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马车刚要拐进北面胡同,“丁大哥!”车顶上何叶儿忽然说到:“鬼子追上来了!”丁雄跳下车辕,只见李歪脖子和几个鬼子、伪军从西面追了过来。

“站住!大车停下!”李歪脖子在后面喊道。

“长官!咋回事儿?”洪海停车走过来。

“皇军说了,这粮食军用,要拉到金鸡岭粮库去!”李歪脖子冲后面的鬼子伪军一挥手,“每辆车上去两个人!”

“长官!这不行啊?这是王老爷的粮食!”洪海央求着,一边向丁雄递过眼色来。

“鸡八毛王老爷、狗老爷的!谁不得听皇军的!”李歪脖子夺过洪海的鞭子,脖子一歪:“快鸡八上车!”

几个鬼子、伪军把抢背在肩上,纷纷爬上车去。

丁雄向洪海一挥手:“对!咱得听皇军的!皇军让往那拉就往那拉!”心想,正好要去金鸡岭,这还有保镖送行的了。望了一下后面赶车的杨快手和老武头,“上车!”

“可、可长官得和王老爷说说,这是我们巴特营的地租子啊!”洪海说着上了车。“长官,你给开个条子,要不我们上哪儿找你去?王老爷那儿你也不是不知道的……”

“罗嗦个鸡八毛,到粮库那儿给你开!有烟没有?”

“有有!”

“啥牌的?”

“狗牌的!行不行?”洪海掏出烟来。

“啥行不行的?我们也就配抽个狗牌的!”

“长官,不用说当狗,这当啥也不容易呀!”

“操你妈!你还真把我当狗啦?”

哈哈哈!车顶上的齐巧实在忍不住,仰面大笑起来。坐在身旁的一个鬼子和一个伪军连忙痛苦不堪地捂起耳朵,皱起眉头,瞪着大嘴裂上天去的齐巧。

有李歪脖子押车,四辆马车经过王老虎的门前也没遇到麻烦,顺顺当当地赶出了镇子,进入了北面的杨树林子。

林子密密的,空气清凉起来,四处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草根和泥土味儿。

丁雄望着阴森森、黑压压的杨树林,凭着一种军人的本能反应,忽地感到不好,觉得有一种杀气逼了过来。联想到骑马的秃头诡异地拐进北胡同,预感到这林子里一定有埋伏。刚想招呼洪海停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车道两面的树上嗖嗖地跳下了不少黑衣人,端着手枪,个个大敞机头,虎视眈眈地站在了车道两旁。

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飘然落到地上,身形一闪,拦在了洪海车前,一举手,喝道:“停车!”

“哎、哎!我说白蛇子!你这是干啥呀?”李歪脖子定睛一看,这不是王老虎“黑白滚花蛇”中的小老婆白蛇子吗!连忙跳下车,冲白衣女子喊道:“我可告诉你!这是皇军征用的军粮!你、你们赶快让开!”

白蛇子头缠白巾,腰扎皮带,一双大眼,气势灼人。当下,手提盒子枪摇摇摆摆地走到李歪脖子面前,大眼一晙,嫣然一笑:“李排长!你这脖子得找人治治啊!”

“谢谢白二嫂关心,我这儿治着呢。”李歪脖子摸了摸脖子,“光膏药我他妈就贴了一粪箕子了!”

“光贴膏药不行,我看得开刀!”

“二嫂别闹笑话啦!”

“闹啥笑话?”白蛇子柳眉一挑:“脖子歪,脑袋也歪?竟想点着歪主意,还劫上我的高粱车啦?”

“二嫂别误会,这是吉田泽太君的命令!”

“你别拿小鬼子吓唬人!少扯鸡八蛋!”白蛇子手枪一挥,“让你们的人都下来!大车掉头!把高粱拉回去!”

“别别!白蛇子!这可是…”

“你闭嘴!”白蛇子把枪顶在李歪脖子的脖子上:“小心我一枪打穿你的脖子!”一扭头冲着洪海一笑:“洪二当家的!给你个面子,你这辆车上的高粱我就不要了,把车上的齐小妹子照看好,我可不想把青云岭的弟兄都得罪了!”

