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971-9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71

恰赫拔哈尔出口加工区。美173空降师第一装甲团团长刚接到副师长的命令:不要跟中国人的坦克部队缠斗,集中装甲主力,不顾一切拿下恰赫拔哈尔机场!

北面攻来的看来是中国最新型的坦克。那么就是T06?可T06唯一长项就是火炮口径,140毫米,配上他们的脱壳尾翼稳定钨合金弹头穿甲弹在2000米距离可以击穿1000毫米垂直匀质钢板,M1A3是1100毫米,正面装甲防护力为1000毫米,T06的正面防护力不知道,据悉可以达到接近1000毫米的水平。这是一个不大的差距,实战起来正面对射时,谁打穿谁都是可能的,虽然中国人的战损率要高一些。关键不在这里。地球上总是有空气的,只要有空气,高次气阻函数就约束着动能穿甲弹的有效距离。远距离,坦克真正薄弱的是顶部,坦克攻防演变到远距攻顶阶段就是必然的;中、近距离则不仅顶部脆弱,底部也是脆弱的,可以使用布雷手段同时攻击它的车底和车顶。现在已经证明这种最新型中国坦克丝毫也不惧怕攻顶——不管它是不是T06,剩下的手段是布雷防御,这可以使用那3部布雷车。如果中国人再突破我们的地雷阵,那就——无需防守了。整个加工区阵地都要放弃,全师孤注一掷向机场进攻,后面的增援用不到这个加工区登陆场,运载陆战三师的大型运输机着陆一定要使用像模像样的跑道。

进攻机场的路上我们会遇到什么?

向西进攻,不一定走那条公路。我们临时决定在加工区机降,他们也来不及在路上工兵布雷,而火箭布雷则未被观察到。还有什么手段对付我们的M1A3?他们当然可以攻顶,可是我们已经在西面宽阔的进攻地带上投放了大量烟幕弹,直升机撒布了数百个电子干扰源,他们不能精确攻击,只能大面积覆盖攻击,本来除了他们的离心炮这世界上没人能做到这么大面积内的同时密度,可就在刚才,第二航空联队的200架飞机与他们的离心炮堡垒同归于尽了。中国人可能还有几部火箭炮可以发射攻顶子母弹,但是很不够用。我们确切地知道你们的火箭炮不够用。你们的大机群刚出阿富汗沙尘地带的时候,我们的卫星还没被消灭光,我们清楚地数出你们运来了多少台重家伙,扣掉刚才的16辆坦克和几台装甲车、超高速机关炮(那是什么东西其实还没弄清楚)、港口你们布设的雷达和导弹车,剩下的,剩下的已经没有了。你们还有很轻的107毫米12管火箭炮,但是你们不可能运来300台以上那种炮,而且,迄今为止情报显示你们的107毫米炮弹还没有攻顶动能子母弹品种。

你们有直升机,但是没有高空掩护的战机了,刚才被我们打掉了一批,港口内外被我们打下来一个大队,从卫星留下来的资料计算,你们最多还剩二十几架直升机,他们只要敢飞出来,1分钟内就会被发现,随即就会被我们打掉。

算来算去,你们只剩近距离直射武器,可是情报显示你们的步兵直射武器还都无法打穿M1A3的装甲,虽然我们的情报有时看来很糟糕。

我们的进攻当然不是一次愉快的旅行,但是算来算去,你们还是没有手段挡住我们,本师剩下的这支装甲部队还是能一直攻下去,直至攻占整个机场。

团长不愿意再去多想不利因素。潜意识里他知道,无论算出多少不能开展这次进攻的不利因素,这个进攻战也必须孤注一掷打到底,美军此刻的整体态势已是有进无退。

972

成组坦克连连长认为指挥员并不是只应该出现在最危险的位置,而是应该出现在最需要的位置。

让20、22、24号三个车组去明面强攻,那是最危险的位置。

自己的指挥车组却位于最需要的位置,对于完成主要任务来说最重要的位置——阻挡美军装甲群向机场的进攻。

使用3个车组吸引美军的注意力。在本车组本应出现的进攻线路上撒布了烟幕,烟幕区顺便向西延伸了一点点,集中了连里全部两台电子战车,加上师里临时加强的3部电战车,布设了强大的电磁屏蔽,连属直升机已统一调配给师里的直升机突击部队,而一直沉默的伞兵团则支援了本连20架宝贵的无人机。

