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借刀杀人

妙心幻玉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吉福马看了看她,拿起茶壶给她倒了杯水,温和地道:“她一定让你做你不愿做的事,对不对?”

绿罗点点头,道:“夫人说第五公子是属于她的,但却有隐玉夹在中间,而隐玉又不能死,所以……”她的泪似乎就要流下来。

吉福马一皱眉头,他已隐约猜到花筱莹想让绿罗做的是什么事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道:“你怎么回答?”

绿罗道:“我没有答应,因为……”她偷眼看了看吉福马的脸色。

吉福马当然也知道原因是什么,但他却故意装傻道:“花筱莹还说什么了?”

“说……第五公子拒绝她是因为百变葫芦,而他却没有理由拒绝我。”绿罗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吉福马沉思着,漆黑的眸子里竟透出种很奇怪的表情。他抬眼盯住她,道:“还说了什么?”

绿罗咬着嘴唇,她显然是不想把下面的话说出来,但面对吉福马一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双眸,又没有勇气隐瞒,便轻声道:“还说隐玉和吉公子才是天生的一对儿。”

吉福马垂下眼帘,嘴角掠过一丝不意察觉的笑。

绿罗心里猛然一沉,就连指尖都已变得冰凉。

沉默了很久,绿罗忽然鼓起勇气直视着他,道:“吉公子,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也没那份奢望。”她已再也忍不住,眼泪如开闸的洪水滚滚而流。

吉福马瞟了她一眼,突然站起身走到窗口,背对着她,轻声道:“我带你出来,是因为你和花筱莹不是一路人。”

绿罗凝视着他,忽然笑了笑,道:“能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你的出现才最终使我下决心离开花夫人,真的非常感谢你。”

吉福马转回身道:“你本来就是个好姑娘。”

绿罗又垂下头,轻声道:“我什么也不要求,只要能在你身边就行。我也绝不会做夫人让我做的事的。”

吉福马苦笑着点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不会食言。”他顿了顿,“刚才的话不要再提起,长醉那边我去解释。”

绿罗点点头。

这时,忽听窗外传来马蹄声,吉福马扭头看了看,却发现是东方珊瑚。

她牵着他送给她的那匹白马,站在客栈门口。

吉福马暗自道:珊瑚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来找长醉兄妹相认?

他回头看了看绿罗,道:“我出去一下。”说完大步走出房间。

东方珊瑚正在向店伙计寻问,猛然间看见吉福马向她走来,脸上顿时绽开笑容,喊他道:“福马。”

她跑到他身边。

吉福马笑道:“珊瑚,你怎么会来这儿?”

东方珊瑚看着他甜甜地道:“我来找你。”

“专门找我的?”

“除了找你还能找谁啊?”东方珊瑚含羞带笑地瞟着他。

“我还以为你是来找你哥哥呢。”

“我哥哥?谁啊?”

“长醉。”

东方珊瑚立即沉下脸,道:“他才不是,他凭什么冒充我哥哥?”

吉福马一愣,随即苦笑道:“看来你是不想认他。”

东方珊瑚忽又换上甜甜的笑,道:“我们出去说话。”她拉起他的手,往客栈外走。但却无意间瞥见站在二楼走廊上的绿罗。

绿罗用廊柱半掩着身体,眼中早已浸满了泪水。

吉福马则像是根本没有发现她在偷看。

太阳已经西沉,将整个小镇笼罩成一片金黄色。

东方珊瑚的心情格外好,她带着甜甜的笑,此时所有的一切在她眼中都是那么美丽。

吉福马一只手牵着“小雪”,另一只手被东方珊瑚紧紧地握着。

他们沉默着,一直走到镇外的小溪旁。

吉福马把小雪拴在一棵树上,之后看着东方珊瑚笑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东方珊瑚垂下头,面颊上浮起一抹红晕,轻声道:“人家主动来找你还能有什么事?”

吉福马暗自叹了口气,心想珊瑚跟绿罗不一样,没准一句话说不好,就会成为生死对头,他想了想,故意改变话题道:“你王叔回丰蜀国了吗?”

“没有,我王叔同意我来找你。”

吉福马心里一动,他马上想到花筱莹跟他说过的话,便问道:“是你王叔让你来找我的?”

“他知道我……所以他同意。”东方珊瑚实在没有勇气当着面说出“喜欢你”这三个字。

吉福马眼中却掠过一丝不快,他已经明白了东方印德为什么同意让东方珊瑚来找他,跟花筱莹的目的一样,只不过一个想嫁给长醉,一个想让长醉死。

他们竟然都要利用自己,借自己的手除掉长醉。

他在心里冷哼一声。

东方珊瑚看着他脸上的变化,不禁有些吃惊地道:“福马,你怎么了?”

吉福马凝视着她,道:“回去告诉东方印德,无论他开出什么条件,我都不会答应。”

“你说什么?”东方珊瑚闻听此言,也不禁变了脸色。

吉福马道:“你王叔和花筱莹一样,都想利用我来除掉长醉。”

“但是……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但你王叔有,所以他才同意你来找我。”

东方珊瑚美丽的脸涨得通红,恨声道:“所以,你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

“是。”

“你……”东方珊瑚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已气得说不出话。

她突然转身就走,但没走几步又折回来,盯着他道:“不是这个原因吧?我看见在客栈有个女人在看你。”

吉福马淡淡地道:“你是说绿罗,她是个可怜的女孩,不像你有钱有势,又有本事。”

“你就是因为她才不要我的?”

“不是,我也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谁?”

吉福马突然露出一丝苦笑,道:“我喜欢谁跟你没有关系。”

东方珊瑚僵立在那里,她的整个人似已掉进冰窖,冻得她牙齿不断打颤,连眼泪都已冻住,一滴都没有掉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