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复兴之路》第二部《饮马波斯湾》(连载之3)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1 137
导读:(本故事纯属虚构) 【3】安亭工业镇区在上海边缘,和江苏搭界,往西是昆山,往北是太仓。出了繁华的工业镇区,便都是有意保留下来的丘陵地带。一年多以前的长江灾难,这一带受灾严重,原有的树木几乎被洪水刮得精光。在政府的组织下,人们又在山上山间新种了许多树,现在长得还不算很茂密。稀落的一些房屋散在丘陵与丘陵之间,人也比较稀少。      李龙和秦月开车跟踪王新莲到了一个叫砖瓦厂的地方。这里的丘陵比周围高出许多,有两座山峰夹峙,中间形成一条较深的山谷。王新莲的车在谷口停了下来。谷口有岗哨守着。   

(本故事纯属虚构)

【3】安亭工业镇区在上海边缘,和江苏搭界,往西是昆山,往北是太仓。出了繁华的工业镇区,便都是有意保留下来的丘陵地带。一年多以前的长江灾难,这一带受灾严重,原有的树木几乎被洪水刮得精光。在政府的组织下,人们又在山上山间新种了许多树,现在长得还不算很茂密。稀落的一些房屋散在丘陵与丘陵之间,人也比较稀少。


李龙和秦月开车跟踪王新莲到了一个叫砖瓦厂的地方。这里的丘陵比周围高出许多,有两座山峰夹峙,中间形成一条较深的山谷。王新莲的车在谷口停了下来。谷口有岗哨守着。


李龙把车远离谷口停下,四处看了看,便将车开到路边的一块草坪里。草坪四周长着许多树,刚好把车隐藏起来。


二人下了车。李龙右手往山上一指,对秦月说:“咱们绕开岗哨,翻山进谷。”


秦月点点头,当先沿一条小路往右面的山上跑去。她跑起来又快又稳,李龙跟在后面,堪堪能够赶上,心里不禁又对秦月佩服起来。


二人上到山头,向谷中观察。谷中一条水泥公路蜿蜒北去,路边只几栋房子,亮着几盏灯。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异样。


李龙向秦月传递了一个狐疑的眼神。


秦月微微一笑,轻声道:“别急。如果你们说的影子工厂是真的,那就应该建在山中。你看,这一带的山比周围的山高大很多,建一个大型钢铁厂不成问题。走,下去看看。”


李龙说:“你在这儿替我望风吧,如果我没回来,你就去向章主任汇报。下去肯定有危险。”


秦月盯着李龙一笑,“还小看人?走,一起去。”


李龙脸一红,只好点头同意。


二人快速而无声地朝山下掠去。快到山脚时,他们停了下来。他们面前,出现了一道铁丝网。


“哼,做贼心虚,还弄这玩意儿。”李龙嘀咕道。


怎么过去呢?这倒让李龙有点点为难。他们没带对付那玩意儿的工具,可不能随便乱碰。那东西有可能带电,还有可能连着报警器一类的装置。要是莽撞,两个人都可能陷在这里回不去了。


秦月似乎看穿了李龙的心事,手肘碰了碰李龙,轻声道:“跳过去,行吗?”


李龙吃惊地看着秦月,说:“找死啊?这么高!”


确实,那铁丝网差不多有两米高,一般人怎么也跳不过去的。


秦月一笑,说:“跟我来。”


二人到了一面小斜坡上。这里左右都没有房屋和人迹。秦月把一棵将近两人高的小树扳倒成弧形,对李龙说:“双手抓住它。”


