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欣赏:不戴胸罩的卖瓜女

8923075 收藏 55 17519
导读:好文欣赏:不戴胸罩的卖瓜女

柳汀立交桥往西就是宁波的城西版块了,正如一条罗浮桥隔开了民主和专制,柳汀立交桥是宁波城繁荣与衰败的过渡。

每天下班,我都会经过这座桥,工作在繁荣的中心,居住在落后的僻壤,这是一个年轻人常有的处境。

立交桥旁边有不错的景致,西出口处有一片野草,是一片生长的很放肆的杂草,它不像城市绿化带的绿地,并没有经过环卫工人的阉割,显得生命力很旺盛的样子,它们是如此茂盛,仿佛随时可以从草丛中蹦出只野兔来。

天气转热以后,洞桥的西瓜上市了,洞桥西瓜的基本面不错,皮薄籽少水分多,但是它的上市注定不像红筹回归那么的风光八面,价格象是6月的股市,一路走低,连震荡也没有,当瓜价调整到位的时候,我也开始关注立交桥旁边卖西瓜的摊贩了。

立交桥边卖西瓜的人很多,他们有这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有三轮,平板车,小货车,扁担挑子,人们还是很乐意买这样的西瓜的,不但价钱便宜,西瓜也较超市里面的新鲜,新鲜的瓜香而脆,可以满足人们“尝个鲜”的欲望。

瓜农们的吆喝与汽车喇叭此起彼伏,有的叫卖低廉的价格,有的渲染高贵的口味,一时间立交桥空前地热闹起来,我穿出喧哗,携两西瓜冲出西出口,在习惯性地去看杂草丛的时候,杂草丛里出现一个很黑的女孩,女孩的旁边是一辆小三轮,上面堆了不少西瓜,显然不会吆喝的她生意并不好。我们的目光不经意间邂逅了,我报以爱莫能助的讪笑,她却还我一个比西瓜还甜的微笑。

回家后,一直不能忘记那个微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没有用过人工催化剂的西瓜会比较甜,是不是没有经过高等教育折磨的笑容也会比较甜,?

第二天,我直奔立交桥西出口,心情有一些迫不及待,她依然在那里,她的皮肤黝黑,身板结实,全身的皮肤都紧绷着,充满了张力,如果大街上光鲜亮丽的女人们是家养的,那她应该是放养的,而且同样地光鲜亮丽。

她没有戴胸罩,从她黑色背心下隐隐约约的两粒小东东可以断定,对于一个农家女,那东西显得有些碍手碍脚,不加修饰的胸,比黄金甲里面的那些畸胸漂亮许多。我不由露出了一个男人猥琐的凶光,而她依然对我报以微笑,这并不啻于狠扇了我一巴掌,我随便拿了两西瓜,向西逃窜。

后来我每天重复着第一天的经历,戴着顾客的面具,行使色狼的行径,最后又被她甜甜的微笑羞辱,狼狈逃窜。为了她前胸的两只小西瓜,我家里已经堆满了大西瓜,我无数次谴责自己的肮脏念头,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她让我鄙视巩大娘那重重修饰下的昂贵乳房,也令我无视二月丫头的胸前四两肉,几千年前的诗人先知先觉地为她写下了两句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我就这么源源不断地往家里搬西瓜,直到文明卫生城市复查的到来。

那天,正当我面红耳赤地冲向西出口的时候,我发现一帮行政执法人员正围着瓜女,他们显然不是来买西瓜的,也不会象我这般卑劣地去看人家乳 房,他们似乎要抢走瓜女的小三轮,瓜女就死死地抓住车把,她的脸颊没有泪水,只有汗水,行政执法人员本来想文明执法的,所以三条大汉和瓜女拔起了河,居然相持不下,然而,一种为城市建设献身的豪情突然涌上他们的心头,那一刹那,黄继光,邱少云,董存瑞,李志强灵魂附体,两双遒劲有力的双手伸向了瓜女,瓜女挣扎着奋力去夺回小三轮,无奈行政执法人员此刻充满了力量,他们拉扯着,推搡着,瓜女嚎叫着,执法者吆喝着,在搏斗中,瓜女的小背心终于被扯破了,她小小的乳头就象瓜瓤一般的鲜红预滴,就在我眼神突然变的委琐的时候,瓜女突然看到了我,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在搏斗中渐渐落了下风。

或许我的参战可以改变一下敌我力量对比,但是我犹豫了,如果我参战了,执法者就会通知单位领导,然后是谈话,处分,扣奖金,N年不得评职称……当时我的犹豫是睿智的,却将我钉上了人生的耻辱柱,80岁的时候,我仍会记得这个下午。

当行政执法的车子呼啸而去,瓜女终于坐在台阶上痛苦失声,她用常人听不懂的语言诅咒着,她应该是个聋哑人吧,难怪刚才她一声都没有辩解,也没有向执法人员求情。当人群在唏嘘中散去,我脱下身上的T恤静静地放在她腿上,她的小背心已经被撕烂了。

执法人员是为了工作,瓜女是为了生存,那一刻最可耻的一个人就是我,当瓜女漂亮的乳房变得模糊,她那期盼的眼神却更显清晰,我不敢再走柳汀街,上下班宁可兜个圈子走中山路。


(麻辣社区)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