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六十八节 极乐欢宴

北宋杨六郎 收藏 1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徐州警察局长在国军撤离后率领警察投降了日军鸟泉联队,杨森在徐州最出名的饭庄福星楼大摆筵席,殷勤招待鸟泉大佐,双方推杯换盏相聚甚欢。新的一章“极乐欢宴”,敬请期待下一章“徐州玉碎”。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410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第六十八节 极乐欢宴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当国军战士们在城北前沿阵地和鸟泉联队浴血奋战的时候,警察局长杨森却在警察局内指挥部下制作了许多条横幅,分队长苏茂全上士执行完了疏导百姓撤退的任务后,回到总局交差,看到院落内大伙忙得不亦乐乎,过来看看他们都在忙些什么,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几个平日交好的警察却不太乐意让他前来帮忙,苏茂全脾气比较急躁,一着急,推开了他们,急火火的闯进了院落,翻看洒落到地上的横幅,结果看到的第一条横幅上写着:“日中友谊长存”,苏茂全怒火中烧,强忍着翻开另一条横幅,只见上面写着:“大东亚共荣万岁。”再翻看一条写着:“祝贺日本皇军取得辉煌胜利。”苏茂全勃然大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举拳就要打人,这都是写了些什么东西,国军弟兄还在前线作战,被日本人打死的几十个警察尸骨未寒,某些人这就骨头酥了,要投降了?他当即询问这是谁的主意,一个关系不错的警察告诉他是局长的意思。苏茂全听到是局长的主意,强压怒火,立刻找到了杨森局长,杨局长还在自己的局长室喝茶,见到苏茂全进来,招呼他坐下一起饮茶。苏茂全哪里有心情坐下和他饮茶,他大声痛斥杨森卖国,杨森听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乐了。

杨森抿了一口茶水,告诉苏茂全,弟兄们已经全部都同意留在徐州城内为日本人服务,他劝苏茂全:“苏队长,我看你别犯傻了,咱们跟谁不是一样当差,日本人来了,咱们就给日本人当差,民国政府回来了,咱们再给民国政府当差,你自己说说,一个月有2块大洋拿着,给老婆孩子一顿饱饭也就行了,对不对,兄弟们。”旁边几个警察连声附和:“是呀,苏队长,你就别固执己见了,跟着局长走,到哪里还没有咱们弟兄吃香的喝辣的,犯不上惹急了日本人丢掉性命。”苏茂全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取下了自己的帽子,看了看帽子上镶嵌的警徽,脸上青筋绷起老高,他摘下了警徽,狠狠地把它摔在杨森面前,大声喝问道:“杨局长,你难道忘了,院子里还躺着60名弟兄的尸首,你现在要投降鬼子,他们岂不是白死了,他们能闭上眼吗?”杨森不再看苏茂全,而是自顾自的翘起了二郎腿,一口一口的呷着茶水,轻描淡写的对苏茂全说道:“要怪也只能怪那些弟兄们命薄,死得不是时候,相信他们会入土为安的,他们的家人会得到日本人优待的。”听到这里,苏茂全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咬牙,一跺脚,拔出了自己的佩枪,“杨森,好话歹话你听不进去,今天你是不是一定要投降鬼子?”屋里的几个警察头目看到苏茂全拔枪对杨森怒目而视,急忙上来劝阻,杨森看见他拔出枪来,也不害怕,镇定自若的说道:“横幅已经制作好了,命令我已经下达了,你不愿意投降我不为难你,毕竟你的父亲和哥哥都是为了救我而牺牲的,我今天已经做出了决定,你走吧。”杨森背着手转过了身子,再不看苏茂全一眼,苏茂全性情中人,平常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见到杨森铁了心要带领弟兄们投日,他低声吼道:“杨森,既然你要做汉奸,要去做狗,我就要为国家除害了。”他一狠心把枪口对准了杨森的后背,就要扳动枪机,后面的一个警察头目眼疾手快一闷棒打下来,苏茂全顿觉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他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我的装甲车内,青琳见到他醒来,急忙按住他不要让他坐起来,并端来一碗清水,搀扶苏茂全喝下,苏茂全喝完水,连声问道:“王长官,王将军在那里,我有紧急军情报告,晚了就来不及了。”一旁的我急忙应声:“我在这里。”苏茂全立刻把头转向了我的方向。“王将军,杨森要投敌,他要带领徐州警察部队去做汉奸卖国贼。”我叹了一口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吧。苏上士,你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跟我一起撤到商丘再说吧。”我没有再看他失望的神色,吩咐青琳好好照顾他,然后走下了装甲车,站在路边看着公路上缓慢行进的西退队伍,队伍中有老有少,男女相互搀扶,拖家带口,行走的非常缓慢,按照这个速度,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入中国军队的防区,我微微叹了口气,站在山坡上,出神地望着徐州方向,考虑如何才能够让日军停止追击呢。

