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六章 双蛇盘车(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喇嘛营子是个五百多户人家的大镇,南北一条大道,把喇嘛营子分为东营子和西营子两个屯子。镇子的东面和西面是庄稼地,南面和北面是是繁茂的杨树林。西营街里有座喇嘛庙,相传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自从喇嘛庙驻扎了一个鬼子小队后,庙上的香火就断了。镇南街口西面修了一座碉堡,拉上了铁丝网,道口垒起了沙袋,架起了木栅栏,有一个排的伪军把守着。年头不好,老百姓也得活着,每逢旧历二、五、八集的时候,赶集上店的人还是川流不息、络绎不绝。

东营北街里有个戒备森严的大院,院墙四角修着炮台,门楼飞檐高挑,一副黑漆匾额上写着“虎踞龙盘”,四个镂金楷体大字。台阶上站着四个面目狰狞的黑衣护院,门前是个挺大的空场。这就是当地有名的地主王老虎的庄园,人称“王家大院”。

王老虎自己不当官,几次推辞了维持会长的职务。可儿子却在热河当着伪县长,二弟在城里开当铺,三弟给鬼子做翻译。两个小老婆是边外双峰口的马贼出身,人称“黑白滚花蛇”。家里骡马成群,良田百亩,还养着三十多个炮手。私下里,还做着倒腾大烟和贩运军火的买卖。所以,王老虎一向气焰熏天,飞扬跋扈,谁也不放在眼里。不但周围的胡子不敢轻易骚扰,就连喇嘛庙里的吉田泽小队长和碉堡里的伪军排长李歪脖子也不敢进院招惹。气得李歪脖子总想找茬收拾下王老虎,也曾几次撺掇吉田泽找王老虎的邪火,可王老虎的势力太大,那次也没整成。他只得王八钻灶坑——窝气带憋火,没有一点办法。

八月二十二是个集日,日上三竿,赶集的人们便从四面八方来到了喇嘛营子。四辆装满高粱头的大车,赶出了南面的松树林,不紧不慢地随着赶集的人群来到了镇南道口的碉堡前。

道口的栅栏前,几个鬼子、伪军正在盘查过路人群。碉堡的窗口里,几个伪军吸着烟,懒洋洋地朝下观望着。碉堡顶上,一个伪军和一个带着钢盔的鬼子端着枪,四处张望着。

“干什么的?往哪拉高粱?”一个伪军枪一横,冲着下车走过来的洪海问道。

“巴特营的,我们是给王老爷送粮的。”洪海指着身后的大车说着,一手拿着鞭子、一手递过了良民证。

四辆大车两侧的车箱板上都打上了挎,高高悠悠地装满了捆成捆的高粱头。一辆车上坐着一个脸上带着雀斑的洋学生。其它三辆车的车顶上,也都分别坐着一个村姑打扮的、又黑又丑的女子。

洪海刮去了胡子,秦凤凰又在他鼻子下面粘上了点胡子。这样一来,不用说碉堡里的伪军们不认识他,就是丁雄、老武头他们,也认不出他来了。

一个鬼子接过良民证,刚要看,横枪的伪军凑过来笑嘻嘻地说:“太君,他们是给王老虎送粮的”

“开路!”听说给王老虎送粮的,鬼子便把看良民证塞给洪海,让开道,一挥手。

“大车别从街里走!”伪军排长李歪脖子站在碉堡下喊道“没看见集上都是人吗?从东面绕进去!”说完,歪着脖子给身旁的吉田泽小队长点着了烟。

吉田泽长得横三尺、宽三尺,基本上是个肉球,嘴里的两颗大板牙,经常咬着下嘴唇露在外面。吸着李歪脖子点上的烟,两只肉泡子眼向四辆马车上溜来溜去。

“好好!从东面绕着走!”洪海笑着点了点头,揣好良民证,鞭子一挥,带着后面的三辆马车,向东面的车道赶去。

当地流传着一首广为人知的顺口溜:

“针头削铁李歪脖,

抢男霸女吉田泽。

阎王躲着王老虎,

小鬼也怕两条蛇。”

