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中队 第七章 席间惩黑道 第 1 节

南山石 收藏 13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朴璇去年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南山公安局刑侦队担任内勤工作,属二线行政人员。她在警校原是学治安管理的,属一线业务,在实践中应该分到派出所或是治安队才算最为适合,这样她就可以尽其所学。开始时朴璇总是感到自己有些学非所用、安置不太对口,思想上便有些消极。朴璇的父亲朴铁夫是位老革命,抗日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朴璇去年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南山公安局刑侦队担任内勤工作,属二线行政人员。她在警校原是学治安管理的,属一线业务,在实践中应该分到派出所或是治安队才算最为适合,这样她就可以尽其所学。开始时朴璇总是感到自己有些学非所用、安置不太对口,思想上便有些消极。朴璇的父亲朴铁夫是位老革命,抗日牌的,五五年授衔时就是中校,离休前原是南山空军疗养院的院长,正师职。

朴铁夫见女儿朴璇工作后有点不定心,神情透着彷徨,于是去问大女儿朴娟,当朴娟告之原因后,朴铁夫恼怒了:“这小丫头片!能读警校分到公安局是她的造化,尚不知足?你看多少她的同龄人还在家中待业,不知珍惜!”朴铁夫恼怒之下跑到老部下、南山公安局长潘武军那儿愠颜说道:“小潘,就让她在那!学治安怎么了?治安是刑侦的内涵,刑侦是治安的手段,她初出茅庐,她不懂,尽往纸上谈兵。乳嗅未干,翅膀才齐,就朝三暮四、吊儿啷当怎么行?我们那时候,组织分配就是铁打钢铸的!我这小女儿思想活跃、前卫,常率性而为,总爱上层楼,你给我好好管束着!管不好我可要找你!”

“老首长,喝口新茶,消消气!您这气是从何来的?朴璇在我这里表现不错呀,工作上没有挑肥拣瘦,七一前她们支部还报了她的建党对象呢!女儿嘛,在父亲面前透透潜思是正常的,谁又没有私下的想法呢?只要履行职责、认真工作就是好同志。您以前不总是告诫我们说‘组织的决定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吗?朴璇有点情绪,但她在执行哪。放心,老首长,家教仍是这般严,我会抽空找她谈谈。”潘武军恭谦地解释道。潘武军是南山空军疗养院副院长转业的,当兵时就在朴铁夫的手下。

“那好!报建党对象了?我这小女儿聪明、伶俐、能干,人际关系也不错,就是任性!用好了可是块料。唉,老伴走早了些!”朴铁夫有了些笑容。

“娟儿我很久没看到了,调山下市旅游局工作啦,衙门大了一定很忙。”潘武军拉起了家常。

“她什么衙门不衙门的?一般公务员。”

“慢慢来吧。虎父岂有犬女?娟儿的文彩出类拔翠,听说她写的散文登了市报,我还准备找来拜读呢。”

“你没有时间看那方块!你肩上扛着一座山,又兼着管理局的副局长,天降大任哪。”

“这也是您老首长栽培的结果。娟儿还没对象吧?该物色一个了。”

“兴许这两个女儿的性子都随我,娟儿二十五了,要在我们东北早就有孩子了。总叫是高不攀、低不就,还没谈过恋爱呢。前时,听说她的同学在山下给她介绍了一个,据说也是个公务员,各方面都不错,然而我听璇儿说,娟儿一直拖着不见面,不知为啥?唉,我老头子不管这些,管了也是白管,顺其自然吧。我玩我的根雕。”

“老首长的根雕可是一绝啊,什么时候给我这个老部下雕一对?”

“哈!好哇!你喜欢啥样的?”谈起根雕,朴铁夫象个顽童,滔滔不绝起来。

朴璇给石军打电话的第三天是个星期六,大礼拜,朴璇一大早就下山了。她到了朴娟的住房,便用钥匙开门,谁知里面却反锁了。“就爱睡懒觉!姐姐,开门!反啥锁?一朝被蛇咬!”朴璇大声地叫起门来。朴娟真的还没起床,听是妹妹的声音,便揉着惺忪的两眼喃喃道:“小丫头片子,大礼拜也不让我好好睡一觉!”

“昨晚很晚睡吗?两眼红红的。”朴璇进门放下包问道。

“唐迪他们家昨晚请我去了一趟。”

“干嘛?你们只见过一面,犯得着吗?”

“人家是谢谢我,没啥。”

“谢什么?我告诉你,你参加了葬礼就够了,什么‘做七’呀什么的,你可不能去了!否则,旁人还以为你已经是他家的人了呢。这是个真象问题,原则问题,你不能无度同情,这样会影响你的今后。口水能淹死人!”

“我知道,周围人也知道。不用你瞎操心。我是于心不忍哪!”

“姐姐,你还是没恋爱过。”朴璇说罢,拨通了石军的手机:“喂!丘八,我下山办事,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和指导员吃饭。”

“啊,警花呀!我正在考虑大礼拜往哪去呢,您就来了盛邀,看来我石军还是有人缘的。怎么?请我一个人不好吗?那酸秀才在一起没意思。”石军油嘴滑舌地接着电话,捅了一下身旁的伍平。伍平打了石军一掌。“哎哟!您听到了吗?酸秀才打人哪!我不跟他一般见识。喂,朴娟去吗?”

“当然去。不跟你说了,你尽欺负人家指导员!晚上六点在诺雅方舟鱼城。”朴璇掐了手机。

“你请了石队长和伍指导员?该请!”朴娟惊喜地问道。

“晚上六点。我俩白天诳诳街,我再陪你到新华书店茶吧看书,怎样?”

“好呀!难得你这个忙人今天有闲陪我。”

“美女!打扮吧!完了我们去吃早茶。”朴璇显得十分兴奋。

姑娘心里最珍视的东西,就是她们自己的美貌。这两姐妹出门前,开始一个人霸着一面镜子描画起来。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