日,英勇善战,到处设伏攻击日寇,袭击鬼子据点,击毙日军,缴获枪械,成为一支深受民众拥护的抗日武装。国民党顽固派企图扼杀这支年轻的抗日队伍,瞿犊、王进就在这期间被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派遣的保安旅所部杀害,王澄、姚力因当时带领部队外出而幸免于难。

1939年初,在抗日义勇军王澄、姚力所部被迫介绍编入国民党颜秀五部时,陆俊义因不理解也不愿意参加国民党军队,而要求离开了这支部队,参加了李若松在汇龙镇组建的抗战支队(也称县常备大队)19中队。直到新四军东进到达掘港后,陆俊义重新找到了曾从国民党队伍中暴动突围出来,随后进入郭村,参加郭村保卫战后,改编成新四军三纵队5团(后改称8团)的团长王澄、政治处主任姚力。从此,陆俊义又参加了5团3营8连,任管理排长。

1940年12月,部队驻防在掘港时,陆俊义随队参加了掘港保卫战,粉碎了国民党徐承德匪部的进攻,并一路追击,经余东,穿三阳,直下启东寅阳镇,将其大部歼灭,徐承德率残部从公司镇下水逃往江南。这次战斗后,一向喜欢冲锋陷阵带兵打仗的陆俊义,自动要求留下来,与秦镜一起在当地边扩军,边打游击,寻机歼敌。据秦镜回忆,在陆俊义到游击队的第二天,有人报告在大兴村东北王家宅来了几个徐承德部队的残兵,于是秦镜叫上陆俊义等人,带着短枪,悄悄来到王家宅的东头。当得知敌人还在屋里时,陆俊义就冲在最前面,第一个冲进门,猛喝一声:“不许动,缴枪投降!”敌人就乖乖地缴了枪。其中有一挺捷克式轻机枪。这是当时游击队惟一的一挺机枪,用了好长时间,长了很大威风,起到很多作用。从此,秦镜与陆俊义并肩战斗,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情。不久,这支游击队被收编为启东县警卫连,后又扩充为启东警卫营。其间部队不断攻据点,扒碉堡,袭击小股日寇,名声大振。陆俊义也因英勇善战,聪明机灵,从排长升为副连长。1941年9月,为更好地开展反“扫荡”斗争,成立了海启警卫团,启东警卫营编为海启警卫团三营,先后参加了灵甸港和三阳斜桥等规模较大的战斗。

1942年9月,反“扫荡”斗争胜利后,为更好地开展即将进行的反“清乡”斗争,部队进行了整编,海启警卫团改为东南警卫团。陆俊义被调到新四军三旅教导队学习,年底编入抗大九分校,为三大队七连学员。1943年初,因情况所迫,九分校向江南转移,渡过长江封锁线,穿过铁路,深入到苏南茅山、里隹山、芒山地区,对外称特务团。在刚刚开展学习和军政训练不久,国民党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率大部队进剿江南新四军。抗大九分校在16旅首长统一指挥下,与兄弟部队一道,抗击敌人连续猛烈的进攻。战斗打得十分艰苦,经数昼夜激战后,终因力量过分悬殊(抗大九分校学员共伤亡100多人),于是奉命撤出战斗。抗大在主力部队掩护下,向江北转移。到江北后,学校随即到了安徽天长地区的新四军二师占领区。那里学习环境比较稳定,学校坚持正常教学,直至1944年5月结业。6月,陆俊义被分配到苏中公学(培训地方和部队干部的学校,粟裕兼任校长)工作,先任排长,后任副队长。


跨出指挥机关 奔向前线战场


1944年底,陆俊义从苏中公学调苏中军区司令部任作战参谋。1945年10月前后,成立七纵队,调纵队司令部任作战参谋。在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处在这样的大兵团机关,与首长们一起工作,是十分令人仰慕的,可陆俊义不是这样想的。1946年7月,苏中战役打响后,陆俊义在大机关再也坐不住了,便主动要求下到前线部队,直接与敌人战斗。于是,部队首长就把他调到七纵队59团(后整编为11纵31旅92团,再后整编为29军85师254团)工作。开始时,由于战争需要,仍让他留在团司令部任作战参谋。到苏中七战七捷后,组织上才满足了他的再三请求,让他到92团3营任副营长,不久当了营长。陆俊义才真正有了亲自带兵作战的用武之地。