天色昏暗,在一阵猛烈的排炮射击之后,高喊万岁的日军再一次冲上了中国军队的阵地,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阵地上除了残留着一些毁坏的轻武器之外,一个中国士兵也没有见到,中国军队就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给他们留下来。鸟泉非常吃惊,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中国军队全部撤离了,鸟泉大佐马上命令侦察部队向徐州城城区进发,侦察徐州城防情况。

侦察队长冈田少尉是一名老兵,当年没有入伍的时候在东北呆了8年,是个中国通,关东军突袭沈阳还是他做得向导,当他带领侦查部队鬼鬼祟祟的接近徐州城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因为他看见了好几百名中国警察打着横幅在城门口迎接他们,横幅上的文字他太熟悉了,内容居然是欢迎皇军入城的,“中国军队投降了,他们献城了。”冈田少尉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派人报告鸟泉大佐。

“什么?中国军队投降献城了,这怎么可能,他们几天来进行了多么顽强的反抗。”当鸟泉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也愣住了,随后他急忙下达了一道命令禁止部队屠城,鸟泉的政治头脑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讯息的重要性,他立刻命令随军记者和先头部队一起行动,拍摄入城仪式,善待投降的中国士兵,向世界各国宣扬日中亲善,争取舆论导向,让其他地方的中国人看看,只要他们愿意投降,日本人绝对不会滥杀无辜的,取得徐州,对于自己的仕途有百利而无一害。

咚咚呛,咚咚呛,当杨森看到鸟泉大佐骑着高头大马率领着大批日军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他立刻命令部下把横幅全部打起来,锣鼓敲起来,警察分列两派,挥舞着小日本旗。鸟泉大佐满面堆笑的进入了城门,两边的记者咔嚓咔嚓猛拍照片,鸟泉坐在马上傲慢的巡视着路边的警察和士兵,挥手向城楼上那些先期入城的侦察兵挥手示意,那些士兵也得意的挥舞日本军旗庆祝自己的胜利。

鸟泉大佐在杨森的面前跳下马来,与杨森握手表示友好,由于双方言语不通,熟悉汉语的冈田自愿担当了翻译官,冈田对杨森介绍道:“这位就是大日本皇军第九师团赫赫有名的鸟泉联队长阁下。”杨森急忙鞠躬道:“失敬失敬,鄙人投降来迟,死罪,死罪。”冈田又对鸟泉介绍道:“这个中国人就是徐州警察局长杨森。”鸟泉点了点头,揪着老鼠胡子笑眯眯对杨森说道:“杨桑的识时务皇军非常高兴,如今皇军很需要杨桑这些熟悉地方事务的中国人帮助恢复秩序,但是城里的老百姓因为一些谣言和中国政府制造的谎言,而对日本皇军产生畏惧,进而避而远之,逃之夭夭,我的非常遗憾,否则,我会让这些中国老百姓亲身体验一下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友善和礼貌。”杨森媚笑道:“只要皇军展现自己赫赫武功,充分展现自己亲民和善的姿态,逃走的老百姓自然会自己回来的。”鸟泉对此回答表示满意,他询问杨森:“杨桑,中国政府军如今向那里逃窜了,如果连夜追赶,是不是可以追上。”杨森看了看天色回答道:“鸟泉太君,今天天色已晚,皇军已经十分的疲惫,太君看是不是让部队在城内暂且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我会挑选熟悉道路的人员给皇军做向导,保证皇军可以尽快追上逃跑的敌军。另外鄙人已经在徐州最大的饭庄福星楼备下了丰盛的酒席给太君洗洗风尘。”鸟泉大佐转动自己混黄的眼珠,看到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自己的部队上午还激战了很长时间,的确不宜再追,万一中了中国军队的圈套就不妙了。既然这些中国警察已经投降,到明天早上可以让他们带路,有圈套也是他们先中。为了保险起鉴,他命令部队收缴了这些警察的枪支,这些中国警察非常配合的交出了手中的武器,而后被日军集中到了几个地点,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处理完毕,鸟泉大佐当下点了点头,对杨森说道:“丰盛的酒席?”杨森献媚的回答:“是的,太君,很丰盛,徐州城里再也找不出第二家这么好吃的饭菜了。”“吆西,”听到饭菜两个字,这几天一直吃着军用口粮的鸟泉顿时觉得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他说道:“好的,杨桑你的如此识时务,中国人有句古话,朋友来了有好酒,那我就不推辞了。杨桑你的头前带路,我们福星楼的干活。”杨森肚子里嘿嘿笑道:“知道的还不少,下一句你怎么不说了。”杨森马上命令部下指引鸟泉联队的士兵在城内分散住下,自己带领2名亲随警察头前带路,领着鸟泉和冈田一行人直奔福星楼而来。

