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一卷 变故 第二回 祸起猜疑

信周 收藏 57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为了配合军事演习,武克超所在的部队,从三个月前就从驻地拉出去进行野外训练,加上这次演习的时间,他们已经快四个月没有回来了。 武克超刚回到连队,留守的值班员就告诉他,他母亲来过好几次电话了,询问他什么时间回来。 “我妈没有说什么事吗?”武克超问通讯员。 “报告连长,没有。” “还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为了这次军事演习,武克超所在的部队,从三个月前就从驻地拉出去进行野外训练,加上参演的时间,他们已经快四个月没有回来了。

武克超刚回到连队,刚进连部坐下,留守的值班员就来向他报告:“报告连长,您母亲来过好几次电话了,询问您什么时间回来?”

“我妈没有说什么事吗?”武克超问通讯员。

“报告连长,没有。”

“还有…….我爱人来电话没有?”武克超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问通讯员。

“报告连长,嫂子没有来电话。”

“好了,没有事了,你回去吧。”

武克超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心里想这次的野外训练,加上演习,自己有四五个月没有回家了,母亲一定是想自己了,回头先给母亲打个电话。

武克超他们部队的驻防在滨海市,但是离滨海的市区却有一百多公里。武克超的父亲是滨海市的副市长,是位副厅级干部,母亲是滨海市人事局副局长。父母本想让他在政界发展。但是对绿色军营的向往,准确的说是对军人风采的渴望,让他决意报考军校。

军事指挥学院毕业后,父母通过关系,把他调到本市的驻军来,想让他留在机关工作,但是他一定要到基层连队,认为机关不能满足他的愿望。部队首长也发现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有意对他进行培养,就把他调到了某团直属侦察连任排长。过硬的军事素质,机智灵活的思维意识,再加上是指挥学院的高才生,一年时间,武克超就被任命为侦察连连长。

担任连长后,武克超想尽快地提高自己各个方面的能力,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训练中,没有思考个人问题。但是母亲却想尽快的让他成家,一个劲的为他介绍对象。母亲的打算是让武克超在部队待几年就赶快转业。最后母亲请人给他介绍了一位中学教师,叫夏柳云。

夏柳云的父母都是商业系统的一般职工,与武克超有点门不当,户不对。但是人长的非常漂亮,聪明伶俐,活泼大方,武克超看了一次就喜欢了夏柳云,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俩人就确定了关系。

俩人订婚后,母亲就通过关系把夏柳云调到了档案局工作,成了机关工作人员。

现在已经结婚一年多,武克超忙于军事训练,俩人是聚少离多。到现在也没有孩子。

母亲在市政府家属大院里给他们搞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虽然是旧房,请人装修了一下,还算得过去。与父母的房子虽然同在一个大院里,但离的比较远,因为武克超不在家,平时夏柳云都是在武克超父母这边吃饭,只有晚上才回到他们的小家睡觉。

武克超回到连部办公室,拿起电话,要了母亲的办公室,没响几下那边就接了起来,“你好,那位?”。

“妈,是我。”

“小超啊……你什么时间回来的?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妈来个电话。”

“我们在野外搞训练,紧张的不得了,也不方便打电话,演习结束了,是今天回到驻地的。这不马上给您打电话了吗…….”

“那你什么时间回家来?”

“我想尽快把演习的总结报告写出来,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周末就回家趟。”

“好啊,妈在家等你,云云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啊,好长时间没有来过电话了,是不是有事啊?妈…….”

“没有事,云云最近经常不回来吃饭,也许是到她妈妈那去了。”

“好了,妈,我回家再说吧。”

“好,妈做好你爱吃的等着你。”

“再见,妈。”

武克超扣下电话,心里总觉得不对劲,也说不出为什么。

“想什么呢?克超。”这时指导员欧阳奋进走了进来,看见武克超紧皱眉头的样子,开起来玩笑,:“是不是想媳妇了?哈哈……”

“没有………啊…….刚才是我妈来电话,让我回家看看。”武克超忙着解释。

“是应该回家看看了,我要是家在滨海,一个星期回去三趟。”

“我看你才是个媳妇迷,哈哈…….”武克超的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你抽空回家看看,这里有我盯着。”欧阳认真地对武克超说。

星期六起床后,武克超安排了一下工作,开了一辆北京212回到了滨海市。

十点多钟到家,只有妈妈和保姆在家。妈妈看着武克超黑黑的样子,心疼的说:“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晒得黑黑的,不过人到是挺精神得。”

“黑是健康的表现,我爸爸呢?”