顺口溜生动逼真地描绘出四个人飞扬跋扈、凶狠丑恶的嘴脸。

天气热起来,树上的知了响成了一片。集上的人越来越多,南北大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挤不开、压不开的。几个买洋货的小贩跳脚喊着,叫卖声嚷成了一片。南边的菜市摊子都挤到了碉堡前,几个伪军蹲在地上吃着黄瓜,一个长下巴的伪军笑着递给李歪脖子一个柿子。

李歪脖子摘下大盖帽扇了扇,吃着柿子,望着四辆装满高粱的大车沉甸甸地向镇东赶去,李歪脖子心里恨恨的。突然心生一计,扭头对吉田泽说道:“太君,王老虎的粮食大大的,皇军金鸡岭的粮库小小的。”

吉田泽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咬在下嘴唇上的两颗门牙一动,看着李歪脖子手的柿子,李歪脖子连忙递上去,吉田泽接过来一口吞了下去。李歪脖子一努嘴儿,长下巴子伪军立刻捧来四、五个柿子。

吉田泽肉泡眼笑了,拿起柿子在李歪脖子的黑军服大襟上擦了擦,掀起板牙吃了起来。李歪脖子心里这个骂呀!“小鬼子!吃!吃死你!吃完就拉稀!拉死你!”脸上却谄笑着,附在他的耳根下解释起来。

大车向东走到一个土地庙前,几个挑着担子的人迎面走来,一个秃头骑着一匹马,呵斥着一个戴草帽的推车老汉,掉头向北面胡同拐去。老汉的推车子歪斜在路旁,茄子、黄瓜滚落到地上,老汉摘下草帽、露出花白的头发,朝着北面的胡同悻悻地骂着;“王八羔操的!忙着奔丧啊!”

“没事儿啦!”坐在第一辆马车车顶上的齐巧,回头对第二辆马车上的丁雄笑着说。

齐巧头上系着条白手巾,身上穿着蓝布衫,腰里别着把盒子枪。坐在高粱头上嗑着葵花子儿,一副乡下小姑娘调皮的神情。不断地向着第三辆车上的秦凤凰和第四辆车上的赵梅做着鬼脸。

秦凤凰白衫、黑裙,洋学生打扮,转动着雀斑脸东张西望的,一副看什么都好奇的样子。

赵梅还是蓝头帕、蓝衫、黑裤农妇装束,脸上被秦凤凰涂得黑黑的。秦凤凰给她化妆时说,这样省得丹凤眼招惹是非。连何叶儿也不能幸免,也被秦凤凰化妆成一个长衫肥裤、歪鼻豁嘴的丑媳妇。秦凤凰说,至于齐巧就不用费事了,因为她不用化妆,鬼子和汉奸见了她,都得溜边走。齐巧问为啥,秦凤凰说:你的气质好,不怒自威,阎王爷见了都害怕。何叶儿和赵梅笑了,齐巧上来就是一顿连拧带掐。

按着预定的计划,罗云汉和杨欣骑马先走了。罗云汉到窟窿台了解大桥的情况,杨欣到金鸡岭联络炸药炸洞的事儿,齐明远派洪海带着几个弟兄协助丁雄的马车通过喇嘛沟。并定下了唿哨是撤退、鸟叫是联络的暗号。

不想,齐巧死活要跟着来,齐明远没法,只得同意了。不过严令她,马车出了喇嘛沟,便立刻跟着洪海回山。

丁雄听到齐明远介绍了喇嘛营子的情况后,知道喇嘛营子这个鬼子中心据点,是不能轻易通过的。特别是这个王老虎,久干贩卖军火的买卖,如果知道有三辆马车的军火在他眼皮底下通过,他无论如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齐明远说,白天,喇嘛营子据点有二十多鬼子、三十多伪军,到晚上,还有三十多鬼子和四十多伪军从周围的屯子回到喇嘛营子。因此,军车必须在白天通过喇嘛营子,以免引起更多的麻烦。

本来杨欣计划让罗云汉带车过喇嘛营子,让丁雄去窟窿台侦察敌情。丁雄鉴于在天成车站军火仓库的失利,为挽回这个面子,主动要求带车。杨欣便连推带搡地让环眼直瞪的罗云汉去了窟窿台。

丁雄白衫、蓝裤,戴着个草帽,一身庄稼汉打扮,跟在洪海的后面,赶着第二辆马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