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巴渝 收藏 1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四十三章


和余局分手后,江海洋有点垂头丧气的回到江都宾馆,开门进了房间,最先看见的是总部来的传真。艾总同意他的意见,把江都“鹰巢”挪动一下,搬进商业氛围浓厚的和平碑去。

前几天,他特地去和平碑去转了一转,位置让他很满意,就是没有合适的写子楼,只有红楼宾馆的商务楼还令他动心,只是那里的位置处在和平碑的外围圈,不过那里也是商贾云集,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交通也很方便,是大本营的好居处。与之江都宾馆相比,少了那种政治严肃的气氛,难怪同在红楼宾馆商务楼的一个商界大老板,在认识江海洋后说过这样一句颇为精辟的话:“离当官的远点,损失才要少点,跟朋友走近点,生意才好做点。”

江海洋刚把公司挪了窝,朱冲锋便前来匆匆报到了。安排好他的住处后,江海洋就在楼下的宾馆设宴招待他,还请来了常忠勇和余年宽等人作陪,让那在生意场中伤筋动骨已经破产的小子受宠若惊。

酒过三巡后,江海洋问起交办的事情如何?

“切慢,让我先敬各位首长一杯后,再说下文。诸位,我先干为敬。”说完一干而尽,放下酒杯说:“好消息!龟儿子,关山岳骂我们是猪头,……”

“那明明是骂你噻,啷个骂我们呢?”常忠勇打断他的话笑着说。

“此话怎讲?”江海洋问道。

“他说,我们背起娃儿找娃。他老爷子早就一命乌呼了,不过江都市委书记就是他三姐的公公,说直接找他三姐夫宁捷就行了,别看他在建委当一个小科长,说话办事很管用的。老关已给他打了电话了,不日就有捷报传来。”朱冲锋说完独自端起酒来喝了一杯,看得出他今晚很是兴奋。

“那还不简单,只要宁书记一句话,一切问题都迎忍而解。”余年宽高兴的举起酒杯说,“为胜利在望,干!”接着放下酒杯又说道:“记住,下次请宁科长吃饭,由我作东买单。”

他是很想认识宁公子,更想通过“红门”关系把自己头上的“副”字去掉,这在朱冲锋刚一说出找宁书记的公子时,他就立即意识到了。多年的政治敏感,现在一下变成官场上的敏感。

吃完饭,朱冲锋一边开着嘴上的油渍,一边站起来问江海洋道:“班长,还有不有下一个节目呢?”

“走,到楼上的夜总会去消费消费,大家唱唱歌,泡泡妞。”喝的有点醉的胡传贵提议道,然后酒气熏天阔佬一般的吼着说,“我买单!”

“你买单?还不晓得那个包工头来给你来揩屁股。”常忠勇悄悄对他说。

“嘻嘻!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你我心知肚明就行了噻……”胡传贵吊着他的膀子,同样悄悄的说。

大家看看时间还早,加之明天正好是星期天,有谁不想加入到这既有借口,回到家里又好向妻子交代的狂欢之夜的队伍中去呢?

“也好,算是为朱冲锋接风尽兴。”江海洋同意道,心中也只好放弃原本打算吃完饭后,回家看看二老的计划。


一行人亲密无间的走进红楼夜总会,被站在门前专门恭候客人,身着红色旗袍的引位小姐带到一间大包房里。众人刚一坐下,夜总会的妈咪就风情万种的飘然而止。

“哎呀!胡总,你好久都没来我们这里消费了,我好想你哟。”妈咪一边和熟识的胡传贵打情骂俏,一边走过来依偎在他的身边听候吩咐。

“啥子浮(胡)总哟?还他妈水肿(总)哦。先上三瓶红酒,一打啤酒,外带两个果盘,叫六个小姐,要漂亮一点的。”胡总一气报完“军需品”后,还在妈咪的粉脸上轻轻纠了一下,又揩油式的拍了拍她丰润肥圆的屁股,这才让她扭着水蛇腰一步三摇的离去。他一切都做的那么顺其自然,使战友们对他都刮目相看。

“胡胖子,看不出来你还是欢场高手哟,这‘春来茶馆’怕是常来常往,轻车熟路吧?”李启民打趣道。

“狗日的‘胡传魁’,硬是花样繁多又还深藏不露吔。”余年宽也戏笑道。

“你两个不要得了好又卖乖哈,我是真人面前不烧假香。要说的话,还不是那些龟孙子包工头软磨硬缠,为了工程拿到手,让你跟上时代的步伐,跟着感觉走。”胡胖子笑嘻嘻的解释说。