“他、他们是……!”李歪脖子大惊失色。

“哼!关大当家的,下来吧!你告诉李排长吧!”白蛇子放下枪,扭头向树上叫道。

“嘿嘿!来啦!”关上飞从树上跳了下来,头上、肩上都缠着药布,“李排长!这真是巴特营给王老爷送的高粱!可这几辆马车都让青云岭的绺子给劫啦!他们是要拉到金鸡岭换白面!你们几个弟兄赶快下车吧!”

丁雄完全明白了。

王老虎干着贩卖军火的黑道生意,得到关上飞的密报,知道了三辆马车上的军火后,惟恐鬼子截获,便在这杨树林设下埋伏。他们也知道洪海齐巧赶的第一辆车上不可能有军火,所以,就放过头雁射二雁,让过他们的第一辆车。骑马的秃头就是报信的眼线,但不知鬼子、伪军上了马车,于是,白蛇子和关上飞就演出了眼前的一出戏。

不能再等下去了!丁雄一声厉喝:“冲过去!”,拔出双抢,一阵急射。两旁的炮手纷纷中弹,扭摆着倒了下去。

洪海听到丁雄的喊声和枪声,鞭子一挥,带头向树林外面冲去。

霎时,树林里枪声大作。

三辆马车上的鬼子、伪军一时闹不清这么回事,竟纷纷向两旁的炮手开起枪来。老武头、秦凤凰也跳下马车开枪射击,炮手们迅速地转身躲在树后举枪回击着。

白蛇子几个起落窜上尾车,和赵梅在车顶翻滚起来上,杨快手过来援救,被关上飞扑过来,两人扑倒在地上,滚打在一起。

马车动不了了。道旁的一棵树上,飞下一团黑影。黑影枪声连发,三辆马车的檐马纷纷中弹扑倒。辕马嘶叫着,大车停下了。

丁雄看到,王老虎的二十几个炮手们枪声不密,但躲在两旁的树后,弹无虚发,三辆马车上的几个青云山上的人和不断向炮手们开枪的几个鬼子伪军,被那团黑影和炮手们纷纷击落在车下。剩下三四个活着的鬼子和伪军在李歪脖子的带领下,仓皇向南面镇子跑去。可是,李歪脖子跑着跑着,脖子一歪,回手一枪,把车顶上的白蛇子给打下车来。

“李歪脖子!我操你妈!你等着的!我把你炮楼子给端喽!”白蛇子捂着肩膀,趴在地上破口大骂。

在这种明显不利的情势下,不能再打下去了。丁雄看罢,连忙拉起抖成一团的何叶儿,蹲在马车下,双抢连发,击倒东面树后的几个炮手后,一声唿哨,向东面树林子跑去。

听到撤退的暗号,老武头、秦凤凰边射击着、边跟着丁雄,朝着东面树林子撤退了下来。

“别追了!”白蛇子捂着肩上的枪伤,站了起来:“把檐马卸下来!快!”

“操他地妈的!把这小偷儿崩喽!”被杨快手打得鼻青脸肿的关上飞,狠狠地骂道,对着被炮手们按倒在地上的杨快手,端起枪来。

“别价!”黑影儿——王老虎的黑蛇小老婆,推着赵梅走过来,“把这俩相好的捆起来!带回去!等会儿鬼子来要粮食,就拿他俩顶差!”

“妈个巴子的!这几个小子枪法不错啊!”白蛇子望着地上倒着的七八个炮手。

关上飞摸着头上的药布说:“哎呀!别提啦!这他妈那个罗胡子和杨欣没在这儿,要是他俩也来了,咱这些人根本就整不过他们!”

“行了、行了!老娘怕过谁!”白蛇子柳眉一竖:“我看你别叫关上飞了,叫关上怕、关上逃得了!”

“是是!哥们儿这回是栽到家了!那敢和两位嫂子比呀?黑白双蛇谁惹得起!不用说双蛇盘车,就是双蛇盘塔、双蛇盘山!也得盘它个底朝天!”

关上飞心里暗暗骂道:“臭骚逼!算个鸡八毛啊?站在屋檐下,我不得不低头,等关爷我翻身那天,我先拿你们两个臭养汉老婆开刀!杂种操的!”可脸上却堆满笑容,连连谄笑着说:“那两位嫂子说话可得算数,大洋的事儿……”

“不就给你半袋儿大洋吗?”白蛇子一挥手,“到家卸车就给你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