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本车组的这个装甲埋伏战。此刻,3门152毫米大炮在烟幕中静静地指向南面美军将要通过的进攻路线。离心炮没有了。全师主要防线的希望就凝聚在这3门152炮上。M1A3的不可攻破只是相对小口径炮而言,欺负欺负人家手无寸铁的人肉炸弹也就是了,但是现在是口径152毫米的大炮,什么叫152毫米?我就什么穿甲弹破甲弹都不用,就是普通152榴弹,你那M1A3乌龟壳挨一发试试!

无人机发来了目标信号。电磁波轻松穿透重重烟幕直达018号车组的火控计算机。控制车里的3个人不看战情屏幕就知道怎么回事,光学观察窗目视可见,3门152毫米炮突然惊醒般的自行转动起来,随即停止在一个准确的指向上。M1A3坦克群来了。

973

先打远的还是先打近的,这是两种不同的战术考虑。美军18辆M1A3的分布面积很大,最远的现在距离11千米,最近的只有3300米了。近处的坦克对我方威胁最大,先打掉利于本车组防御,也利于保留力量打击后续其它目标。

但是连长选择了先打远的。他唯恐那些最远处的坦克因为什么变故溜掉,不能把一辆M1A3放给机场阵地。而且从本车组防御角度来看,改装的152毫米坦克炮还没有初段冷发射装置,那么从对方炮位雷达弹道测算的角度看,落在远处的炮弹将导致对方最大的测算误差,我们埋伏在这里对方是不知道的——如果他们发现了就不会继续这样的进攻现状,因此他们也就没有把无人机派来这里搜索,在我们的烟幕和电磁屏蔽掩护下,没有无人机的抵近侦察,他们就只能依靠弹道测算,那时,弹道测算误差就是对我们最好的保护。

连长低喝:“开火!”

真的是3发高爆榴弹,11千米的距离使用穿甲弹没有意义,使用破甲弹,在现代坦克的防御措施下也会多出几个不确定因素,只用高爆弹,口径大到152毫米,普通炮弹就防无可防,以力降巧,就用152炸你,看你怎么着!

3发152毫米末制导高爆炮弹集中打击11千米最远处的一辆M1A3坦克,1发近在坦克侧面2米处爆炸,强大的气压在坦克侧面产生了数百吨的冲击压力,直把坦克内部的钢铁结构全部震开脱节并把坦克整个掀翻过来,同时,另一发152炮弹正打在掀翻朝天的坦克底部,巨大的爆炸力把坦克炸了个四分五裂,第三发炮弹在5米处爆炸,把几块数吨重的坦克碎块直吹到百米以外落下砸入地面。

974

018号成组坦克的射击牵连着全局。

第一次射击准确命中的消息直达快速反应师松树林指挥所。

中国的最后要点就是恰赫拔哈尔。即便什么都丢了,就是恰赫拔哈尔不丢,那么中国就在波斯湾出口卡上一把铁锁。这就有足够的发言权。中东的石油尽管经输油管向西边运送,西边的欧洲尽管从中东吸取石油,中国投以友善的微笑,乐观其成。向东输送的每一桶石油都和中国的国家利益密切相关。东面的石油航线经过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台湾而最终抵达日本。所以中国的国家利益和这里息息相关。伊朗必须保住,恰赫拔哈尔必须死守。

可是第54集团军2个主力师到来前的220分钟之内,我们已没有可靠的力量防住美军重型坦克群的冲击。除了那个018号成组坦克。

所以,上将闻讯一下子就从单架上站起身来,紧绷的嘴唇绽放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高声命令:

“潜伏直升机群、陆航团突击群准备出动!

2号方案上报军委!”