“对头,我们也要把失去的青春夺回来。”余年宽有点二麻麻的说道。

江海洋和常忠勇、朱冲锋坐在靠里面的沙发上,听到三人有些肉麻的对话,常忠勇对二人小声说道:“他妈的,庄稼汉首长就这副德性。看来我们今晚也只好与他们‘同流合污’,逢场作戏啰。”

待应生刚把酒水果盘摆好,门外就拥进来六个涂脂抹粉,花枝招展的小姐。妈咪连忙上前两步,把她们安排在客人身边。也许是常年从事这一行的原故,她非常内行的把肥环燕瘦的小姐恰到好处的分配给了他们。

她听出朱冲锋一口益州腔,还特意为他安排了一个性格开郎热情大方的涪州籍小姐。而对孔武英俊的江海洋则安排了一个楚楚动人,面容娇好的白衣少女,像是一个学生妹。她的一双带有假睫毛的大眼,看上去似乎带有一丝无奈与忧郁,身上却散发出一缕常人不易察觉到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

同室的战友早就与红粉佳人谈笑风生起来,又是喝酒又是点歌,各自为战,寻欢作乐,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虽然一惯洁身自好,对于也偶尔因公在交际欢场中抛头露面的江海洋来说,身边的白衣少女首先给他的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少女端起酒杯,郁郁寡欢的对他一笑,一仰白净的脖子把半杯红酒喝了下去。

江海洋又替他倒了半杯酒问道:“小姐贵姓?”

“免贵姓李,你叫我小越好啦。”白衣小姐既礼貌又文静的甜甜的回答道。

“不会是化名吧?”江海洋有点怀疑的微笑着问道。

“随你怎样想啰?我一辈子都叫李小越,这是我妈给我规定的,永远不准改名。”看着江海洋不像似以前接待过的那些臭男人那样淫猥,她慢慢开朗健谈起来。她也问道:“先生,你贵姓?”

“免贵姓将,将军的将,你称我为将军好了。”他学着她的腔调风趣的回答说,实际上他并不想在风月场所暴露自己的真名实姓。“听你口音,老家离这里不太远?”

“是的,我家在太足县青龙山下的西湖边。”

江海洋听了心里一惊, 但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继续问道:“今年多大了?为什要干这一行?”

“再有五个月就满二十岁了。干这行收入多呀,不过我只想干个两三年,等赚钱还清了妈妈的住院费和我读大学的钱,我就金盆洗手不干了。我还想告诉你,我是卖艺不卖身的哦,你趁早别在我身上打坏主意。”

“呵,出污泥而不染呐。少见。”

看到江海洋露出真诚的惊叹,李小越更加软中带硬了。“不仅不此,我还拿你们这些臭男人的钱去赞助了我妈的两个学生。”

“中国教育的落后和可悲,恐怕还轮不到你一个三陪小姐来资助吧。”江海洋并不计较她说自己是臭男人,只是稍露锋芒的调侃道。

“你在侮辱我?!别不承认。”李小越拿眼瞪着他,眼里有一种“士可杀,士不可辱”的刀光剑影。

江海洋见到这种目光,连忙说道:“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从你口中说出来,我觉得你有些自不量力。你妈还是老师?不会骗我吧?”

“谁骗你了,这都是事实。爱信不信。”李小越有点爱理不理的回答说。

江海洋想让她高兴起来,于是约为恭维的说:“我看你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既迷人又原则。我越来越感觉你是人世间的一个密码,需要我来解密。这里太吵闹了,我们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谈一谈?”

“好啊,我们到二楼咖啡厅去坐坐吧,那里比较安谧,有点像我西湖家乡的夜晚,只是多了灯红酒绿和窗外的尘嚣而已。”李小越痛快的同意道,说完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从她的内心里讲,她真的很痛恨和反感这种场合。

那一帮醉死如生的战友,有的唱有的跳,那胡胖子更是放得很开,犹如皇帝一般,把双腿搁在茶几上,搂着怀里那妖里妖气的小姐,一边与她调情,一边正在享受她用牙签粘着的巨风葡萄喂他。看着江海洋和白衣少女出去了,多数人以为他俩是上洗手间或许是去大厅看表演,只有胡胖子下流的对他挤眉眨眼,那意思无非是说,你小子真行,这么快就把小妞勾引到手,单独约会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