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三卷 第五十八章 浴血石门

昨日黄花 收藏 14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size][/URL] 第五十八章浴血石门 真冷,十一月底的石门山冰天雪地,保林带领战士们蜷缩在掩体里,他从披着的棉被边上伸出冻的象红萝卜似的手捏了捏自己发木的脸,穿着双黑尖口布鞋的脚早冻得失去了知觉,动一动才感到针刺一样的疼痛。他的四营跟随吉顺带领的文海军分区五旅十四团已经在昆俞山北的石门山和攻占了根据地的鬼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第五十八章浴血石门

真冷,十一月底的石门山冰天雪地,保林带领战士们蜷缩在掩体里,他从披着的棉被边上伸出冻的象红萝卜似的手捏了捏自己发木的脸,穿着双黑尖口布鞋的脚早冻得失去了知觉,动一动才感到针刺一样的疼痛。他的四营跟随吉顺带领的文海军分区五旅十四团已经在昆俞山北的石门山和攻占了根据地的鬼子、伪军打了两天一夜,除了双方人员伤亡惨重都已经是人困马乏外战况没有任何进展。

眼前掩体边沿上的冰雪早被炮弹燎化了,显露出片片黑泥和山石,山坡的阵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鬼子和伪军的尸体。保林抿了抿干渴得暴了皮的嘴唇觉得又渴又饿,全营战士每人脖子上挂了串炊事班和老乡们一起做的圆形小烙饼,常常是手抓枪支弹药和鬼子激战,肚子叫了就抽空低头咬上口烙饼。这两天一夜,保林和全团战士们全靠阵地上的冰雪解渴,他看了看不远处的雪地,敌人攻守间隙仍然不断地放冷枪,离的这么近,敌人封锁住了通往山涧的道路,没办法出掩体去抓几把雪解渴,保林肚子饿的咕咕叫,嘴里的干烙饼随着舌头打卷,就不肯往喉咙里去。

嘴干的一点唾沫没有,缩了缩脖子把双手也袖到披在身上的那床薄被子里头,他想起自家院子里那口井来,白浆井水打上来倒进黑瓦罐放在烀地瓜的锅里蒸出来的热水又甜又润嗓子,每天傍晚从地里收工回来坐到热炕上,保林手里捧一碗媳妇玉风端上来的热水,从土炕和灶间相隔的那道墙上的灯窝里看着玉风掀开锅盖,他喜欢端详玉风在锅灶前热腾腾的气雾里一边利落地从锅里往外拾烫手的地瓜一边呵着气的样子,每回玉风一手端饭一手撩开门帘进炕间,那被热气呵的红扑扑的脸上都带着笑摸样,圆润的脸上一笑俩酒窝,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咋看咋俊俏。

一阵西北风刀子似的从保林的脸上吹过,抽得他额头和脸庞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保林冻醒了神思绪回到了眼前的阵地。十四团奉命夺回被鬼子和大量的伪军蚕食式地一点一点的攻占了的昆俞山根据地,近千名敌人被十四团包围了两天一夜,十四团仗着地势熟,还有站前动员会上基本是当地子弟兵的战士们群情激动的嗷嗷叫,喊着要尽快收回被鬼子和汉奸占据的家乡,两天一夜分三路从山下攻到山半腰把敌人围在了靠近山顶的地方,敌退我进几次拉锯式的攻守,十四团始终没能攻上山顶全歼敌人,这场战斗打得真是艰难。

保林的四营在全团阵地的最前沿,敌人战壕里时隐时现的身影和他们时不时发出的叫骂声都听的很清楚,一个胶东口音的声音边咳嗽边骂道:“水没有一口饭也断了顿,老天还刮刀条子风,这罪真他妈不是人遭的。援军咋还没到,再这么冻半天他妈的老子饿不死也冻僵了!”紧接着同样是胶东口音:“喊也白喊,盼援兵?操!皇军兵力大部分南下去了,没人顾得支援这破山沟战场,你看八路这架势,生生是想连冻带饿地困死咱们,我看这回咱弟兄命难保。”接着传来当官口气的一声呵斥,对面没了声音。

