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铁血传奇 时空群豪列传. 第二十三章.第一次征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汉五年(前202)刘邦称帝后﹐共有异姓王七人。

他陆续消灭了除去长沙王吴芮以外的六人。黎剑不算在其内,在刘邦的眼中黎剑只不过是个侯,他认为秦的朝代短促是由于秦不分封子弟的缘故,所以在异姓王的故土分封自己的兄弟子侄九人为王,即同姓九王。高祖并与群臣共立非刘姓不王的誓约。

汉初的同姓诸王国,土地辽阔,户口众多。

由于同姓诸王与高祖血统亲近,效忠汉朝,起着拱卫中央的作用,所以干弱枝强的问题这时并不突出。

控制很严,有些国王甚至被摧残致死。

一是使列侯一概就国,功臣如绛侯周勃也不例外,于梁王揖死后徙封梁王。梁国是拥有四十余城的大国,地理上居于牵制东方诸国﹑屏蔽朝廷的关键位置。

其三是采用贾谊提出的“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策略,把一些举足轻重的大国析为几个小国,例如析齐国为齐﹑城阳﹑济北﹑济南﹑淄川﹑胶西﹑胶东七国,以已故的齐王肥的诸子为王。

这样,齐国旧地虽仍在齐王肥诸子之手﹐但是每个王国的地域和力量都已缩小,而且难于一致行动。

此外,爰盎﹑晁错针对淮南王长骄横不法,都提出过削藩建议,这些事件预示着王国与中央政权的矛盾正在加深,是更大的叛乱的先兆。

那时在江淮之间叛乱的淮南王英布败走吴越,高祖认为东南之地与汉廷悬隔,非壮王无以镇之,而高祖亲子均年少,乃封兄子刘濞为吴王。

吴国是五十余城的大国。

吴国的鄣郡(辖今苏西南﹑皖南﹑浙北之地)产铜,滨海地区产盐,吴王濞招致天下各地的逃亡者铸钱﹑煮盐,所铸钱流通于整个西汉境内。

吴国以船运载,一船相当于北方数十辆车,有较高的运输能力。

吴国由于经济富足,境内不征赋钱,卒践更者一律给予佣值,因而得到人民的支持。

文帝时,吴太子入朝长安,由于博奕争执,被汉太子刘启(即以后的景帝)以博局击杀,引起了汉吴双方的猜疑,吴王濞自此二十多年托病不朝。

文帝为了笼络吴王濞,赐以几杖,允许不朝。

吴王濞骄横不法,以珠玉金帛贿赂诸侯王和宗室﹑大臣,企图在政治上取得他们的助力。并以大将军窦婴驻屯荥阳,监齐﹑赵兵。曾经做过吴国丞相的爰盎,建议景帝杀晁错,恢复王国故土,以换取七国罢兵。

景帝在变起仓猝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一建议,处死晁错。暂时居于优势的吴王濞认为自己已经取得了“东帝”的地位,拒不受诏,战事继续进行。

吴军多是步兵,利于险阻。汉军多是车骑,利于平地。战事在淮北平地进行,吴军居于不利地位。

梁国又坚守睢阳(今河南商丘南),吴军无法越过。吴军北至下邑(今安徽砀山境)周亚夫军营求战。

结果吴军一败涂地,士卒多饥死叛散。

周亚夫派精兵追击,吴王濞率败卒数千遁走,退保长江以南的丹徒(今江苏镇江)。

汉遣人策动吴军中的东越人反吴,东越人杀吴王濞。楚王戊也军败自杀。吴楚叛乱起于正月,三月即告结束。

在齐地,胶西等王国兵围临淄﹐三月不下。汉将栾布率军进逼,胶西﹑胶东﹑淄川﹑济南诸王或自杀,或伏诛。

齐王将闾为汉城守有功,但是他曾拟夺取帝位,后来还参预过七国之乱的策划,特别是在被围困时又与胶西王等通谋,因此不能见容于汉,被迫自杀。

在赵地,赵王遂撤兵坚守邯郸郦寄攻之不下。

匈奴人知道吴楚兵败,也不肯入汉边助赵。栾布平定齐地诸国后,还军与郦寄共同引水灌邯郸城,邯郸城破,赵王遂自杀。

七国之乱的平定,巩固了削藩政策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汉高祖分封子弟为大国所引起的矛盾,并派陆贾再度出使南越,赐书赵佗,于是赵佗去黄屋左纛,归附汉王朝。


刘邦怒了真的怒了,他不能容忍一个异姓,在自己的朝代独立,自治,于是,他派遣周勃为主帅,带领马,步大军十万,杀气腾腾直奔黎剑杀来,他哪里知道,他只不过是黎剑嘴边的一块肉,人家想什么时间吃就什么时间吃。

