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妙手不为平日用 开始撒谎(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上官云相持枪向前,院子外面的小土匪和警戒的独立营战士没人敢拦他。满怀疑窦、怒气冲冲地踹开隔壁院子后,就看见两个小土匪把一个双手后绑的人摁在墙上,松云岭的军师刘眼镜儿正拼命往这个人嘴巴里面塞东西。


铁青着脸,上官上前拨开刘眼镜儿,拧过这个人的脑袋,一张惊恐过度疲惫过度的脸因为自己用力很猛而痛苦扭曲起来,再一仔细看,是自己的上级,于是这张脸再度因为惊喜恐惧而扭曲,因为嘴巴被堵上,喉咙里面徒劳地发出荷荷声。


转过头,枪口深黑,国军团长逼视刘眼镜儿:“你们是松云岭的?他怎么会在你们手上?!”


没等回答,上官扯去何伟嘴里的臭袜子,扬手就是一耳光!


手掌落在脸上清脆的声响发出的时候,赵春山陈楚风就出现在院子门口。


“他……他说是26团的情报官……”刘眼镜儿看见杀气腾腾的国军团长,没敢撒谎。


逼视着眼见这个牵动自己十几个小时、牵动几百上千人心思的手下,上官云相一时说不出话来!


情报官的脸马上红肿起来,他看着周围的人,只变声嘶喊:“饶命啊!团座!”


朱不戒也不知怎么从那边剑拔弩张的环境中脱身,在院子门口探头探脑,不敢进来。


赵春山陈楚风走近,听到刘眼镜儿这句话,两人有些迟疑:“这……”


上官云相转身,对着八路军两位指挥员恨恨说到:“这就是昨晚我们要救的人!忙了一夜,就是为他!”


不敢相信!只是发呆怀疑!这就是昨夜两军联手出兵要救的人?刘亚军何冬胡老四他们,现在在哪里?生死如何?


赵春山往院子门口看,朱不戒探头被逮个正着,喝令马上进来,问怎么得到这个人的?


朱不戒苦笑,于是说了个来龙去脉。


情报官眼镜刚才被扇飞,朦胧中,看见穿着八路军服的一个人亲热熟悉地拍自己团长的肩膀,说了句“别急,慢慢来”,弄得他五花八门的心思里面腾地闪过这个念头:团长和八路在一起了?!


当下,上官云相无暇多言,拎着这个双手反绑的手下,也不和周围一干人打招呼,就往侧旁的柴房带,情报官刚被一巴掌扇飞的眼镜一脚就被踏碎,一张常年因为戴眼镜变形的面孔更变得十分惊恐,只是叫喊:“团座,要投日本人都是参谋长的意思,我不去没办法啊……”


柴房里面的老鼠昆虫被情报官这一嗓子吓得乱窜乱飞——或者是因为国军团长的杀气?


上官冷森森开口:“投日本人?参谋长?”


于是情报官竹筒倒豆子,没听几句,国军团长就明白了!狗日的!


属下要起事兵变!我却去救这个投敌的信使!


截断何伟喋喋不休的表白,压低声音恶狠狠再问:“师长叫你带回的什么绝密命令?!”


绝密命令?!何伟脑海里面浮现出师长叫他烧去稿签纸上的那几句话……


“团座……”借着柴房外射进的斑驳光线,失去眼镜视线模糊的何伟有些缓过神来,想起了刚才一个八路拍着团长那个亲热劲儿,何伟犹豫着,脑海里面翻江倒海:团长怎么会和八路在一起?莫非……


“快点说!今天是绝对饶不了你的!”国军团长再逼。


柴房外这时传来陈楚风的声音:“上官团长,叫兄弟们休息一下吧?”


陈楚风的意思是快点结束隔壁院子那种枪横刀闪的局面,但是这句有些亲密无间的话引发了情报官的错误判断:“团长居然和八路一条心了!”


横竖都是死,但是现在告诉和八路混在一起的团长这条师部的绝密命令,只会死得更快!


于是,被绑得像条鱼的情报官撒谎天赋开始发作:“团座,师长要你联合八路打日本人,原话共33个字,‘全师发动,联络附近八路之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相机伏击进犯之横田混成旅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