保林身边的一连长喜子蹲着跺了跺冻得麻木了的脚低声说:“营长,听他们骂着又冻又饿不是人遭的,看样子是断了给养。保林咧开冻木了的嘴笑了:“咱团分三路围了他们两天断了他们的后路,团长说鬼子的主要兵力南下去了,大概顾不上派飞机增援给养,咱的后援兵力和支前的乡亲傍晌就到,单等他们一来就开始发起总攻,小鬼子等着上西天吧,甭惦记回东洋了,二鬼子们要是识时务早点投降还能留条命!”已经是一连战士的灯窝擦着不离身的剃头刀对喜子说:“连长哥,总攻一开始俺就冲过去,到时候别忘了看俺拿剃头刀切鬼子脖颈的手艺。”喜子一拍灯窝的脖子:“有你小子杀小日本过瘾的时候!”说话间一颗炮弹呼啸着落在阵地不远处,敌人又开始了炮击。

隐蔽的指挥所里,团长吉顺抖落了炮弹震落到肩膀上的泥土,拿起望远镜向山半腰的阵地望去,天寒地冻,战士们身穿单衣,虽然每人有床薄被,可在这北风凄厉的大山里顶不了事儿,各营由于战斗伤亡和冻伤大量减员,因此总攻时间定在地方武装文海抗日大队和支前的民工到来后的晌午。

山顶敌人阵地上不断飞过来弹雨,西侧保林的四营和东侧的三营阵地附近不时的升腾起一团团的火柱,滚滚的黑烟顺着风势喷向天空,猛烈的火力拖着长长的亮光掠过大山的石崖和庄稼地,埋在雪下的麦苗随着被炮弹掀起的泥土抛到半空又散落下来,地堰上和麦田里弹坑密布,干枯的茅草被浓烈的火焰吞噬着摇坠着化成火星铺落成一道道扭曲的、黑色的灰烬又被再一次落下的炮弹带到空中飞着旋着。

吉顺看看四营和三营的阵地又走到指挥所另一个观察口看看已经升到半空的太阳,他皱了皱眉头刚要对身边的副团长说什么,通讯员金锁掀开指挥所那扇用树枝编成的门喊道:“团长!文海抗日大队上来了!”紧接着,文海抗日大队的队长和政委进了门,吉顺眼睛一亮迎上前去:“就等你们来了!”

抗日大队的人马很快就分成两路分别进了四营和三营的阵地。总攻冲锋就要开始了,指挥所一声令下,十四团所有的迫击炮和机枪照准敌人阵地铺天盖地地泼过去,枪炮声一停,在激昂的冲锋号声中,十四团和抗日大队的战士们跳出掩体杀声震天地向山顶发起冲锋,没冲出多远,只见山顶敌人阵地的迫击炮和机枪无数飞弹象漫天飞蝗一样铺天盖地扫过来,冲锋中弹的战士们象放倒的庄稼一样纷纷躺倒在地,冲锋失败了!

战斗间歇,整座大山静悄悄,保林眼前不远处的一棵松树本来就被炸得剩了树桩,又被刚才的炮火烧燎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吉顺让通信员金锁通知各营抓紧战斗间隙把抗日大队带来的几麻袋辣椒炖牛肉分到各班,并让战士们赶紧护理伤员,检查枪支弹药,修补掩体。

一个战士端过来个装满熟牛肉的钢盔,保林伸手抓起一大块咬了一口,还好,没冻得咬不动,灯窝嚼着牛肉一边辣得嘴直咝喇一边说:“这辣椒是他妈的谁撅着腚栽的,这个辣呀,又香又有嚼头,要有一壶老烧就更过瘾了。”喜子鼓着油光的嘴嚼着:“知足吧,对面的二鬼子看样子连填肚子的干粮都没得吃了。”

保林听了这话灵机一动抓起一块拳头大的牛肉插到刺刀上伸出掩体喊了一嗓子:“又香又嫩的辣牛肉,有想吃的把枪扔出来举着手过来!”战士们纷纷把手里的牛肉插到刺刀上伸出掩体一起一伏地喊:“过来吧!过来有香喷喷的牛肉吃!”“小日本的大部队早跑到南洋去了,扔下你们陪着剩下的几百个小鬼子挨冻收饿,不赶快投降等着当饿死鬼和冻死鬼吧!”