黎剑不愿过早地暴露实力,只点了最弱的两个战区,和女军去迎战。步,骑兵的砰撞开始了,黎剑并没有觉得现在的战局会有什么不妥。

因为他们采用了一些汉朝人根本没有见过,甚至根本没有在当时大陆上出现过的兵器,让这些来犯者有点发懵。

但是随着骑兵的投入,周勃战阵的溃败,也留出足够的空间,让周勃余下的兵力来发挥,他那步,骑战阵的威力。

可惜这些并不能立刻扭转战局,因为现在的步,骑战阵才刚铺开。而黎剑的兵力中是否还有什么隐藏武力。

这个就有点让来犯者无从分辨,总之,现在来犯者就是想用充满希望的步,骑战阵,在骑兵的协调下,击溃黎剑,天娇的骄傲。

步,骑战阵是那种兵种相互配合,一个攻击手周边有很多人配合的攻击方阵。在完善强悍单兵的基础上实现更大规模的伤害。

天娇看了看有点混乱的局面,现在自己的左翼正被周勃骑兵折腾,虽然自己骑兵已经迎了上去。但是还有一些空挡需要填补,但随着前方汉军方盾牌兵的溃败,步,骑战阵的暗淡。

现在天娇已经开始发挥了自己的威力。她利用先进兵器,还有新式的钢制超薄盔甲一时打出了一个反击的小高潮。

无数的来犯者倒在了天娇他们前进的道路上。

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按照兵种的对抗根本不能出现一面倒的情况。

除非还有所隐藏。细心观察下眼前的战局,周勃终于从这里看到了些什么。天娇他们原来不仅有弓有弩,正在近距离的收割他的士兵的生命。

而天娇的骑兵也在用小巧的弓弩在有效的射程内攻击周勃的汉军。 周勃知道这样下去天娇他们很快就能翻盘,虽然周勃不在乎输赢,一切为了吸取经验而运转。学费也不用他来交,但是作为一个汉朝将军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品尝失败,这个是不是有点荒唐。周勃决定开始自己的计划。

挥动手中的指挥旗,传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命令。 在华夏文明传乘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充满悲剧的兵种:藤甲兵。

在历史上最出彩的一次,也曾成就了诸葛亮的威名,来了次火烧藤甲兵。从此藤甲兵就黯然的退出历史舞台。

这次出征,周勃在有庙就拜的心理怂恿下,把他的家底全部都带了出来。其中也包括藤甲兵。

在旗语的召唤下,藤甲兵如潮水一样从三个方向冲向天娇他们,这些原本用来看守辎重的守卫兵种,在特殊的情况下扮演了攻击的角色。

此时的藤甲军也与历史上的藤甲军有所区别,首先兵器上就采用了自选,你觉得你适合什么兵器,那你就采用什么兵器。

于是:斧头、长矛、砍刀等等,五花八门的奇怪兵器出现在藤甲军的手中。 至于藤甲军身上的铠甲,也经过的耐火处理。其中的燃烧点已经被提升了很高,除非有人浇油烧,否则很难让藤甲燃烧起来。

天娇他们看到了近亲!一群穿着植物盔甲的原始人。

在纳闷,难道周勃很贫穷吗?为什么这些士兵的盔甲是植物编造的。天娇他们纳闷,而是会根据物品的特性,最大程度的开发他的剩余价值。 眼看就要冲到身前的藤甲兵开始用武器诉说了热血真的是热的,同时也用身上的藤甲告诉他自身的强度。

打击是全面的,至少在杀与被杀的时候汉朝人、天娇她们根本没有的选择,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是巍峨了胜利,为了生存就要挥动兵器。

交手后天娇终于开始惊讶,为什么对方的藤甲拥有和自己身上铠甲一样的强度,难道神秘的东方对这些植物进行了什么特殊处理吗?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因为大家都很忙,杀戮的节奏在兵器摩擦中流逝。天娇她们在反击汉朝中意识到危险,一些突击兵种,例如骑兵如果不能一冲到底那么他们的结局必然是死亡。

而今天娇她们的骑兵已经被这些藤甲兵还有汉朝的骑兵牵制,无法推进。天娇她们知道要做点什么,于是收拢了骑兵缓慢的向后撤退,酝酿更大的风暴。在后退的同时不忘推动前进的步兵,这些士兵在统一方阵的协调下依然高昂的前进。

周勃汉军的距离够了,天娇的嘴角露出残酷的微笑,张弓冲天射出了一支响箭。在手中的火器预备队随着声音冲了出来。新式的火焰喷射器在前方排成一排,而后就是天娇身前的五个方阵分裂成八个,按照八卦阵的方向开始了运转。

黎剑在瞭望台笑了,先天八褂玄奥无穷。今天就是让文明的阵法与周勃的方阵比一比,看看哪个更应该是这个朝代的优胜者,看到天骄摆出先天八褂阵后,王睿立刻垂讯:“黎剑先生,你觉得天骄将军能用多长时间消灭这些汉朝的苍蝇。

”黎剑用折扇掩住了自己的脸,然后笑着说:“攻心为上,你要的不是消灭吧。”王睿打量着黎剑高深的笑容,跟着笑了笑。他然后饱涵学习气深意的看着前面的战局。

天娇没有理会错愕的周勃,挥动着手中的指挥旗,带领火器兵向前压去,原本张扬的藤甲战阵这时好似一个已经掉进蜘蛛网的昆虫,徒劳的挣扎,妄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惜这次天娇没有打算真正的放过他们,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些来犯的人必须要成为自己走向死亡的推动力。 周勃迷茫了,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这样。

明明是自己已经掌握了战场的节奏,最后又变成了失败牵着自己,难道神秘的黎剑身上真的存在有这么多不可思议。

呆呆的自己人徒劳的垂死挣扎,为了那点生存的权利,当然还有大汉王朝的尊严。然而这已经无济于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