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民官对撼潜规则:红顶子第二章 一个班子两条线?1

xzh0021 收藏 0 44
导读: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关久长坐在办公室里,满脑袋都是梁文中。梁文中这几天给他的印象太好了,从老百姓拦车上访事件上看,他老成稳重,富有正义感,特别是在面对老百姓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份责任和深情,这两样东西是品质的自然流露,装是装不出来的。前任书记李翊明,也有类似表现,嘴上挂的是老百姓,经常慰问贫困户,也大张旗鼓地为老百姓上项目,然而,却让关久长觉得不自然,总觉得此人心不在老百姓那里,目的不在老百姓那里,有的时候觉得他真像老百姓说的那样,“一面当婊子,一面立牌坊”。

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关久长坐在办公室里,满脑袋都是梁文中。梁文中这几天给他的印象太好了,从老百姓拦车上访事件上看,他老成稳重,富有正义感,特别是在面对老百姓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份责任和深情,这两样东西是品质的自然流露,装是装不出来的。前任书记李翊明,也有类似表现,嘴上挂的是老百姓,经常慰问贫困户,也大张旗鼓地为老百姓上项目,然而,却让关久长觉得不自然,总觉得此人心不在老百姓那里,目的不在老百姓那里,有的时候觉得他真像老百姓说的那样,“一面当婊子,一面立牌坊”。


在这之前,关久长就认识梁文中。组织部是下级干部常走动的部门,搞好关系对工作对个人都有好处,组织部领导自然是下级干部主攻的目标。但是,副部长梁文中却不好接近,不光是关久长,各县领导都有这样的感觉。梁文中有背景,有城府,摸不透,靠不上,而且还拿不下。过去,靠不上拿不下也没什么,可现在就不行了,梁文中就任松江县委书记了,成了他的班长,不琢磨他不行,不熟悉他不行,这已经不是靠上、拿下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同舟共济、肝胆相照的问题。


看来梁文中决心要解决长毛兔的问题,这也是关久长一直想解决的。李翊明书记在任那会儿,他也想过,但是有劲儿不能使,李翊明的态度一直是坚决的,要摆平沿海某省海滨县的那位老同学,如果关久长硬要另找出路,那不等于明确了长毛兔项目的失误吗?项目的失误不就等于县委的失误和李书记的失误吗?因为这个问题,关久长曾经产生过令他无比痛楚的想法,有时从政者是不讲良知的——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就是不去纠正,于是导致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今天,关久长有个重要活动,香港香水湾集团公司董事长阿东先生来松江,对松江的商业投资环境进行考察。关久长向梁文中作过汇报,梁文中听了以后说:“很好,按你的路子谈吧,晚上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好好接待一下,我到场。”


计委主任于长安和建委主任王建伟都在政府门前等候关久长。


于长安汇报说:“阿东先生是昨晚到的,安排在县宾馆了。”


关久长问:“昨晚安排了什么活动?”


王建伟回答:“洗了桑拿。”


关久长会心地笑了:“好,招待投资商无需按正规接待那条死路子走,但是,要节约费用,我可没钱补给你们。”


王建伟嬉笑着:“县长这是叫我们卖老婆孩子呀。”


于长安也迎合着,“我没老婆孩子,看来就得出卖身家性命了,哈哈。”


于长安和老婆柯玉茹离异了,原因是柯玉茹要投奔亲属移居香港,而于长安却别着不去。他一是舍不得工作,干了一辈子,还差几年就退休了,想圆满干完这几年;二是舍不得松江,在这里生,在这里长,到老了却要远走他乡,不行;三是到香港是投亲,投的还是老婆家的亲戚,这意味着他的晚年要吃“软饭”,要过寄人篱下的日子,这更不行,于长安大小是个共产党的干部,腰杆子挺了一辈子,弯不下来。一个坚决要走,一个坚决要留,话说死了,说得难听了,伤了和气,也撕破了脸,便各奔东西,于长安留下来过穷日子,柯玉茹带着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于小雨去香港定居了。


这个招商项目是关久长抓的。他很慎重,考察了一年多,亲自赴港四次,咨询了港方政府的有关政务部门和法律咨询部门,甚至翻阅了阿东先生祖宗八代的档案,最后得出了一个明确的结论,这个矮胖的、高颧骨的阿东先生虽然像个浪荡公子,却是个“根红苗正”的家伙——他祖辈三代经商,拥有资产数亿美元。有了这个结论,关久长才下决心要把阿东搞来,把松江的一些项目和一批国有厂子拿出来,让他挑选、购买。


关久长到了县宾馆,刚一下车,阿东先生就带着他的女秘书阿娜迎了上来。


关久长寒暄说:“阿东先生休息得怎么样?这里的条件比较差,让你受委屈了。”

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阿东笑起来,颧骨显得更突出了,“哪里呀,我住的房间是刚装修过的,听于主任先生说,这是关县长先生专为我阿东安排的,好感动哇。”


事情是这样的:县宾馆是十几年前建的,之后一直没有修缮过,空间狭小,格局也不合理,宾馆是个亏损单位,没钱改善。这次为接待阿东先生,关久长特批了10万资金,按五星级装修了一个套间。


关久长又转向阿娜小姐,调侃地说:“阿娜小姐,在香港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想法,请你到松江来,给松江的姑娘们讲一课,题目就叫《怎样美丽》。”关久长四处看了一下,想找个松江女性借题发挥一下。他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县宾馆女经理叶岚,便说:“叶经理,你说让阿娜小姐讲一堂课好不好?”


县宾馆女经理叶岚很漂亮,一身职业装束,楚楚动人。她凑过来用很职业的口吻说:“阿娜小姐代表着国际大都市的水平,有时间的话,给我们宾馆服务员讲一讲服务礼仪吧。”


阿娜小姐确实很美,标准的瓜子脸,细眉大眼,小巧的鼻子,丰满的嘴唇……说实话,关久长觉得阿娜美是美,就是庸俗了一点儿,有点儿文化气韵就更好了。这也不能看绝对了,也许香港人就觉得女人雍容富贵是最美的,而大陆人则普遍认为女人的最美是气质美,是娴熟典雅的传统美。


阿娜小姐笑得很灿烂,“关县长先生,叶女士,玩笑了。大陆的小姐很美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


大家都礼节性地笑着,同时欣赏着阿娜小姐的风韵和叶岚经理的气质,看得两个女人都不好意思了。阿娜仰着脸捂着嘴笑,叶岚则侧着脸,微微翘着嘴角。


关久长是很活泼的,很会营造谈话气氛,他的这一番恰到好处的调侃给双方带来好的心情。


站在阿东身后的不光是阿娜,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小伙子微笑着,用尊敬的目光望着关久长。关久长向他一招手,他才赶忙走过来,和关久长握手:“关叔叔好。”


关久长拉着小伙子说:“小雨就是不错,很出色。”对于小雨说完又望着于长安,“哎,于主任,我认为你这一生有两件事做得最出色,一是把自己留在松江,二是把小雨送到香港。”


于长安笑着,笑容里有几分得意。


这时,阿娜小姐插话说:“小雨已经是我们香水湾集团公司的企划部部长了。”


这次招商就是于小雨牵的线。他极力向阿东先生推荐松江的地理优势、自然环境和中药材资源,让做食品和药材生意的阿东先生动了心,像春天里的候鸟一样朝北方的松江飞来。


寒暄过后,所有人都上了车。这时候关久长才注意到,阿东一行竟有10人。阿东为什么带这么多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