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46节

cy200022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URL] 钱小顺一路上惴惴不安,寻思着见到松岗后的各种可能性,盘算着如何应付的方法,但翻来覆去心里也没个章程,看看已快到了指挥所,钱小顺只得把心一横,暗念“随机应变”四字真言, 进了指挥所的大门,钱小顺明显感到皇军加强了守备,原来门口两人站岗,现在已变成四人,一座沙袋垒成的掩体后面架着机枪,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钱小顺一路上惴惴不安,寻思着见到松岗后的各种可能性,盘算着如何应付的方法,但翻来覆去心里也没个章程,看看已快到了指挥所,钱小顺只得把心一横,暗念“随机应变”四字真言,

进了指挥所的大门,钱小顺明显感到皇军加强了守备,原来门口两人站岗,现在已变成四人,一座沙袋垒成的掩体后面架着机枪,外围用铁丝网阻隔,进出大门严查证件,这一切都让钱小顺感到压抑,他用力抽了抽鼻子,似乎嗅到一丝不好的味道,有点进阎王殿的感觉,

发觉钱小顺放缓了脚步,身旁的日军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喝令快点进去,钱小顺打了个踉呛,却不敢反抗,连忙窜进屋子,生怕动作慢了,换来的可不是一脚踹而是一枪托,

屋内除了松岗还有一个日军军官在座,这个人面生的很,钱小顺从没见过,但他不敢大意,进到屋来,先给松岗行了一个礼,又给那个日军军官作了一个揖,满脸堆笑地望着松岗却一言不发,

松岗和片山各自打量着钱小顺,从刚才钱小顺的一番举动和神态上,片山觉到这是一个极度胆小而又多疑的人,对于这种人,片山自觉见得多了,对付的办法大大的有,他把目光不屑的移开,瞟了松岗一眼,

松岗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钱小顺,目光象两把刀子扎得钱小顺心里发慌,屋里静悄悄,空气里透着令人窒息的寒意,钱小顺感到嗓子有点紧,不由得用力的吞了口唾沫,

“钱队长辛苦了”,松岗半晌说出一句,

“愿为皇军效忠”,钱小顺暗自呼了一口气,心里嘀咕再不开口,老子都快发疯了,

“今天请钱队长来,是为了了解一下黑风口战斗的有关情况”,松岗接着说道,

“卑职知无不言”钱小顺继续点头哈腰,不敢怠慢,马上将自己所知的情况述说了一遍,当然,他没敢讲是怎样逃脱的,否则,那就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钱队长说得很详细,不过,你能肯定当时所有的皇协军都参加突围战斗了吗”?一直没有说话的片山开口道,

片山的问题让钱小顺愣了一下,“这个。。。。。。”他有点迟疑,的确有人没有参加战斗,据自己所知当时还有薛峰和自己一样,在据点内东奔西忙,而且他还带这几个人,想到这里,钱小顺忽又记起夺命刀锋,不由得身体打了个冷颤,张嘴欲说,猛又想到如果说起这事,那不就暴露了自己临阵脱逃吗?

片山一直盯着钱小顺,见他神色不定,目光闪烁,回答问题吞吞吐吐,显然心里在打着小算盘,

“钱队长想不起来吗”?片山走到钱小顺身边慢慢地问道,

“这个。。。。当时情况很乱,卑职也不太清楚”,钱小顺心里打着突,脑袋有点乱,

“薛峰那里去了”?慢腾腾地片山突然问道,

“他去救胡队长”,钱小顺条件反射的顺口答道,可话一出口,汗就下来了,这下坏了,还没想好如何应付,怎么就顺嘴说了呢?

“哦,后来呢”?片山不放松地紧接着问道,

“后来卑职就和他们分开了,再也没见过”,钱小顺小心谨慎地答道,

“他们”,片山嘴里玩味的说着,“也就是说有人没参加突围战斗,而且不止一个人,对吗”?

