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艾滋病与我擦身而过

西山老妖 收藏 52 633
导读: 黄昏,天空只有夕阳残留的横迹。我独自走在城市的马路上,一个人,寂寞缠绕在我的周围,孤独伴我漫漫长路。一直都认为寂寞是一种享受。但经历的久了才发现,那貌似美丽的寂寞其实是生命中最无力摆脱的一种无奈。 今天是7月8日,第一个没有她的7月8日,是我前女朋友的生日,她是一个让我不能遗忘的女人。我们之间的故事,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天慢慢地暗了下来,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空气中漂浮着令人作呕的潮湿气息。我燥热。压抑的心开始烦躁起来,心里暗暗地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原本压抑的情绪,此时毫无掩饰的全都挂在

黄昏,天空只有夕阳残留的横迹。我独自走在城市的马路上,一个人,寂寞缠绕在我的周围,孤独伴我漫漫长路。一直都认为寂寞是一种享受。但经历的久了才发现,那貌似美丽的寂寞其实是生命中最无力摆脱的一种无奈。

今天是7月8日,第一个没有她的7月8日,是我前女朋友的生日,她是一个让我不能遗忘的女人。我们之间的故事,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天慢慢地暗了下来,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空气中漂浮着令人作呕的潮湿气息。我燥热。压抑的心开始烦躁起来,心里暗暗地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原本压抑的情绪,此时毫无掩饰的全都挂在脸上。她已经不在了,永远的不在了。

城市,当一盏盏五颜六色地灯慢慢地亮起时,飘浮的雨点也从开始沉重起来,慢慢地侵蚀着我的衣着。极度的让人讨厌。烦躁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抬头望去,那一盏盏的灯火是那样的朦胧,隔着被雨水伪装了的玻璃,如同怀春少女的眼睛,始终看不真切。夜,总是以它不经意的方式,浓墨登场。我不知自己将去何方,额头的雨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我已经看不清前方的路,我在游荡,漫无目的的游荡。最终,我停留在和她初相识的地方——“麦沙”酒吧。

这是与她相识的地方,也是在城市中已经残留不多的静吧。昏暗发黄的灯光,十几张粗糙的桌椅。曾经热闹的自助演歌台布满了伤感的灰尘,仿佛人生,辉煌过后无奈的苍老。依旧是那怀旧的音乐,在忧伤中飘荡。我走到酒吧的角落,点了红酒,静静地听着音乐,享受着忧伤带给我的伤痛。我的心犹如黑夜中的一道闪电,很很的被撕裂,痛楚围绕在我的身边,泪水顺着我的鼻尖慢慢地滑落。

嗨,先生,一个人吗?怎么了?一个大男人还哭鼻子。呵呵……,我抬起头,默默的注视着她。性感的衣着,久落风尘的回眸,一颦一笑间的轻浮,早早的便泄露了她的职业。我仇视的眼神她无动于衷,对我嫣然一笑,拿起了桌上的酒杯,请我喝一杯,好吗?

我又要了一瓶红酒。两个人便开始沉默的对饮。

“先生,你好成熟呀!”回复给她的是一个厌烦的眼神。

“先生,你好象很伤心,很难过,你发生了什么事能跟我说吗?”

这是一个开场白,可我还是懒得理她。

“成熟的人都爱沉默吗?”呵呵……

久经沧海的感觉,她一定也不局促。

“是吗?一起出去走走吧?”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我并不想与她发生故事,却很想找个人来聊聊天。

“800块。” 她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看的出来,她已经适应这种近乎于侮辱的直接。她答应的很爽快。结帐。出门。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风起,很凉。她不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她轻轻的裹紧我给她的衣服。我突然发现,她竟然那样的弱小。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我的车。”

“你的车在那里?你好象不是开车来的。”

原来她早就开始注意我,“愿意的话就在这里等,不愿意就回去吧。”我头也没有回的钻进了出租车里。

半个小时后,我开车回到了原地,她依旧站在酒吧的门口,我向她挥挥手,她毫不客气的坐了进来。“你有没有搞错,让我站在这里半个小时,你不知道天气很冷的吗?”哼。

你饿了吧?我将预先买好的面包及巧克力递给了她。

她顺手接了过去,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她打开面包袋,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面包,很小心。此刻的她变的很温柔,蜷缩着身子,像个容易受伤的小猫。


