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七章 王宪与电码本儿 (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1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洪海赶着大车冲出了杨树林,来到一道小河前。齐巧在车上回头一看,丁雄他们没赶上来,便急忙喊道:“洪哥!快停下!快停下!”洪海搂住车闸停下了大车。

“这可操蛋了!”洪海跳下车来向后一看,“咋一个都没跟上来呢?”向南面的树林望去,隐约还听着树林里枪声不断,“不行!齐巧啊!咱还得冲回去!”

“冲回去有啥用?”齐巧也望着杨树林,神色缪缪地说道“王老虎二十多个炮手,没一个白给的!咱俩个去了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洪海何尝不知道王老虎黑白双蛇的利害。齐明远曾带着洪海他们两次攻打过喇嘛营子碉堡和王家大院,可两次都是铩羽而归、无功而返。西营子李歪脖子的机枪在碉堡上凌空横扫,根本靠不了进前;喇嘛庙的鬼子在吉田泽的率领下守如磐石,攻如猛虎;东营子王老虎守着庄园的南北大门,水泼不进;黑白双蛇带着炮手冲出院子,弹无虚发、穷追不舍。

齐明远的手下装备不行,可个个不畏生死、饶勇善战。敌人虽然凶猛,可占不了多大便宜。洪海、马强分兵两路攻打东营和西营,可每次都是激战正酣时,不是金鸡岭的鬼子援军赶到、就是公主坟、蛤蟆滩的鬼子兜了后路或攻上青云岭老营。青云岭义勇军使的基本上都是老套筒、鸟枪、火铳、大刀、长矛和自制的手榴弹,只有几十条汉阳造和从鬼子手里抢来的三八大盖,连一挺机关枪都没有。因此,火力支持不了多久,便不得不收兵回山。

双方损失都不小。双方相持着,谁也不敢轻易先行动手。因此,齐明远便急于让洪海从北戴河运来军火,下狠心要拿下喇嘛营子。如果这次不是调走一百多弟兄去堵截山海关的鬼子援军,有了这半卡车军火,他就想趁机和丁雄他们一起,一举拔掉喇嘛营子据点。

有李歪脖子和鬼子押车,洪海本来认为万无一失,没想到,在北树林子中了黑白双蛇的埋伏。还是粗心哪!洪海忽然想起土地庙前一个秃头骑马拐进北胡同的情景,推车子的老黄头曾高声骂人,那分明是给他送信、递话儿呢!他咋就没留心呢?就顾的上和他妈李歪脖子扯淡了,把正事儿给整耽误了!

洪海一把抹掉嘴上的胡子:“不行!那也不能扔下丁雄他们不管!”

“我看咱还是回山搬兵去吧!要不然就到金鸡岭去找杨欣、罗大哥!”齐巧跳下车来,“马车肯定是让他们给扣下了,人也够呛!”

“车兴许扣下,人可不一定!”洪海知道,丁雄可不是一般人,老武头、杨快手、赵梅也不是白给的。低头思忖一下,“先别忙着回山搬兵,把人和车都丢了,见着你哥,咱俩多丢人哪?”

“那你说咋办?”

“听见没?树林子没动静了。”洪海跨上车沿:“上车!回去看看!就是碰见黑白蛇子,看方才那架势,她俩也不敢把咱们怎么样!”

“唉!就得走一步、看一步了!”齐巧一片腿,坐上了右车沿。

洪海赶着马车还没走进杨树林,树林里便传来了一声鸟叫。洪海连忙停车,捂着嘴回应了一声。

一辆拉着糜秸的大车过去后,丁雄戴着草帽从一道石坝后面探出头来,向洪海招了招手。

“你在这儿看着车,我过去。”洪海想了想,又对齐巧吩咐了一番,便向石坝前走了过去。

“洪队长,镇子里有关系户吗?”丁雄坐在石坝下的一块石头上问。

“有!”洪海看着闷头吸烟的老武头和神色黯淡的秦凤凰、何叶儿围坐在地上,不见了赵梅、杨快手,这时也不便问起,便也找块石头坐下,对丁雄说:“东营子的老黄头!就是方才在土地庙看见的那个戴草帽、推车子的老头,他是我们的坐探。让他再找出五六个帮手来,也没一点问题。”

