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新中华资料篇 潮起潮落 四、蚕食作战

independenceday 收藏 1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size][/URL] 仲秋的法兰西大地已有些凉意,韦芒多维莱小镇路边的农田里起伏着一片片金黄色的麦浪,小山谷里的葡萄也闪烁着成熟的光芒,这是收获的季节,但是对于韦芒多维莱的居民来说,今年他们实在没有时间收获那些上帝赐予人间的恩物,因为此刻他们正忙着收尸,法国人的,德国人的,现在又多了中国人的。 战争让这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



仲秋的法兰西大地已有些凉意,韦芒多维莱小镇路边的农田里起伏着一片片金黄色的麦浪,小山谷里的葡萄也闪烁着成熟的光芒,这是收获的季节,但是对于韦芒多维莱的居民来说,今年他们实在没有时间收获那些上帝赐予人间的恩物,因为此刻他们正忙着收尸,法国人的,德国人的,现在又多了中国人的。


战争让这个原本和平安逸的小镇成了人间地狱,炮弹的爆炸声淹没了教堂管风琴奏出的美妙音乐,伤员痛苦的呻吟代替了法国人浪漫的诗歌,然而对于小镇的居民来说,这还远没有结束,因为驻扎在这附近的中国远征军正在准备一次更大规模的攻势。


与其说是陈山河自己下定决心进攻,不如说是协约国统帅部对他能力的质疑激怒了这位北伐名将,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决定在十月中旬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攻势,作战计划就采用参谋长池略冶制定的蚕食方案。


十月十日晚上,在韦芒多维莱中国远征军司令部内一片忙乱,所有参谋军官都在与前线的各指挥官联络,确定进攻前最后的准备工作。池略冶站在陈山河的身边紧紧地盯着桌上画满了各种颜色标记的作战地图。他对于这次战役的组织可谓是呕心沥血,因为他心里很明白,如果战役胜利,那将是对他作战理念的肯定,如果失败,那他就得准备好提前退役了。这十多天来,他已经把手里所有的战斗工兵编入了十二个经过反复挑选的精锐步兵连队中,组成了突击连,并进行了一次战术演练。尽管他认为突击连内各兵种的配合还远远达不到他的要求,但已经没有时间来让他来完善了。


在韦芒多维莱以东两公里的远征军第六师指挥部里,所有人都在咒骂后方司令部里那个发了疯的参谋长。他既然让第六师负责主要的突击任务,又规定师指挥部不准干涉营以下单位的行动,这在国防军历史上可算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了。要知道国防军的指挥体系历来要求下级严格服从上级的命令,大到战役目标的选择,小到班组行军路线的确定,无不如此。现在可好,坐镇在师指挥部里的高级军官们将在大部分时间里成为这场战役的看客,这怎么能不让他们牢骚满腹。


中下级指挥官们虽然对池略冶布置下来的新战术还有所怀疑,毕竟它既没有经过实战的检验,又没有进行充分的演练,但这些年轻军官们对新的作战指挥体系却是欢迎的。在以往国防军的历次行动中,这些中下级军官被要求无条件服从上级指挥官的命令,他们自身对作战的看法往往被忽视。而在这场战役中他们可以不受牵绊地指挥作战,尽情地表现自己对战争的理解了。


对池略冶的新战术最不满的要数战斗工兵了,他们自创建以来就是一个充满荣誉的团体,再加上高层对他们的重视,所以他们一向看不起普通步兵,现在把他们拆散,让他们听命于步兵连,实在让他们咽不下这口气。


其实,就连远征军司令陈山河也对这套全新的战术和指挥体系抱着极大的怀疑,要是远征军现在有两个完整的精锐战斗工兵团,哪怕是只有一个,他都不会采纳这个由国防军内有名的懦夫制定的作战计划,但按照目前远征军的状况,他也只能将信将疑地把赌注下在这个至少看上去还能行的作战方案上了。