陆俊义带兵作战记忆最深的是一次掩护部队突围。1947年7月,国民党不甘心苏中战役七战七败,驻守在南通的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司令官李默庵调集了10多个团的兵力,对我在南通、如皋、如东地区正在采取攻势作战的31旅,实施围歼。我31旅根据纵队指示,在纵队副司令胡炳云率领下,决定沿海边突围北上,返回东台地区。7月14日,当部队行至小洋口准备继续西进时,发现小洋口以西的牡丹头已被敌人重兵占领,堵住了突围部队北上的必经之路。后面王家潭也被敌人占领,部队处于三面受敌的困境,而北侧又面临大海,情况十分不利。

当时情况十分严峻,纵队和旅首长研究决定,部队绕开敌重兵驻守地区,改由在涨潮前抄近道,从海滩上向弓京 港突围。下午5时多,时任3营副营长的陆俊义被纵队副司令员胡炳云和旅首长叫去,当面对陆俊义下达命令:“现在敌人已经占领了前面的牡丹头,你带七连立即迎敌前进,不惜一切代价把敌人顶住,千万不能让敌人威胁我们整个部队的安全。”陆俊义受命后,立即率七连沿海边范公堤向牡丹头进发。七连与敌前哨部队一接触,便猛打猛冲直捣敌阵。敌不明虚实,以为我主力部队攻上来了,便边打边收缩,回守主阵地。此时七连已将敌人向西压回了一公里半。此时敌人加强火力准备反扑,七连随即转入防御,抗击了敌人数次反击,稳住了阵地。

为保证全旅顺利从牡丹头海滩突围,纵队和旅首长决定,由92团留下一个连负责掩护。团长徐光友和政委陈伊研究决定,由三营副营长陆俊义率领九连在现阵地继续担任掩护任务,并再三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坚守现有阵地,绝不让敌人前进一步,等掩护全旅突围任务完成后,部队的转移路线由你决定。”陆俊义当即表示:“如完不成任务,我是不会回来的!”

陆俊义意识到,这是领导不得已作出的“丢卒保车”的重大决策,但他又竭力思考着怎样既保“车”又不丢“卒”的良策。经与九连干部共同研究,采取了积极防御措施,利用敌人恐夜的弱点,发挥我军善于夜战的长处,组织4个战斗小组,贴近敌人,不断骚扰,制造假象。敌人弄不清我真实意图,忙于招架,欲攻不敢,欲退不能。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夜袭,有效钳制住了敌人,巩固了我防守阵地,保证了全旅安全顺利地从海滩突围北上。

陆俊义及其九连接到撤退通知后,为防止敌人追击和突袭,以排为单位交替掩护后撤,在海滩上另择线路快速行进。到达如东弓京 港已是拂晓时分,徐团长和陈政委等同志站在一个高土墩上,已经焦急地翘首东望了一个多小时。当他们看清是陆俊义和九连的指战员过来时,立即高兴地迎上去一一握手、拥抱,十分激动地说:“同志们辛苦了,你们立了大功!”

从此,陆俊义带兵作战思想逐渐趋于成熟,他把作战机关对战略和战术的研究,同战场作战的实际情况融为一体,生动地实践着***的十条军事原则,成为了一名比较出色的基层军事指挥员。

1948年夏季,经过与国民党的两年较量,全国战场形势起了质的变化,毛主席、党中央号召全军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由内线作战转向外线作战。活动在苏北地区的第11、12纵队,为改善敌后战场形势,联合起来发起盐城战役。陆俊义所在的第11纵31旅92团在攻城作战中,准备充分,指挥果断,作战勇猛,在发起总攻时,最先突破城墙,直插纵深,割裂了敌之防御体系,与兄弟部队一道,很快全歼守敌。在战后评议中,由于92团最先突破敌阵,勇敢直插纵深,为战役取得全胜作出了重大贡献,纵队授予92团为“叶挺部队”、1营为“叶挺营”、3连为“叶挺连”的光荣称号。

在淮海战役中,陆俊义所在部队,在徐州以东,陇海铁路南侧,和友邻部队一道阻击邱清泉兵团东援。在阻击战斗开始的第二天,陆俊义营长带领全营700多人,在徐州以东负责防守两个山头。山头上全是光秃秃的石头,构筑工事相当困难。陆俊义命部队连夜摸黑搬石头、垒工事,准备在天亮后迎击敌人进攻。邱清泉部是个新5军,战斗力较强,上午连续发起十多次进攻,但每次都被全营指战员打退。到了傍晚,陆俊义带领部队进行一次反冲击,随后撤出了山头。这天该营尽管伤亡较多,但达到了拴住敌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孤立黄伯韬兵团的目的。