车里响着光良的《童话》。我默默地注视着她,她很美,很漂亮。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我静静地听着音乐,恍惚间,我感到一阵好久没有体会到的温馨,禁不住握住她的手。我感觉她的身体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但是她并没有拒绝,而是很用力的反握着我。

我开着车,在城市里慢无目的的开着。

“我们去哪里?”她小声的问。

“这是给你的钱,陪我聊聊天吧。”

我把800元钱塞给她,却没有接她的话。

“呵呵,就这么简单吗?这是你们男人的作风吗?”

“若不愿意的话就下车吧。”我将车停在了路边。

“呵呵,那好,你说吧。”

她将钱放在了包包里,天真的笑容爬上了她的面孔,那份笑容,很单纯,很幼稚,根本找不到风尘。 “你今年多大了?”

“我21岁。”

“为什么作这个。”我不是一个爱探寻别人秘密的人,因为自己就有着许多不为人道的秘密。可是,今夜一切例外。

“我说了你相信吗?” 她,眼睑向上抬了抬。

“无所谓相不相信,我们只是闲聊,你大可以编个故事来骗我。”我笑着说。

她也笑了,“说实话,我不是为钱,应该说我根本不缺钱。我爸爸给我买的车比你的强多了,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我没有说话。等着她讲下去。

“不知道该怎么说起,我来这个城市有一年了吧,我爸爸花了大把的钞票让我来到这里,上你们这里最好的那所大学。但是他们没想到,我来这里之后就一直做这个,其中的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选择这行的原因是──我,需要男人。”然而,现在就是想回头也不可能了,我已经彻底的完了。

我狠狠地喝了口水,暗暗地摇摇头,眼中流露出怜惜的眼神。

“好好的一个女孩,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其实你可以交一个男朋友。就算现在回头也是来的急的,为什么那么悲观呢?完了?怎么完了?你怎么了?”

“呵呵,想知道吗?我只在床上才跟你说,想听的话就快点开车吧。”

她那调皮的眼神勾起了我的回忆,曾经何时,我的女朋友也是这种眼神,这可爱的眼神曾经将我迷倒,这可爱的眼神曾经让我爱的无法自拔。回忆是痛苦的,她已经不在了,坐在我身边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和她一样,漂亮又可爱的女人。在不经意之间,我将车开进了一所宾馆的停车场。

“呵呵,我真的以为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没想到你只是披着羊皮的狼。哈哈。”

我厌恶的看着她,默默地走进宾馆的大门。

“给我一个房间。这是我的证件。“

“205号房。”

“谢谢。”.

一走进房间,她便肆意放荡的脱去身上的衣服,光着身体钻进了我的怀里。她想亲我,被我拒绝。“想听我的故事吗?陪我一起洗澡吧。”哈哈……。

呵呵,我笑了,看着她丰满的身体,我努力的尝试着提起兴趣,然而,我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我无奈的摇摇头,打开了电视机。

“不陪我就拉倒,我自己去洗。”说完便走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流水声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到底在追求着什么,自从我的爱人离开了之后,我就想一只迷路的羔羊,漫无目的地生活着。哎,也许我该振作,应该重新做人。做回我自己。

“喂,该你洗拉。”她依旧没有穿衣服。看着她,我再一次迷惘。

我将她拉往自己的怀里。“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故事了吧。”

她慢慢地将眼睛移往别处,“十五岁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且第一次……第一次是和不止一个男人。”她狠狠的甩了甩头,看的出来,她的内心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将她抱的更紧了,以为她是被强奸。谁知道她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你也许会感到奇怪,我并不是被强奸,那是我情愿的。那时,爸爸、妈妈经常出差,怕我自己在家寂寞,就给我买了电脑。我学会了上网,学会了聊天。真的,那时我真的很开心,我开始觉得自己不再寂寞。”

“我和形形色色的人聊天,也不知道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有人愿意,我就跟她聊天。后来,我开始慢慢和他们见面……我只求晚上有个温暖的怀抱。可是……可是我忘了……我忘了他们是男人!” 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哭的不可抑制。