保林探头看看敌人的掩体,没人露头也没有一点动静,他接着喊:“冻死貔子的鬼天气,操!拍拍心口窝想想,替东洋鬼子卖命值吗?家里爹妈和老婆孩子热炕头等着你那!想活命的枪口朝上!”

喜子吃足了牛肉袖着手缩在棉被里扯开嗓子唱起他们在家时上山干活闷急了嚷的小调:“过大年那过大年,一家老小大团圆,猪肉片子萝卜条子端上炕啊,男人家炕上吃女人忙活灶间。俺有心给媳妇留块肉哇,又怕俺妈拿眼瞅俺,眼错不见夹上一大块哇,含到嘴里俺不下咽,低头下了炕往外走哇,媳妇跟着俺进了西厢间,搂住俺媳妇嘴对嘴呀,香喷喷的肉肉醉了媳妇也醉了俺,哎哟~~哟~~,俺那心肝媳妇红了脸那红了脸~~~`。”轰!离喜子不远的地方一声炮火巨响,鬼子开炮了。喜子的耳膜一阵疼痛,幸亏张着大嘴唱歌,如果是闭着嘴耳膜差点崩裂了。喜子呸地吐出崩进嘴里的泥,抓起机枪朝着敌人的阵地扫过去,对面的枪弹立刻回击,但是,保林和喜子他们马上感觉到对面的火力比以前明显减弱,有的掩体露出的枪口是朝天开枪!

这时候,俊子带领的支前队伍到了石门山脚下和吉顺安排在山脚接应他们的战士碰了面。另外几个村的支前大车也脚前脚后到了山脚,大家听到山上枪弹呼啸震耳,都为部队战士们的安危担心,各村领队按战士的安排招呼乡亲们到隐蔽的山沟歇息,单等战斗结束好赶车上山。

指挥所里吉顺一声令下,十四团的炮火集中向敌人刚才火力最猛的阵地射过去。喜子他们静等着指挥所的冲锋命令,抗日大队的战士们等不及了,一个墩实实个子红脸膛的小战士一边帮身边的伤员包扎伤口一边嘟囔:“咋还不冲锋等啥那?”“等啥?等突击队占据最高点!”小战士身边一个四营战士用老大哥的口气指着炮火中斜坡处,只见十几个若隐若现的身影顺着弯弯曲曲的地堰子滚爬跳跃着向山顶行进。原来是四营派出突击队要抢占制高点。

鬼子很快就发现了突击队的企图,山顶的炮火立刻集中到斜坡地堰上,密集的枪弹打在已经接近山顶的突击队战士们周围,十几个突击队员中弹倒下了五六个,一个背着机枪奔跑的战士被飞弹打中腰部,他一个踉跄栽到地上仍然挣扎着想爬起来,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的爆炸声,负伤的战士在震破耳鼓的折裂声中被炮弹高高地抛向天空又摔回地面,身上的军装着了火冒着烟,不一会他就成了一团火焰。

在山顶一团团爆炸后的烟云中,五六个十四团四营突击队的战士出现在离山顶鬼子的炮阵地只有几十米的几块大石崖后,他们有的在鬼子的炮火间隙抱住机枪照准鬼子的炮阵地猛烈扫射,有的朝鬼子炮兵甩出几捆绑在一起的手榴弹,只见几个头带钢盔的鬼子炮兵接连倒下,六门大炮顿时哑了,几乎就在同时,山腰的冲锋号再次嘹亮地响彻在各营的阵地上,十四团和抗日大队的战士跳出战壕高喊着口号排山倒海地朝鬼子的阵地冲去。