福星楼饭庄是一座3层高的小楼,本来是徐州最大的饭庄,平日里生意兴隆,官员们迎来送往,都把酒席订在这里,如今因为战火临近,原来的老板和伙计早就都跑的无影无踪了,杨森事先把警局的厨子范大胖安排到了这里,又给他派了几个警员打下手,此时已经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并备好了徐州特产,上好的美酒“桃园春”。

到达福星楼后,鸟泉并没有立刻下马,冈田带领一个小队的日军首先进入福星楼,彻底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分子之后,鸟泉才带领几个亲信官佐和杨森一起来到了2楼雅座。

鸟泉虽然是粗人,但是看到雅座的装饰装潢也觉得福星楼的确不同凡响,一进门是一色的红木沙发,正中央摆放的是古色古香的圆形餐桌,靠窗的茶几上点燃了一个香炉,一股淡雅的清香充斥着房内,鸟泉来到窗前,推开玲珑典雅的木窗,顿觉眼前视野开阔,心清气爽,等鸟泉几个人落座后,杨森和手底下几个重要的警察头目也一起入席。

红木餐桌上早就摆满了山珍海味,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今天,按照杨森的指示,姚大胖做这一桌饭菜是按照省长来访的标准,自然是色香味俱全,鸟泉大佐看着眼前慢慢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口水险些流了出来,立马觉得肚子里传来了雷鸣般的响声,但是鸟泉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食欲,因为他不能完全相信杨森等人,他对于杨森他们还是有戒备心的。

杨森也是在官场里混迹了几十年,岂能看不出他的那点花花肠子,杨森站起来端起一个二两的酒杯,倒满了徐州特产美酒“桃园春”,对鸟泉说道:“太君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中日友谊远道而来,敝人代表那些不识抬举的军人敬太君一杯,先给太君赔个不是。”听了冈田的翻译后,鸟泉并不动手,默默地看着杨森,杨森哈哈一笑,一仰脖一杯白酒下肚,然后杨森抄起筷子,叨了一筷子福星楼最出名的特色菜,红酒焖小牛肉,送入口中,鸟泉看着他的喉头蠕动,觉得肚子里的馋虫动的更加厉害了,但是他还是等待着。

他一直等到杨森左一口酒右一口菜把酒桌上的每一道菜都叨了一筷子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鸟泉迫不及待的抓起了筷子,冲着部下喊了一嗓子:“开动。”叨了一大筷子小牛肉塞入口中大嚼,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吃,好吃,这个好吃。”饥肠辘辘的鸟泉部下早就等不及了,由于鸟泉不下命令,他们也不敢动手,既然鸟泉已经喊了开动,他们也就不客气了,有用筷子的,有用手转的,你抢我夺,桌上的菜肴顿时间就消失了一小半,楼下大厅内,60多名日军士兵也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几个警员站在一旁伺候者,这些日军士兵个个吃的眉开眼笑,桌子上的饭菜一片狼藉。

后厨负责给日本兵上菜的几个警员心里愤恨,但是表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他们趁着上菜途中日本人看不见的空档,向饭菜里面吐了说不清多少口唾沫,而那个范大胖也不比他们好到哪里,听送菜的警察说是给日本兵做饭,鼻涕,唾沫,汗珠什么的不知道丢了多少到日本兵的菜里面,可笑这些日本兵毫无察觉,互相喧笑着胡吃海塞,糟蹋着中国人的粮食,几个士兵喝多了之后还东倒西歪的在楼外又唱又尿的,充分表现了大和民族的优雅之处。

楼上的鸟泉大佐也不比他的那些部下吃像好到哪里去,鸟泉家族在日本国内是属于农民阶级,一向不被那些贵族阶级瞧得起,虽然贵族阶级如今地位大不如从前,但是其潜移默化遗传下来的优雅家风丝毫未变,而这些日本国内的普通农民,如果不是因为战争的爆发,恐怕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够上得了中国警察局局长的酒席席面。