丁雄摘下草帽扇着,枣核眼里没有一丝颓丧,还是那样的沉稳如山、气定心闲。因为他知道,在眼下先机尽失的情况下,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将影响着士气。放下手中的草帽,习惯地把手伸进衣袋,摸了摸,小梳子没有了。没等何叶儿反应过来,秦凤凰立刻从背着的书包里掏出一把木梳递了过去。

何叶下意识地摸了下身后的背包,皱了下眉,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神色。

丁雄接过木梳,梳着小背头,说:“现在,我们想夺回马车、救出赵梅、杨快手,只有利用敌人的矛盾,引起鬼子伪军和王老虎火拼,咱们才能趁乱夺车、救人。”看着洪海,“你还没看见,李歪脖子开枪打伤了白蛇子!”

“是吗?那太好了!这把火就更好点了!”洪海虽然相信丁雄有能力、有办法,可他和老武头身上都有伤,而且,没有罗云汉和杨欣在场,就他们这几个人,要从王家大院里夺车救人,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但现在到了这个当口上,就是豁出命来不要,也得拼一场子。

何叶儿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秦凤凰,悄声说道:“方便一下,去吗?”秦凤凰说:“你去吧,我不去了。”何叶儿夹起个小包向树林走去。

“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在中午把人和军火夺出来,下午赶到金鸡岭,黄昏左右炸掉金鸡岭隧道,才能确保完成明天阻击山海关援军的任务。”丁雄显出异乎寻常的镇定,挥着木梳说:“大家不用担心,千里走军车,今天是小事儿一桩。现在李歪脖子和白蛇子的火气都不小,回去就会有摩擦。这就是战机,抓住战机,我们再烧上把火,夺车救人的任务就一定能完成!”

“好吧!丁营长,你就发话吧!”老武头在石头上一磕烟袋锅,抬起头来。

“今天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把人和车救出来!丁营长!你就说咋办吧?”洪海站了起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丁雄站起来把木梳还给秦凤凰,看着从树林里走回来的荷叶儿,“走!到老黄头家里去!”

老武头站起来,望着大道上的高粱车:“那车放哪?”

“走吧!我都有地方安排!”洪海走出石坝。

天近中午,集市上仍是人山人海。洪海带着众人混在人群中,看见李歪脖子带着十几个鬼子伪军从西营喇嘛庙,叫骂着驱散开十字路口的人群,向东营王家大院方向匆匆跑去。

洪海扭头与丁雄会意地一笑,向东营土地庙胡同拐去。

东营四条街道,王家大院在北面最后一条街道上,老黄头家在南面第二条街道上。出了胡同口,就是南面东西大道上土地庙。眼看离土地庙老黄头家不远了,忽然,通往南面十字街口旁的小胡同里传来厮打声。洪海忙向身后众人打了手势,贴在墙角上探头一看,只见南面胡同里,一个小个子呼喝着把一个瘦高个按倒在地上,扭打着滚动在一起,另一个小胖子和两个小伙子交手对打着。

小胖子身法诡异,直拳、勾拳套着飞脚,嗷嗷怪叫着、虎虎生风。尤其是忽左忽右的身形,变化多端。两个小伙子虽然斜开上下路、分封左右手,配合进击,可还是手忙脚乱、险象环生。其中一个小伙子刚想过去援救瘦高个,后背上便重重地挨了小胖子一拳,险些栽倒。

“空手道!”丁雄看到小胖子的身法和听到他的怪叫声,对洪海说道:“交手的小胖子和地上那个小个子都是日本人!”

“咋办?”洪海一摸腰间。

丁雄忙按住:“别开枪!”看了看小胡同里静静的,不见一个行人。西面碉堡上的鬼子伪军隔着民房院墙,也看不见这里。便扭头说道:“其他人别动,洪海!咱俩上!”说罢,闪身疾射而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