一排枪弹呼啸而来,前排的战士被压在地上,十四团的炮火又一次泻向敌人阵地,战士们从地上跃起来吆喊着冲向山顶,此时掩体里的伪军们见到这个场面,知道这一仗鬼子和他们是败定了,‘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这个他们早背熟了,保命要紧,爹妈和老婆孩子还等着回家团聚那。伪军们纷纷把枪扔出掩体,等他们看清楚冲过来的八路一个个身穿单衣,脚上的圆口单布鞋大都露着脚指头,不由得惊讶着这些土里土气的庄稼汉子模样的八路咋熬过这冰天雪地里的两天一宿,一个个咋还那么精神百倍,自己身穿棉军衣还冻得浑身直哆嗦。

连饿带吓腿发软的伪军们大多停止了抵抗,可是几百名日军虽然因为一天前就被八路断了后援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没有放弃战斗的意思,虽然后援无望,他们也死守阵地,炮是哑了,但是机枪步枪手榴弹照旧飞向冲锋的八路军,保林安排三班爬上山顶支援突击队,他们凭借着那几块大石崖做掩体,鬼子的阵地那里火力猛他们就集中扫射那里。鬼子顽抗,并且不惜子弹地射向一次又一次冲过来的八路,直到石门山突然没了震耳的枪弹横飞声,鬼子们先后没了弹药,在短暂的安静瞬间,几百名鬼子操起刺刀冲出掩体迎向杀声嘹亮的八路军士兵。

山下的支前队伍一听山上没有了激烈的枪炮声就互相招呼着赶着马车上了山道,爬过这条直通山顶的山道,山的背面就是鬼子占领了半个多月的昆俞山革命根据地,这场战斗胜利结束,被迫离开根据地的乡亲们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了,支前队伍送来的正是部队和乡亲们急需的被服。那知道刚走到山腰就听见山顶又响起零星的枪声还夹杂着胶东口音的八路军和抗日大队战士的喊杀声,那阵阵牛一样吼叫的是鬼子发疯抵抗中的嘶喊声,支前队伍再次停下来,带路的战士把乡亲们安排进了掩体,这些大部分没经历过战斗场面的乡亲伏在掩体里观望了一场让他们看得惊心动魄的战斗。

保林和战士们在掩体内蜷缩了两天一夜,咋一离开战壕开始迈步的时候觉得腿好象不是自己的,等到两腿发木地跑了十几步才感觉到了脚的存在,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了脚上,两脚涨疼,保林咬咬牙跳上一个半人高的地堰向百米处的鬼子冲去,一阵弹雨过来,一颗子弹擦进保林左腿的肉里,他踉跄着继续冲往山顶,一步一个血印,鲜血染红了身后脚下的泥土

战士们冲到山顶和鬼子短兵相接,一阵拼死搏斗,大部分端着刺刀拼命搏杀的鬼子死在八路军的枪弹下,最后剩下几十名和八路军战士肉搏在一起的鬼子,被十四团全团战士围到了山顶的一片空阔地带,这几十名绝望的鬼子望着逐渐缩小的包围圈背靠背地站到了一起。

保林把手里的手枪一扬喊道:“小鬼子!你们的末日到了,快投降吧!”鬼子们听懂了眼前这个穿一身被炮火绽开多处破洞的单军装,脸上和身上沾满了硝烟、血迹和泥土、整条裤腿都被血染红了的八路是要他们投降,但是他们不肯放下手里的刺刀,一个军曹摸样的鬼子大喊了一声,举起手里的军刀冲过来,啪啪几声枪响,军曹手里的刀哐当落了地,一颗子弹从他的眉心穿过从后脑拖出一股血浆,沉重的身子砰的一声倒地,两眼望天断了气。其他鬼子虽然不甘心,但是眼前的情景使他们不得不举起手来缴枪投降。

十四团官兵激战了近三天两夜夺回了根据地,抗日武装重新拥有了休整和练兵、扩军、生产被服枪弹的根据地。

大半年没见面的吉顺俊子和保林玉风两对夫妻在战场上见面了。卫生员检查了保林的伤势,好在子弹只擦着肉飞过,血流了不少骨头没伤着。看到他们夫妻团聚的高兴劲,一直紧随着云祥的胖妮子悄悄地扯起云祥的手,云祥的脸腾地红了,他甩了几下手没甩开,胖妮子小声说:“你甩不掉的,俺跟定你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