李龙马上懂得了她的意思,在心里叫了一声聪明,便过去抓住了树梢。秦月用手向铁丝网那边的一块小草坪一指,李龙会意地点了点头。


“准备!”秦月压着声音道。李龙又点点头。


秦月手一松,小树刷地一声回弹。李龙借着树的弹力,双手放开,轻松地越过铁丝网,落在对面的草坪中。他观察了一下四周,见无人影,便回头向秦月招手示意。


秦月并不借树之力,而是退回几步,发力前冲,然后脚一点地,腾身而起,如一只大鸟样掠过铁丝网,轻飘飘落在李龙身边。


李龙看得张大了嘴,还疑是在看武侠电影。


秦月一笑,轻声说:“呆什么,走吧。”她手向前面的山脚一指。那里朦胧地透着灯光,很可能是“影子工厂”的入口。


二人借着路边杂草与树木的掩护,猫腰潜行到山脚,躲在一丛杂草后观察。那里果然有一个很大的洞口,两扇大铁门紧闭。铁门两边有岗亭,岗亭内有看守。右侧的岗亭上挂着一块很长的招牌,写着“德国德尔钢铁集团中国公司上海分公司”。


“洋鬼子开公司开到山里来了,妈的,真会选地方啊。”李龙轻声地咕哝道。


“见不得人呗。”秦月轻声道。


李龙问:“怎么进去?”


“别急,等等,总会有机会的。”


秦月的话音未落,路的拐角处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接着,一辆大型卡车开了过来。


秦月附在李龙的耳边说:“机会来了。躲在车底下进去,敢不敢?”


李龙瞪了秦月一眼,“你也会小看人啊?”


说话间,车已到了眼前,在岗亭边停了下来。


乘岗亭内的看守和司机说话当口,二人掠出草丛,钻进车底,附在转轴两边。


为防车底搅起的烟尘,两人紧闭了眼睛嘴巴。黑暗中,听得钢铁碰击的声音,夹杂着几声人的简短话语。那些声音在空气中回来荡去,让人感觉到已经深入一个巨大的洞中。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车停了下来。二人睁开眼睛,见来了一群人卸货,便附在车下没动。货卸了将近半个小时,二人的手都酸了。好不容易等卸完了,司机进了了驾驶室,二人才轻轻放手,一个翻滚滚出老远,隐进了黑暗中。


车开走了,一扇铁门关了起来,灯也熄了。秦月和李龙这才从角落里出来。


他们所在的地方,像是一个很大的储物仓库,物品一堆又一堆,整齐地堆放着。二人走近了,拿出聚光小手电看,果然是各种钢材。


李龙轻声说:“这些都是浦钢生产的,运到这里,肯定是经过二次加工,生产成各种型材。浦钢的合金型材世界有名,在世界市场上占有相当的份额。”


秦月说:“你看这个仓库的规模这么大,想来这个地下工厂也不小。如果他们生产的都是浦钢品牌的产品,那么,要不了一年,浦钢就得垮掉。”


李龙咬牙说:“这么大规模地冒牌地下生产,说出去骇人听闻。一定得打掉它,挖出那些国家的蛀虫!”


秦月说:“打掉是迟早的事,现在,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到别的地方看看,搜集点证据。”


听秦月一说,李龙才想起大门是被关上了的。他往四周看看,见四壁严实,铁门紧锁。仓库顶上倒是敞开的,和其它的空间相连,上面还架着几根钢梁,但那些钢梁离地很高,怕有五六丈,凭空是没办法上得去的,四面墙壁也没有可以下手借力之处,爬也不行。


李龙正皱着眉发愁时,秦月从身上掏出一卷黑色的细绳,一扬手,绳的一头笔直地向空中的钢梁射去。绳头搭上钢梁后,倏地打了几个旋转,缠住了钢梁。秦月拉住绳子用了用力,证明那一头已经缠紧,便轻轻一跃,双手交替挽着绳子,一会就升到顶部,爬上了钢梁。


秦月将绳子放下,向李龙招手示意。


李龙也学秦月的样往上爬,但爬到一半就感到累得不行,停下了。他觉得在秦月面前失面子,歇了片刻,就又往上爬。最后,还是秦月在上面帮着拉,李龙才上了钢梁。


李龙附在秦月耳边说:“我算服了你了。你们干特警的,果然有绝活。”


