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秦明扬被几个战友弄回部队,他就关上了门。

这一关就是两天,无论谁叫,谁喊,他也不开门。

教导员万般无奈,只得报告了团长。

团长听得秦明扬有事,急火火地就赶来了。

也是叫门不开,惹得团长在门外大骂了一气,门终于开了。

只见那秦明扬人活活地瘦了一圈,身子摇摇晃晃,只叫了一声团长,就倒在了铺里。

急得团长直喊军医。

因为部队休整,每个营都下来了一位医生。

医生急急地赶来,忙乎了半天,就笑了:“秦营长大慨两天没睡觉了吧,他睡了。”

众人仿佛这时才听到他鼾声如雷。

团长也笑了起来:“听着,醒过来把他押到团部来,我要穿他的鼻子!”

不用人押,第二天,天一亮他就来到了团部。

团长看着秦明扬年又黑又瘦的脸,摇摇头:“小子,你就这样被击倒了?”

秦明扬的那双眼还是那么黑亮,看着团长,冷笑一声:“美国佬杀了我的那么多战友。我要倒早倒下了!只是每一次他杀了我的战友,我总是要想办法去对付他们!这次也不例外!”

“哦!”团长接过秦明扬递给他的一卷文字:“听说过你的这种性格!原来这两天你就又找出了一种办法?”

秦明扬摇摇头:“想了很久了,在冷枪冷炮运动中就开始想了。但是这次,郝妹子被美军特种兵抓去!我是觉得必须得干了!”他激动的一下子站起来:“团长不支持我,我找师长,师长不支持我,我找军长!我是准备找到志愿军总部去的!”

“呵!好个追击英雄!”团长点点头,想了想:“这样,我给你搞了一只鸡,本来是要陪你吃的,既然你说得这么邪乎,成,你一个人吃,我马上看!来呀,请我们的秦营长去喝鸡汤!”

警卫员跑了进来,秦明扬要说话。团长一挥手:“军人说一不二,去,快去!”

秦明扬的文章被直送到了志愿军总部,三天后,他来到了总部,奉命成立了一支侦察分队。

侦察兵是我军早就有的兵种,不过这个侦察分队是几乎照秦明扬的意思组建的。

人员配置,武器配置和人员训练,均按照他的思路配备。

秦明扬用了一个月时间,从15军、38军选了一百二十人开始训练。

在这支部队里,有当过少林和尚的武林高手高飞鸣,有参加过东北剿匪的神枪手杨维乾,有侦察英雄欧阳白,有神炮手胡希东,有孤胆英雄何平常...

他的助手是一个老侦察科长蒋干。蒋干拿到这个名单就笑咧开了嘴:“这些人聚在一起就是一个特种部队了!”

秦明扬点点头:“我就是要把这样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拳头把敌人打痛!”

蒋干盯住他:“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搞强化训练六个月?”

秦明扬笑了:“政委,我是个异想天开的货色!但是这个异想天开是在战争中经过初步检验了的!”他猛喝一口水,坐了下来:“我们就是要把高飞鸣训练成杨维乾、欧阳白、胡希东、何平常。把何平常训练成高飞鸣杨维乾、欧阳白、胡希东、何平常!这是第一步!”

蒋干盯着他,慢慢地点点头:“恩,有些想象力!能行?”

秦明扬眼里又放出豪光来:“强化训练,就是强迫训练,不行也得行,不行就淘汰!我们只要行的!”

蒋干紧紧地盯住他,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小子是魔鬼!”

秦明扬点点头:“我就是要做一回魔鬼!”

蒋干喝声:“好,我和你一起干!”

秦明扬继续道:“我思考的第二步,是把我们挑选出来的战士,都培养成高飞鸣、杨维乾、欧阳白、胡希东、何平常!”

蒋干笑了:“你小子有气魄。我们就从这一百二十个人开始吧!”

“好!”

他俩当天就拟出了训练大纲。

在朝鲜的严冬里,开始了连王近山来看了也大骂秦明扬是疯子的训练。

这年春节,由于中国年青空军与美国空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长空鏖战,令38线以北的空袭越来越少,志愿军战士几乎都过上了一个堪称平安丰足的年。

侦察分队特别受到了志愿军总部的关怀,衣食自然是丰足,但是,他们却没有休息,仍旧全天侯训练。

这个训练在志愿军发动了两次夏季攻势后的1953年5月底才结束。

战士们已经嚎嚎叫了,纷纷要求上前线去实战。

秦明扬和蒋干带了战士们写的血书,到志愿军司令部请战,可是得到的消息却是,正和美军谈判,战争已到了结束的边缘。

1953年6月15日,朝鲜停战谈判达成全部协议。

消息传来,战士们却高兴不起来。当然也包括秦明扬。

秦明扬那夜一个人站在营门外,仰天长叹:“郝妹子,我已经是一个共和国战士,我不能为了自己一个人的仇恨去破坏这场和平。但是,我向你发誓:在我有生之年,我会瞪圆我这双眼,监视着!只要美帝国主义,再敢发动侵略战争。我将让他们百倍千倍的付出代价!”

1953年6月18日晨,侦察分队正在晨跑。

突然,营地广播里的声音,令大家都站了下来。

广播的内容是:从6月17日夜开始,南朝鲜李承晚集团,公然破坏停战协议,以“就地释放”的名义扣留了大批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公然叫嚣:南朝鲜军队将继续北进,单独打到鸭绿江,统一朝鲜!

战士们顿时炸了:“好啊!这些伪军还不服气!”

“队长,是不是又有仗打了?”

战士们一个个摩拳擦掌!

“好!再请战!”秦明扬顿时两眼放光。

一切正如秦明扬他们希望的一样。

6月20夜,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司令致电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

毛主席:

20日晨抵达安东,南北朝鲜均降雨,故白日乘车至大使馆,与克农、邓华等均通电话。根据目前情况,停战协定须推迟至月底较为有利,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拟再给李承晚伪军以沉重打击,再消灭伪军15000人,此意已告邓华妥为布置,拟明21日见金首相,22日去志司面商停战后各项布置,妥否盼示。

彭德怀

6月20日22时

毛泽东21日即复电:

6月20日22时电悉,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方能作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

毛泽东

1953年6月21日

毛泽东认谁了李承晚,他就服“这一帖”!

彭德怀当即拍板决定:立即组织夏季反击战役的第三次进攻。

同时,秦明扬接到命令:秦明扬的侦察分队配属第20兵团,即刻向前线开进,参加第三次夏季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