975

018号成组坦克的第二次射击,3发炮弹落向9500米外的一辆M1A3,1发在9米远爆炸,一发紧贴着重型坦克爆炸离地1米爆炸,近炸冲击气压作用在炮塔侧面产生了上千吨的推力,直把沉重的炮塔像风吹帽子一般地揭走,露出下面一个黑洞洞的大圆孔,第三发炮弹近在咫尺爆炸,152毫米炮弹巨大的威力把坦克底盘震得直跳起二尺多高,侧倾落回地面,犹豫一下,还是大圆孔朝上翻正摆平,

第三次射击,8千米处的M1A3灰飞烟灭,

夹在第四次射击之前的是来自东北方的2发末制导底排152炮弹,020号车组的首次远距离支援射击赶到了,坦克阵东北角的M1A3动力舱窜出火苗,不久就爆发成火球,

018车组的第六次射击摧毁了坦克阵的最前锋坦克,

022号、024号车组的射击参加进这场152火炮大合唱的时候,9辆重型坦克已化为残骸和碎块,

018号车组的第九次射击终于换成了穿甲弹,此刻最北面的3辆M1A3已经警觉地将炮塔转向北面,

坦克营炮位雷达车尽管尚未准确测定来袭火炮的座标,但是大致方位是北面无疑,座标区间也压缩到200米方圆的矩形内,无人机正在拼命赶过去,

轰!轰!轰!

三门152火炮炮口喷出大团火焰,火控计算机同时控制3门炮各自直射攻击1辆目标,3发152毫米次口径穿甲弹脱壳后只有不到30毫米粗细,以1800米每秒的高速冲向3000米外M1A3坦克的正面主装甲。

976

2分钟不到的痛击之后,美军指挥官显然猛醒了过来。寻找对方的准确座标不是一件容易事,可我们也有烟幕也有电磁干扰,对方的远距离精确曲射只能来自无人机的搜索和精确制导,干掉钻进来的无人机才是当务之急!

就像印证这一结论,十几发电磁战斗部导弹在坦克阵上方爆发开来,看不见的强大电磁场一瞬间烧毁了双方无人机的所有电子装置,临机不顾一切的急迫发射也把未及雷达关机和屏蔽不良美军自己的车载机载电子装置烧毁了不少,

“当当!当当!当!”152毫米脱壳尾翼稳定双节动能穿甲弹克服了两辆坦克的一次反应清脆地击穿了3辆M1A3防护力逾1000毫米匀质钢的正面装甲,打破了M1A3不可能被正面击穿的神话。

不过,这是无人机消失前最后的战果。3辆近距坦克被打穿之后,剩余6辆坦克的光点从我军所有计算机战情视屏上消失了。

毫不犹豫,018号成组坦克吼叫着爬出隐蔽地点,以每小时60公里的高速冲向南面烟幕中的美军装甲群。

977

我成组坦克群连续击毁美军重型坦克的战报直达军委指挥中心。

大家停下手里的工作,一起看向总书记。

总书记接到远征军报告的二号方案之后,一直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闭目不语。

战局急速变化,情报接连传来,美军大不里士集群不顾一切向德黑兰重新发起进攻,阿瓦士集群的垂直打击部队北上直扑伊朗首都,一直在伊拉克看守的美军伊朗战区未动用的最后一个师——第三机步师空运启程扑向德黑兰,陆战三师首批机降部队开始在恰赫拔哈尔着陆,重型装甲旅即将抢滩恰赫拔哈尔港口,加工区装甲群不顾一切伤亡向机场拼命冲锋,

伊朗战区美军锋芒尽露,全军压上,后方空虚。

此刻,象是感受到大家投来的目光,总书记双目簌然睁开,但锋芒不露,缓缓说道:

“批准他们。54集团军直接投送伊拉克巴士拉!”

978

烟雾弥漫,对光学仪器包括激光雷达和卫星来说都是伸手不见五指;已飞进来的无人机都被美军的电磁炸弹烧毁,新增援的还没飞到,没办法,无人机紧缺,如果都派进来就一次性烧毁,如果分批派进来,风筝大小的电动螺旋桨飞机飞不快,批次之间总有间隙,一架一架地连续添油则无法达到战场侦察制导地网系统所需要的最低密度。无法撒布数字化步兵,他们步行是跟不上成组坦克的越野速度的,乘坐车辆则不可避免会被美军击毁,同样,直升机飞不进来,潜伏直升机离此尚远。

