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


(29) 情窦初开


等晓梅平静下来的时候,她道出了要退学的原委来。

“我本出生在一个幸福之家,爸爸从部队转业以后就创办了一个企业,妈妈是爸爸的高中同学,聪明能干。俩人辛辛苦苦二十年,才创下今天的基业。就在爸爸的公司蒸蒸日上之际,被竞争对手利用,最后爸爸由于偷税漏税问题判刑三年。妈妈一时无法接受打击,住进了医院。现在家里乱做一团,我在家休息的时候每天公司,医院,家里三头跑,现在妈妈由外公外婆照顾,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办休学或退学手续。”

说完晓梅再也抑制不住又哭了。她说,“你们不知道,以前我从来都不会照顾人的,都是妈妈在照顾我。这段时间,每天跑医院里陪妈妈,喂她吃饭,陪她讲笑话,给她洗衣服,希望妈妈尽快好起来。以前爸爸的那些称兄道弟的朋友,现在一个都找不见了。他们见了我们都躲着走,怕我们家借钱……那时候他们拿了爸爸多少钱,也没见过他们还的。我心里不服气,找了一个叔叔的家,在我爸爸帮助下他都住上别墅了。我为了省钱,一路走到郊区的,还没进他们家门,就被他家大狼狗轰了出来……”

“别哭,晓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宋巧紧紧的抱着她,眼泪也情不自禁的掉下来。

晓梅又哭,“其实刚过来时我挺看不惯宋巧你的,从农村过来,没见过什么世面。我更看不惯柳枚的,一副大小姐的作风和脾气。你们不知道,我刚过来时脚上穿的鞋都七百多块钱呢…… 呜呜,爸爸本来是想让我在部队锻炼几年,毕业后接着读个MBA,然后接管他的公司……呜呜,所以我平时在班里不怎么说话,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可是现在你们还这么关心我,我觉得我欠你们很多……”

“这是说的什么话呀!”宋巧说。“大家能在一起就是缘分,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养伤吧!我们大家都会帮助你的。”队长黄政军听说了晓梅的事情,又一次来到八班,对于扑克牌事件他暂时不追究了,表示鉴于晓梅特殊情况,可以批假不用去上课,但是内务一定要保持整齐。随后把宋巧叫了出去,详细了解了晓梅的情况,并和宋巧商量如何让晓梅度过这段时期,打消她的退学心理。


“七仙儿,你电话!又是那个雷兵合。”琳琳一脸的坏笑。

“雷兵合啊,午饭后去操场?恩,好的,我们五姐受伤了,你把你们那边治跌打损伤的药膏给我拿出来一些!什么?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中午吃完饭和午休前的那点时间,艺娟匆匆跑到操场上和雷兵合接头,他们也是好久不见了。俩人边走边说,为了避开学校的纠察,他俩就来到小军体场。秋日的午后,军体场里的柳条随风妩媚起来,惹得雷兵合不止一次想抚摸一下艺娟的秀发,他抽出手来,给艺娟的却是一大堆治疗跌打损伤的药膏,药片,创可贴等。

“这些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你五姐伤的严不严重,注意不要让她伤口沾水,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

“你倒是挺关心我们五姐的啊!怎么不关心关心我?”艺娟调皮地问。

“你? 你,你好吗?”他说完,艺娟扑哧一声笑了,却发现雷兵合正以异样的目光盯着她。

“这四百米障碍你最好的成绩是多少?”艺娟赶忙转移话题,指着她们体育课上的训练项目。

“1分30秒!”

“我不信!你示范给我看!”艺娟有些撒娇的说。

“Yes, Madam!”雷兵合敬了一个漂亮的军礼,跑步向那些科目奔去,动作行云流水般,正好用了1分30秒。

“报告Madam,动作完成完毕,是否合格,请指示!”雷兵合又一个漂亮的军礼。艺娟想上午训练时自己花了3分钟才完成,不由得佩服起雷兵合来。开始拍他身上的尘土,没成想雷兵合抓起了她的手举到胸前,再也没放开。

“艺娟,我有话对你说!你,你做我女朋友吧!”雷兵合单刀直入。

“啊?你先把我手放开。”

“不放,我怕你跑了。我天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你。”

“不放,我动手了啊!”艺娟想起在体育课上学的军体拳,她以第一套拳法中的一个穿喉弹踢直奔雷兵合的咽喉和下身而来,雷兵合右身一侧,转换了马步,以一个马步横打,右拳猛得向艺娟冲来。艺娟来不及躲闪,紧闭了眼睛,却没想雷兵合使了一个小伎俩,拳变成了巴掌,一把搂住了艺娟的腰身。艺娟则趁机重重地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

“啊?你,你咬人……”雷兵合气不过,张开巴掌又落了下来。

“我属狗的,专咬你这样的坏人,怎么着!”说着艺娟就开始跑起来。

“我让你跑……”俩人在安静的军体场内追赶起来,跑累了他们就坐在平衡木上一起看风景。阳光斑斑驳驳地从树叶缝隙中漏下来,闪在他们两个草绿的夏常服上,打在他们年轻的脸庞上。多么美好的时光,艺娟情不自禁的吟出了:“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你们……”

“快中秋了,今年你演什么节目?还唱歌吗?”雷兵合问。

“保密!”艺娟站起身来,做了个鬼脸,转身向中队跑去。中午她没有参加午休,希望不被队长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