秦月一笑,轻声说:“这没什么。现在我们不忙下去,就在梁上到处看,拍些证据。”


李龙一看,果然一间一间的车间上面,都有横架的钢梁相连接。这样正好,他们不用下地,在梁上便于隐蔽。


二人沿着钢梁,向一间闪着红光的车间爬去。到得那车间的上方,向下一看,便见一些工人在两条生产线上工作。除了机器并不太大的声响,这里便没有别的声音。加工出来的成品都被随即装箱,然后通过传送带送往另一车间。看样子,这里的生产设备和技术绝对是一流的,和常人印象中的造假的地下加工厂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李龙看得惊讶不已也愤怒不已。这样大规模地造假生产,不用注册,不用上税,一切都借浦钢那只大“母鸡”生“蛋”,其利润应该是高得吓人的。而浦钢的大部分经营都莫名其妙地白费了!


秦月从身上取出一架微型相机,对着下面进行拍摄。她所用的相机集电视成像和红外热成像功能于一身,不用闪光,拍摄时也无快门的声响,镜头可自由伸缩。在无雷达的情况下,可于不知觉中拍下目标,拍摄者不用担心自身暴露。它还兼有录音机的功能,可以随时录下目标人物的谈话和现场目标声响。


拍了几个镜头后,秦月朝左侧指了指,二人便沿着钢梁悄悄地往左边爬去。到达那个空间上方时,秦月轻轻嘘了一声,眼光对李龙示意,手向下一指。李龙朝下一看,见王新莲正和一外国人在一张办公桌边对面坐着谈话。看样子,这间比其它车间小些的“房间”是个办公室。


二人屏住呼吸,听下面的两人谈些什么。秦月按下了手中相机的录音键。


王新莲和那外国人谈话用的是英语,李龙和秦月都能听懂。


只听那外国人道:“王小姐,就我们现在的生产规模,到今年年底,你我的个人帐户上,都可以达到50亿元人民币。你还不满足吗?还要扩大生产?”


王新莲右手作兰花指状,在空中轻轻一挥,美丽的脸蛋稍稍扬了扬,说:“满足?费龙先生,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谁对金钱会满足?这是一个金钱可以让人上天堂,也可以让人下地狱的世界,一个金钱让人发疯的时代,只有当你有了足够多的钱,战争也好,和平也好,你才能过人上人的生活。”


那个被称着费龙的外国人摇了摇头,“王小姐,我现在不同你讨论对世界的看法问题。我只是想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同意再扩大生产。”


王新莲盯着费龙,“为什么?”


费龙耸耸肩,道:“有两点原因。第一,拿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树大招风。我们这棵树已经招了风,前些日子惊动了你们中央派人到浦钢调查就是一个警告。我不想这棵树长得更大,招来更大的风。第二,这里的生产容量已经饱和,要扩大生产需要重建新厂。在上海及其周边,没有合适的地方。”


王新莲嫣然一笑,“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你放心吧,费龙先生,这些年我苦心经营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我要是倒了,一大群官员都得杀头进监狱。说到建厂,难道上海及其周围地区那么多空闲地方,就选不出一个合适的厂址?”


费龙双手一摊,说:“恕我直言,王小姐,你是这方面的外行,你不懂。建这样的‘影子工厂’,除了不引人注目外,更要命的是要避开各种军用警用和民用的雷达,一旦被人发现,引起怀疑,后果你是知道的。现在的上海,各种雷达多如牛毛,选出一块雷达盲区非常不容易。”


王新莲沉默了一会,说:“那,扩大生产的事以后再说吧。我就告辞了。”


王新莲站起身来,看样子要离开。


秦月快速按下相机快门,拍下两张照片。然后,她附在李龙耳边说:“走吧,我们也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