在上海战役中,陆俊义所在部队占领月浦后的第二天下午,接到上级命令,要求部队从敌人阵地中穿插进去,拂晓前占领宝山。当时到达宝山沿途的敌人据点很多,部队绕开火力,穿插深入。陆俊义带领全营,在天亮前和大部队一起打进了宝山,占领了宝山县城。接着,陆俊义带着一个连,从江边一路打到吴淞。当发现吴淞口的挡浪石坝边停着一艘准备逃跑的国民党军舰,他就命三连连长陈文宝带一个排迅速登舰,抓俘了舰上近千名国民党官兵及其家属,切断了敌人企图从吴淞口逃跑的通道,为大部队干净彻底地消灭上海之敌赢得了主动。

上海战役结束后,部队奉命返回苏州整顿。陆俊义即被调到85师司令部作战科任科长,与部队一起受命进军南下,解放福建。经过一个多月长途跋涉转移到达福建内地,先后参加了解放福州、漳州、厦门等战役。在福建大陆全部解放后,陆俊义又回到254团工作,先后任副团长、代团长。1952年部队整编后,他带领部队开赴闽北沿海,担任海上剿匪任务。当年10月,他被调往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后改为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工作。1952年底,陆俊义又参加了朝鲜战争,直到停战协定签字后才返回祖国,又回到了军区司令部工作。


坚定革命意志 为党敬业工作


今年83岁的陆俊义,回忆自己一生的军旅生涯,感慨万千,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觉得自己“一生无愧于党和人民”。他清楚地记得,1941年3月,由秦镜介绍,在党旗下入党宣誓的情景,他觉得就是从那天起,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党,交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那时惟一的理念就是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陆俊义参加战斗不知有多少次,大小负伤很多次,至今身上还留着两个弹片。最危险的一次,一颗子弹穿过了头盖骨,头皮上刻着一道深深的痕迹。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当排长时从来没有想到要当连长、营长、团长,当参谋时也从来没有想到要当科长、处长、部长,而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兢兢业业完成党所交给的任务。

陆俊义在大军区作战部门工作,从参谋到部长一干就是18年,是因为他勤奋的工作,刻苦的钻研,精湛的业务,优秀的素质和坚强的党性。部队形势发展很快,他虽然没有参加过部队正规院校的系统学习,但他坚持自学,从理论与实践上对新形势下部队的作战和训练,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运用。在1955年解放浙江沿海岛屿的一江山岛战斗时,作为在作战指挥机关工作的陆俊义,对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这个全新课题,从组织部队训练到作战实施,在总指挥张爱萍的领导下,边学习边研究。后来战斗打响后,陆海空三军完全按照预订的协同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只用了七八个小时就结束了战斗。

陆俊义经受党性锻炼最强的时期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当时他任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部内领导成员非常团结,看到别的部门纷纷动了起来,心里非常难过。他们在党委会上一再表态:坚决紧跟党委,服从领导,决不造反。他记得在1967年二三月份全国局势最乱时,压力非常大。那时陆俊义与同志们一起,整天泡在作战值班室值班,坚守岗位,稳住阵脚。作战指挥部门的稳定,对稳定部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970年,陆俊义被调到12军任参谋长。当时部队机关人员大部分去“支左”了,开展正常工作已有困难。陆俊义到任后立即着手把司令部各部门的参谋人员配齐,并进行了整顿,逐渐开展了各项工作。由于他为司令部的建设付出了不懈的努力,得到了党委的信任和肯定。

在文革中各级部队撤销了院校和培训机构,从1972年开始,陆俊义就着手抓部队的教导队建设,培训大量的基层军政干部。1976年又被调去军区步兵学校,在校党委领导下,担任重新筹建院校的任务。尽管当时条件十分艰苦,但他克服了种种困难,积极想方设法,边教学,边建设。在较短的时间内,学校的全面工作启动了。

1981年,陆俊义被调任济南军区副参谋长。1985年,服从中央军委关于部队精简整编的决定,五十年代已是上校军衔的陆俊义,在部队即将恢复军衔制度之前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1987年光荣离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