“是”钱小顺听片山问到这里,心想不如顺着说下去,转移一下对方的注意力,不然追问下来,岂不自己有麻烦?主意一定,他连忙说道:“报告太君,卑职当时发现薛峰带的几个人很陌生,从没有见过,非常可疑”,

片山和松岗一听这话,同时把眼睛望向钱小顺,片山问道:“你能确定”?

钱小顺见自己的话果然转移了视线,心里很高兴,马上回答道:“卑职能以性命担保”,

胡传宗重伤未愈,据王用超所言,当时是他救了下来,并加以安置,并无其他人前往救援,那么,这薛峰说的是假话,对照先前横田伤痕的分析,倒很符合暗杀的条件,松岗看了看片山,见他没有说话,遂对钱小顺问道:“薛峰是个什么样的人”?

钱小顺虽然还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要调查这些情况,但凭嗅觉,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立刻将薛峰的情况说了一遍,末了还说道:“我早就看这小子很值得怀疑,但他是胡队长的亲戚,卑职不好过问”,

钱小顺的意思是明白,如果这其中有问题,那顺手也把胡传宗拉下水,谁叫他抢了老子的位置,还有被王用超打的地方似乎又隐隐作痛,真是新仇旧恨一起迸发,

松岗沉思了一会,又问了一些问题,但钱小顺的回答很令人失望,见自己和片山再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松岗命令钱小顺可以离开,一但皇军传见,必须马上到来,钱小顺喏喏连声的答应着走了,

等钱小顺离开后,片山对松岗说道:“综合所有的情况来看,薛峰的可能性很大”,

松岗点点头,沉思一会说道:“战后不知所踪,而且当时还带着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口称去救胡传宗,但实际没有去”,停顿一下,松岗接着说道:“其他人已被证实没有暗杀的机会,事实很清楚,就算不是他,也有很大的关系”,

片山同意松岗的看法,询问下一步怎样进行,松岗答道:“发出捉拿薛峰的命令,凡提供线索者,大大的有赏”说到这里,松岗看着片山又说道:“片山君是这方面的专家,这件事就交由你负责”,

片山低头领命,问道:“横田博士按照日期就快到了,横田的尸体我看还是火化的好”,

松岗想了想,说道:“这件事你看着办吧”,

钱小顺出了大门,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心里暗暗想道:“这日本人怎么查起战斗中的情况?而且还特别问到薛峰?难道这小子干了什么大事惹到了日本人”?

钱小顺越想越有可能,自己的小命不就差点丢在他们手里吗?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起来,发恨着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发泄一通,钱小顺有点累了,他痴痴呆呆看着天空,他娘的,那帮人太厉害了,一刀差点就要了咱的性命,这仇怕是不太好报啊,失落的情绪涌上心头,使得钱小顺的神色一会振奋,一会又跌落下去,如同开了个百味铺,什么滋味都有,

听说横田死了,难道和这帮人有关,钱小顺想着打了个冷颤,心也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也许是自己多心了,没听松岗说过什么呀,钱小顺拍了拍有点犯晕的脑袋,用力甩了甩,心里又想道:“管他娘的,这些事情犯不着自己操心,得快活且快活,还是找个地方乐一下吧”,

焦秉坤当夜逃回清风山,魂魄归位后一查点,发现折了好几个弟兄,活着回来的人也象蔫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全没了精气神,看到这种情况,焦秉坤不禁有点英雄末路的伤感,这往后的日子怎么混才好呢?

二当家刘树青也默默无语,想当初跟着焦老大吃香喝辣,何等快活,现如今犹如丧家之犬,一副落魄的窘境,老大为了一己之仇,要摸日本人的屁股,自己本就不赞成,但焦老大非但不听,还怨自己胆小,现在好了,弟兄们不但损失惨重,而且山上断炊好几日,难不成大好的基业就此散了摊子?虽然刘树青这么想,并且心怀不满,但眼下想不出什么办法,也只好隐忍在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