“那你怎么不交个男朋友呢?以你的条件,肯定会有很多的追求者,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呢?” “男朋友?!从那之后,我便和很多男人交往,他们开始都TM的说爱我。等和我上了床之后,就全TM的不见了!”她愤愤的说,

我沉默,转头开始望窗外。外边很黑,窗户的玻璃寸拖出我的样子,我真抱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那个女孩在自己的怀里哭泣,玻璃中的我显得丑陋无比。我慌忙推开她,走向了窗户边,轻轻地点燃了一只烟。继续地听着她叙说着。

“不过,也有人真心的爱过我的。他是我的高中同学。那么多男人中,只有他是真心爱我,真心对我好的。”

“那你为什么不和她交往呢?”

“我配吗?”“他从来都不要求我。我和别的男人出去玩的时候,他总是偷偷的劝我。我病了,那群混蛋一个都找不到,只有他每天放学后来找我,给我熬粥,喂我吃饭,哄我开心。我告诉他我以前的一切,他说他不在乎。他是真的爱我的,他愿意照顾我一辈子。

我沉默了,回过头看着她,他的确很美,她的故事使我改变对她的看法,我的眼神也逐渐地变的温柔。我将灯关掉,走到床边,将她拥入了怀内。

她的嘴开始不老实了,舌头顺着我的脸额慢慢地滑了下去。

“那为什么要逃避她,为什么不抛开固有观念去接受他呢?”我不理解的问。

她幽幽地看看我,“你也是我见过男人中的好男人。我是想接受他,但是很可悲。我已经无法改变自己的生活,我摆脱不了那些肮脏的男人。留在那里,我面对不了他,更面对不了我自己。”她的语调开始恢复平静,死一般的平静。“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段时间的疯狂,我染上了艾滋病。”

一瞬间,我的额头遍布冷汗。不由自主的,我用劲的推开她。愤怒的眼神像一把利刀,直视她的眼睛。汗从额头上慢慢地流了下来。艾滋病,可怕的艾滋病,我会不会被传染这种可怕的疾病。我无奈的坐在了地上,拿出了香烟。

“害怕了吗?哈哈,你们这些无耻的男人,我让你们都不得好死。”哈哈哈哈……她在床上歇斯底里的狂笑着。听的异常的刺耳。

一包烟很快就抽完了。慢慢地,我开始冷静。对于艾滋病的了解让我知道,我和她的行为是不会导致我传染的。突然,我变的很愤怒,我咆哮着冲到床上:“你说我们男人无耻,你知道你这样更无耻。你这么缺德,早晚被雷劈。要知道万一谁要是和你──那不就死定了吗?!”我怒视着她。眼睛充满了血色。



“我强迫过你们吗?我引诱过你们吗?我要求过你们吗?”她冷冷的看着我,“在你骂我之前,好好想想你们先干了些什么!我天生就得了艾滋病吗?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才会让我染上这个病的。”她的叫喊声,犹如晴天的霹雳,让我不禁而栗。我也是个男人,我也做过糊涂事,在这个时候,我在为我的所作所为而颤抖。

“本来我想和你上过床之后再告诉你,但是你也是我遇到的好男人之一,所以我决定放过你。”

我无语,我寒栗,若我真的跟她,那。。。。。。。汗顺着我的额头慢慢地往下滴。房间里变的死一般的沉静。

不知不觉,天边已经有了一丝鱼肚白,空气开始中飘荡着油条的香味。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了新的一天。

“谢谢你,谢谢你放过我。”我平静了下来。”

“呵呵,谢谢,哈哈。你怕了?哈哈哈哈哈。。。。。。我该走了。”她慢慢地穿上衣服,然后转身对着我说,“谢谢你的外衣,谢谢你的面包!”

“我送你回去吧。”

这是你作为感激的回报吗?也好,我住的好远。

路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很快,就到了她的住处,一路上我们什么都没说,她转身下了车,回头望了望我,慢慢地消失在我的眼线。

天彻底的亮了。

我静静的坐在车里,默默的看着愈来愈嘈杂的人群,愈来愈拥挤的马路。视线开始变的模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