就在远征军自上而下的一片质疑、反对,甚至是诅咒的情绪中,远征军的蚕食作战进入了倒计时。午夜,十二个担任突击任务的连已经完成最后的准备,进入了预定的出发阵地,等待出击的命令了。对于突击连的编组,池略冶可花了不少心思,每个突击连都由一个精锐的步兵连加上一支三十人左右的战斗工兵分队组成,并且在原有基础上加强了火力配备,80毫米迫击炮增加到了六门,机枪配备到了步兵班。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突破成功,并能抵挡德国人凶猛的反击。


在这十二个突击连身后是准备随时跟进的三十个普通步兵连,以及一百五十门各种口径的支援火炮。


远征军第106步兵营的营长任季墨蜷伏在战壕里,他不时地望向身边的电话机,等待着将从里面传来的出击命令。和大部分出身贫寒的国防军军官不同,他来自于一个宁波富商的家庭,是孩子中最小,也是最受宠爱的一个。自然这种溺爱让他成为了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就在他高中毕业那年,他那个开明的老头子实在对这个整日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孩子看不下去了,花钱买了一个去德国学习军事的名额,希望德国那种斯巴达式的军事教育能让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有所长进,但当他拿着普鲁士陆军学院的文凭回到上海后,却又恢复了当年的混帐样,每天叼着一支雪茄在跑马场里花天酒地,把他的老头子气得不轻,若不是他老妈拦着,他早就挨了家法棍了。


后来,他那在政府供职的姐夫看不下去了,就替他在国防军中报了个名。恰巧,国防军那时正在组建赴欧远征军,他那张普鲁士陆军学院的文凭起了决定性作用,他被破格授予中尉军衔,成为了一名连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来到了欧洲战场。随后他几乎参加了远征军所有重要战役,但和他那些高升的袍泽相反,他在凡尔登战役中被前任参谋长李睿撤了职,原因是他主动放弃了一块阵地,如果不是目前远征军缺乏有欧战经验的军官的话,他可能早就被遣返回国了。


在内心里,任季墨从来就看不起江北军系统里培养出来的军官,认为这是一群没见过世面,不懂合理运用战术的土包子,除了盲目地执行上级的命令和比赛谁流得血多以外,就不会别的。自然他那种倨傲的态度不会讨人喜欢,再加上他那种奢侈的生活方式也让大多数出生寒微的国防军军官反感,因此他在国防军内几乎没有朋友。


十月十日凌晨一时整,中国远征军司令部下达了蚕食作战开始的命令。在战壕里,任季墨不等电话里那个传达命令的参谋军官讲完就挂上了电话,他才没心思去听那些无聊的唠叨呢。在伸了个懒腰后,他命令麾下的两个突击连立即出击,而他自己将亲自带着两个步兵连和营部其它单位作为接应。


半小时后,任季墨带着接应部队到达了距离德国人防线不足五百米的一个隐蔽点。他估计再有不到十分钟,他的突击连就要开始进攻了。


瑟瑟的秋雨让任季墨感到了一丝凉意,他不由想到了两句诗: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这不就是今晚的写照吗?秋雨不但遮蔽了月光,还掩盖了部队前进的声音,更重要的是让德国人的照明弹效果大打折扣。至于德国人的探照灯,他早已想好了应付办法:十支带蔡斯瞄准镜的K98狙击步枪。这些可是他用两磅巧克力贿赂了一名法国军需官才弄来的紧俏货,专门用来对付德国人的重要目标。


“轰……,轰……,轰……”


巨大的爆炸声把任季墨从胡思乱想中拉回了现实。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提早了五分钟,这帮王八羔子可真沉不住气。任季墨心里很清楚,这些爆炸声意味着至少有部分战斗工兵分队已经摸到了德国人的第一道防线内,开始爆破对手的火力支撑点了。


随着爆炸声响起,德国人的防线内立即响起了尖锐的战斗警报声,照明弹开始接二连三地升上天空,探照灯也开始全力地扫视阵地的前沿,机枪开始吼叫起来。负责106营左翼突破的那个突击连被探照灯发现后,立即遭到了德国人机枪狂风暴雨般的扫射,一下子就被死死地压在原地动弹不得。伤员的呻吟开始飘入了任季墨的耳中。