“你爸爸到省里开会去了,最近几天不回来。你先去洗个澡,换一下衣服,等会吃饭。”

武克超收拾好,从房间出来,已经快十一点了。

“小云怎么没有回来?”他问妈妈。

“没有啊……你没有给她打电话吗?”

“那边家里没有安电话,向她单位打又不方便,所以就没给她打电话……..我去看一下,找找她。”几个月没有回家,武克超是想给老婆一个惊喜,所以也没有给夏柳云打电话。

武克超先到自己的小家看了一下,家里没有人。他出来后买了些东西,开着车去了岳父家。

到岳父家还是没有找到夏柳云,武克超越想越感到不对。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妈妈打了电话,撒谎说遇到几位同学,不回家吃饭了。

武克超直接回了自己的家,他想在家等夏柳云,看看她干什么去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钟,武克超站在阳台上,看见楼下开过来一辆轿车,正是自己的老婆夏柳云从车上下来,下车后又热情地向车里摆了摆手,车很快开走了,夏柳云转身进了楼道。

还没有开门,武克超就听到了门外夏柳云高兴的哼着歌曲。他感觉心里象有座火山就要爆发,他强压着火,告诉自己要冷静。

夏柳云打开门,正奇怪家里的灯怎么亮着,突然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武克超,高兴的跳了起来。“啊……小超……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什么时候来的家?”

武克超冷冷地看着夏柳云,“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一天时间都不见人?”

夏柳云感到有些不对劲,她看到武克超冷漠的表情,急忙解释:“昨天就有个同事跟我约好逛街,早上就来约我一起出去了,逛累了就在外面吃了点东西,下午遇到了一个朋友,请我们去吃饭,然后去舞厅玩了一下。你回来也不来个电话,我也不知道你要回来,平时家里总是只有我一个人,怕回来寂寞,就回来的晚了点。”

“那个开车的是什么人?”武克超冷冷的问。

夏柳云知道武克超一定是误会自己了,现在解释什么他都不会听进去。“一个朋友,你放心,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不要把我想象成什么人。”

“我看不象一般朋友吧?”武克超的话语里带着怀疑。

夏柳云委屈的哭了起来,“你几个月不回来,我晚上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即孤单又寂寞,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就出去玩了这一次,被你碰巧遇到了,你怎么能无缘无故地怀疑人家?”

武克超嘴上不说,心里想:“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一句话不说,到卧室蒙头就睡。俩人打了一个晚上的冷战。

第二天起来后,怕母亲看出什么,俩人很早就过去吃饭。当着妈妈的面,还要装的很亲热的样子。但是两个人的心里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吃过午饭后,武克超就匆匆赶回了驻地。

回到部队后,武克超一直心事重重,好象变了一个人。时常无端的发脾气,没有事的时候,一个人关在屋里沉思,原来活泼开朗武克超,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了,战士们突然发现连长变了很多。

指导员也感觉有些不对,指导员虽然仅比武克超大一点,却总是以老大哥的身份关心他,“克超,你最近情绪有些不对,心里一定藏着什么事?说出来听听。”

“没有,真的没有,就是有点累,休息几天就好了。”武克超守口如瓶,他心里想这种事情怎么对别人讲,他想知道哪个开轿车的人是谁?

“不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吧?原来好好得,回家一趟就变了,克超,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可不能瞒着大哥。”武克超越是不说,指导员越是有些担心。

“真的没有事。”武克超强装出一副笑脸,龇牙裂嘴对着指导员做鬼脸,“我这样是不是就没事了?”

“好好……没事就好,我走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指导员说着走出了连部。

武克超越想越睡不着觉,心里总是憋着一股劲,琢磨着一定回去把事情搞清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