鸟泉狂吃了一会后,觉得肚子里的馋虫好像消失不见了,他转而仔细品尝起“桃园春”来,刚才那番狂吃海喝根本没有品出味道来,这单独一喝,顿时觉得“桃园春”妙不可言。这“桃园春”酒液晶莹透明,入口即化,醇厚香甜,喝下肚后再打个饱嗝出来,鸟泉觉得香气四溢,立时竖起大拇指:“吆西,好酒,这个酒比我们日本酒好多了,吆西。”接下来双方推杯换盏,好不亲热,鸟泉在席间极力宣扬中日友谊,大东亚共荣共存,杨森毕恭毕敬的表示赞同,还不断的攻击敢于反抗的中国军队。

酒足饭饱之后,警员撤下了杯筷,杨森一招手,两名警员抬着一个大圆坛来到鸟泉面前,“鸟泉太君,我早就给您备下了一整坛美酒,您尽可以喝个够,如果不够,我还有很多存货。”鸟泉站了起来,连打了几个饱嗝,来到杨森面前,伸出狗熊一般地肥掌,拍着杨森的肩膀说道:“好的,杨桑,你的大日本帝国的良民,我的朋友,徐州警察局局长还是你的,我的可以保证,如果你想做市长的我也可以考虑考虑。”

杨森把嘴巴凑到鸟泉的耳边,小声说道:“鸟泉太君,我还给你备下了另外一批礼物,您一定要收下。”鸟泉听到还有礼物,立刻睁大了绿豆大的眼睛,说道:“呐米?杨桑,你快快抬上来给我看看。”

杨森一招手,4个警员从楼下抬上来2个大箱子,而后示意警察头目和警员全部退下,鸟泉也示意几个日本军官等人退下去,只留了副官古也和冈田,杨森亲自打开第一个箱子,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后,鸟泉的绿豆眼睛瞪得比鸡蛋都大,箱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珠宝首饰,在房间内灯火的照耀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芒,杨森说道:“这批珠宝黄金是赔给皇军的医药费和丧葬费,还请鸟泉太君在贵军上司面前给杨某人美言几句。”鸟泉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杨森又打开了另一个箱子,这下子鸟泉又一次傻眼了,箱子里面全都是各种古玩字画,就连傻子都看得出来,箱子里的每一件物品绝对都是价值连城的文物。杨森说道:“这些东西是送给鸟泉太君的礼物,不成敬意,请鸟泉太君笑纳,万勿推辞。”鸟泉的副官古也是个识货的家伙,他在后面连捅了鸟泉好几下,示意他把这些东西统统收下来,鸟泉丑嘴一咧哈哈笑道:“杨桑的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杨桑的心意我收下了,你的跟着皇军绝对没有走错,只要你能够时时表现忠心,皇军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说完,杨森和鸟泉一起放声大笑,刺耳的声音在屋内久久回荡。

窗外树上一只酣睡的老鸦突然被惊醒,恼怒的大叫了几声,向着西方飞走了,一根羽毛从天而降,在楼下站岗的一名青年警员伸手接住了这根羽毛,注视着老鸦飞走的方向许久许久。

一楼的日本兵早已吃喝完毕,一个个撑得肚子溜圆,有几个喝的酩酊大醉,其中一个士兵正在楼梯口打醉拳,一时没有看到联队长走下来,堵住了楼梯通道,被鸟泉上去连抽了几十个大嘴巴,这个士兵站的笔直,老老实实的挨了一顿大嘴巴。

来到饭庄门外,鸟泉看到门口停了一辆马车,车上装满了酒坛子,他回头笑着问道:“杨桑,这又是什么意思?”杨森急忙点头哈腰的回答:“鸟泉太君,刚才给您准备的是10年酿的‘桃园春’,这辆马车上的装是3年酿的‘桃园春’,是送给您回去犒赏手下士兵用的。”听完了冈田的翻译,鸟泉连连点头,“吆西,吆西”鸟泉醉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笑容可掬的杨森,越看越觉得他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善解人意,“开路,杨桑,我的今晚住在哪里。”杨森招呼过来一个警员,“快带鸟泉太君去徐州大旅店,太君,请您今晚好好休息,恕鄙人不远送了。”鸟泉里踉跄着来到马前,十分不雅观的骑到了马上,迷迷糊糊的对杨森挥手道:“杨桑,明天早上见。”杨森急忙回答:“鸟泉太君慢走,明天早上见。”鸟泉带领一队同样喝的醉醺醺的士兵东倒西歪的跟随带路警员向徐州大旅店的方向走去。

杨森一开始还满脸媚笑的望着鸟泉一行,等到他们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杨森收起了笑容,回头对几个警察头目说道:“弟兄们,玉碎。”“玉碎。”几个头目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彼此对视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