还没等德国机枪手打出几个点射,106营的狙击手们就把数百米内德国人设置在第一道防线上的探照灯全部击毁了。任季墨看到漆黑一片的前方,不由松了一口气,他那两磅巧克力看来是物有所值的,不,应该是物超所值。


德国机枪手在失去探照灯的帮助后,只能向前方胡乱地射击。与此同时,106营右翼的突击连抓住机会用战斗工兵分队将挡在冲击路线上的两个机枪火力点炸上了天,然后整个连队一举冲入了德国人的第一道防线内。


德国人的战壕内顿时一片混乱,许多德国士兵试图将突击连赶出防线,但还没等他们冲入肉搏战的范围内就遭到106营战斗工兵手里盒子炮的密集射击。这是参谋长池略冶专门为战斗工兵配备的武器,目的就是为了尽量避免宝贵的战斗工兵在突破过程中陷入肉搏战。由于来源不稳定,因此数量极少,只能装备战斗工兵分队。当大部分战斗工兵射完盒子炮内的20发子弹的时候,这段防线内的德国人也溃散了。


战斗打响后不到15分钟,任季墨就等到了突破成功的信号,他立刻命令左翼突击连放弃突破,转向右翼,进入突破口。他自己则带着接应部队从隐蔽点一跃而出,向右翼的突破口冲去。


此时,德军部署在后方的炮兵群开始进行拦阻射击,德国炮兵优良的战斗素质反映在了那些落点精确的炮弹上。德军防线前一百米左右的区域内立即出现了一道火墙,将暴露在空地中的远征军战士成片地击倒。


任季墨一见情况不妙,立即下令停止前进,所有人找地方掩蔽。他自己带着一个通讯兵跳入了一个大弹内。炮弹不断地在他周围爆炸,尽管由于这一区域内的探照灯遭到了破坏,导致炮兵的射击多少有些盲目,但还是造成了相当多的伤亡。任季墨用手抹掉脸上潮湿的泥土,看着身边吓得浑身发抖的通讯员,心里咒骂着他那不知道那一届的校友,希望他的大炮统统炸膛。但他现在并不着急,因为凭着良好的军事理论基础和丰富的作战经验,他知道在大炮数量有限的情况下,那种靠急促射形成的拦阻弹幕维持不了多久,现在他需要的是耐心。果然十五分钟后,他的判断被证实了,德国人的炮火弱了下去,主要对那些炮兵观察哨能发现的目标进行重点轰击,而对于处于黑暗中的106营则照顾不到了。


任季墨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他立刻冲出弹坑,带领着他那支接应分队冲入右翼突击连占领的突破口。


在前沿的掩蔽所里,陈山河与池略冶正紧张地用望远镜扫视着德国人的前沿阵地,借着德国人的照明弹和探照灯的光线,他们隐隐约约能看到己方突击连的行动。战斗已经打响了近三十分钟了,但似乎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存在。陈山河本来就对这个计划不太放心,现在他心里的那点疑虑开始不断地放大,毕竟这种新的作战和指挥方式几乎完全背离了他以前的经验。


在德国人第37步兵师的师指挥部中,曼斯坦因上尉同样正用炮队镜观察着中国远征军的夜袭。他是德国第1集团军司令部的作战参谋,这次到隶属第2集团军的第37步兵师来是为了熟悉新的‘突击群’战术,因为不久后,就会有很多接受过这种新战术训练的师进入第1集团军的作战序列,他必须事先熟悉这种新战术的特点,才能更好地完成参谋工作。没想到他刚到就碰上了中国远征军的进攻。


他在东线服役时就听说过这支中国远征军出众的攻防能力,知道他们在圣梅朗和凡尔登的优异表现,也通过一些作战纪录分析过这支东方军队的弱点:指挥体系比较呆板,大部分中下级指挥官有勇无谋,而且缺乏主动性,各兵种间的配合也不够默契。典型的战例就是在凡尔登战役期间,当他们的战斗工兵团和步兵师之间的联系被切断后,竟然没有马上主动撤退,也没做任何重建防线的努力,直接导致一个战斗工兵团遭到两个德国师的包夹后被消灭。这也同时说明了他们的战斗工兵团并没有独立作战能力,只要能在战役中将中国人的战斗工兵团与他们的步兵部队分隔开,那么德军将轻松获胜。