成组坦克连018号车组深入美军大面积分散的装甲群进攻队形。现在能依靠的就是本连16辆车的16个相控阵雷达点合成巨型相控阵雷达构成的简单地网,相控阵雷达是复合红外遥测的,也就是构成了一个电磁波-红外信号复合雷达地网,这个复合地网可以将装甲车动力舱盖散发热量显示的红外特征与大型金属物电磁回波和运动物体的多普勒特征信号输入电脑进行三合一比对分析,可以有效去除单相的伪装、欺骗、干扰,但是面前仅限于水平探测,没有任何俯视的垂直探测手段,这就大大限制了探测效果,首先表现在距离上。简单地说,要想准确探测标定出美军进攻装甲群的任一个目标,只能依靠018车组,并且有效距离不过二三千米,这也是反装甲武器直射的距离。

成组坦克连连长深知现在正在与美军坦克玩近距离捉迷藏的游戏,谁先发现谁就占据胜机。

以一对九,我们必须先发现,先敌一步有效发现。

连长命令开启成组坦克宝贵的独有技术手段——成组车载阵列陆地声纳系统。

979

成组车载阵列陆地声纳系统,在一般情况下是辅助探测手段,原设计是在高度电子对抗中,在饱和电磁压制下,辅助地网雷达系统探测和标定敌方目标。如果对方目标发出声音,并且是一些计算机声谱库中载有的特征声频,就可以抛开敌方一切电子对抗而准确判断敌方目标,例如从机枪射击声,不同口径的火炮射击声,可以判断火力点的方位、距离、机枪或者火炮的口径和类型,从炮弹飞行中声源点位移和方位可以判断这刻炮弹的弹道并计算出落点和发射它的火力点位置,从车辆活塞式发动机不连续有节奏并混有气门敲击声的特征声谱,燃气轮机的连续声谱,除可判断目标车辆的准确位置外,还可以进一步判断该车辆的类型,从而得到合理的打击方案,从目标直升机螺旋桨特征声谱和涡轴发动机-发动机体内减速器高速齿轮-主减速器齿轮以及尾桨声谱与主桨相对位置,可以判断这架直升机的类型,例如没有尾桨的是共轴双主桨的还是并列双桨的或是纵列双桨的,如果有尾桨就更好判断,声谱辅助分析结果输入攻击方案,例如输入导弹计算机,可以让导弹在高度电子对抗的全电磁阻塞环境追寻直升机准确方位到达距离直升机很近时,弹载雷达就不是任何强度的电磁对抗场所能压制的了。如此等等。

车载陆地声纳系统基本上是近距离侦测系统,远距离使用的用途是特定的,例如从飞来炮弹的声源位移轨道和落地爆炸分析发射它的火炮的位置和口径,辅助炮位雷达探测分析,就在敌方的高度电子压制下准确测定了其火力点位置。

陆地声纳系统在周围枪炮射击弹药爆炸的一片混乱之中要想发挥作用是有相当技术难度的。但是成组坦克阵列陆地声纳系统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1多辆车上各自声纳联网形成的阵列声纳效能远高于单点声纳。声速相对很低,相距数米的同组坦克声纳接到同一列声波的时间相差十几二十几毫秒,4辆坦克点声纳对一列声波给出的4个不同相位和幅度但频谱——基波和高次谐波成分幅值间有的微小差别的信号波,据此可以准确计算出声波的来向并摒除杂波;

2坦克着地,声纳接收的地传声波与空传声波之间的时间差异、相位差异和…,…,(删节号还是壮士笑谈造成的~),计算机由此摒除了着地声源与空中飞行声源之间的相互干扰,并且更为准确地测定着地目标——从车辆、行进人员到落地爆炸的炮弹等等的位置、数目、类型,这不仅对于打击敌方目标是有效增益的,对于混乱战场上的敌我识别也具有非常的意义;

3……

此时此刻的使用是特殊的情况。数千米的近距离内,双方极力隐蔽自己探测对方还要识别敌我,但是电子手段和雷达功能大为降低,一是由于刚才的电磁炸弹烧毁了双方的无人机和部分车载直升机载雷达装置,二是仍然可用的主动雷达现在也不敢用,一旦发出电磁波就很容易被对方的被动雷达接收并标定位置,反而是大量抛洒的电子干扰装置和电子伪装装置躺在各个角落大鸣大放,电磁场的局面是“真的不响假的响”,三是红外探测手段被有意抛洒的红外伪装物、刚才炮击飞溅的炽热的弹片尚未完全冷却以及损毁的坦克残骸和碎块都在散发着热量,美军扫雷工兵穿着防红外散射作战服反倒不易被测到,红外分布场的局面是真的假的都响,假的比真的嗓门大,…。

这样特殊的战场环境,双方都握有犀利的反装甲直射火炮,谁先被对方测到谁先完蛋。

小心翼翼,018号车组按照连长的命令开始了特殊的信息坦克战。

980

控制车50机炮气压冷发射打出3枚积木式电子炮弹,静静地也是慢慢地飞了200米后相距20米三角型分布落地,各自尾巴里弹出蜷曲后伸展弹簧丝式的天线,与多节弹体构成对不同波长电磁波的谐振体,3个简单的宽带复合天线构成了,电子芯片从电池节里获取电力,一系列频谱宽阔的电磁波发出去了,合成了一个运动着的大型金属物假象。

这东西不能发射太多,太多则招致敌方多个火力点的交叉打击,说不定歪打正着让真身挨上一发。特别是在敌方分布四周且数量大占优势的时候。

018号车组全体发动机关机。马达一关,阵列声纳系统立即从电磁红外复合地网给出的周围一百多个真假目标中准确抓出了3000米半径内的二十几个真目标,再远处的,真假辨别概率就低于计算机能够作出肯定判断的阈值了。连长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其中一个大弱点就是计算机能力差,还跟不上复杂战场环境的需要。幸亏是二十几个真目标,再多几个,计算机就玩不转了。演习时做过测定,静悄悄的战场环境,敌方电子战功率开到全阻塞的程度,计算机仍然判断出2700米距离内对方26个真目标,2架直升机1架无人机无人机2辆122毫米自行火炮1辆自行迫击炮3辆步战1辆坦克都在什么位置以什么速度在向什么方向开,此外还有十几个步兵跑动,位置能够精确判断甚至负重量都能大致判断出来,事后连长对对方的特种兵中队长说,你们一个人在什么时间什么位置被绊倒摔了一跤,中队长说那是行进中卧倒啦,连长说不是卧倒,他先踢在一段枯木上接着被绊倒的,中队长讪讪地说你还是没全说对,他当时夜间排雷以为那段枯木上牵着绊发索呢。另一次测试时加大了难度,一面是激烈的枪炮射击爆炸连连,另一面是3500米外有一条战壕式防线里面有一支对方的部队,这下子就在一半方向上超出了计算机能力,打的热闹的那面对方进攻的兵力、火力数量和位置一点也没测出来,倒是静静的战壕那一面测了个巨细无遗,战评总结时轮到连长脸色发出红外特征没话说,被对方部队领导奚落了一下,连长讪讪地反击了一下:“你们隐蔽部里的哪位靠着墙口琴吹得够滥,十五的月亮错得离谱到十六去了吧?”对方一位副营长立即争辩自己那段吹得一点没错,话一出口,全体军官一下子都愣住了。

现在的情况已接近计算机能力的上限。这近距离的20几个目标中,飞行中的有6个,3架直升机,3架无人机,火控计算机给出的攻击方案是用3支50机炮分别发射积木制导弹打击3架直升机,3挺机枪射击3架无人机,着地目标里有2辆M1A3坦克,集中2部152炮直射攻击一辆,另一辆用一部152炮直射加1部50机炮曲射制导破甲弹攻顶,均由计算机自动控制,发射后车组立即发动由制动储能装置辅推以最高速与电子虚拟假象的行进方向反向冲出去。连长看了一下,把较远处的一架无人机目标撤掉,连长认为机枪远距射击这架无人机击毁把握不打,炽热的子弹流反而给了这架无人机的红外探测系统(如果它还没被电磁炸弹烧毁的话)一个测定我机枪位置的机会。

改正只是在人机互动视屏上1秒钟按一下的事。随即,连长按下全体开火的按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