曼斯坦因不断左右旋转着他手里的炮队镜,仔细地观察着中国人的进攻。中国人的进攻覆盖了本方第一道防线正面宽度大约六公里左右,但他怎么看都觉得象是一些小部队在活动,规模不会超过连级,那么中国人惯用的大规模战斗工兵突击会出现在哪儿呢?他忽然注意到有一段本方防线一片漆黑,既没有探照灯,也没有照明弹,这绝对不正常。


他转头向正在一边同样在用望远镜观察的第37步兵师师长韦斯勒,道:“将军,你看第一道防线那段没有探照灯灯光的地段。我认为这就是中国人今晚要主攻的方向,而且他们的战斗工兵极有可能已经突破了这段防线。”


韦斯勒对曼斯坦因的话有些将信将疑,因为今晚中国人的行动看来有些奇怪,按照以往的经验,中国人更愿意选择防线上的一两个点进行强行突破,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将一些零碎的小部队散布在将近六公里宽的正面上。如果真如这位来自第一集团军的参谋官所说,那么他此刻应该立即投入预备队反击,夺回那段笼罩在黑暗中的防线,但那段防线真的是有问题吗,还是暂时的电力故障。


“给我接655营2连。”韦斯勒对身边的参谋道。


“将军,接不通。”


参谋的回答让韦斯勒有些意外,但他还是不愿意过早地作出判断,而是让一个参谋去核实一下情况。


“将军,必须及早安排预备队,不能等确切的消息到达后再行动,那样会给敌人留太多的时间巩固防线。”曼斯坦因插嘴道。


韦斯勒皱了皱眉头,他有些讨厌这个爱管闲事的第一集团军司令部参谋了。在他看来,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资格在他的指挥部里指手画脚,要知道他的第37步兵师在之前的两个多月中和对面的中国人交手过数次,纪录是全胜,交换率更是达到了不可思议的1:3,在西线可能没有哪个指挥官比他更有资格谈论如何与中国人作战。尽管在内心里,他确实也有些担心那段正沉寂在黑暗中的防线,但他绝对不信中国远征军能那么快地拿下他的前沿阵地。


这时,三颗蓝色信号弹突然从那段黑暗中的防线上冲天而起。


当蓝色的光球在秋雨中冉冉升起时,池略冶那颗吊了整整一天的心总算放下了。现在远征军的十二个突击连中至少有一个已经完成了突破,而信号弹的个数代表着已经进入突破口的连队数目,看来至少有一个营已经在德国人的防线上站住了脚。


陈山河也看到了蓝色信号弹,他兴奋地问道:“是哪支部队发的信号?”


“从方位上来看,应该是106营。”


“应该?我要确切的回答!立即核实。”陈山河显然对参谋们含糊的回答相当不满。


还没等负责联络的参谋把打电话核实情况,远征军第6步兵下属第24步兵团的团指挥部就打来电话,告知第106步兵营已经完成突破,现在另外六个第二梯队的步兵连已经出发去增援了。


陈山河听到报告后,看了看身边的参谋长池略冶。现在他对这个国防军中著名懦夫的看法有了些改变,至少这家伙在指挥体系上的眼光是独到的。如果还是按照国防军传统的指挥方法,由集团军指挥部经过核实,然后再下达命令的话,那些第二梯队的步兵连至少要迟十五分钟出发。在战场上,这种延误往往就是失败的代名词。


三颗由第106营发射的蓝色信号弹同样也跃入了曼斯坦因的眼帘。他怔了一下,立即用飞快地语速向韦斯勒道:“将军,那应该不是我们的信号弹………,不用再去核实了,我们的第655营2连的防线肯定被突破了。那些信号弹肯定是中国人在召唤后续部队增援,所以我们应该立即组织预备队反击,并用炮火封锁那段防线前一百米的地带。”


韦斯勒的脸颊抽动了一下,他心里当然明白那三颗蓝色信号弹意味着什么。他努力控制住内心的震惊,缓缓道:“命令师炮兵营对第655营2连阵地前实施拦阻射击。”


“将军,这不够,我们必须请求军属重炮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